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自保与恶念

    小jǐng察的眉头一动,望了一眼站起了:“这什么声音?”

    李安然心里大叹一声:我的好老妈啊,你这早不撞晚不撞的、偏要挑这个时候撞,真是要坑死儿子呐?

    “没事没事。这可能是我妈养得猫不愿在屋里待,正在撞门呢。”李安然硬着头皮撒了个慌。

    “哦,这么回事啊。”小jǐng察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李安然,不过捏了捏手中的纸感觉着那少说也得有个几百的样子后,心里就放松开了。想一想自已这次接的任务本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出jǐng任务,来一户人家来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平头百姓家能看个毛啊?不就是病人几天没出门嘛,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真不知道是哪个傻13给报得jǐng,不是加重我们jǐng察的工作量嘛。

    心思电转间,遂一笑道:“那就行了吧,我看没什么事就走了,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老哥我。”说着步子就向门口迈去。

    眼看这位神终于要走了,李安然直感觉从地狱里走了一圈。背着小jǐng察偷偷抹了一把脑门上快溢出的汗,笑言相送:“老哥那您慢走。”

    “好了好了不用送了,照顾你妈去吧,老是让猫撞门这影响病人休息。还有啊,让你妈子强些了出门转转,这也对体有好处。”小jǐng察明显态度好了不止一筹,而且还点醒着李安然。

    只是李安然怎么不知道这些啊,问题是他敢让老妈出去么?所以只能连连点头,目送着小jǐng察即将开门而去。

    可不好;这小jǐng察手都按在门把上准备闪人了,却不想老妈在那屋里的撞门声却更急了起来,而且还发出着嘶嘶的呼喊声来。

    ‘这……这……老妈,你饶了我行不?别再撞了,再撞下去您儿子都要挂了!’李安然直接就被吓尿了。

    果然,小jǐng察放在门把上的手又停了下来,眉头一皱,回过头来道:“这声音这么怪,不是猫在叫吧?对了,你家的猫什么品种,有这么大的力气撞门么?”

    李安然干巴巴的一笑,眼神紧张的飘乎了一瞬,顶着压力道:“这……这……哦,我家的猫有脾气,一心气儿不顺就嘶嘶的发出咆啸声。”

    “这样啊?那难怪。”小jǐng察随便应了一声,可还不待李安然心喜,眼睛一转,不知起什么心思的说:“那你还不去把猫放出来,关在房中老这样能行?嗯,对了,既然来了,我也顺便看看你妈吧,这样也安心。”

    一下子,李安然的脸sè就变了,这终于算是要露馅了么?可是露了馅那可是万劫不复。

    咬着牙,李安然道挡了小jǐng察一步:“哎,老哥,我妈这病医嘱上说见不得风,实在是让老哥您废心了。您给通容通容,拜托您了。”

    小jǐng察还揣在兜里的手摸了摸那几张纸,倒是有心想通容。

    可是看着李安然的样子心里不由自主的就一阵阵犯嘀咕,不就是见一见他妈么,有这么夸张么?还医嘱见不得风?这屋里哪能钻什么风啊,再说现在的医学手段,就只有两个字死与活;哪有这么多规矩的?这么推三阻四的,这家伙难道真瞒着些什么?

    看着小jǐng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李安然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还是紧张的过了头,连忙再次将手往兜里一掏,向小jǐng察手中送去。

    而小jǐng察一触那被塞在手中的纸后,脸sè一变。暗暗思道:这……这什么况,老子该不会是运气好出个jǐng真碰到什么事了吧?要不然这小伙子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自已不说,还第二次给自已塞钱了。要说真的没点什么事,凭什么心虚得成这样,连塞两次钱?

    眼见小jǐng察脸sè越变越沉,李安然心里猛然一惊,怎么会这样,连钱都不管用么?这下又该怎么办?

    小jǐng察脸一正,将捏着钱的手往兜里一掏,连先前的钱一把拍在了李安然的手中道:“小伙子,你年纪轻轻的也不学点好的。我还以为是超市优惠券呢,结果是这东西;哼,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贿赂执法人员!这次看你年少不轻事,老哥我不追究。好了前面带路吧,我去看看你妈,把正事一办。”

    握着被拍在手里的钱,李安然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这……这TMD简直是自已给急糊涂了,一次简单的上门查探的小况,自已连塞了两次钱,不就越发的证明自已有问题么?MDMD,这都什么事啊,自已就这么傻13。这下怎么办?问题大了,这下怎么解决?

    “小伙子,别愣着,立即前面带路,协助我调查况。”看着李安然不动,小jǐng察摆足了架势。

    李安然慌张着一张脸,脚死死的钉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带路?怎么带,这要带过去一切都完了,全部完了。老妈一定不会有好结果的,一定!

    可……可是不带路行么?那可是jǐng察,是执法者,自已有什么理由拒绝?怎么能拒绝?

    “咚、咚、嘶、嘶……”似乎还嫌着这场面不够乱,屋子里老妈的撞门声和叫喊声更加的响亮了。

    小jǐng察被这声音惊了一跳,看了眼根本就不准备带路的李安然,再也等不急了,脚一抬就向被撞的卧房门而去。

    李安然的心此刻沉到了谷底:不行了,这一切真的没法挽回了、只要这jǐng察一发现老妈,自已就没有一点活路的。

    所以不,不能、老妈绝不能被任何人发现,绝不能;自已只有老妈一个亲人,谁也不能将她从我手里抢走,丧尸病毒不行、jǐng察更不行!

    渐渐的李安然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那一双闪过一丝寒芒的眼睛也狠狠的盯上了小jǐng察的后背。

    而正在往卧房而去的小jǐng察心底莫名的生出了一股骇意来,紧接着最近的新型感冒报导也慢慢在脑子里盘旋起来。

    对了,自已不能去开门,这里面谁知道是什么状况;让这小伙子替自已开门,有什么事自已也有个反应的机会。

    想到了妥处,小jǐng察就想转再次威胁李安然,可不想还不及做到这些、忽然一条胳膊猛得圈上了他的脖子。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老妈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