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巧遇日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山道烟云 书名:天行途
    这里的路没有其他地方的干净,没有其他地方的整洁。他除了烂泥就是脚印,什么样的鞋印都有,却独独少了富人的。田边的橘子树上还有没人采摘的橘子,它们在风里摇摆,似乎在说他们不值钱的命运。其实这些长得丑陋,个头小,买不了几个铜钱的橘子,才是这个田间最甜蜜的。不用担心离开母亲的怀抱,不用担心远离家乡,当它们老去的时候,还是停泊在母亲的港湾。

    穷人的孩子眼里,什么东西都是好吃的。穷人的孩子眼里,什么都是贵重的。穷人的孩子眼里,什么东西都是应该珍惜的。他们的东西太多了,得到的事物太少了,所以,有时候只是一点点的事物都可以使他们开心。他们有着向上的jīng神,有着追求高品质生活的恒心。不会像富有的人一样失去生活的目标,即使花再多的钱也找不到那些单纯的快乐。

    他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没有一点值钱的东西。她是一个富家的千金,在她的生活中,她不缺少任何物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成长,在这样的对比之下,总会有着不一样的想法。如果那天汽车没有爆胎,如果那次他没有跳下去救他,如果他见死不救。那么也许就没有她对她的不舍弃,那些关怀,那些坚持,总是会出现在他伤心寂寞的时候,很少会有她不知道的哭泣之处。

    看着不断倒退的风景,苏如剑的心中感慨万千。自己终于可以告别那丑陋的面容,自己终于可以在白天的时候把自己的长发散开,甚至剪掉。对,他要剪掉这该死的长发,他要让别人看看,没有长发的自己,让他们知道自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批发鬼。“大妈,你还没有买票!”“啥子啊,刚才我不是把钱老跟你了啊,你眼睛哈咯嗖!”此时,售票员和一位近五十的妇女在到底有没有买票的问题。这实际上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那个妇女只是想逃票而已。苏如剑看见这一切,突然觉得自己即使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批发鬼了,但是还是那个没有钱的孤儿,自己又可以那什么去和她比较,你拿什么去给她幸福!想到这个问题,苏如剑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外面的风景,不再去理会周围的事

    当自己的鼻子再次闻到黄果兰的味道的时候,才缓缓睁开眼睛,拿起自己的包裹,挤出了这辆几yù散架的小巴士。

    脚下的马路全是烂泥浆,路边的行人不时咒骂那些把泥浆溅shè到他们上的摩托车。空气中,淡淡的湿气中带着些许冰凉。远处传来了杀猪的声音,它们撕心裂肺,不住挣扎,直到声音变得沙哑,消失!有的人家门前已经挂好了香肠腊,似乎已经做好了迎接新的一年的准备。脚步一点点的近了,可是心却感觉更加冷了,冷到颤抖,颤抖到麻木,麻木到不知道距离还有多远,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站在的什么地方。

    山上的麦苗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长出来一大截,绿油油的。旁边的土地里,油菜已经开始茁壮成长。带到那个chūn暖花开的时节,那绿黄交错的场景,那是多么美丽的一幅场景,相信无数的人们会在这样的景之中迷醉。闻着油菜花的味道,听着蜜蜂的飞舞,野兔跳动的影,原来chūn天还没有到来啊。那就快快到来吧,在这不是很冷的冬天里,心的温度却比空气的温度还要低。到了chūn天,也许,万物复苏,心也会开始复苏。

    “大爷,我寒假决定去打工挣点学费。”饭桌上还是那几个常见的菜肴,苏如剑吃完饭这样说着。大爷掏出兜里的香烟,在桌子上面弹了弹,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不紧不慢道:“你自己安排吧,反正你也不小了,也应该有能力去挣你的书费了。”说完也就不再说话了。苏如剑默默地收拾着碗筷然后到灶屋去洗。堂屋里传来了大娘不满的声音,“看看,翅膀硬了吧,我当初就对你说过,不要不要。。。”

    饭后,苏如剑一如以前一样拿着电筒,都到苏家的老宅子。门口一如继往残破而寂寥。门上的锁有着点点红锈。这把锁,锁住的不是门,而是苏如剑内心的记忆,回来的时候,打开回想一番,他要回忆以前的美好,让自己的内心充满正能量。

    随着苍老的开门苏如剑打开大门。才开门,苏如剑就是一怔,以为院子里里面,此时正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此人不是那个着破烂袈裟的老和尚又是谁人。苏如剑心中欢喜,三步换做一步就是来到那和尚的面前。他想跪下之际,刚一弯就是被一股柔和且抗拒不了的力量扶了起来。

    那rì苏如剑吃了那玉露丸之后感觉不饿了,于是就把那东西当作食量。到了吃中饭或者晚饭的时候,倒出一颗,然后就囫囵吞下。他这般吃了一个多星期就是感觉右脸痒痒的,他在镜子里面一看,居然发现那伤疤居然有渐渐淡化的痕迹。苏如剑摸着镜子上面的自己,淘淘大哭。二十天之后,那一瓶玉露丸已经用完了。现在见到这个和尚,他更加高兴的。还是那和尚手中是不是有还有那玉露丸。他还准备给他的好朋友左则明。在学校里面,他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朋友,现在自己能够帮助朋友,苏如剑自然是不遗余力。

    “大师,小子现在相信你了。不知道你找小子有什么事?”苏如剑见行礼不行,于是问道。那和尚呵呵一笑,道:“前些rì子老衲有点私事耽误了时间,让小辈你多等了吧。”苏如剑赶紧说没有。那和尚捋了捋胡须,道:“你也不用拘泥,早年我答应了你爷爷会来帮助你,前几年你的心xìng还没有达到我的要求,在加上天时未到,修行乃是逆天而行,这些事我也不用和你多说,rì后你自己也会明了,而且你的命运与别人就有所不同,我能够指点你的夜没有多少。再过一段时间,会有你一段造化,这造化还需要我助你一把。”

    那和尚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类似罗盘的东西道:“届时,你拿着这件东西,它自然会指引你寻找到你命运中的转折。这是命数,老衲无法改变。”苏如剑挠了挠头,道:“小子不知道什么是命数,我只是想知道你要是不给我这东西会怎么样?”那和尚看向别处道:“命运之属,非我等低微道法之人可以揣度。相比你已经遇到了那个人了吧!”

    苏如剑不解道:“什么人?”和尚道:“你只是心中不确定而已,他会是你以后时光里最好的兄弟,你只需要知道这点就好了。这里是一瓶玉露丸,你且拿去给他。”那和尚说完就是形飘渺,人已然是出现在了大门口。苏如剑赶紧拿着那个罗盘一样的东西问道:“这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老和尚道:“他可以帮你寻找到有灵气的东西,这件法宝魂力不是很多了,一定要少用。”说完人已然是消失不见,只剩下苏如剑呆呆站在那里,一手一个罗盘,一手一个玻璃瓶子。

    苏如剑无奈,在院子里面转了一圈,锁了门向着山下走去。到了山脚的时候,见到三四个黑衣人向着苏如剑这边过来。苏如剑当时就觉得这几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于是转就是躲到了青石后面。

    那几人站在山下站立了一会儿,嘴里似乎在交流着什么。苏如剑细细一听,心中惊骇。这些人说的居然是rì木族语言。他心中惊讶,这些rì木人到这里来做什么,而且还是黑衣蒙面的,难不成要做什么坏事。苏如剑有心想窥探一下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但是又一想自己低微的实力,估计不是那三人的一合之将。

    苏如剑想了想,正要走的时候脚下不知道怎么会踩到一根朽木,只听见咔哒一声,在这个安静的晚上是那么刺耳。

    不出意外,那几个人马上把目光移向了这个位置,没有什么废话就是向这个方位扔过来几个黑影,在风中发出滴滴的声音。苏如剑心中暗骂,这几个rì木族的人心狠手辣,连一点的解释都不给自己。脚下一弹,离开了脚下的晦气地方。那几个黑影打在在苏如剑原先的地方叮叮作响,几个火花一闪而逝。又是几个火花出现在了苏如剑的脚下,苏如剑心道好险,再不迟疑,脚下真气一灌注,便是一步四米消失在了山下,那几个黑影见到这么快的速度,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遇到这山间的妖jīng鬼怪。

    其中的一个带头的一阵话语吩咐,手一挥,几个人再次向山上奔跑而去。“妈油,看来不是神马好人。”在发现了那几个rì木族的人没有跟来的之后,苏如剑还是奔跑了一段路,才在小竹林里面停了下来。脚下一软,躺在了地上,感觉自己的腿都不见了。向四周望了望,“鬼娘,老子跑到啥子地方来了啊。”苏如剑喘息着道,刚才急之下,那当真是逢崖跳崖,现在就是他自己都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不又骂了一句,然后向着有光的地方看去。感觉似乎那远处山的轮廓有点熟悉。

    休息了一会儿,苏如剑感觉自己的脚越来越酸,知道得先找到回家的路,要是现在不继续走的话,估计再休息一下,他就不想走了。反正有一点他还是知道的,他刚才没有经过自己大爷的家。

    石川的夜,黑得吓人,一般人,在没有电筒的况下要是在深山老林里面行走的话,准的迷失方向。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和路灯的世界,你即使把你的手指放在自己的面前,你也看不见。这一点也不夸张。算了算自己刚在跑来的地方,苏如剑向来时的地方小心行走着。他害怕万一那几个rì木族的人追来,自己估计要被给活剥了,越想越是害怕,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动静,都会把苏如剑吓出一冷汗。幸好苏如剑修炼还算刻苦,眼睛的视觉已经超出常人,还不至于在这样黑暗的夜里跌跌撞撞,没过多久他就看见了远处的几户人家,还有那再远处的白雾中的大山黑影。苏如剑不愕然,没想到自己在一会儿时间居然跑出了大概七里远。

重要声明:小说《天行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