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算是成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刘禅不知道他已经被他的老子和几位师傅算计了,他现在不停地咧着嘴,开心得不得了,因为申屠子终于点头考虑要答应了他的条件,为他酿酒。虽然是考虑,但是在刘禅看来,已经答应了,只要办好事(情qíng)。在回去的路上,刘禅整个人傻笑着,连马车的颠簸都感觉不到,他这副样子害得坐着前面的张嶷频频回头,担心他会不会就此傻掉了。

    相比刘禅,外面跟着的申屠子则满腹不开心,本来申屠子打算把孟子的那句话“贫((贱jiàn)jiàn)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坚持到底,那怕刘禅用高官厚禄,武力威迫他,他都不会答应为刘禅做事的,留给后世一个传说什么的。但是想不到刘禅把他的侄子给抬出来,轻轻说一句话:“想让你的侄子摆脱现在的(身shēn)份吗?”

    就是这一句话,把申屠子给击溃了,申屠子现在年纪大了,说一句不好听的话,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嗝(屁pì),他现在唯一牵挂的就是他的侄子,这个不是他的儿子却胜似亲生儿子的人,是他唯一的牵挂。

    申屠子明白自己年轻闯((荡dàng)dàng)江湖,结下不少仇家,他还在世的时候,能保侄子,但当他离开人世后,他不敢担保他的侄子会遇到什么事(情qíng),他的仇家会不会报复,这一切他都不知道,这是他心中的一块疙瘩,是困扰他很久的一件事(情qíng)。

    现在听到刘禅可以保护他侄子,能给他侄子一个新的(身shēn)份,脱离游侠这个(身shēn)份,申屠子动摇了。当然,申屠子不会凭着刘禅的几句话就能彻底相信刘禅。他提出,要先把他侄子救出来再说,这是一切的先决条件,救不出他的侄子,那怕刘禅说得天花乱坠都无济于事。

    申屠子骑在他自己的马上,跟着刘禅一行人赶回成都,现在他的脑海很乱,一边在思量着刘禅他们的(身shēn)份,刘禅还没有透露他的(身shēn)份给申屠子知道。另一边则是考虑要是他答应刘禅后,对他,对他侄子是福是祸,未来该如何应对。越想就越觉得混乱,理不出一个思绪来。

    突然刘禅从车窗探出小脑袋,对低着头沉思的申屠子叫唤道:“老伯,老伯......”

    听到刘禅叫自己,申屠子客气地拱拱手,对李肃道:“小少爷,有事吗?”申屠子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刘禅,只得叫他小少爷。

    刘禅摆摆手,道:“把那个小字去掉吧,叫我少爷就好了。”把(身shēn)子挪了挪,感觉马车没有那么颠簸后,又道:“老伯,还没有和你说我们的(身shēn)份呢。”刘禅觉得把自己这边的(身shēn)份告诉申屠子,让申屠子明白刘禅他并不是说的好听而已,而是有能力做得到。

    刘禅指了指不远处的关平,对申屠子道:“老伯,他叫关平,听说过这个名字么?”关平正骑着马和张星彩亲昵地说这话,他们两人已经是从小就订下了婚约,就差个黄道吉(日rì)了。

    申屠子吃了一惊,关平的名字他当然听过,那是蜀国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跟着关羽镇守荆州,闯下了一片不小的威名。申屠子没有见过关平,只是听过他的名字。现在听到刘禅说关平就在他眼前,如何令他不吃惊?

    申屠子也顾不上刘禅了,驾驭着马跑近关平,对关平拱手道:“你就是关平?关羽将军的儿子?”

    关平和张星彩的卿卿我我被人打断,当然不开心,闷声道:“没错,有什么事?”

    听到关平这样说,申屠子露出激动的神色,道:“真的是小将军,关羽将军可好?”

    张星彩气鼓鼓地盯着申屠子,道:“喂,你想干嘛?你认识我二叔?”

    “二叔?”

    刘禅的声音从马车处传来:“她是张飞的儿女。”刘禅鄙视申屠子,一听到二叔的名字就(屁pì)颠(屁pì)颠跑去拍马(屁pì)了,同时不(禁jìn)在心里怀疑,这个申屠子是不是一个势利小人?

    原本以为申屠子也会对张星彩(热rè)(情qíng)的,但申屠子听说后,也只是对张星彩拱拱手,并没有过多(热rè)(情qíng),道:“没错,老朽认识关将军,不过关将军他不认识我。”

    关平疑惑了,问道:“什么意思?你说我父亲见过你?”

    申屠子露出苦笑,道:“老朽被关将军救过一命。当然关将军也许早就忘记了,或者根本不放在心上,但是老朽一直铭记在心。”申屠子不(禁jìn)想起那次危险的(情qíng)形,要不是关羽路过出手搭救了一下,申屠子早就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也正是因为那次,申屠子才萌生退意,退隐江湖。

    听到申屠子这样说,关平脸色好看不少,道:“我父亲没有说过,也许他真的没有放在心上吧。”举手之劳,对关羽这样的人来说,根本没有必要记在心上。

    申屠子道:“老朽明白,像关将军这样的人,是不会在意这种的小事,但对老朽来说这是一件只得我毕生铭记感激的事(情qíng)。老朽没有机会向关将军说声谢谢,所以只能向小将军你说一声谢谢了。”说完,对关平郑重地行了一礼,以示感激之意。申屠子没有怀疑关平的(身shēn)份,无论关平从行为举止,还是本(身shēn)的实力来说,都让申屠子找不出疑点来。而且在蜀国地头上,也没有人敢乱来冒充官府的人。

    “怎么样,老伯?还要考虑吗?”刘禅趴在窗口对申屠子说道。刘禅很高兴,看来申屠子并不是一个势利小人,相反还是一个重(情qíng)义的人,而且现在有了这么一层关系,看来以后可以放心用了,不用害怕他出工不出力呢。

    申屠子道:“既然是关小将军有要求,老朽当然会尽力,不过老朽那侄子......”

    刘禅道:“不是关平哥哥的要求,是我的要求。放心好了,你的侄子我当然会救出来的。”

    申屠子点点头没有说话,在心里好奇刘禅的(身shēn)份,似乎刘禅的(身shēn)份是众人里最高的,难道是关将军的小儿子吗?申屠子在心里暗暗猜测着刘禅的(身shēn)份。

    就这样,刘禅坐着颠簸的马车在下午的时候回到了成都城里,一落地,刘禅就带着侍卫和关平张星彩分别,张苞和关兴两个人也跟着回去了,这两个小鬼头在回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开始的那份兴奋,经过马车的颠簸,早就精神不振,昏昏yù睡了。刘禅也懒得叫他们两个跟着,他带着申屠子和侍卫直接去找孙乾要人。

    要人很简单,刘禅找到孙乾,把要求一说,孙乾什么也没有问,冲着刘禅喊他叔叔的份上,直接让人带着刘禅去提人。

    不过在提人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刘禅他们在牢房里找到何亮,何亮(身shēn)上已经伤痕累累,一看就知道受过严刑拷打。

    申屠子看到何亮那惨状的时候,差点就发飙,幸好刘禅制止他,让他平静下来。孙乾派来的那个小吏信誓旦旦告诉刘禅,并没有对何亮进行过任何惩罚。因为何亮所犯的事(情qíng)只不过是与人斗殴,这样的小事(情qíng),即使何亮是游侠(身shēn)份,惩罚会有,但绝不会拷打成这样。把牢头找来,才了解事(情qíng)的前因后果。

    牢头是守在外面,还没有知道刘禅他们和何亮的关系,被叫进来询问原因,牢头便吹嘘起来。这事(情qíng)是牢头他干的,原来他被人收买,要好好教训一下何亮,只要不死人就行了。

    牢头对刘禅吹嘘道:“公子,不瞒你说,这里的人都是罪有应得,小人教训他们,还是帮被他们害过的人出气呢。如果公子看谁不顺,尽管开口,小人保证让他后悔得罪公子。”他看得出刘禅是这一行人里的头,虽然不明白刘禅来这里的原因,但是拍马(屁pì)是错不了的。

    刘禅没有说话,牢头还要说话的时候,被旁边的申屠子一巴掌拍飞,装在牢门上,晕了过去。

    刘禅懒得理会牢头这样的人渣,对那个小吏道:“这样的人你知道该怎么和我孙叔叔说了吧?”

    小吏额头不停地冒汗,对着刘禅点头哈腰道:“是是,小人明白,小人知道......”

    “好了,把门打开吧,我要提走这个人。”

    小吏没有多废话,开门让申屠子把何亮抱走。

    刘禅把申屠子和何亮安排到他自己的游侠工会休息先,等过几天再说。

    在刘禅想离开的时候,申屠子拦住刘禅,道:“少爷,我想求你一件事。”

    刘禅惊讶道:“说吧!”

    申屠子道:“我想让你的人帮忙找出是谁要对亮儿下手的人?”申屠子脸上杀气腾腾,何亮被人打成这样,他要找出幕后黑手。

    刘禅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道:“不用找了,肯定是游侠公会的人。”刘禅其实也不知道是谁,但是他就是要把这盘脏水泼到游侠工会(身shēn)上。

    申屠子愕然问道:“为什么?”

    刘禅想了一下,继续撒谎道:“我手下的人告诉我的。”

    申屠子没有怀疑,他已经知道刘禅的(身shēn)份,对刘禅的话没有怀疑。申屠子杀气腾腾地道:“好,我去找他们......”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