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4.茅山大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倪土土 书名:墓厂人
    赵前满头大汗的推开墓场小房子的门,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的声音,心提到嗓子眼了,“屋里怎么会有人在说话,好像还有男人的声音”,赵前轻轻地走上前去探个究竟。

    杨坐在沙发上直勾勾的看着电视,赵前看到杨安然无恙的坐在那,松了一口气:“你在家的啊?”

    杨没又说话,一直盯着电视,一动也不动的看着。

    赵前好奇电视里有什么稀奇的事,让她看的这么着迷,赵前看到电视画面的一瞬间傻眼了,画面里是赵前刚刚从那逃出来的精神病院,电视报导昨晚的值班人员全部变成精神病人,这一离奇事件会继续跟踪报道。

    杨用手指对着电视比划一下,电视默默地关掉了,赵前惊讶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他联想到昨晚在精神病院的事,轻咳了几声:“那个杨你昨晚在哪里的啊?”

    “在精神病院里的啊”杨轻松的答,俏皮的眨着眼,“后来我还去其他的地方。”

    “这事真的是你弄的吗?”赵前睁大眼睛看着杨,神严肃紧张:“我不是跟你在开玩笑的,这都是伤天害理的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那些人是最有应得,我最气愤的是没有把李浩疯,不过我想现在他也不会好受的,”杨鼻子一哼,坐在沙发上不动。

    “你对他做了什么?难道不知道他不是好惹的吗?”赵前心有余悸的担心,“他们李家的实力真的是很庞大啊!”

    “呵呵,你别担心,我自有办法”,杨站起来了,飘向厨房帮赵前准备他的早餐。

    李浩腰上的手印像一把刀在刺伤着自己的皮肤,躺在病上呻吟着,他的主任医师面露难色的看着李浩腰部的异样,他从医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病痛,犹豫的看着一旁的男人。

    这男人就是李浩的爸爸是一位有权的政府官员,一言不发的看着医生,沉默了半刻看着李浩痛苦的表忍不住开口了:“医生,我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好意思,我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病症,也许这道手印根本就不是病痛,”医生另有含义的解释。

    外面有个男人在敲着病房门:“李局,你要我找的人来了”,毕恭毕敬的弯着腰。

    “哦,你让他进来吧!”李局对着外面男人吩咐道,回过头又对着医生:“没事你先出去你吧!”

    医生听到可以让他出去了,内心掀起一丝波澜,终于可以摆脱这个麻烦了,搞不好连自己医生都会做不了,可想而知这李局平时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一个男人穿着黑袍大褂,手上戴着一串佛珠,胡子和眉毛留着很长,慈祥的目光停留在病上李浩的上。

    这男人就是本市有名的茅山大师,专门看偏门,没有是他解决不了的,就是费用比较高跟他的声望是成正比的,一般人也请不起他,更不要提他上门为人服务了,但这次是一次例外。

    茅山大师拿出怀里一颗铃铛,只见那个铃铛不停的晃动着,茅山大师眉头紧蹙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咒语,只见手中的铃铛往空中一抛,那铃铛沿着四周,像一只有灵的动物,在到处问着气味。

    叮铃铃的响个不停,李浩闭着眼但时不时的哼两声,李局沉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

    茅山大师走到李浩旁右手捡起铃铛收回袖口里,左手在李浩腰部比划着,心咯噔一下:“好大的怨气啊!”转过头对着李局:“李局,贵公子是被怨鬼所伤。”

    李局听了茅山大师的话语,不怀疑问道:“大师,这世上真有鬼魂之说?”

    “若李局不信,为何找鄙人,”没有表的看着李局。

    “那就请大师看何时方便做法事,一定要保住我家独苗,”李局语气缓和的请求,“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讲,到时我一定厚礼谢过。”

    “看李公子表这么难受就可想而知这鬼魂怨气是如此的怨重,”茅山大师掐指算算时间:“明晚寅时开始做法,还要把那鬼魂的生辰八字给我拿来,我会让她永世不得害人”。

    “好,就如大师所言”李局弯着腰谢过大师,望着李浩痛苦的哼吟:“那现在我儿子腰上的手印该怎么办啊?”

    “请李局放心,等鄙人做完法李公子腰上的手印会自动消失掉的。”大师娓娓道来。

    赵前正在享受杨做的美食,殊不知有一场灾难正向他们袭来。

重要声明:小说《墓厂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