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一触即发

    “找,去给我在他家里找。还有没有纪律了,啊?还有没有一个人民jǐng察的准则了,啊?”肥猪所长立时就在办公室边拍桌子边咆哮,好一副痛心疾首样。

    而做为汇报工作的小孟jǐng察则一脸苦样,心里暗骂着:tmd又不是我没来上班,我只是一个汇报工作的。用得着对我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么?

    不过做为一个好下属、心疼领导的人民jǐng察下属,小孟知道现在一定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让领导把气出出来。为了华夏国的繁荣昌盛,自已哪怕体无完肤也得受着,以免憋伤了领导的躯贵体。

    肥猪所长继续在办公室里悠闲的边玩电脑边等汇报,话说,这个聊天室怎么美女这么少呢?全部都玩过了,哎,看来还得再去重找一个。

    ‘咚咚咚’

    “进来。”肥猪所长将聊天室一关,板着脸喊道。

    “所长。”小孟满头是汗的走了进来道:“我刚刚去小周家问过了,从昨天下班到现在,他压根就没回家。他家里人也联系不上他。”

    肥猪所长眉头一皱,自言自语了一声:没回家?手机也打不通,能跑哪去?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是个不知进退的人啊?

    忽然,肥猪jǐng察脸sè稍稍一变,说:“小孟,你和老钱把手上的工作放一放,先一起去昨天小周走访的地方调查一下;一定要尽快把这事给办好。对了、让老钱把枪给你配上。”

    “是,所长。保证完成任务。”小孟心里一激动,终于可以出配枪任务了。这叫什么,这就是领导心里有咱了。

    立时小孟jǐng察腿也不酸了、腰也有劲了,浑更不冒汗了。连忙出门叫上老钱坐上jǐng车就向xx小区奔来。

    下了车,老钱向小孟使了个眼sè,用下巴点了点正在楼下东拉西扯的长舌妇们。小孟会意上前:“大婶大嫂,我是咱们辖区派出所的民jǐng。有点事想要了解一下,希望大婶大嫂们配合一下工作。”

    “呦,jǐng察同志,你说你说。我们保管配合。”

    这时老钱才上前两步,轻咳一声道:“是这样的,你们这楼上三楼东户那家人是不是好几天都没出门了?”

    “哦,jǐng官同志你说的是安然妈吧?是的,好几天都不见他出门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对了,jǐng官同志,还有那天我们本想着都是邻里邻居的,想去看望一下安然妈,结果他儿子、也就是李安然非挡住门死活不让我们进。谁知道是个什么心思。”

    “是啊是啊,说不定真出什么事了,jǐng官同志你们要去看一看,也算安了我们的心。”

    “好的好的,我们一会就上去看看。一定让你们生活的安安宁宁的。”小孟终于逮到一个可以说话的机会了,面带笑容很是心。

    不提一群听见小孟大话,猛夸猛赞的长舌妇们。却说老钱,眼睛又道:“昨天下午,所里也派了一位同志过来调查,不知大家见到他没?”

    “看到了看到了,昨天下午我刚买菜回来就见到了。他还向我问了下安然妈的况呢。”

    老钱眼一亮:“那他有没有上去调查呢?还有你们看到他走了没?”

    “他是上去调查了,不过走没走我到没看见。想来应该是走了吧,额……后面也没见安然家有什么动静。”

    老钱又向其它人问:“大家呢,有没有人看到他从李安然家出来?”

    “没有……”

    “我也没有……”

    “那就怪了,我也没看到……jǐng官同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呵呵,没有。我就是了解一下况而已”老钱打起公式化的笑容:“好了,谢谢大家的配合了。我们现在就上李安然家走访一下。”

    领着小孟一走进楼道,老钱的脸便严肃了下来,道:“小孟,一会jǐng醒点。”

    “是,钱哥,我一切都听您的。”小孟心里一跳连忙回答着。

    ……

    再说李安然,一大早起来就给自已和老妈把肚子填饱了。

    今天看来老妈的jīng神状态不错。不仅皮肤上的血管慢慢的变淡了很多外,还会委婉了。对自已这个儿子一点也没有其它的丧尸见了活人的激动样,平静得就像自已也是一只丧尸一样。所以母子相处之间倒也融洽。

    不过,这是表相,绝对的表相。归根到底,老妈还是丧尸,还是一个会杀人吃人的嗜血丧尸。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老妈对别人的态度上的。

    所以,在有了这么一个丧尸老妈的况下,李安然注定杀了jǐng察后无法跑路,因为只要一出门,见了活人老妈就会本能xìng的要捕食。这还怎么跑?说不定会更被人先怀疑上的。这也是为什么李安然一直没有跑路想法的原因。

    再者,下午六点就要世界末rì了,没头苍蝇一样在外面瞎跑,还不如在家里。虽然家里会有来自jǐng察的威胁,但是他们总会比丧尸成群好对付的多吧。况且李安然还有雪人骑士这张底牌存在,无论如何不会走投无路的。

    不过,就这样让jǐng察上来查探似乎也不好,不得已下,李安然只好对自已这一见人就激动的老妈说声抱歉了。用胶带将老妈绑在了上,然后把被子一盖,尽量的遮掩吧。

    话说,这二年的jǐng察同志总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左等右等等不到,在你不需要的时候说不定就会突然给你冒出来。

    这不,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的李安然就等jǐng察上门了,结果一直从八点半等到10点,那jǐng车刺耳的声音才传到了耳内。

    默默的将伞兵刀藏在自已腰间,从窗子上向下看去,正好看到一中年一青年两个jǐng察和长舌妇们打听况。

    深吸了口气,李安然给自已倒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等待着jǐng察上门。

    不一会,随着楼梯上一下一下传来的脚步声,一阵敲门声也响了起来。

    握着拳的李安然站了起来,看了看门,拳头又渐渐的松开:该来的都来了,那么该面对的也要面对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老妈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