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9.方建材变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倪土土 书名:墓厂人
    “建材,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赵前边说边用手撑着地面往后退,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此时的方建材哪还像平时那么温顺啊?整个体都是僵硬的,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方建材完全无动于衷,他的大脑已经被人控,再说他现在半人半鬼的样子,让人寒毛直立,他僵硬的躯一步步的往赵前近,胳膊下森的白骨暴露在外面,尖锐的手指像锥子直直的刺向赵前心脏的位置。

    赵前看到陌生又熟悉的方建材这么凶狠的样子,坐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往后退,嘴里还在不停的叫着方建材的名字,试图能叫醒失去理智的方建材。

    赵前筋疲力尽的喘着粗气,大颗大颗的汗珠不停地沿着脸颊滴落在地,手掌跟地面摩擦的地方已经血模糊,每退一步,地上就留下一个血掌印,人得求生**就是很强,此时根本感觉不到皮肤的疼痛。

    看到地上的血掌印,方建材的独眼里散发出红色的异光,跪在地上,一边是尖锐的白爪一边是正常的手臂,对着地上有血掌印的地方不断的挖掘着,血在落地的那一刻已经渗进了泥土里。

    任他怎么挖也不可能把血完整的弄出了,方建材的白爪上沾满了泥土,有血的手掌也被剧烈的动作弄得皮开绽,但他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唯独眼神发生了变化,原本死灰的颜色变得兴奋地红色。

    方建材把沾有血迹的泥土大把大把的往自己的嘴里塞,只有一半的嘴巴可以张开,另一半根本就合不拢,一排白牙骨一张一合的,在外面能清楚的看到泥土经过他的咽喉流到胃里,甚至可以看到他有一半的心脏,但诡异的是,心脏悬在体中,心脏的旁边也没有什么气管连接,已经不是原来的红色而是呈黑紫色停滞在那,动都不动的。

    这些泥土上沾留的血,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需求,方建材直立的体,咣当一下直直的趴在地上,用手把地上的沾有血的泥土往嘴里塞,嘴里是不是发出低吼的声音。

    赵前看的傻眼了,顾不得手里的伤口,手掌朝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可能用力过度,一个没站好又跌倒在地,痛的叫了一声,股被一个尖尖的东西扎到了,赵前用手去摸自己的股,一股湿湿的感觉,伸出手一看,手上全是血,用手在股的位置摸索了会,找到一块玻璃碎片,原来就是被这小小的玻璃片扎到股了,真是倒霉:“是哪个王八蛋,把玻璃片扔在在啊?”

    这里很静的有些让人害怕,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只有方建材哗啦哗啦的声音。

    方建材趴着的体,动作迟缓的抬起来头,嘴上沾满了泥土和血的脏渍,他没有站起来,一直是趴在地上靠两个不一样的胳膊支撑他的躯,往前匍匐前进,好像胳膊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他只有手是接触地面,其他的部位都是悬空的。

    赵前还坐在那疼的哭爹喊娘,感到有股死亡的气息在向自己近,下意识的看着地上的方建材,脸色逐渐变得难堪神色,“妈呀?这是什么怪物啊?”

    方建材本来一半好的体,现在在慢慢的溃烂,上的脓包一个一个的凸了起来,脓包里装满了黑乎乎的液体,随着他的移动也在晃动,除了脓包其他地方血腐烂,肌肤里的肌理全都露在外面,紫黑紫黑的,脸上的变化更大,眼睛已经凸出的不像话,感觉可能随时都会掉下来,鼻子已经彻底的成了一个大窟窿,舌头变得很大像被打肿了挂在外面。

    赵前捂着股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跑,刚刚坐过的地方有一滩鲜血,还没有完全被泥土吸收。

    方建材挪到赵前受伤流血的地方,低着头用肿大的舌头满足的着赵前的血。

    赵前惊魂未定的往后面跑,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现在脑袋里就一个信念,就是自己要活下来,千万不能死,自己有很多事还没去实现呢!也还没来得及孝敬父母呢!

    “哎哟——”赵前大叫一声,刚巧被脚下的障碍物绊倒在地,但这下摔得一点都不疼,甚至还有点舒服,感觉就像躺在棉花上软软的,赵前捂着股的伤口费力的站了起来,才发现自己刚刚倒在一个人上,怪不得感觉不到疼呢!

    赵前站在那弯着腰低着头瞧了这人一眼,长得还不错就是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匆匆的看完,就准备走人,这地方太危险了还是赶紧撤离的好。

    “啊——”一个呻吟从刚刚那个人边传来。

    赵前停了脚步,难道这人还没死,转过迈着小步伐轻轻的走到那人边。

    “啊?”赵前惊讶的叫了一声,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风振华你怎么啦?”,赵前跨过朱友亮的体,来到风振华的边,用另一只手托住他的体。

    风振华皱起眉头吃力的看着赵前,笑笑:“没事,就是被他暗算了,”用眼睛了一眼朱友亮。

    赵前指着朱友亮:“是他暗算你的?”再看看风振华的背后,衣服都被鲜血浸湿了。

    “恩,帮我看看,他是活是死,”风振华现在只关心朱友亮的死活,这世上只有他才能告诉自己妻子是死是活,所以很迫切。

    赵前松开风振华,用手指探了探朱友亮的鼻息,回过头对着风振华摇摇头:“死了”。

    “死了,死了,死了——”风振华重复的説着这句话,痛苦的拖着体爬到朱友亮的边,抓着朱友亮的衣服,撕心裂肺的大叫着:“你给我醒醒,告诉我你把梦甜藏到哪去啦?”眼里绝望的泪水往外涌,跟平时简直判若两人,在这一刻风振华把压抑在心里那么久的委屈全部爆发了。

    赵前捂着股动作迟钝的蹲了下来拉着风振华:“赶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风振华对着天空嚎叫,发泄自己的悲伤之,后背的鲜血在不断的扩散。

    谁都没注意到后面脚步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重要声明:小说《墓厂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