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小鬼头们表示想打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少爷!”门外有人在敲门。

    在房间里的王谦放下手里的书,揉揉眼睛,然后道:“进来吧。”

    进来的是是他家的下人,也是他的跟班侍卫,王全。

    王谦问道:“有什么事?”

    王全对王谦行礼后,道:“少爷,城东的事又失败了。”

    王谦脸sè沉了下来道:“又失败了?你不是说金老三是那里实力最强的,能和取代萧子臣的那伙人拼得两败俱伤的吗?怎么会失败?”王谦的语气带着丝丝愤怒,但他没有爆发出来,而是努力压制着。

    王全额头冒汗,连忙解释道:“我也没有想到取代萧子臣的那伙人实力居然这么强,据逃回的人道,那伙人的实力很强,一开始金老三就被俘虏了,所以......而且金老三根本不肯和我们合作,我们也没有办法派人去帮他。”

    王谦听完后,皱着眉头,用手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着,咚咚响,过了一会儿后,才问道:“查到了那伙人的来历吗?宫泽被俘虏,金老三也被俘,这不是普通的小混混能做到的。”

    王全摇摇头,道:“还没有查出来,只知道他们是为首的是一群小孩,带头的也是个小孩,据目测,没有超过十岁。小孩子不需要担心,担心的是他们所带的手下......”

    王谦咬牙道:“不需要担心?就是这些连nǎi都没有戒的小孩子,把我的计划给破坏了。查,赶紧给我去查,一定要查出来。只要知道他们是谁,我就有办法对付他们,那怕是太子我也有办法。”

    王全连连点头,道:“是,我会督促手下的人去查,一定要查出来。”王全明白,少爷会这样说,表明他内心已经十分愤怒了。

    看到王谦点点头后,王全才继续说道:“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城东那一带,已经没有比较大的团伙了......”

    王谦摇头道:“算了,既然城西不行,那就换其他地方,城北好了,暂时不要和城东那伙人发生冲突,等rì后再和他们算账。这次不必偷偷摸摸了,干脆光明正大支持一个团伙,把头领变成我们的人,敢不服的,你知道改怎么做了吧?”

    王全道:“知道了,少爷,那我现在就去办。”

    王谦挥挥手,让王全下去。

    房门关上后,王谦重新拿起书看起来,同时发出一声冷哼道:“小孩子?这可不是玩过家家的游戏!”

    这天下完课后,刘禅百般无聊地出了课堂。

    “阿斗!”庞统还没有离开,看到刘禅出来后,瞪了他一眼,喝道:“别忘了,时间不多了。”

    刘禅点头哈腰,拍膛保证道:“是,是,夫子放心。”

    庞统满意地点点头,双手背在后面,悠悠然地离开。

    多大的事啊,用得着隔几天就提醒一次么?怕我会赖账么?就算你借一百个胆子给我,我都不敢赖你的账。刘禅看着庞统的背影叹了口气,早知道刚来的时候就该先装孙子,把一切都了解后才装大爷就好了。只可惜自己脑子秀逗了,一听自己是太子,就牛哄哄起来了,一下子就得罪了两位夫子。刘禅心里那个后悔啊,没法说。

    自从得罪徐庶后,每次上课,徐庶都紧紧盯着刘禅,只要刘禅稍有动作,马上来了十二分jīng神,只等刘禅出错,然后好下手狠狠地惩罚。毕竟刘备都交代过了,随便下手,不用客气,徐庶把这话当圣旨来用了。所以刘禅每次上徐庶的课都是认认真真,集中jīng神的,不敢有任何令徐庶误会的举动,就连想放也得憋着,直到下课。

    而庞统呢,在刘禅答应半年内会孝敬上桂花香后,庞统似乎忘记了刘禅得罪他的事,上课把刘禅当普通学生一样对待,甚至还有所宽容。上课偶尔讲讲话,打打瞌睡什么的,庞统当没有看到,即使刘禅犯了小错,庞统也没有太多计较,一切貌似都是看在桂花香的份上。但是刘禅不敢过于放肆啊,谁知道庞统是不是过河拆桥的那种人,谁知道他是不是小心眼,万一庞统把刘禅所做的事全部用小本本记住,等到桂花香全部到手后,庞统会不会翻脸,刘禅不敢保证。所以刘禅依然像对徐庶一样对待庞统,顶多就是放松一点点,顶多一点点而已,再多就不敢了。

    “阿斗哥哥!”耳边响起了小鬼头们的叫声。别看刘禅在徐庶庞统面前装的像孙子一样,但是在小鬼头面前,却是货真价实的老大。

    刘禅哼了一声,鼻孔朝天,道:“怎么了?有事吗?哥哥我可是很忙的,没空陪你们玩。”

    关兴露出笑脸,凑上来,道:“阿斗哥哥,听说你昨天和大姐头一起去看望大叔吗?”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刘禅就来火了,怒道:“你们还有脸提这个?昨天一下课你们一个个就不见踪影了,让我自已一个人和她......”突然刘禅jǐng觉地住了嘴,诸葛芸还没有走呢。

    刘禅朝课堂里看了一眼,发觉诸葛芸没有注意后,对小鬼头们喝道:“跟我来,不好好教训你们是不行的,关键时刻居然敢丢下大哥,可恶。”

    刘禅把几个小鬼头带到外面,狠狠地骂了一通,但是令刘禅感到奇怪的是,小鬼头们被骂了后,还笑呵呵的,一点都不在意。刘禅心里有了jǐng惕,问道:“你们有什么事?”看这些小鬼头,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有事要求他。

    没等小鬼头们说话,刘禅先出声道:“先说明,要借钱的没有。”

    赵广被推了出来,赵广笑道:“阿斗哥哥,听说昨天有架打,对吗?”

    刘禅明白了,抱着手哼哼道:“谁说的?”

    马志和魏虎举手同时道:“我姐姐说的。”

    刘禅道:“然后呢?你们今天又想跟着我去打架吗?”还真的是一群暴力分子,昨天以为没架好打,就一哄而散,今天一听说有架打,马上就凑了过来。

    赵广搓着手,真不知道这个动作是学谁的,赵广道:“阿斗哥哥,今天还有吗?”

    刘禅想也不想,直接道:“没了。”

    小鬼头们傻眼了,道:“为什么?”

    刘禅道:“没了就没了,没有为什么好说。”看着小鬼头们不信的神sè,刘禅道:“怎么?不信?”

    小鬼头们齐齐摇头,刘禅道:“不信也没有办法。不过就算有架打,我也不打算带你们去了。”

    “为什么?”小鬼头们又一次齐声问道。

    刘禅哼哼道:“你们好意思问为什么?知道前天我为什么要惩罚你们吗?”

    有人摇头,也有人回答,张苞道:“肯定是看着我们打得过瘾,阿斗哥哥你没得上,所以嫉妒,嗷......”

    刘禅敲着张苞的脑袋,怒道:“嫉妒?你觉得我需要嫉妒你们吗?”

    刘禅对小鬼头们道:“是因为你们前天没有听话,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告诉过你们?要听我的话,要我许你们上,你们才能上的,结果呢?没有一个听我的话,一窝蜂地冲了出去。知道不知道这是很危险的事,那么多人打群架,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受伤了,我怎么向你们的父母交待?要是让我父皇知道了,你觉得我会怎么样?”后面那句话才是重点,你们回去被怎么修理我不管,但是我怕被自己的老子给修理。

    赵广嘀咕着道:“这不是没有受伤吗?”

    刘禅怒喝道:“赵小广,闭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第一个冲出去的,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我要好好惩罚你才行。”

    赵广被吓得缩了头,不过还是再次低声嘀咕着:“不是已经惩罚过了吗?”

    刘禅的耳朵今天特别灵,赵广的嘀咕被他听到了,刘禅又道:“哼哼,你觉得那算是惩罚吗?”刘禅这话一出,所有的小鬼头纷纷脸sè一白,那什么样的惩罚才算是惩罚呢?

    刘禅露出的笑容,在小鬼头看来是那么的恐怖,刘禅笑着道:“怎么样?需要我惩罚你们吗?”

    今天是小鬼头们第三次做出整齐的动作了,齐齐摇头,表示不要。

    为了转移刘禅的注意力,赵广连忙出声道:“阿斗哥哥,今天还有架要打吗?带我们去好不好,我们保证一定会很听话的。”小鬼头们第四次做出整齐的动作了,齐齐点头。

    刘禅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他也无意再惩罚小鬼头们了,顺水推舟道:“没有。”

    看了一下小鬼头们都露出失望的表,刘禅道:“怎么样,没架好打,是不是准备要回去了,不跟我一起了?”

    张苞摇头,第一个出声道:“怎么会呢,阿斗哥哥去哪,我就跟着去那。”张苞没有想太多,回去肯定是被老妈抓去学习的,还不如跟着刘禅,说不定有机会打架呢。

    其他小鬼头的想法也一样,纷纷表示要跟着刘禅。他们都不笨,谁知道刘禅会不会说谎骗他们的,要是回去了,万一有架打,那他们岂不是后悔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