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被感染(求推求收)

    “我叫李安然,生活、妹纸、更老妈;可是我的边却发生了无法想像的灾难,而且这该死的灾难居然牵连到了我的母亲。不、我不相信,哪怕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我也不愿相信;我只知道我要活下去,为老妈活下去;老妈、我会照顾您的,至少学您照顾我一样照顾您二十年……”——李安然

    ……

    “嚓”刺耳的声音在菜刀下响了起来,那一块挨着老妈头部的地板砖已经被砸成了几瓣。

    菜刀击打地面所传来的反震力震得李安然手腕疼痛不已。模糊着眼睛的泪水终于滴了下去,眼睛似乎有了那么一丝的清明:呵呵,李安然啊李安然,你小子TMD还没有砍到老妈上呢,自已就感觉到如此疼了;那……那么要是砍到了老妈的上了呢?那会怎么样,会疼到怎样的地步?难道疼不死么?亲手弑母的疼你真的忍受得了吗?真的能扛住么?

    不、不,我扛不住,扛不住,那会疼死我的,一定会的;老妈,老妈,我您,我你;可……可是我……不,可是您却成了丧尸,成了那活死人,我不希望你这样,不,我要给你解脱,哪怕疼……疼死我,我也想解脱你……解脱……解脱!

    哈哈、哈哈;李安然、李安然,你TM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还有什么事扛不住,还有什么事不能忍受?你TMD难道真的准备弑母么?你TMD还是不是一个人,是不是一个有血有的人?

    仿佛咆啸般的声音在李安然的脑海中翻滚着,怒喝着,一点一点,不停的退着李安然那刚刚定下的决心。

    这不是理智与亲的对碰,这完全是亲与亲的对碰,一边是亲,另一边也是亲

    进不能进、退无法退的李安然仿佛被神经了一般,大吼了一声后就从老妈的子上爬了起来冲出了卧室。

    当门再一次被关上、后的撞门声再一次响起时,李安然又瘫靠在了门上;听着那有力的咚咚声,李安然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老妈在自已的心中是无价的,是最重的;哪怕是整个世界都比不过!

    而自已——活着的意义就是老妈,就是这一位含辛茹苦将自已拉扯了二十年的老妈。

    哪怕她变成了丧尸,哪怕她不再认识自已,哪怕她会凶狠的啃食自已的血,她也是老妈,也是自已最亲最的老妈,无可比拟、无可替代。

    所以……老妈,你放心吧,儿子不会了,再也不会对您有什么坏想法了;您给了我生命,把我带来了这个世界,那儿子不管怎样也会好好照顾你、护您的;我发誓,至……至少要您护您20年,就像您从小到大护着儿子一样。

    只是,刚刚发完誓的李安然忽然眉头一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妙的事,紧接着就见其脸sè一变,左手按向了自已的肩膀!

    下一秒,李安然的手就恍若触电般的一颤,因为那里有一个伤口,一个先前被老妈咬到的伤口。诡异的是这个伤口不仅没有正常况下那般疼痛难忍,反而是完全没有一点的知觉,就仿佛是一块木头被镶嵌在了上一样。

    李安然的心渐渐沉了下来,暗道:难道真的如电视电影上所演的那般,被丧尸咬伤后就会被传染么?

    抱起肩膀,李安然连忙向卫生间内的镜子奔去,当慢慢撕开那沾染了红sè血迹的睡衣后,一块灰白的肌肤暴露在了李安然的眼中,这颜sè和老妈上肌肤的颜sè相差无几。

    而灰白肌肤的中心,就是一道伤口,凭眼就能看见,那上面明显少了一块;只是令人惊异的是这伤口上结的新鲜血痂却不是暗红sè的,而是黑褐sè的。

    李安然将手慢慢垂了下来,他从没相信过那些科幻电视电影上的东西,只是现在;这些东西却一件接着一件的出现在了他眼前,让他不由得不信哪;且看那灰白的肌肤、没有痛感的伤口,再加上不正常的血sè,这明显就是被丧尸病毒感染了的征兆。

    ‘呵呵、呼呼……’

    若是其它人,在此刻恐怕是又惊又恐又惧了,可是在李安然上似乎却看不到这些,能看到的似乎仅仅只有一副想笑却笑不出来,想哭似乎又不能的便秘表

    确实、确实呐。

    李安然想笑,因为这样一来他也许很快就会和老妈一样变成丧尸了,到了那个时候自已和老妈是同类,也不会再发生什么啃食、撕打的画面了吧,毕竟能和老妈永远在一起,自已也不算难过,不是吗?

    只是,当李安然想要挤出那么一点的笑容来时,却发现似乎自已对这世界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点的留恋,虽然不多,但是至少也得有一个倩影的重量吧,要知道那个她是多么的美丽、对自已是多么的好;若自已真的就这样变成了一只吃人的丧尸,她将会是多么的难过……

    纠结、蛋疼的感觉随着她的倩影让李安然越来越有便秘的感觉了。

    甩甩头,将那有些杂乱的思想清空出了脑袋后,李安然终于长吐了一口气。

    唉,MD,虽然变丧尸并没有那么可怕,但是看来老子还是有点不想啊。对了,自已刚刚才发过誓要照顾老妈的,若是也变成了丧尸,那还照顾个毛啊?所以,这人生还得过,这丧尸还是尽量不变的好。

    只是,不想变成丧尸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按电视电影上的说法、若是被感染到了手上、脚上,哪怕是四肢上,只要砍了就好了;可是他李安然不行啊,那感染的地方是肩膀,谁有那个能耐连肩膀也砍了么?

    好吧,就算是砍肩膀能行,这都过了快半个小时了,还有用么?

    MD、这又蛋疼了。

    李安然稍稍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已还有多长时间就会变异,他只知道自已此刻jīng神头还好,应该还会有点时间来想办法吧。

    只是除了自残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外,还能有其它办法么?要知道感染了丧尸病毒又不像其它什么病毒,只要磕、药就还有点机会……

    PS:求收藏求推荐,走过路过的朋友们,给小弟几票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老妈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