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美女总爱乱想(补昨天更新)

    “小姑。”柳西兮一见那压在自已脖子上的匕首和抱着自已的大手松开后,子一动速度惊人的就向柳青苹扑去。

    柳青苹心头大喜,她都不敢相信李安然居然真会放了侄女。仿佛劫后于生般两只眼睛就涌出了泪来,紧紧的和侄女抱成了一团。

    当狠狠的钻进柳青苹的怀抱后,柳西兮这才‘哇呜’的一下放声大嚎了出来,那声音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她还是先前那个羞答答、怯生生、柔柔弱弱、胆小怕事的女孩。

    “没事了……没事了,呜呜……西兮乖,没事了,小姑在呢……别怕。”一边安慰着侄女,柳青苹也一边抹起了眼泪,侄女哭她也哭。

    看着两个女人就像被人强行XX了一样,疯狂哭泣起来。李安然简直受着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耳朵都快被那叫西兮的女孩哭声震得嗡嗡响了,一句话,这女孩真TM是个人才啊。

    不过,此时李安然知道最好别打扰两个正在哭泣的女人,她们要哭就让她们哭去,自已最多也就耳朵受点罪罢了。只有哭过了她们才能将恐惧心理全部压下。要不然谁知道疯狂的女人会做出些什么事来。

    当然还有一点李安然是绝对不会承认的,那就是听美女哭似乎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而且这两位丰满、青涩各不同的美女长相还有六七分相似,当然,如果那女孩哭声能再委婉点就更好了。(不要太邪恶)

    对于再‘请’人质已经没有把握的李安然将防盗门反锁了起来,防止两位正在哭泣的美女脱逃后,就给自已倒了一杯水,边喝边听看两姑侄哭泣。

    不知是哭累了还是心里的惊恐慢慢的发泄了出来,青涩小美女柳西兮的哭声总算是委婉了起来,当然这委婉里还伴着低声的倾述:“小……小姑,我怕,我怕……呜呜……他拿刀割了我脖子,好……好疼,我……我会死么,呜呜……”

    柳青苹连忙抹了抹泪,给自已这傻侄女吹了吹脖子上的伤口:“不会,肯定不会,别胡思乱想,相信小姑……你没事……别怕,小姑会保护你的……呜!”看这况,她怕是连自已都保护不了吧。

    一旁,边喝水边看美女哭的李安然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这女孩确定脑子没问题?确定没病么?居然这么傻的问题都能问出来?这胆子不要太小啊。

    “呜……小……小姑真的么?我没事?”躲在小姑怀里都被吓成傻子的柳西兮摸了摸自已的脖子,感觉确实没事后,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不一会脸sè一红,就对着小姑偷偷说了一句话。

    柳青苹拍拍侄女的背,然后将侄女的两条腿往拢按了按,回头向李安然看去,眼神有点闪烁。

    李安然一直在注视着这两姑侄,看到柳青苹看向自已不说话,他也懒得说什么。伞兵刀就放在一边的茶几上,想来对这少妇绝对有着威慑力。

    时间静悄悄的过着,柳西兮脸sè又红了红,柔柔弱弱的头蹭了蹭小姑。两条瘦瘦的腿不停的磨蹭着。

    “李……李安然,你到底要做什么?”如终摸不清李安然用意的柳青苹终于开了口。

    李安然脸sè渐渐阳光起来,满是笑意的道:“哭完了?”

    “你……”若按以往柳青苹的心气儿早就和这小子拼了,可……可今时不同往rì,她那丰满、xìng、感的怀里还有一个小拖后腿的西兮了,这怎能让她不顾忌?

    “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请你们来就想让你们做我的人质。因为……”面随话转间,李安然的脸sè也渐渐狰狞起来:“我杀了一个jǐng察。”

    “小姑……”柳西兮子一颤,连忙又往小姑那高耸的双峰里躲了躲。

    “别怕。”柳青苹就像护崽的小母鸡一样将侄女在怀里抱得紧紧的,哪怕是她的子都被李安然的话吓了一跳:“他……他在胡说。”

    “呵呵,所以我将你们请来,让jǐng察有些顾忌。当然只要你们配合我,看在邻居的份上,在jǐng察对我没有威胁的时候你们可以在房间里zì yóu的活动,嗯,里边那间卧室最好别打开,否则后果自负。”李安然看了看窗外说。

    “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难道你真的以为拿住我们就能逃脱得了吗?李安然你放了我们去自首吧,那样才是出路。”柳青苹道。

    “闭嘴。这样的话不用再和我说。如果再说,别怪我限制你们人zì yóu。”李安然喝道。

    柳青苹的心在慌跳,对一个杀了人的家伙,世界上的法律恐怕已经没有了约束力了。看看边的柳西兮,她道:“好,我听你的,但是你放了西兮行么?她还是个孩……”

    “别和我讲条件,讲条件的后果一样。”

    “求……”

    “我说了别和我讲条件。”

    看着脸sè渐渐不耐起来的李安然,柳青苹连忙话音一转:“我要和西兮去卫生间。”

    “一个一个去。”

    “小……小姑,我……呜,我腿软……”柳西兮弱弱的声音终于再次蛟呐般附在柳青苹的耳边。

    柳青苹叹了口气,只能费劲的将这胆小侄女抱起,安慰说:“西兮,别怕快去,那里面没人,坏蛋在这呢,小姑在这看着他。他不会伤害你的,听话好不好?你是个大姑娘了,要学会坚强。”

    “小……小姑,呜……我……我真没用。”柳西兮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小姑安全的怀抱,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朝里面去了。

    “听到什么声响别去管,直接进卫生间。”看着这女孩,李安然摇了摇头叮嘱道。

    女孩差点被李安然的声音再次吓倒,停了好一会才又捂着耳朵飞快的夹着腿向里跑去。

    “唉,这样的姑娘真不知道你们大人是怎么教的。好了,现在该做我们该做的事了。”说着,李安然就走到了窗边将窗帘拉了起来。

    该做的事?

    听着这话,柳青苹忽然紧张了起来,惊道:“你……你想要做什么?”

    李安然眉一皱:“你说呢?”

    柳青苹心一寒,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嘶声喊道:“你……你无耻,你畜牲。”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老妈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