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4.不正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倪土土 书名:墓厂人
    “难道真的是自己做梦?”赵前再次掐住自己的脸颊,被掐过的脸颊立马红了一块,“哇,好痛,”疼的整个眉毛都拧在了一起。

    “赵前,你怎么啦?怎么睡了一觉起来整个人都怪怪的?”

    风振华看着赵前行为怪异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刚刚从殡仪馆出来的时候还有说有笑的,就休息了会儿醒来就变得疑神疑鬼的,让人费解。

    赵前根本听不进去风振华说的话,两只眼睛恐惧的看着他刚刚依靠的那棵树,嘴里喃喃自语慌张道:“这树肯定有古怪,对,肯定有,”边说边走进大树旁。

    两手在大树的树干上来回的摸索,蜷起拳头露出食指跟中指的关节,双指并列对着树干敲击,并且耳朵贴在树皮上,随着敲击的动静脸上的表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见赵前完全不理睬自己,现在还在折腾那棵大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眼见着天越来越黑了,夜晚的树林说不准会有什么突发事件发生,能早点离开就尽早离开,再加上赵前这些古怪的动作让他更加担心。

    “天快要黑了,我们赶紧先回去吧?”风振华站在那里叫赵前赶紧跟他们一起离开。

    “是啊,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杨缩紧脖子害怕的四处看看,凭她之前做鬼的经验看来,这里绝对是个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也在旁边催促他们赶紧走。

    杨拉着旁边叶芊芊的胳膊,怕被别人听到她的谈话,故意说的很小声:“喂,我总觉得这里不干净,现在天越来越黑了,你怕不怕啊?”

    叶芊芊转过头,冷的双眼冰冷的朝杨瞟了一眼,满脸的不屑,嘴角邪邪的一扬,发出鄙夷的嗤声,满不在乎的说:“哼,这有什么好怕的,想不到以前做鬼的你,也会害怕?好笑。”

    叶芊芊的冷嘲讽像一个巴掌扇在杨的脸上,她尴尬的收回抓芊芊胳膊的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自处,手放哪里哪里都觉得碍眼,她说的没错,自己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也许就是因为死过一次,所以才会更加珍惜生命吧!

    杨幽怨的眼神闪过一丝忧愁,不知道死而复生是喜还是悲?如果老天再让她经历一次死亡,她还能不能承受,自己这是怎么啦?自从死后自己的魂魄一直留恋在人间不就是为了报复吗?既然老天给了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就应该好好利用,让那人付出双倍的代价,一想到这里,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似乎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和目标。

    看到赵前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在不停的敲击着树木,时而眉头紧锁时而轻松自如的,风振华和李婷两人从两边往他这边走来。

    “嗨,干嘛呢,这棵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风振华来到赵前边后,一手摸着树干,一手拍着赵前的肩膀,看着专注的赵前。

    赵前贴在树上的耳朵慢慢的离开了大树,高深莫测的朝风振华看了一眼,随后紧张兮兮的凑到他的跟前,一手挡在嘴边,怕是被别人听到,对着他的耳朵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听到赵前说完,风振华神色慌张的盯着他看,然后瞥过头凌厉的目光打量着边的大树,过了好久才慢慢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将信将疑。

    赵前点点头。

    风振华倒吸了一口凉风,秋天的风凉飕飕的从他喉咙鼻孔穿过,刺激他的触觉神经让他的大脑立刻清醒了许多,如坐针毡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似乎有双五形的眼睛如影随形的跟随着他们。

    夜幕降临的树林里实在是寂静的可怕,连个鸟儿的叫声都没有,静悄悄的,甚至能听到大家紧张的心跳声,砰砰的乱跳,大家可以呼吸节奏慢点,想让心跳的频率不要跳得那么快。

    耳边只有秋夜的凉风时不时呼呼的吹过,秋天就是这样,白天的温度很适宜,吹到人的皮肤上感觉特别的舒服,一到了晚上温差相差大的吓死人,月亮刚露面,就明显感觉到上的衣服抵抗不了秋夜的凉风。

    骆清新和杨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挨靠在了一起,估计是跟叶芊芊没什么话题而疏远了距离,她俩反而站到了一边,静静的看着不说话,嘴唇上下架,也不知是秋叶的风太凉还是周围的寒气人。

    风呼呼的从边刮过,两个人不各自哆嗦了一下,露出不耐烦的绪,抱怨道:“还要多久好啊?”她俩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了,在继续下去肯定要抓狂的。

    她们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心里已经不爽到了极点,但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在那干瞪眼。

重要声明:小说《墓厂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