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5.死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倪土土 书名:墓厂人
    赵将军转过,威严说道:“请天象师进来——”

    一位穿白衣满头白发胡子花白的老者手拿着罗盘,姗姗而来,一脸温和的向赵将军欠欠伛偻的体。

    赵将军箭步流星的走上去,虚心的拱手抱拳上前说道:“大师,您这大礼晚生实在承受不起,”连忙将他扶起。

    老者微微笑道:“老夫此次奉大王之命前来观测天象。”

    赵将军眉头紧锁费解道:“大师是否觉得晚生哪里做得不妥?”心想,难道自己刚刚为慕容吟血之事向大王请求,已经招大王疑心,所以才派人来监督自己?希望是自己揣摩错了。

    老者看着赵将军一副思索的神,似乎洞悉了他内心的疑虑,呵呵笑出声来:“将军,请放心,大王对你信任有加,才没有过疑虑。”

    赵将军听到天象师这么一说反而露出尴尬神,这样倒显得自己小心眼胡思乱想了,随即抱拳歉意赔着笑脸:“不知天象大师此番前来是为何事?”

    “呵呵,”老者捋着自己的花白胡子说道:“刚刚大王让老夫算了一卦,问活埋敌军俘虏有没有什么不妥?”

    “晚生,愿闻其详。”

    “请将军随老夫移步到帐外,便知,”老者意味深长的说道,领先走出帐外。

    看来大王还是心存善念的,不然也不会请天象师前来,毕竟活埋俘虏之事后传出去对大周王国的名声也是不好听的,凡事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赵将军稳健的步伐跟在老者的后面,在一座空地停了下来。

    老者用满是皱褶的手指着远处的天空,另一只手持着罗盘高高举过头顶,他手里的罗盘飞快的转速着。

    赵将军满腹疑惑的看着转动的罗盘,在看看老者手指的方向,只见黑云滚滚有几颗星星闪烁着星光显得格外扎眼,煞是不解的问道:“大师这天空看起来似乎与往的有所不同,这黑云一般只在暴雨来临之际的征兆,为何夜晚也会出现?还有那几颗星星也觉得哪里不对劲?”

    天象师收回手里的罗盘,缩回自己的手指,转看着赵将军:“不瞒将军,今夜天象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七星连月之,本是祥兆之意,怪就怪在这黑云上,它遮住了月光,让七星难以汇集连月,不得不在月亮外徘徊。”

    赵将军听得似懂非懂,歪着头仰望着天空,片刻回头看着天象师,面露羞愧之色:“老实说,刚刚大师说的那些晚生甚是不解,还请大师指点迷津。”

    “这么说吧,如果七星连月那则是祥瑞之兆,反之这七星一直连不到月亮,那将是一场灾难,任何有血腥杀生之事发生,必将会有血雨腥风大祸降临。”

    赵将军听了天象师的一席话后,双眉紧蹙,细细体会这句话的含义,莫非连老天都在帮慕容吟血,让他命不该绝,但是大王的指令已下难不成自己要抗旨?再加上公主就这样枉死吗?心中郁结溢于言表,全部都显露在脸上:“请问大师可有破解之法?”

    “解法不是没有,只要今夜不要见血杀生,一切将相安无事,”天象师浑浊的眼里闪出精光,看着远处的星光。

    “不行,大王旨意已下,命我等将俘虏立刻活埋,如果今夜执行不了,那我等肯定会受到惩罚加之我的将士们忙到现在,也要早点回去休息,在继续熬着体恐将会吃不消了,”赵将军一口反对,他不能让陪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们平白无故的受到牵连,一旦被大王知道他们违抗旨意,后果肯定不堪设想,到那时只怕管不了什么天象之说了。

    看着赵将军急的着急样子,天象师不笑笑:“将军莫急,听老夫把话说完,虽然今夜是凶煞之夜,但是也时辰空缺的。”

    赵将军为之振奋想不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连忙拱手相望,急急说道:“请大师详细道来。”

    “现在快到亥时了,亥时主水生万物魂归土,杀生活埋在此地,将来还可以保佑大周王国国土,”老者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在子时完成,那就不好了,子时属鼠,前半是,后半是阳,但是阳双是,所以必须是双数。”

    “谢大师,晚生必将在子时前把所有事处理好,请大师回去转告大王,让他放心,”赵将军终于松了口气,说完亲自送天象大师离开。

    天象师在离开之前特地吩咐不得见血不然在亥时完成也没用。

    “赵将军有令,在子时将所有人埋完,”一个将士狐假虎威的站在那装腔作势的命令道。

    “将军,看来我们的命数已定,但我绝不后悔陪着将军走完最后一程,”申斗蜷缩着体浑发抖的说道,他一介书生实在受不了风寒露中的夜晚,再加上刚刚受了伤体质更是虚弱,但是他咬着牙心满意足的看着慕容吟血。

    “申斗,你别说了,是我慕容吟血今生欠你们的,来世我必定报达各位的追随之,”慕容吟血虽然知道自己将不久与人世,但不忍心看到申斗这么痛苦遭受寒冷侵袭,把自己的外脱下,轻轻盖在申斗上,“即使是最后一刻我也会极尽所能的保护你们。”

    盖在上的外还留有慕容吟血的体温,温暖了申斗害怕的心,感动的泪盈眶的哭着脱掉上的外,一个劲的塞给慕容吟血:“将军对在下的谊我心领了,还是请将军穿回去吧,即使是死也要重于泰山,这战袍是您份的象征,不能我被玷污了。”

    慕容将军执意不穿,将士们一个劲得劝说道:“请将军穿上吧!”

    慕容吟血坳不过大家,忍住泪水动作僵硬的穿了上去。

    “真是麻烦,埋个人还要这么讲究,”一个小将士边挖边抱怨的唠叨。

    “嘘,小声点,这是天象大师算的,在子时一定要把人埋完,”另一个将士小声的说着,边说边向周边张望,生怕被自己的首领听到。

    先前说话的那个小将士听得来了兴趣,干脆停下手里的动作,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如果在子时没有埋完会怎么样啊?”

    “喂,你说话能不能小声点啊,万一被别人听到,我们又要挨骂了”,后面的那个小将士似乎很胆小一直都是东张西望的,生怕有人经过会听到他们的谈话。

    “哎呀,你就放心吧,这里就只有我们哥俩个,还有——”先前的那个小将士眼睛瞟了一眼深坑里的俘虏,不屑的说道:“他们都是快要死的人,听到怕什么啊!”

    经不住这小将士的百般追问,后面的小将士还是松开说话了:“不然将有血光之灾,听天象师说,今夜是七星连月本来是好兆头的,可是月亮被黑云遮住了,如果今夜见血那必将是场血雨腥风,只有在子时把人埋完就一切相安无事,而且这些俘虏们被埋的地还可以保佑我们大周王国的国土。”

    “真的假的?”

    “刚刚我在帐篷外听到天象大师亲口对赵将军说的,不会有假。”

    “哦,原来你偷听将军谈话,”先前的小将士邪里邪气的说道。

    “我没有,”后面的小将士吓得脸色惨白连忙矢口否认。

    “逗你玩的,这些鬼话也相信,害得我们要拼命的干活,哎——”那两个小将士聊完,有任命的在那埋头苦挖。

    深坑里的将士们都把刚刚两人的对话听得真真切切的,大家面面相窥的看着,似乎都形成了默契,只要一个眼神的传递,就心领神会的明白彼此的想法。

    “将军——”一个人刚开口说话,就被慕容吟血打断了。

    “不行,”慕容将军一口否决,

    ”

重要声明:小说《墓厂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