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非节能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山道烟云 书名:天行途
    学校的起铃声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听了半学期的苏如剑耳朵早就起了厚厚的茧子。青chūn的孩子,青chūn的男孩子,大清早顶着让无数中老年男人羡慕的小帐篷冲进了厕所。安奈了好一会儿,洪水才得以宣泄,年轻的小伙子安抚着自己的兄弟,“你啊,什么时候才可以杀上战场,奋勇直前啊,杀地敌将血染乌江啊!”一切洗漱完毕,苏如剑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似乎捡到一块奇怪的石头,晚上回来的时候因为没有光线,他也就没有看。现在突然想去马上来了兴趣。找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在枕头下面,难怪昨天晚上做梦睡在冰冷的戈壁。这是一块全翠绿的石头。苏如剑一看,心中不由咯噔一下,随后狂喜。这不是一块玉石嘛,这么大一块,那得多少钱啊。这是一块直径真的有30厘米的近乎圆形的玉石,只有在玉石的一些地方现在任然有细小的石头镶嵌的在里面。只需要打磨一番,这块石头就可以卖个好价钱。看见这块石头,苏如剑就仿佛看见了芋儿鸡,麻辣兔,肥肠渣。。。他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放进了自己的柜子,锁了起来。他要去看看这样大的一个玉石大概要卖多少钱。学校白天出去时相当麻烦的,请假,是不可能的事,没有家长的电话。就算有了电话,周扒皮和家长聊个半天,最后还是不会同意。好吧,想来想去也只有逃课的办法了。下午最后两节课是体育课,好吧,就这个时候了。“苏如剑!”他刚走出教室,就听见有人叫他。这一瞬间,苏如剑突然不敢回头了,这个声音太熟悉。那个安慰自己,那个不讨厌自己的女孩。那个在自己饿的时候给自己一个面包的女孩。自己想和她打电话却没有手机,没有她电话号码的女生。他低下头,突然好想又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向前走。但是这几天对这个女孩子的思念,在他的脸庞渐渐变好的时候,是这么的强烈。以至于他想马上转抱住这个女孩子,然后一个大大的突袭。

    “难道我的脸真的那么难看吗?每次你都不愿回头看我!”徐灵的声音已经开始再次变调。那是控制自己不哭泣的一个调调,那是控制不住的一个破音,那是穿向苏如剑心脏的箭羽声。“没有,你很漂亮,只是我。。。”苏如剑本来想说出一个那个理由,但是很快就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伤害她了。她为自己做的那些种种事,还不够吗?她是那样喜欢你,你作为个男子汉怎么可以无视这一切。而且,你的心不是在她那里吗!

    “可以请我吃一个饭吗?”苏如剑无耻地说出了这一个约会的请求,这一个自己一辈子第一次约会的理由,居然。。。在周围同学异样的目光中,苏如剑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脑壳。受到的无数女生的鄙视,无数男生的嘲笑。徐灵在听了这样的话语之后,马上破涕为笑,激动地和苏如剑抱在了一起。

    这一下迅速引来了无数同学的围观,像是看马戏,看猴子一样。苏如剑的名字在这个学校是一个辟邪的象征,而徐灵这个一个可的女生居然一直追苏如剑,这一直是学校同学议论的话题。更加无语的是,这个一个丑到辟邪的人物居然一次又一次地成为宿舍男生女生议论的话题。然后他们的话题重心一直瞄向苏如剑的胯下。这真是一个邪恶的话题啊。更加让无数男生慕嫉妒恨的是,今天这个时候他似乎是默认徐灵成为他女朋友了。旁边的男生马上酸溜溜地对旁边的人说:“看来是厌倦了逗虫虫的生活啦。好都让狗太阳了。心灰意冷啊,天理难容啊,万恶的月老啊,你怎么不去死啊!”

    “怎么回事,嗯哼,光天化rì之下,男男女女,搂搂抱抱,成和体统。。。”然后看了看,这位年纪上了六五十的老师总觉得这个男生眼熟,然后拿出老花镜。仔细一看,然后就拿出教科书,“这个雍正到底是怎么死的啊。。。这真是令人费解的问题。。。”“老师啊,你刚才上的数学课,你怎么问历史问题啊。”旁边有男生嬉笑道。“这个嘛。老师我备课呢,反正这就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那个头发零星的男老师叹息着进了办公室。

    这个时候的苏如剑早就脸红到了耳朵,迅速向楼下走去。没走几步就发现有一只冰凉的小手钻进了自己的手心。苏如剑感受到这小的小手,不不舍得放开。“吃什么?”徐灵问道。“随便。。。”“不可以说随便的,这样的男人不可靠。”徐灵崛起自己的小嘴,看的苏如剑心里一怔酥痒难耐。“你最喜欢吃的。。。”苏如剑笑道。“那我们去吃香辣兔,芋儿鸡,肥肠渣。。。”此话一出,苏如剑的口水都来了。耷拉着口水道:“我没有任何意见,全部同意。。。”徐灵一副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表。苏如剑这个时候才想起这学校哪里有这些菜,不望向徐灵,双目中满是疑问。“这个你就不用关心了,我自有办法出去,你就放心好了。等下你就放心吃好了!保证让你吃个饱。”苏如剑满意地点了点头。

    过那个天桥地时候,徐灵的话语突然开始哽咽起来。“到现在为止,我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样,我这些rì子的等待和付出都不是没有回报,你知道吗,那天我在这里摔倒就是故意的,当时我看见了你眼里的那份关心,我就知道,你对我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你个傻瓜,你这又是何苦呢。”苏如剑拍了拍她的香肩,眼里满是怜。徐灵拉住苏如剑,手一点点地靠经苏如剑的头发,“其实你真的不用那么介意你的脸,你有一颗真诚的,善良的心,我看得见。”在她的手快要掠到苏如剑头发的时候,却被苏如剑的右手抓住了。“让我看看,我又不是没有见过,那只是一张皮而已。”徐灵轻轻地话语在苏如剑的心里回响。

    是啊,这么多年了,你的脸为什么总是在人们眼前遮挡,难道你连面对别人的勇气都没用吗?这样的你还算什么男子汉,你连这样的一小步都跨不开,你以后还怎样剔短头发。这样的念头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苏如剑的脑海,他的手缓缓地放了下来。徐灵的玉指也一点点撩开他的头发。“啊。。。”一声尖叫在天桥上想起,吓倒鸳鸯无数,惊起鸟雀一群。“这可怜的孩子,胆子居然可以大道去看批发鬼的脸,活该被吓。”这样的言论在这一声尖叫之后出现在周围。

    “都叫你不要看了你还看。”苏如剑顿时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面,感觉自己的全都是冰凉。他知道徐灵还是很在意自己的脸的,自己。。。

    “你的脸怎么好了。。。”这个时候传来了徐灵无法置信的声音。苏如剑这个时候才如梦刚醒。苏如剑才想起,自己似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在镜子里面看过自己了,发现玉露丸真的有效之后就一直没有看过镜子。他很想看看自己到底什么样了,但是发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只好拉着徐灵就走。

    “苏如剑。”快要到大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了他们两个人之间,这个神经大条的人居然没有发现苏如剑还抓着一个女孩子的小手。苏如剑赶紧趁他没发现之前放开了手道:“左明。。。对不起,左则明,怎么?你也出去!”“是的,这个可的妹妹是谁啊?你这长相,我猜也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左则明在苏如剑的面前还是很放得开地,一般况下,这个家伙都是躲在教室图书馆和篮球场边。为人不善交流。

    “我妹妹,她请我吃饭,你也应该没吃呢吧,和我们一起吧。”苏如剑的话刚说完,徐灵的脸sè就变了。但是两个大男人,说得正起劲,哪还会去看徐灵的脸sè啊。

    本来是苏如剑人生的第一次约会,却出现了一个非节能灯,还是瓦数贼大的那种,冬天都可以取暖呢!————————————————————————————————大家就给点推荐吧~~~~墙角的烟云泪光莹然,尾巴那是摇得哗哗作响,虎虎生风~~~~~

重要声明:小说《天行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