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切了切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山道烟云 书名:天行途
    “你现在该不是要带我去你的宿舍吧?”左则明在苏如剑的背上问道。“怎么,你还不乐意了啊。我告诉你,你以为我还想带你去我的宿舍啊,你不知道,带着你还要爬上二楼的水管,我现在还不知道我有那个力气没有。我等下要是拉你上去的话,你自己不用力摔下去,我可不管,摔死你拉到。”苏如剑先把狠话说了下来。左则明听见他这样的话,觉得实际上,他们两个这样的相处方式,才让他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其实还有值得他珍惜的东西。

    “你一直没说过你父母是怎样对待你的,我本来也不想问你的,看你每天都是一副无jīng打彩的样子,我觉得似乎我可以帮助你。”“他们把我当做一个实验品,要把我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变成毒细胞,似乎叫做‘祸世不死体’什么的,等到细胞完全变异的时候,上的任何部位都充满了吞噬xìng。反正据说以前我们左家有人成功过,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左则明喃喃道。

    “看来,你们家还是大族嘛,是不是在这一带满是有威望啊?”苏如剑问道。“以前是的,不过近百年落寞了,家族四分五裂,意见不齐,周边的几个大族的实力本来属于我们管辖的范围,但是现在,全部自行其事了,而且似乎有的家族还准备吞并我们左家。唉,不过我对这一切什么也不关心”苏如剑听出了那么点意思。左则明只不过是左则明父母用来统一左家的一个工具,只要左则明的那个什么祸世不死体成功。左则明现在受着的这些煎熬,实际上还不知道有没有价值。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左家肯定有很多代人想练就祸世不死体,但是居然只有很早以前有人成功过,也不知道是几百还是上千年。这么小的机率,其中必然有问题。苏如剑心里想着这些,但是并没有说出来,毕竟左则明自己也不是傻子,他不可能不知道他自己的处境,也许哪一天他就消失在了这个世间。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父母,他们从我出生开始就不断在我的体里面平衡毒种。现在我的体里面已经不知道有几百种毒药了。我要是给你我的一滴血液的话,估计你马上肠穿肚烂。”左则明笑着说道。“你也为我是傻子,我会吃你的血吗?不过你的父母就舍得把自己的孩子拿来实验啊!”苏如剑想也没想就问出了这个其实左则明不需要回答的问题,而且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他说完就后悔了,刚想道歉的时候。左则明说道:“这一点连我也感到好奇,为什么我的弟弟却没有像我这样,为什么他总是得到父母的关心,可是我从来就没有关心,哪怕是一句关心的话也没有,他们就像不是我的父母一样,我弟弟说,我是捡来的,实际上我信了。”他话语渐渐走音,苏如剑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安慰话语,喃喃道:“我的爸爸救我死了,我却从来不知道我的母亲长什么样子,也许在这一点上面我比你好一点点,不过也只是一点点。”苏如剑说完,把左则明往地上一放,道:“我先上去,等下我拉你”苏如剑自己虽然也有点伤,但是还没有左则明的严重,不过上这个围墙还是很轻松的,以前他只是在墙上蹬一下就上去了,现在居然还要慢慢翻上去,另外一个就是下面还有一个望着自己的人呢。

    “你自己用点力气嘛,妈里,不要把老子拉下去咯!”苏如剑十分气愤的说着,心里面恼火非常。这个家伙刚才还说自己回去的话语,在路口摸索了一阵之后,发现自己没有带钥匙的时候,居然厚着脸皮说:“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到你的宿舍借宿一晚。”苏如剑当时就想让这个家伙在寒风里面自生自灭来着。

    好不容易翻过这个平时很容易就翻过的围墙,苏如剑看着那个二楼楼梯边的窗户,第一次发现,这个窗户怎么会这么高。看了看左则明那瘦弱的材,第一次觉得似乎他需要减肥。“等下你可要抱紧我哈,我到了一半是不会管你是不是会掉下去的哈。”苏如剑道。然后就把左则明这个九十多斤的残废背在了自己的上。

    “你要抓紧哈,不然掉下去,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死,也没得好高,不过要是摔下去脑袋先着地,还是有一定风险哩”苏如剑小声地说道。

    “你娃娃要抓紧点才是,要是你不抓紧哩话,就是两个人瘫痪啊!”左则明道。“喘喘,下去,肯定是你先落地噻,我反正还有一个垫背哩,慌啥子。”此话说得左则明一阵冒汗。“我就晓得你娃娃心里全部是整死我哩想法,要是你要在这个时候甩我下去,我也没得话说咯。”左则明小声道。“嘘。。。查房哩那个老巴子。”这个时候的苏如剑突然听见了里面走廊传来的咳嗽声音。本来想爬进去的手一下缩了回来,死死抓住下水管。背后的左则明马上闭上了嘴巴,他感觉左则明的手有点颤抖。

    “我想窝尿!”此时苏如剑听见从背后传来的左则明颤抖的声音。“你。。。你个尿包啊,刚才在底下哩时候纳闷不解决咯。”苏如剑放低了声音道。“我有恐高症,一道高哩地方就想窝尿。。。”“夹道起。。。”苏如剑低声呵斥。

    查房的老头只是拿个电筒看一看哪个宿舍还有人在讲话,打闹的。一般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主要是看看有没有什么贼啊之类的。也就是草草看下而已,也不知道这个老头子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按照以往的惯例早就查过了。但是今天苏如剑在山上等左则明等了一个多小时,又在那里遇到了背刺,耽误的时间已经两个小时了,这个老头看来今天晚上是睡觉睡过头了。苏如剑这样的想着,发现左则明的体开始颤抖地很厉害,手紧紧勒住自己的脖子。“你娃娃才这门哈哈儿,就抓不住咯啊,我背到个人还坚持这门久了呢。”

    “妈哩,搞啥子哦,这门久!”苏如剑喃喃道。他今天晚上觉得这个老头儿的动作特别慢,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查房,一会儿又把自己的茶壶拿出来放到嘴边喝一口。

    这个时候的左则明体颤抖地更加厉害了双腿死死夹住苏如剑。“兄台,对不住了。。。”苏如剑耳边传来左则明的喃喃话语,温柔中带着羞涩,羞涩里带着愧疚,愧疚中还带着一丝小小的调皮。苏如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自己的背部传来一阵温。似乎有一股流从自己的背部流淌向自己的菊花瓣间。

    “我明白咯。。。”咬牙切齿的苏如剑恨不得把这个残废的人从这里扔下去,甩他个生活不能自理。“舒服多了现在。。。”左则明叹了一口气轻声道。这个时候的苏如剑脑中全部是把他用什么多大的力气,什么角度扔出去,需要扔出怎样的姿势,才可以加艺术分。

    那个老头子在苏如剑不时的张望下,终于结束了查房,然后沿着楼梯下去了。苏如剑听见他的咳嗽声音远了才敢慢慢移向窗户,这个时候的苏如剑感觉自己的手都有点麻了,他心里恨死那个该死的老头儿了。深深地望了一眼楼下。苏如剑感觉渐渐冰凉的后背,喃喃道:“你自己走。”然后独自丢下一脸尴尬地左则明,上三楼去了。左则明摸了一下自己的裤子道:“还好你娃娃没有把我扔下去。。。”苏如剑看着扶着墙进来的左则明道:“上铺下铺自己选,我不提供被子,因为我自己也不够,夏天的草席还有一卷,在这样的季节虽然比较凉快,但是你不会介意的,我知道。你应该不会直接睡在铺满灰尘的木板上吧。我先睡了。”说完脱下自己的衣服,挂在了边,他在想明天是不是会有一股尿sāo味。没有换洗衣服可怜的他,真是无比可怜。

    左则明在旁边的草席上面,怎么也睡不着,裤子是湿的,又没有被子。他把视线移向苏如剑,看见那也不是很厚的被子,心想,总比没有好是吧,于是无耻地脱去衣服钻了进去。这个时候的他才发现原来苏如剑还是给他留了一点空间的,让他感动非常,只是在听见苏如剑说的梦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下体明显颤抖了一下。“拿刀子来,切了。。。切了。。。切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行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