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仇恨种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山道烟云 书名:天行途
    望着那窗外得雾气,苏看见了无尽朦胧,想起那和尚说的玉露丸,他还真希望那药是真的。只是,他一看见那写着六味地黄丸的瓶子怎么也不认为那是什么圣药。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右脸,看着这个空旷的宿舍。六个人的间,却只有他一个人住。还好男生的宿舍本来就多,要不然他指不定要受多少人的气呢。

    原本也有几个学生被安排到他这个宿舍的,但是没几天就受不了这种半夜做噩梦,睡觉睡不着的滋味,都要求换宿舍。之后这个宿舍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只是几天的时间他在学校,就得了一个“半兽苏”之名。苏如剑也懒得和他们计较,毕竟他除了可以用那脸吓唬一下骂他的人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让他们不不骂他的实力。

    又是一rì过去了,苏洗漱完毕之后突然感觉自己得胃部一阵疼痛。这时才想起,自己似乎有一天半没有吃东西了。摸了摸自己口袋里面唯一的两块钱。苏决定,还是先去买一个包子吧。不然老是这样的话,自己非饿死不可。捂着自己的肚子,他喝了几大口自来水,暂时先抵一抵锣鼓喧天的空城。然后跑到学校得围墙边,向买包子的要一个青菜包子。

    等待之中,苏就不停地吞口水了。在旁边地一个伙计看了他一眼。嘴里刚想说:“你个饿死鬼。。。”但是一看是这个家伙,马上闪到一边,心想,还是不说地好,要是被他盯上地话,估计晚上要睡不着的了。

    排了好一会儿队才轮到苏如剑。在老板叹气声中,拿到一个最大一点地包子。然后迅速离开了。在食堂地一个角落。他坐了下来。看着那个包子,他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一口就要咬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苏如剑是吧,怎么,就吃这个啊。”苏似乎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自己在哪里听过呢?他突然脑袋嗡地一下,站起来就要走。却是眼前一道黑影划来。只觉口一闷,巨大的力道使得苏如剑倒在了地上,他感觉呼吸困难,想站起来,一时也做不到。旁边还有吃饭的,见了这样地动静迅速闪到一边。

    “苏如剑,我可算是找到你了。还好,你在这个学校还是有点名声的,要不然,我还要再找几天呢。”苏如剑刚要站起来,又是一脚踢来,本来就没有什么力气的苏如剑在这一脚之下迅速蜷成一团。这一脚正中他胃部。一天半没有吃饭地他,只觉得自己地胃部钻心地疼。即使他蜷成一团,也无法减少半分的疼痛。眼角的余光看去,此人不是那个被他在小树林假山后面坏了好事的背刺又是谁。

    “今天你给我磕三个头,再说爹爹,我错了,叫三声。我就暂且放你今天一次。”背刺冷着脸,咬牙切齿地道。这几天背刺一想起那“卡镗”的瞬间,就是感觉呼吸不畅,中有说不完的怒火。

    此时的苏如剑哪还有力气说话,只知道蜷成一团,捂住自己的肚子,一言不啃。背刺见了,不怒上加怒。抬起自己的脚又是踢向他的肚子,这一击下去,苏如剑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一下子没有了。然后喉咙感觉想吐,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这一下连背刺都吓了一跳。这苏如剑吐出来的不是食物,而是鲜血。自己的一脚下去是有数的,应该是不会见血的啊。难道自己的脚力也变大了?

    苏如剑的视线开始模糊,迷迷糊糊间只听见一声怒喝:“你们这群王八羔子。。。”,接着传来一个瓷盆摔地的声音。后面的他就没听清了,然后就没了知觉。他只知道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肚子。

    亦真亦幻的世界里,他看着那些嘲笑的目光,那些厌恶的眼神,还有那些恶毒的话语。。。“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凭什么就可以在我的背后说我的不是,你们就这么喜欢嘲笑挖苦别人的丑吗?我也是人,我不是兽。我不要你们叫我‘半兽苏’。”苏如剑低声呢喃,恍惚之间,他似乎又看见了他敬的爷爷。

    “剑儿,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平,如果你都去在意的话,那我们该会有多么的疲惫。你看,那山上的花花草草,有的是大家的焦点,有的只是某些花朵的衬托。世界上的美丽都是相对的,没有对比,哪里来的美丽。没有叶子的花,没有云朵的天空,没有羽毛的鸟儿,他们还会美丽吗?是我们大家都忽略了这一切。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爷爷,虽然我还是不太明白,但是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想我以后会明白的。”

    迷迷糊糊间,他又看见了那乌云密布雷蛇窜动。红sè,那鲜艳的红sè。他死死地攥紧拳头。就是这红sè的东西,毁了我最后的父亲。他对着他们吼道:“你们有种来啊,连我一起劈死啊,大家都说我们做了坏事,神降天谴,你们来啊。”乌云中,一道红sè闪电似乎无法忍受这样的挑衅,飞窜而来。苏只觉得轰隆隆的声音在耳边想起,然后脑袋剧痛无比。猛地起,才发现自己在学校的医务室。“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黄sè的脸孔有红sè的污泥。黑sè的眼珠有白sè的恐惧,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的玩具,亲的孩子你为何哭泣。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地叹息,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亲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苏如剑慢慢地哼着那首大佑的歌曲,一行泪水不滑落而下。每每他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一股莫名的悲凉无法控制地在他心里涌起。每每唱及此处,他都会想起自己总是记不起模样的母亲。他狠狠地在自己的脑袋上砸了一下。抹去眼中的泪水。跌跌撞撞向教室走去。(歌曲出自罗大佑的亚细亚的孤儿)

    第二rì,他走在开满桂花的校园中。就在他自己入神的时候。前面一个黑影挡住了他的去路。接着只觉得小腹又是一痛,加上昨天没有好的伤。瞬间倒在了地上。子弯成一个虾仁状。他不用抬头就知道是那个对自己看了他男女之欢一直不爽的背刺。他算是明白了,这家伙是和自己耗上了。他心中一中叫做怨毒东西逐渐发酵,形成了愤怒和仇恨。

    “怎么样,你个披发鬼,整天就知道在学校里面瞎转悠,我和你说过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还敢在我的面前转悠。”话完了又要在他的肚子一脚。那一瞬间苏如剑感觉自己的右手一股暖流一过。就是用手把背刺的那一脚挡了下来。背刺感觉他似乎是踢在了钢板上面一般,下意识就真气灌注右脚。只听“咔咔”两声,他的手臂只觉得一阵钻心疼,完全没了感觉,似乎断了一样。

    “背刺,滚开。。。”就在背刺为苏如剑挡下了自己的那一腿而恼怒时,只听一铜铃般的呼传来。

    “你没事吧。。。”苏如剑只闻一阵香风扑来,然后一个鹅黄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面。正是那天在cāo场见到的女生。苏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他就像一个做贼心虚的人一样,迅速把她的手甩开。然后扶住了旁边的桂花树。

    “我当又是谁来给这个家伙撑腰呢,原来是我们的徐大小姐啊。想当出头鸟啊。。。你还不够格。闪开!”背刺一把把她推了开去。徐灵一个女生哪里有她的力气大,加上不防之下,一下子倒在地上。旁边几个一起的女生赶紧过去扶徐灵起来。然后就要骂背刺,却是被徐灵拦了下来。

    “说,你要怎样才能了结了这件事。”苏如剑咳嗽了好一阵,感觉好像血咳出来了,又咽了下去。

    “了结,好吧,你今天当着大家的面,从我的老弟下面钻多去,然后叫一声‘爹爹饶了我’我就饶了你。我也懒得见到你就打,免得脏了哥的手。”

    苏如剑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跪了下来,趴在地上。背刺见了把自己的右腿搭在了旁边的树上。

    苏如剑缓缓爬到背刺的胯下,咬牙切齿道:“爹爹饶了我。”当第一句话喊出来的时候,周围围观的学生一阵大笑。而徐灵在听见这几句话之后,再也不想看下去了。右手一擦泪水,飞奔着跑了。

    “你始终不会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的,你是富家大小姐,我是没了爹娘的穷小子。这些都不算什么,没有钱我可以去挣,但是我这张脸,你可以接受,我自己也无法接受啊。”“可是我喜欢你。。。”

    “喜欢!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你那只是报恩而已。我不可能给你幸福的,在你的世界里面,我不可能驻足,谢谢你!徐小姐。。。”“这就是你的理由,我作为一个女孩子都不在乎,你还在乎什么?你一个大男人。。。你怎么可以这样。。。我都这样了。。。你。。。”

    当苏从背刺的胯下钻过去的时候,背刺嘴巴右一上扬,邪邪地一笑,抬起右脚,一脚劈下。苏如剑只觉得自己的背部咔哒一声,趴在了地上,他连最后一丝的力气似乎都失去了,眼睛中的世界充满了血丝。

    “废物,过裆狗,既然你这样的知道错误,我就放过你以前的错,记得,以后不要到处看,不然,小心连小命也没了。”话毕,和一干狐朋狗友离去。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苏如剑才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跌跌撞撞地走着。有路过的同学,都对他敬而远之。

    他没有去校医室,而是回到了宿舍。宿舍门口的老伯看苏如剑这个样子,知道多半是被学校里面的人打了。他也知道苏如剑这个人的。知道这是一个穷小子。虽然很想关心一下。但是苏如剑那种拒人与千里之外样子,让他这个糟老头止住了步伐。也只好当做没看见,放他进去了。————————————————————————————————哎!厂里来了一批外贸的东西,四十几万个,一个月要做完,这段时间估计没有多少时间来写作了。悲剧啊~~~~

重要声明:小说《天行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