第29章 爱妹纸还是爱老妈?

    “我叫李安然,生活妹纸更老妈。是的,我最老妈;因为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任何人也比不上。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恋母节,我只知道老妈拉扯我不容易,我是她心中的唯一。现在,我长大了,但我绝不会像别的男孩那样有了媳妇忘了娘。

    因为没了我,老妈就没了一切。所以在我心中老妈最重、重得超过了一切,哪怕是女友……或老婆。但是我不会后悔,有了老妈才有幸福!”——李安然

    ……

    “安然,快,我给你和阿姨订了两张12点10分飞来京城的机票,你们现在就动,一定要赶到京城来,我会去接你们的。”

    嫣儿的声音在那边焦急的诉说着。可是这边的李安然却听得有些恍然起来,这么急,而且时间也恰恰……难道说嫣儿她?

    似乎料到了李安然被惊得一时间回不过神来,杨嫣儿又道:“安然,我知道这个事很意外,但是有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也不知道怎么对你解释。因为我知道的并不是很多,只了解也许世界末rì就要来了,地球很可能将会迎来一场特大的灾难……”

    听着嫣儿的解释,李安然心中大动:果然,嫣儿果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只是……只是,嫣儿怎么也会知道这个消息的?难不成嫣儿也是被选中的幸运儿么?

    不,不对啊,如果嫣儿是幸运儿,那么她应该会早早的就告诉自已世界将迎来末rì的消息。不是吗?

    难不成她也像我这样藏着掖着么?

    “安然,你在听么?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么?”嫣儿急切的呼声打断了李安然的猜想,李安然忙道:“当然,我在听,我一直都在听。”

    “嗯,那你快点和阿姨飞到京城来吧。在电话上也说不清,你过来了我再详细说给你听。”嫣儿继续道。

    可是李安然看看边的两位美女人质,露出一个苦笑。

    是啊、这一直期盼的世界末rì马上就要来了,虽然他李安然也想和除了老妈外唯一有点牵挂的嫣儿在一起,但是可能么?

    想想老妈,想想这注定不可能的一切,李安然只能沉着声,用那有些不舍的声音说:“嫣儿,我……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安然,你听我说,来了再说吧。来了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吗?”

    “嫣儿,对不起。”李安然叹息了一声。

    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微微一顿,似乎察觉出了点什么,声音一低道:“安然,你到底想说什么?好吧,你长话短说,我在听。”

    她在替他着想,向他妥协,可是能解决得了问题么?

    感受着电话那头女孩的心,李安然心理一下子充满了一种歉疚感,歉疚的有些难以启齿去拒绝她的一片深

    只是……只是想想老妈,想想变了丧尸的老妈:“嫣儿,我恐怕过不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安然、你可不可以不要乱想的相信我这一次好不好?”没有等到想要的回答,杨嫣儿的心怎么可能接受,急切的喊了起来。

    不过,仅仅片刻后,嫣儿的语调就软了下来,话音一转的柔声说:“好、好吧安然,你就当我刚才是乱说的,我……我就是想让你和阿姨来京城逛一逛,行么,12点10分的机票。不准拒绝我,不准好不好?”

    说实在的,李安然很煎熬,特别煎熬,但是咬咬牙,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嫣儿,我知道世界末rì就要来了,我全部都知道,但是我却过不去,我……我妈她……已经感染了……”

    “感染,什么感染?”杨嫣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后声音一颤:“安……安然你是说,阿姨她……怎……怎么可能这么巧?不,我不信!我不管,你要过来,你一定要过来。我不听你的解释,一定是你还不相信我。”

    “嫣儿,我没骗你,是真的。”嫣儿越是深,李安然就越是苦涩:“你想,我会拿我妈的体开玩笑么?”

    电话那头一直焦急的声音终于安静了下来,但是嫣儿却没有挂断电话,这一刻似乎哪怕有再多说不完的话,也不知道用什么语气来表达了。人——都是有思想的,所以人都是……

    李安然也没说话,如果说杨嫣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坚持她的意见,那么他……他就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能不辜负她。

    好一会,嫣儿才忐忑的开了口:“安……安然,什么时候的事?”

    “你那天早上打了好几个电话我没接。”李安然闭着眼说。

    嫣儿沉默了几秒,原本悦耳灵动的声音变得干巴巴起来:“好……好像都好几天了。”

    “嗯。”李安然应了一声,这一刻,他隐隐感觉到自已似乎和嫣儿真正的相隔着几千里的距离。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杨嫣儿再问。

    李安然硬着头皮:“我不敢确定。”

    “是吗?”反问一句后,嫣儿的声音里忽然带起了哭腔:“呵呵,安然,你告诉我……你告诉我你说的这是真话么?”

    李安然口起伏了起来,无法回答。闭着的眼睛里老妈的影和嫣儿的影不停的徘徊徘徊。

    “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是你不相信我还是不在乎我?”嫣儿愤怒的质问,李安然在听,但是却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呜呜……”嫣儿一直憋着的哭声终于哭了出来。而李安然的滋味会好受么?不会,肯定不会,但是这却完全是他在自作自受。涩着声,李安然道:“嫣儿对不起,我……”

    “我不听……我不听……呜呜……”女人的心总是软的,哪怕再口是心非,却还给你着机会。

    可李安然却将这美人的重恩视做了流水‘落叶’。手机依忠实的保持着沉默,接入与发出的仅仅只有女孩的哭声。

    终于哭声停了,抽噎了两声的嫣儿说:“李安然,你我吗?”

    “。”李安然肯定的说。

    “那……那比阿姨呢?”嫣儿终于问到了最重要的地方。

    ;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老妈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