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6.奸尸女杨娇(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倪土土 书名:墓厂人
    赵前刻意背对着杨尸体惊魂未定的抓着申魁的胳膊:“前两天我去买墓地的时候有个女孩帮我带路,”说着停了会,心虚的瞅了瞅躺在那的杨

    申魁中间插话说:“那好的啊!有这么好心的人帮助你啊!”

    赵前瞪着申魁,抓他胳膊的手抓得更紧了,“那女孩就是她”,闭着眼睛看向杨的位置。

    申魁脸色大变,但慢慢的又恢复正常,若有所思的看看杨的尸体,嘴里喃喃道:“看来她是想你帮她”,心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能帮她什么啊?”赵前惊恐的看着申魁,瞳孔由于惊吓过度变得越来越大。

    “这世界上有某些人具有些特殊的体质,也许你就是其中的一种,”申魁饶有兴趣的看着赵前,像在欣赏一件珍宝。

    赵前被申魁看的浑发火,自己都大难临头了,他还有闲这么调侃自己,没有好脸色的对着申魁:“魁叔,我是让你救我的,不是让你研究我”,语气很不爽。

    “你小子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所以才会找上你的,”申魁眯着铜铃般的大眼。

    “拜托,魁叔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啊?”赵前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如果法律许他肯定用眼神杀死申魁n次了。

    申魁转过头铜铃大的眼睛里满是同:“这女孩死得很悲惨,被人强了还不放过她还要了她的命,警方调查了那么久一点线索都没有,上头指示这尸体已经没法保存要去火化,我也是希望在她上能找到什么线索,所以才放在整合室里查看的。”说完叹了口气,表示很无奈。

    赵前听了申魁这番,感慨良多,看来作案的恐怕是位有钱有势的,人都要火化了案子都完结不了,不由的敬佩起申魁的正义感。

    申魁以为赵前生气了所以不说话的站在那,笑着靠近赵前贴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只见赵前原本慌张的神逐渐变得放松了,抓着申魁胳膊的手也松开了,最后恭敬的对着申魁一鞠躬,笑嘻嘻的说:“谢魁叔的救命之恩。”

    赵前心里还是没什么底,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但申魁告诉自己,那些冤魂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他也就放心了。

    赵前刚来大厅就见李婷目瞪凶光的朝自己走来:“你怎么搞得啊?尸体背到一半人就不见了,”扫了一眼赵前,接着又加了句:“还想不想卖墓地啊?”说完插着手背走了。

    “卖墓地?”如当头一棒,差点忘了正事了,赵前在人群里寻找熟悉的影,找了好几圈终于看到那女人坐在大厅的长凳上,赵前收敛起一贯的嬉皮笑脸装得很悲伤的找了个凳子,搬到女人边坐下。

    “阿姨,请节哀顺变”,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巾给她,赵前平时很节俭一张面纸放在口袋里一般都舍不得用,长时间在口袋里摩擦弄得皱巴巴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拿出来用的,赵前心疼的看了一眼纸巾。

    女人看着赵前递过来的纸巾,脸上微微露出厌恶的表,委婉的拒绝了,赵前没有表露不开心,而是迅速的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阿姨,现在杨已经要去火化了,她的后事总得要打理好吧?”赵前声音不敢说的太大。

    杨的妈妈听到自己女儿要火化,那意味着这辈子都看不到女儿了,头一阵晕眩晕了过去,这下把赵前吓傻了,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叫着旁边的人帮忙,赵前去小卖部买了一瓶水,心想“一分钱还没赚到,都开始贴钱了”。

    赵前慢慢的摇醒杨妈妈,把水打开放在杨妈妈的手里:“阿姨,您稍微喝点水吧!如果杨知道,肯定也不愿看到您这样的”。

    杨妈妈机械的拿起手中的水喝了一小口,自从杨发生不幸以来,杨妈妈就整天茶饭不思,人都瘦了一大圈,没有力气的躺在座椅上:“小伙子,你人真好,谢谢啊!你刚刚说的对,我要给我女儿找个最好的地方”。

    赵前听到杨妈妈这么说,心里算起来小九九:“阿姨,这样的我有一个好朋友,他在皇权路上有家墓地那里的风水很好,很清静,而且——”赵前差点说出杨的‘鬼魂’在那出现过,幸好他反应快立马闭嘴了。

    “是吗?那可不可以请你帮我办理一下啊?我实在没法面对这些”,杨妈妈无力的说着,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沓钱给赵前,“不知道这些够不够?”垂下脸泪水又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赵前手里拿着一沓钱不停地摸着毛爷爷的衣领,以确定是不是真的,想不到这墓地卖的这么轻松,还能卖到这个好价钱,全都是真钞心里乐坏了,但自己不能表现太过明显,一脸沉重的说“阿姨,这些钱够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办的妥妥帖帖的”。

    赵前哼着小调拿着钱满脸意的经过整合室时,仿佛听到一个花季般的少女在哭泣,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哭—

重要声明:小说《墓厂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