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苏家老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山道烟云 书名:天行途
    “大爷,我回来了。”苏如剑看着门口扛着锄头正要回家的大爷。大爷点了点头,眉宇间的沧桑越发浓密。苏如剑心中长叹,随同大爷走进了屋子。

    苏如剑的父亲苏英豪在那次火灾之中死去之后,苏如剑的边就只剩下大爷这个还算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

    大爷无儿无女,现在已经将近五十岁的人了。苏如剑失去父亲之后,大爷在大娘的强烈反对之下,答应把苏如剑抚养chéng rén。虽然苏如剑对大娘很是不喜欢,但是对于这个平时候唯唯诺诺的大爷,能够在那个时候收留下他还是很感激地。

    在神王庙,大家都暗地里面给了大爷一个外号,叫做“青山傻帽”。意思是说他的头上有一定绿sè的帽子。按照大家的推断,估计这帽子怕是不止一顶。就是当年的老爷子苏丹青对于这个大儿子也是没个好脸sè。被人戴了这么多,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还可以和那个说话尖酸刻薄的女人一起生活。不得不说,这小老头真能忍。

    对于这种事,苏如剑一次从老宅子回来的时候,还在青石后面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既然苏如剑都是看见了,就更加不要说别的人了。大爷有这样的一顶大帽子,苏如剑心中也是为他感到难过。可是苏如剑也是没有办法。他在这个家里面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

    回到家之后,大爷还要淘米做饭,烧火炒菜。苏如剑自然是要帮大爷打下手的。两人都是不说话的主,时不时说上两句话,还是叫苏如剑加把火什么的,或是苏如剑问火大了没有,是不是合适。等到时间差不多了的时候,大娘就提着一件打了两年多的毛衣回家了。苏如剑只是叫了声大娘,就帮忙端菜盛饭。

    饭桌上,自然是没有什么过多的语言,苏如剑只管吃自己的饭。大爷拿出他的小酒杯满满倒上一杯,慢慢小口小口喝着。

    大爷是一个妻管严,家里面所有的事都是大娘说了算。哪怕是今天晚上睡觉让不让大爷同,谁上面,谁下面,这些事都是大娘说的算。大娘在苏如剑看来就是一个大嘴瓜子,什么都喜欢说。隔壁的鸡死了她都要念叨几遍才算完,人家死鸡也就是了,还说人家活该,说他家做缺德事多了。神王庙就地瓜那么大一个地方,芝麻绿豆点大的事,她都要传个十里八乡的。好在大家对于她那寒酸恶毒的嘴巴畏惧非常。很多话只有背地里说,当着她的面还是不敢说的。

    “大爷大娘你们慢慢吃,我吃饱了!”苏如剑很快就是吃完,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大娘撇了撇嘴道:“真是越看越像他母亲那个狐狸jīng了!”苏如剑脚步顿了顿,咬了咬牙,心中叹息一声,就当什么也没有听见。他只是想:狗在叫,我不可能也学他吃屎。大爷看了大娘一眼,一口把酒喝完,自己盛饭去了。

    苏如剑住的地方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好地方。在院子外面猪圈旁边的那个茅屋里面。当初住在大爷家里大娘就很是不愿意,所以想住里面的房间,那就是一空话。说都不用说的事。这茅草还是大爷和苏如剑两个人一起搭建的呢。苏如剑实际上也蛮喜欢这个小屋子的。除了半夜隔壁的猪撒尿哗哗作响,时不时把苏如剑惊醒,以为是下雨了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不好的地方。相比而言夏天蚊子多,冬天钻冷风,暴雨天下小雨,这些都是小事而已。

    屋子里面还是和离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一个老旧的桌子,一张破烂竹榻。除了这些,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苏如剑在桌子上拍了拍,打开书包,把作业拿出来,随便涂涂画画,就算是交差了。

    对于那些换来换去还是那个样子的题目,苏如剑是一点兴趣都是没有。苏如剑从小记忆力就超出常人,小的时候,他就跑进爷爷的房间看西游,阅封神,读水浒,论三国。他看过的东西他几乎可以倒背如流。他七岁的时候就是学完了所有初中的知识。十岁的时候就是学完了所有高中的知识,现在,快十六岁的他已经学完了大学所有的知识。只有语言科目他学得比较慢,毕竟学语言知识没有人教你你发音也是不行的。

    原本初中读完,大娘就不想苏如剑上高中了。但是苏如剑考都考上了石川一中,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大娘可不想神王庙的人都说她对自己的侄儿刻薄。但是这高中读完之后,苏如剑怎么说也满十八岁了,那个时候,苏如剑估计就要被大娘强行赶出家门了。那个时候,苏如剑已经算得上是成年人了,可以自力更生了。出去打工也有人要了。这点事苏如剑还是脑袋里面早就是想到了的。

    做完作业,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钟了。苏如剑拿出电筒,向着苏家的老宅子走去。

    是时九月,虽然白天炎,但是晚上已经凉快了很多。老宅子在半山腰上,途中要经过一片翠竹林子。黑夜之中,风吹地竹林哗哗作响。进了林子,竹子与竹子之间相互摩擦,发出“咯咯”的声音。那声音听着像是骨头被咀嚼的声音,再加上那竹林之中特有的**味道,竹林里面那几个坟墩子,更加是给那yīn森增加了不少sè彩。

    老宅子的大门锁着,门口不远处,一块小石碑上面写着泰山石敢当。这块石碑那个时候苏如剑经常在上面撒尿。要是被爷爷逮到的,就是一顿臭骂。他说那石碑是不可以乱动的,撒尿淋坏了话,全家都是要出事。小时候的苏如剑哪里管这些。爷爷不让做,他偏就偷偷跑到那里尿尿。有时候,他就是憋着也要憋到那里去。久而久之,那个石碑散发着一股特殊的味道。神王庙的狗啊猫啊,闻到这味儿就绕道。仿佛这里就是苏如剑的地盘一样。

    苏如剑掏出口袋里面的钥匙,打开大门。“嘎吱。。。”大门发出苍老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天行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