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耳听发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山道烟云 书名:天行途
    “你这是人工做的。。。不值钱,你要是真的缺钱用的话,我给你五块钱,给它个艺术钱。”此刻一个尖嘴猴腮的小男人,真眼睛转动着异样的光芒,和这个穿的破破烂烂的青年说这话。“9万,一口价格,你要不要,不要以为我是孩子,把这个东西偷出来的,我告诉你我这可是在河边花了好大时间才弄出来的,我知道你已经看出了其中的价值,你也看出了它应该可以换取的价值。”这个破破烂烂的青年不是别人,真是拿着那块翡翠一般的玉石来到青石市赌石弄堂里面的一家店铺里面。”

    面前的小男人看苏如剑小小年纪,而且穿着如此破烂,要是头发弄乱一点的话,活脱脱一个要饭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可以拿出这样一块美丽的玉石。这要是转手就可以挣个几十万的事,要是找一个艺术好的大师雕刻一下的话,那这块玉估计要上百万。他看苏如剑这样爽脆,道:“好,既然小伙子是个爽快的人,我就卖一这个人,只是这玉石不知道你哪里。。。”“不问出处,准备钱就是,”苏如剑淡淡说着。“好的,我马上去开一张现金支票。”小男人忙活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便拿着支票出来,苏如剑看了看,确定无误便不再理会这个人。

    在他的怀里,那个聚宝盘在刚才的那个店里抖动了几下,苏如剑知道这家店铺一定是一家有一定实力和眼光的店铺。所以才会很快就在这家店铺交易的。虽然那个小男人肯定赚了一大笔,但是他想到自己有聚宝盘,以后找到这些东西的机会还多着呢,也就没有把这个事放在心上。

    在银行办了一张卡,然后把钱转到卡上之后,苏如剑才来到那家和徐灵一起吃过的芋儿鸡饭店。里面的人已经坐了很多人,似乎这家店的生意每天都是这么好一样。

    然而以前觉得美味的东西,现在觉得不是那么好吃,一点想吃东西的yù望也找不到,他现在有钱了,但是他却感觉少了对事物的渴望和追求。因为自己想要的已然拥有,而自己现在却丢失了以前渴望直到得到满足的快乐。这真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缠绕在心间。

    自己以前就说过,自己要是有钱的话,自己会把自己这可恶的头发剪掉,他要露出自己早就好了的脸庞。他要让别人知道,自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批发鬼”了。揣着几张红票子,他来到了一家看起来很专业的理发店。店名叫做什么时尚美轩。好吧,不管这些,苏如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里面那些穿着丝袜,裤,材火辣的妹妹。他吞了一口口水,毅然走了进去。

    “帅锅,剪头发啊,这边洗老扩。。。”川妹子嗲嗲的发音,勾动着苏心里的各处神经。在洗头的地方躺了下来,体也随之放松。

    “帅锅,看你好面生好,你是第一次来啊?”这个穿的勾人心魄的美屡一边帮苏如剑梳理着头发,一边问道。“嗯。。。”苏如剑发出了一个短短的音。“那你等下要不要体验一下美女帮你按摩。。。”苏如剑的体一下僵硬了。心里想着难道这么正规的店,还存在超范围经营的项目不成,说实话他有点心动了。

    “嗯,都按摩一些啥子部位。?”苏问道。“300块,该爽哩地方全部到位。”美女的小手越发温柔,手指在苏如剑的太阳轻轻地揉着。“好sāo气啊。。。”苏如剑心里这样想到,恨不得那个服务的小姐就是眼前的这儿人,想到这些的苏如剑,下体都有种膨胀的感觉。他不叹了一口气,心想:年轻小伙子,就是血气方刚的啊,经不起惑,还是算了,要是以后遇到自己心的女孩不起来,那就有的好玩了。

    “那还是算了,我只是来剪个头发哩,按摩我怕骨头受不了。”苏如剑回绝道。“哥哥,要是愿意哩话,我可以帮你服务。”说到这里,苏如剑感觉自己的理智渐渐地再丢失了,一边是策马奔腾的快感,一边是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自己最的人。真是难以抉择啊!

    “是不是我不是你喜欢哩类型哦,实际上,我们这里有二十几个姑娘你可以任意挑选,里面还有一个不光是脸蛋,还有材都长得很像苍老师哩,有没得兴趣。”美女粘着泡沫的手指在他的鼻子上轻轻一点,那是洗发水里面带着一点点女人的味道。“不好,是媚术。。。”这个时候的苏如剑突然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正是排陨决里面对简单媚术的描述。

    “原来你们也是仙道中人,你们的手段还是不要用了,我没兴趣,要是你这里不理发的话,我看我还是换一家店面了。”苏如剑一把抓住那美女的手冷冷道,完了缓缓地放开手来。“没想到只是一个观境的境界就可以识破我的媚术,真是难得。既然帅锅这么不懂得风,那我就不多说了。”说完这些的美女很专心地帮苏如剑洗着头发。

    “帅锅,你哩发质不错嘛,准备弄个什么发型?”一个手势兰花,话语尖细的小伙子手搭在苏如剑的头两边问道。“剪了,换短发,我先困一觉,你哪门弄哪门弄。”说完,苏如剑体往椅子上一趟,就开始小憩。“这个。。。要得!”小伙子很快就明白了意思。拿起剪刀咔嗤咔嗤动了起来。

    “帅哥,剪头发啊?”这个时候,先前的那个美女向一个刚刚进来的男同学打招呼道。“全按摩,我不要正规的那种!”这个声音一入苏如剑的耳朵里面,他就感觉到一个冷战。这不就是背刺的声音吗?怎么今天的运气这么差啊,大清早见到就算了,现在剪头发还遇到他。还好似乎他没有看见自己,要是被看见的话,估计又要大打出手。本来的睡意一点点的消失了,他闭着眼睛,心灵一下静了下来。耳朵的敏锐度一下放到了最大,他似乎一下子可以听见对面街上小孩子撒尿的声音,可以听见隔壁炒菜的声音,还可以听见楼上圈圈叉叉的啪啪声。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

    背刺沿着里面洗头发的走廊上楼,来到了二楼。在二楼走廊的两边,是几个包厢式的房间,此刻的房间里面传来的是女子**的声音和男人奋力的喘息。苏如剑一直很纳闷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有些男人明明知道做完某些事之后很累,但是还是会去做,何况是花钱的,这种花钱还要自己出力的事,从古至今似乎就一直没有间断过。真是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值得深入研究。

    “你是喜欢啥子类型哩,如果你再等一哈哩话,长得很像苍老师哩那个马上就要完事了,要不你就等一哈,或者在这里面选其他哩。”带上去的那个美女便是先前帮苏如剑洗头的那个人,此刻这个女的不断地在背刺上抚摸,似乎希望背刺点她一样。背刺没有辜负她的希望。“好吧,看你这门辛苦的份上,我选一个你了。。。”说着指了指菜单里面的另外一个女生道:“还有这个也叫来,还有这个长得像苍老师哩也叫来。”说完就往旁边的茶机上甩出一打红sè票子,那种轻浮的态度,那种出手阔绰的Feel简直是让那些一年到头为这么一打钱辛苦的人骂天骂地。

    “你哩意思是说,你要一次让我们三个照顾你一个人,你行不行哦,年轻吧轻哩,姐姐怕你七不消哦!”美女服务员在他的脑门上点了一下。“喊你弃就快点弃!”背刺冷冷道。“好嘛好嘛,凶啥子嘛!点风趣都莫得。。。”背刺狠狠地在她的股上摸了一把,道:“这哈子有风趣了塞,等一哈我就不是得风趣了,是风流,是下流咯!哈哈哈。。。”他放的笑声让苏如剑觉得很刺耳。

重要声明:小说《天行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