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5.离奇死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倪土土 书名:墓厂人
    那贼头贼脑的家伙一路跌跌撞撞的小跑过到镇头的一个小角落里,一个男人站在暗处一直低着头,看到有人过来,迅速的转过去,只留下一个伟岸的背影。

    那家伙压低声音缩着脖子,小声对着里面的男人说道:“是我。”

    里面的男人听到来人的声音后,果然转过,建筑物在阳光的折下黑影遮住了男人的容貌,从他的外形看上去很健魄有力,确定来人之后轻轻恩了一声。

    那家伙名叫狗三,是这个小镇里出了名的混混,整天游手好闲的在街上乱,人比较懒总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曾经也被人抓住过几次,后来他死皮赖脸的向人求饶,把自己说得很惨很惨,抓他的人也是看他可怜就放了他,没有追究,后来果然老实了一段时间。

    估计这男人就是瞧上狗三的惰才找上他的,要是给常人,谁会去做这事啊?俗话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每件古怪的背后都有他不为人知的故事,狗三这种人也顾不上这些,摊上这种美差,他求之不得呢!

    始终看不清那男人的长相,他好像故意选在这个位置,大白天背着阳光正好不偏不倚的遮住他的面容,他缓缓的开口说话:“看的怎么样?”

    狗三也是满嘴跑火车的人,说起谎话来眼睛都不带眨的,说话时想凑近男人,可那男人故意往后退了半步,跟他保持距离,狗三也识趣看出男人的顾虑,就没有打算再去靠近,弯着腰一副讨好的嘴脸说道:“看得真真的,一个绿尸怪物从棺材里跑出来了,”说话的时候还一脸惊恐。

    这狗三专做些偷鸡摸狗的事,也是个胆大的人,倒见过些稀奇古怪的事,但今天发生的一切,着实让他吓破了胆,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子上,他早就脚底抹油走人了。

    “哦,”男人撇过头,语气里有些震惊但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狗三连连点头,声并茂的说道“那怪物奇怪的很。”

    男人一如既往平静的口吻:“说说?”

    这下狗三来了精神,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事千古不变的道理,何况他吃的就是这饭,索再来个添油加醋一番,手脚并用的开始叙说:“你是不知道啊,那个绿尸怪物长得太慎人了,要不是我狗三有魄力,想到拿了您大爷的钱,我连命都顾不上了,做咱们这行的也是有职业守的,嘿嘿,您看——”

    狗三说了半天也没说出看到的况,伸出手笑嘻嘻的把自己说的多么的伟大多的可怜,无非就是想再加点钱。

    男人也不是傻子,听出了狗三话里面的意思,皮笑不笑的冷哼道:“放心,只要把你看到的说出来,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赵前他们躲在另一个角落里,一直监视这狗三这边的动静,他的听力比较超常,清清楚楚听到他们的谈话,在心里暗骂道:‘这狗三还真是贪财,脑袋都挂在裤腰上了,还满脑子想着钱,胆子也是超出常人。’

    狗三听到男人愿意多出钱,心里乐滋滋的,颠的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讲起:“大爷你是不知到那场面有多么的惊心动魄啊,要是你本人在场肯定会被吓晕过去的,幸好我狗三的胆大,见识多——”

    男人似乎不耐烦听狗三在这吹捧自己,冷冷的说:“别废话,说重点。”

    狗三被男人的声音说吓住了,愣了一秒,然后依然笑脸相迎道:“好好,那我说重点,那绿尸怪物吸干了两个人的脑浆,”说着浑打了一个哆嗦,想到刚刚看到那两个镇民被吸干脑浆的场面,胃就抽搐的恶心。

    “吸脑浆?”男人半信半疑的看着狗三,那眼神冷到了极限,看得狗三浑不自在,对于他这种没脸皮的人来讲,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呢!他也说不清道不明,总觉得眼前的这男人不是善类。

    “你确定没有看错?”男人加重了语调。

    狗三不敢得罪眼前的男人,连忙说点头说道:“千真万确,我狗三对天发誓,如果有半句谎话就不得好死,”然后若有其事的竖起三根中指对着上空发誓。

    “之后呢?”男人根本就无视这些,他只想关心事的经过,当这些人说话当放

    “之后?”狗三故意装蒜的疑问。

    男人露出凶狠的目光,扫视着狗三,蓄意待发的看着他。

    狗三被男人的眼神怔住了,畏畏缩缩的蜷着体,结结巴巴的说:“之后,之后,那绿尸怪物就不见了。”

    “不见了?”男人挑眉打量着,皱起眉头考虑他话的可信度。

    狗三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直发毛,站在哪里哆哆嗦嗦不敢吭声。

    男人就知道狗三嘴里说不了什么真话,突然大呵一声,“问你话呢?”

    狗三以为眼前的男人是个好说话的主,本来想着胡乱说一气敲点小钱买酒喝,这下好了碰到一个狠角色,他言辞闪躲的四处张望,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淡定了。

    “怎么哑巴不会说话了?”

    “没,没有,大爷,”狗三边说边向男人使眼色,眼睛一个劲的往旁边的角落里瞟。

    男人心领神会的转头看向赵前这边,然后神色匆匆的丢下钱给狗三,转就不见了。

    “不好,我们被发现了,”赵前看着男人想跑赶紧站了起来。

    等他们赶到狗三见男人的角落里时,早就不见了踪影,只剩下狗三乐呵呵的站在原地数着手里的钱,嘴巴都乐得合不上嘴。

    风振华一怒之下,一手跑过去抓住狗三脖子处的衣服,连脸上太阳的青筋都暴出来了,手上的力气用的很大,狠狠的责问道“说,他怎么会跑?”

    狗三死死的抓着手里的钱,哭着求饶道:“几位大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还敢跟我们狡辩?不是你给他暗示的?”

    “大哥,冤枉啊,真的冤枉啊——”话还没说完,狗三突然口吐白沫,体抽搐了几下,翻着白眼,脑袋往边上一垂,整个体都软了下来。

    “他怎么啦?想玩什么把戏?”赵前上前看着狗三奇怪的模样,疑惑的问道。

    “我看不像,你先放开他,”李婷对着风振华说。

    风振华被眼前这一幕,弄得措手不及连忙松开了手,他手上的劲道一直都有把握,不可能轻易失手的。

    狗三被松开后,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黑血从嘴里往外流。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墓厂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