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请‘人质

    李安然心里一跳,看这中年jǐng察的样子,肯定是查出了些什么,要不然根本不会这个样子的。所以当面对面四目相视间,李安然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了。

    可是令李安然无法想像的是,那中年jǐng察看见他后,不仅没有动手,反而是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了一个充满着忧愁苦涩的笑容来。咬着舌头道:“李安然啊,这……这个,我也查完了,也是时候该走了。小孟啊,都问完了咱们就走吧。别再打扰人间了。”说着,子就急切的错过李安然的肩向外走去。

    “钱哥,还没问完呢,还有这家伙你看看他是个什么态度,简直是没有一点……”此刻的小孟已经完全被李安然的那句咒骂给激怒了,小小的jǐng察虚荣心立时膨胀到无限大,只想给李安然个好看再说。

    老钱看着这突然来了脾气的小孟,脸sè一苦,脚步不停道:“不用问了,我感觉没什么事了。走……走吧。”说着回过头来又向李安然搭起话来:“呵……呵呵,小伙子,让你见笑了。”

    “钱哥,可……可是……”

    望着一直向他打着眼sè的老钱,小孟不是没看见,只是只要一想到那小民一般的李安然居然敢对他吼,这……这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啊。

    看着小孟这一副傻样,老钱被心里与现实的双重压力已经吓得都快一、股坐在地上了。哪还有耐心再去向小孟解释:“没有可是,我让你走就走,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走,现在就走,快。”说罢,腿也不停,直接眼神有些惶恐的看阿附安然一眼后,就开门走了出去。

    而小孟则闷着头连忙跟上。虽然心里对李安然有些不爽,但是想想老钱的样子,心里有些疑惑起来。

    ‘砰’李安然家的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小孟依旧气冲冲的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而他边的老钱则脚一软,差点给摔倒了。幸好手快了一步抓住了楼梯扶手,这才把体给稳了下来。

    见此况小孟大惊,连忙上前一把扶住老钱道:“钱哥,你这是怎么了?”

    “快,快,出大事了。快下楼……”老钱喘着气喊了一声。

    “哦……嗯嗯!”小孟也知道此时不是问的时候,心惊胆跳的连忙将老钱往楼下扶。

    渐渐的老钱终于缓过了劲来,想想那房间里上躺着的李安然妈妈,原本老钱还以为她会是传说中的僵尸,心头一颤大惊间就想拔枪了。

    可是却不想突然被小孟的一声询问给打断了,当再去看李妈妈的时候,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最近的红头文件:凡发现像死人一样肤sè、瞳孔有红芒、喉头发出嘶嘶类有若上呼吸道感染声、更甚者会出现全血管明显症状者皆为新型急重症感冒患者。该患者具有高攻击xìng、高传染xìng特征……

    越想越后怕、越想越心骇的老钱哪还敢再在李安然家待啊,连忙不动声sè的就扯着小孟给退了出来。

    定了定心,老钱将手从小孟的掺扶中抽了出来,道:“小孟,现在我要立即赶回局里去。而你就留在这里,看好这幢楼。”稍稍一沉吟后老钱又道:“许进不许出,必要时候可以出示枪支,明白么。”

    小孟一愣,然后立即明白了过来:“钱哥,那李安然真……真的有问题?”

    老钱点了点头,再次叮嘱道:“小孟,你可一定给把这幢楼里的人看好了,一个人都不许出,明白么?”

    “行,行,没问题,钱哥你放心吧。”小孟脸sè一动,摸了摸腰间别着的枪咬牙说。

    “好……好。”老钱一扭就跳上了jǐng车飞一般向所里奔去。其实按说他可以不用亲自去的,可是这件事不小,牵扯到了党的红头文件,而且还是本市第一例。怎能让他不郑重,不亲自跑一趟进行汇报。

    ……

    再说楼上的李安然,看着那姓钱的中年jǐng官一阵风一般就扯着年青jǐng察跑了,心里怎能不疑怎能不惑?可当意识过来不对劲后,那两个jǐng察居然腿脚麻利的都消失在门后了。

    李安然心中一怕,忙跑进了卧房。

    当看见盖着老妈脸的被子只盖了少半边时,李安然心中一骇:看来最不愿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

    ‘嘶嘶……’

    听着老妈似乎不舒服的嘶喊声,李安然脸sè一阵不忍,自已那处处破绽的自以为是计划破灭了,再绑着老妈也无计于事了。遂三下五除二就将绑着老妈的胶带扯了开来。

    ‘老妈,对不起,是儿子糊涂。是儿子想得太简单了,把所有人都想成了白痴。以为绑着你不让你动也许就能瞒过jǐng察。’李安然眼中悔sè狠sè一一浮现,怜惜的摸了摸老妈的脸:‘老妈,您放心,儿子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委屈您的傻事了。您先在屋里待一会,儿子这就去做善后工作,不管是谁,想对您不利,儿子都不会让他得逞的。哪怕是杀人放火!”

    将老妈再次隔在了屋里后。李安然摸了摸腰间的匕首打开了客厅门,走到了对门邻居门前,用手轻轻的敲了几下。

    “谁呀。”一道年轻女声从门内响起。

    “刘姐,是我,李安然!”李安然用力将自已的声音伪装的很自然、很亲切。

    “哦,对门的小李吧。”房内的女声似乎意识到了李安然是谁,顿了顿又道:“西兮,先去开门,我洗一下手。”

    吱,一声响,门被打开了,只是出现在李安然眼前的并不是他曾见过几次面的女邻居,而是一位与女邻居长得十分相像的女孩,年纪与李安然相仿。

    李安然心头一动,当然不是对女孩这张jīng致的面容心动的,而是因为邻居家居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你……你好,进来吧。我小姑在做饭正洗手呢。”女孩腼腆的说了一声,子微微一侧让开了房门。

    “好。”李安然看了一眼后自家没关的门,眉头一皱走进了两步,刚好挡在门口。

    “李……李安然对吧,有什么事么?”这时,终于一位年近三十的少妇从厨房转了出来,轻轻的甩了甩一双白生生嫩手上的水后,道。

    “呃,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请你们到我家去坐会。”李安然一边说一边向后腰伞兵刀移去。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老妈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