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打坐服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山道烟云 书名:天行途
    “怎么样,你感觉你现在的体有什么变化没有?”她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对自己露出关心的表。也许她关心的并不是自己的体,而是关心她自己的未来。左则明感觉在那种似乎是来自深海的毒素开始在自己的胃里面翻腾。他感觉自己的肚子越来越疼了,比起以前的任何一次还要疼痛。“咣。”碗摔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啊。。。”左则明感觉似乎自己的肚子里面有一条虫一般。那种在自己肚子里面啃噬的感觉是那么强烈。

    “出去。。。”左则明在痛苦之中吼出这样的话语。她看见他滑落的泪水,没有任何的表,很淡然地离开了这个房间。她只要看见他服下自己配制的药物就可以了,反正在他的房间里面有摄像头,一般在服食新药的时候,他们会通过摄像头查看。平常的时候,他们不会限制左则明的zì yóu。

    “啊。。。”左则明大吼一声,拳头猛地在地板上挥出一拳,地板砖在这一拳下化为了碎片。他感觉那一条虫子似乎变成了成千上万的小虫子,开始爬向自己体的任何角落。他不断地捏着自己的拳头,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的痛痒减轻一点。“咝。。。”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他虽然控制着,但是还会忍不住撕裂了自己衣服。一寸一寸,直到那一块块均匀的肌出现在空气里。一点点的,他感觉那股痛痒向自己的脸上蔓延,他上的青筋鼓得老大,似乎是无数的青虫爬满全。瘦弱的躯上面全是被自己抓烂的伤疤,伤疤的下面是鼓起的血管。

    他的手一点点向自己的上靠近,他知道,抓挠会让自己的体舒服非常,那种痛并痒着的感觉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那种全模糊的感觉,他不要再过了。这几天的他已经感觉自己有伤疤的地方开始痒痒的,有些伤疤比较小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完好的肌肤,不光如此,而且变得非常光洁。这样的肌肤只有自己很小的时候才有过的,他感觉是那么美好。也许再没有多久,自己就可以变得好看了,再也不是以前的“月球表面”了。他发誓自己为了徐灵,再也不要抓挠自己的肌肤。

    他强行按捺自己想抓挠的心,双腿一个盘膝,双手一个大周天比划,压气丹田,忍耐全的痒痛。居然是在这个时候打坐起来。

    “老公,你看,他似乎是在调息!”在闭路电视前的她对旁边正在调试试剂的男人道。男人放下手中的活计,来到电视剧边上。看了半天之后,他撑起下巴道:“他是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你没有对他说我们家的功法吧!”“怎么可能,我只对明硕教过,但是以明硕的xìng格应该不会告诉他的吧,而且刚才的那个坐五朝元的起势似乎不是我们内功心法的起势。”女子喃喃道。男子听了只是沉吟并没有说话。过了大约五分钟他道:“你有没有感觉他最近的皮肤的变化?”女子听了道:“你也有这样的感觉,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难倒是药物的原因,但是按照以前的记载,似乎每一个继承祸世不死体的人都会因为痛痒把自己的皮肤抓烂。。。”“这个我知道,难倒他还服食了其他的药物不成!”女子怀疑道。“等下他好了,你抽一点他的血液。我要看看,研究一下,顺便知道他的进展问题。”“嗯。晓得!”

    男子又看了许久,发现再没有什么发现之后又回到了自己的试剂前面,忙了一会儿他突然道:“要是这次他过去的话,是不是就差最后两种药了。”女子从电视剧上移开自己的视线,翻开自己记录到:“二十七蛛毒,三十六爬虫毒,加上先前的五十四沙地毒,现在的七十二海毒,就差八十一矿毒和一百零八植物毒了。”“都还差近一百的药物没有找到啊。。。”他叹了一口气,又道:“你让左明硕那边加紧锻炼自己的灵魂,不要把jīng力放在女人上面了,如果顺利的话,还有大概一年的时间,他就要接受这具祸世不死体了。另外,让他和悲家的那小子保持好关系,到时候我们还需要他们家的祭坛呢。”女子点了点头,视线继续转到了电视机上面。

    渐渐地,左则明感觉自己的体似乎再也感受不到那股痛痒的感觉了,他突然发现在自己闭上眼睛漆黑的世界里面,一下出现了一个个闪烁着光亮的光点,他们在自己的边游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看到的就是苏如剑所说的灵气,他的心里一些涌出狂喜。哈哈,自己终于可以追上苏如剑了。但是高兴的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高兴地还为时过早了,自己似乎还不知道怎么去吸纳那些灵气。他刚才试了一下,发现简单的呼吸更本就无法吸纳他们,哪怕是一颗。意识到这点的他突然觉得苏如剑好讨厌,为什么当时不告诉自己吸纳的方法。感受到再无法吸纳那些灵气,左则明也就乖乖地继续吐纳打坐,稳定自己的心境。要是被苏如剑知道的话一定会笑死。一般人打坐就是为了等待出现灵气的时候把他们引入自己的体里面,把他们在自己的丹田消化。一开始一般人打坐都是为了静下心感受灵气的存在,没想到左则明第一次好不容易进入这样的意境还不知道怎样吸纳。简直是浪费啊。。。

    就在左则明静静打坐,再一次进入那种可以看见灵气的意境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体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一下从那种意境中退了出来。

    他感觉自己的体变得很僵硬,似乎体的皮肤变得比以前厚了一般。但是这样的感觉只是出现了一瞬间,他又觉得恢复了正常,只是这个时候的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体变得格外有力气。

    就在他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挥动自己的拳头的时候,房间的们“咔嗤”打开了。是她的母亲,此刻的她看起来是这么温柔,这么和蔼。这样的场景,只有在每次服完新的药物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画面。她拿着一个托盘。里面有毛巾,针筒,记录本等东西。她首先递给左则明毛巾道:“这次,你似乎不是很需要这个东西,怎么,难道这次的药物没有以前的霸道吗?”母亲这样问道,他的研究直勾勾的盯着左则明。

    左则明感觉到了母亲的怀疑目光,于是他把早就准备好的理由说了出来:“前些rì子,我难受的时候在河边遇到了一个道士,他看我很痛苦,就给了我一些简单的指点。”她的眼光越发犀利:“是不是打坐,吐纳的技巧。方便告诉妈妈吗?”左则明心里冷笑,然而面生还是装作没有任何表。于是把苏如剑告诉他的前面一些简单的打坐吐纳之道说了出来。“那个道士就告诉你这些吗?有没有告诉你其他的东西,或者给你什么东西之类的?”母亲拿起托盘里面的针筒和酒jīng球在他手臂上擦拭了一下问道。左则明眼里望着那举起又放下的针尖,他心里真的很想骂出来,你可不可先抽完血,不要拿着针筒晃来晃去。。。

    就在他以为就要扎下去的时候,预料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睁开眼睛一看,他母亲正左手拿着针筒,眼睛却看着左则明被酒jīng球擦拭过的地方。左则明现在的眼里只有那个此刻正对着自己小弟弟的针筒。千万要拿稳啊,这要是掉下来的话,弟弟可是要哭泣的。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左手手臂上传来痒痒的感觉。这一看去,心下马上升起一种不妙。自己似乎没说过自己服用了其他可以帮助自己治好皮肤的药物。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刚才母亲的问话,马上道:“那个道士给了我一瓶说是可以去疤的丹药,收了我100块。。。”左则明说这些话的时候十分镇定,似乎说的就是事实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天行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