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搞掂庞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庞统搓着手,等待着张嶷拿酒上来。张嶷在外面听到后,很快就提着两个小酒坛出现。

    庞统傻眼了,指着那两个小坛,对刘禅道:“这就是你要还的债?”随后又如有所思,点点头,明白过来了,以刘禅一个小(屁pì)孩一下子拿出四十坛挂花香也太难为他了。

    庞统明白后,又对刘禅道:“唔,慢慢还也行。记住哦,这两坛只能算一坛挂花香,算起来,你还欠老夫三十九坛。”然后嘀咕着,“亏了,一坛挂花香比这两坛还要多呢。”不过庞统觉得自己大人应该有大量,就不和刘禅这个小臭(屁pì)计较那么多了。

    刘禅不说话,从张嶷手里结果一坛酒,酒坛里装着的是从申屠子那儿要来的三坛火神殇之中的一坛,因为原本装着的坛子太大,小孩子一个人拿着辛苦,只好分为两个小坛子装,反正很快就会被人喝光的,也不用担心密封的问题了。

    刘禅脸sè臭臭,庞统一番话让他太伤心了,好心拿酒来还债,居然还有那么多要求。刘禅没好气地把手上的酒塞到庞统手里,道:“就这么一坛,咱们两清了。”

    “什么?”庞统眼睛都快凸出来了,听到刘禅这样说,他真想用唾沫星子喷死刘禅算了。明明说好欠下四十坛酒的,结果才过这么一点时间,就缩水成这样。

    庞统怒了,指着手中的酒道:“你就想靠这么一点酒来还债?你当里面装着的是金子?告诉你,刘阿斗,就算里面装着的是仙酿,老夫也不稀罕,老夫只要挂花香,四十坛。”

    刘禅用白痴的眼光看着庞统,道:“夫子,你真的不要?”

    庞统怒道:“废话,当然不要。”

    庞统这话一出,旁边的小鬼头眼睛亮了,最先开口的是马秋,他咽着口水,赌庞统道:“夫子,你不要就给我吧。”

    赵广也是很兴奋地点头赞同道:“夫子,对付阿斗哥哥就不要和他讲条件,这点酒不能还债,给我吧。”

    其余几个小鬼头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刘禅怒了,你们这帮小鬼居然还不吸取教训?还想着喝酒?刘禅不是不让他们喝酒,只不过他们年纪太小了现在喝酒真是有害无益。

    刘禅还没有出手教训小鬼头们,庞统已经先动手了,熟练地敲着小鬼头们的脑袋,庞统骂道:“谁(允yǔn)许你们喝酒了。年纪小小,滚一边去。”

    教训完小鬼们后,庞统把yin森森的目光移向刘禅,脸sè狰狞地道:“刘阿斗,你要怎么办呢?”

    刘禅现在可不怕庞统,叹了口气,对庞统道:“夫子,你不如先喝一口试试?”

    刘禅的平静让庞统十分疑惑,平时应该怕的要死才对,今天怎么那么镇定呢?想了想,也不怕刘禅搞什么诡计,拍开封口,道:“好,老夫就喝一喝,看你搞什么鬼......”

    然而庞统的话没有说完,他把半截话卡在喉咙里了,一股比平时喝过的酒更加浓烈的醇香飘进他的鼻子,庞统的眼睛一亮,也顾不上以前发过誓,在刘禅面前喝东西一定要看清楚才喝。捧起酒坛,直接喝了起来。

    酒一入口,一股辛辣夹杂着甘甜的气息瞬间冲进了喉咙,似冰火交织,让庞统忍不住大叫一声好。一口入口,庞统没有忍得住,咕咕地连喝几口,顷刻之间就已经喝了一大半,酒坛里的酒所剩无几。

    庞统意犹未尽地停下,这酒比以前喝过的酒好喝,但后劲也犀利,饶是庞统酒量过人,也有点朦胧的感觉。不自觉地把手上的酒坛抱紧一点,庞统双眼盯上了张嶷手上的那坛酒。

    庞统((舔tiǎn)tiǎn)((舔tiǎn)tiǎn)嘴唇,对张嶷道:“小子,把酒拿过来。”

    刘禅从张嶷手里接过酒坛,刘禅举着酒坛对庞统道:“夫子,想要吗?”那声音如大灰狼一般。

    庞统一看是刘禅,马上把(身shēn)子直起来,斜着眼睛,装着不屑一顾地道:“切,这么一坛小酒就想收买老夫?太小看老夫了,这样吧,今天事(情qíng)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把那坛酒给我的话。”

    刘禅冷笑两声,道:“夫子,你当我是笨蛋?你知道你这么一坛酒要多少钱吗?”

    庞统冷笑道:“能有多少?一两金子?”

    刘禅道:“十倍。”其实两坛酒合起来才是十两金子,但是刘禅可不打算对庞统说实话。刘禅继续道,“怎么样,已经喝了差不多十两金子了,远超过四十坛挂花香了。”

    庞统怒道:“我呸,你说慌的本事是谁教你的?就这么一点能值那么多?”

    刘禅反问道:“那夫子你觉得值不值?”

    庞统语塞了,虽然觉得是值,但是庞统绝对不会认输的,道:“哼,这酒是你自己找来的,什么价格当然是随便你说了。敢不敢带老夫去找酿这酒的人。”

    刘禅笑了,他当然知道庞统的小心思,摇头道:“夫子,不瞒你说,这种酒世上还剩三坛,如你所见,你快喝完了一坛,现在还剩两坛,你说值还是不值呢?”

    庞统不信,道:“你当老夫会受骗吗?”如果真的如刘禅所说的那样,那这酒还真的不止值这么一点钱。

    刘禅道:“那人现在是我的手下,你觉得我会说谎吗?”

    “游侠?”

    刘禅点点头,道:“他和我说过了,短时间很难酿出这种酒来,跟他要来两坛,只留下一坛给他,我都不好意思了。要不是为了夫子你,我都不好意思这样做。”

    “真的?”

    “不信,我可以让他来和你对质。”

    庞统被刘禅这样说都觉得自己不好意思了,沉吟了一会儿道:“既然这样,算了,这一坛酒就算五坛桂花香......”被刘禅的目光盯着庞统自己也虚了,改口道,“十坛,不能再多了。”

    刘禅哼了一声,道:“夫子,你打的好主意,你好意思?”

    庞统脸红了一下,但看了一下手里已经所剩不多的酒,强硬地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夫子我已经让了好大步,你还想怎么样?”为了美酒,庞统决定要做一个坏老师。

    刘禅也懒得和庞统废话,举着手里的酒对庞统道:“我再把这一坛酒给你,两清,做不做?”

    庞统心里纠结起来了,虽然这样做,自己没有吃亏,但是想想还是不甘啊,所以庞统试着谈判道:“给我,ri后你那人酿出这酒的时候,再给多我一坛这样的酒,两清。”喝了这样的酒,庞统都不想喝其它的酒了。

    刘禅直接拒绝道:“没门。四十坛挂花香是吧,我拿这酒去卖掉,肯定够钱买来四十坛桂花香给你的。”说完,扭头就走。

    好吧,庞统没有多做考虑,直接拉住刘禅,脸上挤出笑容对刘禅道:“阿斗啊,夫子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学生,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qíng)的,对吧?”

    刘禅哼哼道:“不,我是一个坏学生,夫子要惩罚我。”见到庞统开始服软,刘禅越发不客气起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呢。

    庞统笑呵呵地道:“不会,不会,怎么会呢。”其实心里恨得要死了,这个刘阿斗,以后有机会肯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才行。

    刘禅看到庞统皮笑(肉ròu)不笑,知道庞统一定十分生气,心里一个哆嗦,擦,差点又糊涂了。别看现在庞统人畜无害,一副温柔的样子,心眼可小着呢,估计现在让他不舒服,ri后他就会让自己不舒服了。

    刘禅想起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就是让庞统这样子骗了,刘禅打了个冷颤,心里对自己暗道,算了,不要太过得寸进尺,见好就收吧。

    想到这,刘禅赶紧露出笑容,道:“夫子,这样吧,我手上这坛酒给你,两清怎么样?”刘禅决定做点让步,别让庞统记仇才行。

    庞统心有不甘,但是又不想放弃刘禅手上的那坛酒,正踌躇的时候,刘禅又道:“夫子,我说两清,是之前抄书的那件事。ri后我有好酒,肯定会孝敬你的,怎么样?”

    庞统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连忙点头道:“好,这样才好嘛。”早该这样说嘛,害得老夫在这里和你废话这么多。

    刘禅把就递给庞统,道:“说定了?”

    庞统接过酒道:“废话,说定了,不过记住,然后记得孝敬老夫,知道吗?”美酒已经到手,庞统也就不打算和刘禅客气了。

    “知道了!”刘禅心里不满地嘀咕着,诽谤庞统变脸如此之快,不过脸上却不敢露出任何不满之sè。

    这时,书院外的吕达带着一个人进来。

    这个人刘禅见过,是伍达的朋友,在工会里面帮助伍达钱江他们的忙。刘禅皱起眉头,难道有什么事?

    那个人一见到刘禅,就急着道:“少爷,会长他们有急事要找你。”

    刘禅点点头,道:“什么事?”想了一下,又道:“算了,去到那里再说吧。”反正今天已经没有什么事(情qíng)了,就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伍达他们居然派人来找自己。

    告别了庞统,刘禅带着小鬼头们离去。

    庞统站在原地喝了一口酒,看着刘禅他们的背影,喃喃道:“来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