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警方反应

    李安然被这少妇骂得一愣,这什么意思?自已准备应付jǐng察把窗帘拉上怎么了?值得这样对自已破口大骂么?就好像自已把她给强X了一样……

    呃……

    忽然心思一转后,李安然就有点醒悟了过来,皱着眉回过头来看向了柳青苹:这……这少妇该不会是想到那里去了吧。擦,这少妇脑子里怕都是些Y水吧?要不然在这种况下都能想到那种事?

    瞧着他紧紧的盯着自已,柳青苹更确认了心中的猜想,脚步退了几步,双手弱势的环住了自已一直引以为傲的双峰喊道:“你……你别以为劫持了我,我就会就犯,你只要敢乱来。大不了……大不了老娘和你拼了,到时候没了人质你的后果可想而知!”

    ‘果然是TM的一副垃圾思想。’李安然心中暗骂了一声。

    其实说实在的,这柳青苹面容艳,材又前凸后翘,跟个熟透了的蜜桃一样。不仅能引人好感、更能让人有L一发的心思。李安然自然也不能免俗,可是当听了少妇这不分场合、思想里满满都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话后,他一下子就没了好感。什么话也懒得说,直接向沙发走去。

    可柳青苹却不知道李安然的心思啊,还以为他真会有什么动作呢。绪反应激烈的就再次破口大骂起来:“你……你不要脸,你还真敢来,老娘和你拼了。”

    我草,李安然不想生事,可是不代表他不想就不会发生什么事。

    看着这已经完全被邪恶思想主导了的疯狂少妇。李安然就差变窦娥了,手中的伞兵刀一亮制止道:“别惹我,想想你侄女。”

    立时,少妇想扑过来乱搞的子僵住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卫生间后,脸sè一片青白。回头再看着那一副大爷样半坐半靠在沙发上的李安然,心中一酸:“李安然,你……你这个人渣,你不得好死……你……”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少妇型女人纠缠,除了下狠手外没有胜利的希望。所以对这种完全开启了疯狗模式的女人,李安然明智的直接无视。

    只是误会已经加深,像李安然这种保持沉默是金的好男人形像已经不顶用了。

    “畜牲你来吧,老娘就当被狗给上了……别……别想着让我去伺候你,畜牲!”

    仿若……不,这简直就是石破天惊般的声音啊,直接让李安然的思想石化了。这女人TMD脑子里就没有别的了,全是这该死的H么?还什么伺候、来吧,更有那标志、xìng、邪恶的就当被狗……

    我草,李安然实在是受不了了。这些话一个个都彪悍得雷人了。这TM的被开发过的少妇就是被开发过的少妇,说出得话直接就跟个女流氓一样。

    所以,李安然是彻底不能再蛋定沉默了,以免被这种开启了女汉子模式的彪悍少妇蹬鼻子上脸的调戏:“你脑子里被灌满了jīng华吧,sāo、货。虽然你这材样貌被开发的很邪恶很勾、引人,但是你TM就算现在脱光了给我献,我JB都硬不起来。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在这种况下都想着做那种事么?**、百人斩的黑木耳……”

    “你……你……”呼,仅短短的几秒钟,柳青苹就被那一句句从没听过的恶心话给撑得本就雄伟的双峰涨大了至少一个型号。而且子也被气得一颤一颤说不出话来外,就连脑子里也在一阵嗡响后混沌了起来。

    客厅里一刹那间静了下来,柳青苹都不知道自已什么时候坐倒在了地上,她只知道闷、口疼、还有就是眼泪儿哗啦啦的就像止不住的小溪一样往下掉着。任她两只玉手儿不停的抹都抹不完,也许这就是她这三十年积攒下来的泪水吧。

    坐在沙发上看着美少妇流泪的李安然有点不自在起来:虽说他刚刚长本事了,一句话将一个彪悍少妇说得停火。但是……自已这说出的话是不是有些太重了,毕竟人家是个女同志嘛。自已这好像也有点太打脸了吧……

    “小姑,你怎么了……呜呜……”

    看着又从卫生间弱弱的回到了客厅的柳西兮。李安然头又一次大了起来,两个女人的泪、那可是够融化一个小世界的。

    ……

    就在李安然与两位美女不得不说的故事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还有个地方也闹了起来。

    踏、踏、踏……

    一阵急促慌乱的脚步声惊急的在办公楼楼道里响了起来。

    正在和一个美女玩暧昧聊天的肥猪所长皱了皱眉,这是谁啊这,简直是不尊守办公公德,看来这所内纪律得好好规则一下了。

    ‘砰’所长办公室的门猛得就被撞了开来,吓了所长一大跳,那刚刚有了些念头的小兄弟直接就被惊萎了。

    当看见冲进来的老钱时,肥猪所长马上就小宇宙爆发了:“老钱,你TM想死么?还有没有纪律了,进门不知道打报告?啊,你可是知道我的脾气的。”一边说,一边拍得办公桌震天价的响。

    老钱脸sè很白,不过明显不是因为肥猪所长,只见其擦了擦头上的汗,道:“所……所长别发气,出……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出尼玛个大事,当前的大事就是老子先把你个**反人民的害群之马给镇压了。”肥猪所长骂骂咧咧了几句后,忽然心头一跳,想起了什么又道:“什么事,赶紧的汇报,汇报完了要是不够充分你就等处分吧。”

    老钱脸一黑,暗道一声自已这次真是太冒失了:“所长,我和小孟去李安然家查看,没有找到小周,但是却发现李安然他妈妈已经感染了新型感冒病毒。”

    “什么。”肥猪所长呼得一惊,头上一下子就冒出汗了,抹了抹已经秃了的脑门焦急道:“老钱,你……你确定?这可不是儿戏?”

    老钱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亲眼所见,还有我已经让小孟对该幢楼进行只许进不许出的初步隔离措施了。然后才先一个人跑回来给您汇报一声。”

    “遭了,这下遭了。”肥猪所长急得都走起圈圈来,而就在这时,又一个人跑进了办公室:“所长,接到群众举报、红叶小区发生劫持案,说是9幢三楼叫李安然的人用匕首劫持了他的邻居……这个好像就是老钱……”

    所长脸又黑苦了一分,那转着圈子的体也停了下来,咬了咬牙朝老钱道:“报,往上报吧。”

    PS:其实写着写着我也在想,如果没有劫持案的发生,这肥猪所长会怎么样做呢?会不会大胆到偷偷毙了李安然他妈,然后再抓了李安然呢。这样一来他不就把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么。世界依然能和平如旧……

    ;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老妈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