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又有人欺负上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刘禅一听又有人欺负上门,急得跳起来,他以为又是哪个不开眼的惹到了三位姑nǎinǎi,三位姑nǎinǎi刚刚离开不远,周围肯定还有不认识她们的小混混,只要小混混嘴巴一点的话,肯定会惹到那三位姑nǎinǎi。

    刘禅怒了,你大爷,我刚刚才安抚好三位姑nǎinǎi,当我容易吗?你们倒好,转眼又惹上了,老子不管了。刘禅怒道:“是谁不开眼,又惹了她们三个?”

    不等那个来报信的人说话,刘禅继续道:“你们惹的祸你们自己搞定,我是不会出头的了。”刘禅打算如果他们又是惹到那三位姑nǎinǎi的话,这次说什么也不出头了,马上回家,让他们独自去面对三位姑nǎinǎi吧。

    那个报信的小混混眨眨眼,不明白刘禅说什么,他道:“少爷,不是三位小姐欺负我们,是隔壁的金老三,他带人打上门来了。”

    刘禅一怔,问道:“金老三?谁啊?”不过听到小混混这样说,刘禅也放心下来了,只要不是惹到那几个姑nǎinǎi就行了,其他的就算你惹到我老子,我也可以找老妈来搞定。

    二苟道:“金老三?”二苟听了也感到很惊讶,他对报信的小混混问道:“你确定是金老三?不是别人?”

    报信的小混混肯定地道:“是金老三,我亲眼所见的。他带了一百多号人过来,把我们的兄弟都赶走,说这里是属于他的地方,叫我们滚出他的地盘。有些兄弟想反抗,都被修理了。”他脸上也有伤痕,估计也吃了不少苦头。

    二苟奇怪地道:“金老三为什么过来打我们?我们和金老三他们没有什么摩擦啊?”

    然后二苟对刘禅解释道:“金老三是隔壁的老大,他的实力比萧子臣还要强一些,而且他的地盘都是比较有钱的地方。”

    刘禅怒道:“想那么多干嘛?他敢上门就把他打得他妈都不认得,我们还没有去找他,他倒好,抢先一步欺负上门了。把他给揍了,然后把他的地盘也抢过来,让别人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刘禅很生气,刚刚被三位姑nǎinǎi教训了一顿,现在正是找不着地方发泄心中的怒火,现在有人送上门来了,刘禅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刘禅对报信的小混混道:“你,带路,我倒要看看,那个金老三到底是如何的嚣张,敢来抢我的地盘,活腻了。”

    等到刘禅带人找到金老三的时候,金老三已经把刘禅昨天枪来的地盘占了一大半,同时还招收了不少墙头草的小混混,浩浩的,人数已经过一百五十人了,而刘禅这边还不到一百人。

    刘禅和金老三在一条大街上相遇,这条街是贫民区最大的一条街,平时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是今天发觉事不对头,人流一下子就消失了。去隔壁街道的去隔壁,回家的回家,总之一哄而散,慌而不乱,看来也不是一两天遇到这样的况了。而有房子在街道旁边的马上回家紧紧关闭房门,胆子稍大的悄悄把窗户打开,一双双眼睛往外瞄,准备看好戏。

    金老三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头上的头发乱蓬蓬,像个鸡窝一个,双眼微闭,看人的时候总带着猜疑的,下巴长着不是很稠密的胡须,嘴角永远带着不怀好意的冷笑。

    他看见二苟带着人来,当然因为刘禅只是一个小孩子,所以被忽略了,金老三对二苟道:“二苟?”他并不认识二苟,甚至就连熊彪都不认识,熊彪他们之前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团体,根本不能和萧子臣金老三他们相比,金老三知道二苟的名字,是那些墙头草的小混混告诉他的。

    二苟看到刘禅没有说话,他站出来对金老三拱拱手道:“金老大,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今天带这么多人来是为何?”

    金老三嘿嘿笑道:“为何?当然是来收地盘的,要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啊,带这么多人过来。”

    二苟脸sè沉了下来,道:“收地盘?这里是我们老大的地盘,你说这话不合适吧?”

    金老三道:“嘿,你们老大的地盘?大言不惭,告诉你我和萧子臣是兄弟,现在他出事了,他的地盘当然是归我管。”

    老鼠在旁边怒道:“呸,胡说八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和萧子臣可是誓不两立的,和他是兄弟,笑话呢。”

    二苟也道:“金老大,这地盘是我们打下来的,按道理来说是我们的地盘了,请你带你的人退出我们的地盘。”

    金老三道:“要是我说不呢?”金老三说话很不客气,不过他也没有必要对二苟客气,而且那些墙头草的小混混告诉他,二苟还不是主事人,也只是个跑腿的。

    金老三继续道:“把你们的老大交出来吧,让你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出头,难道你们老大怕了,先行逃走了?不过这样也好,免得我费功夫。”

    “哼,就凭你那一点点人,我用得着逃跑?”二苟没有说话,反而一个童音响起。

    金老三一愣,仔细看了一会儿,才找到半人高的刘禅。

    金老三问刘禅道:“你是谁?”

    刘禅站到二苟前面,叉着腰对金老三道:“你不是说要他们的老大出来吗?我就是,我不但是他们的老大,还是你的爷爷。”然后没有理会被气红脸的金老三,刘禅教训二苟道:“为什么要和他这么客气说话,像这种孙子,不打是不肯听话的。记住,以后遇到这种孙子,先把他揍疼了,才和他说话。”

    二苟露出苦笑,少爷你说得轻松,你有侍卫撑腰当然不怕,但是我们没有啊,实力比不上对方,当然要好好说话。

    金老三被气坏了,他想不到刘禅的嘴巴居然会是这么毒,张口就是你爷爷,居然敢占他便宜,把他气得个半死,再听他教训二苟的话,更是差点让金老三的头发给烧了起来,他怒喝一声,道:“那来的混蛋小子,戒nǎi了没有,想死不成?居然敢这样说话。”

    刘禅呸道:“孙子,你还没戒nǎi啊?赶紧滚回去吃你的nǎi去,别惹火你爷爷我,小心你爷爷我把你揍得你妈都不认得。”对骂的话,刘禅还真不怕过谁。

    金老三被气得双眼喷火,指着刘禅对二苟道:“二苟,你管好你手下的嘴巴,惹火老子,小心别后悔。”他可不会相信刘禅的话,一个小臭居然是他们的老大,开玩笑呢。他以为刘禅也是一个小混混,在贫民区,不满十岁的孤儿有大把,金老三以为二苟人手不够,把这些小孩子都拉来凑数。

    二苟对金老三道:“他是我们的老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金老三一愣,满腔的怒火消失不见,不相信问道:“真的?”愣了一会儿后,才抱着肚子哈哈大笑道:“哈哈,你说什么?笑死我了,你们没人了吗?居然让一个与rǔ臭未干的小鬼来做老大,哈哈,笑死我了......”

    这次轮到刘禅怒火了,他最恨就是别人把他当小孩看了,刘禅怒道:“笑什么笑,孙子,就算老子年纪再小也是你爷爷,赶紧给我闭嘴。”

    刘禅越是生气,金老三就越开心,他笑嘿嘿地对刘禅道:“小鬼,你下面的毛长齐了没有?装大人?等你戒nǎi再说。”本来很生气的,但是看到刘禅居然是一个小孩子,金老三就没法生气了,反而觉得有趣。

    金老三没有生气,但是刘禅生气了,可恶啊,居然把他当小孩子看。看见金老三居然没有发怒了,反而对他笑呵呵,刘禅就觉得心中的怒火蹭蹭地冒出来。

    刘禅怒道:“金老三,你不但想来抢我地盘,居然还敢嘲笑我,识相的赶紧给我道歉,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金老三听了哈哈大笑,不单止他笑,就连金老三后的人也哈哈大笑起来。因为刘禅说这话,配合上他的动作,简直就像一个小孩子在撒一样,那样子让人看起来滑稽不已。

    车斌也忍不住要笑,他赶紧咬一下嘴唇,把笑容给憋回去,他对刘禅道:“少爷,要不要我叫人去把他给抓过来?”以车斌的实力,只要一出手,金老三就跑不掉的。

    但刘禅却摇摇头,道:“先等一下,可恶,等下我要让他好看。”虽然恨不得马上就把金老三给狠狠揍一顿来出气,不过刘禅却没有马上让车斌或者其他侍卫去把金老三给抓来,先继续让金老三得意得意,等下才会更加后悔。

    金老三道:“喂,小大人,你既然是他们的老大,不如跟我混怎么样?”

    刘禅愣了,居然有人想收他做手下?刘禅愣了一下,然后才问道:“你说什么?”

    金老三笑着道:“我是说,你来做我手下怎么样?我给你一个二老大做怎么样?我看你过瘾的,到时候我有什么不开心的,逗一逗你说不定我的心就好了。”

    刘禅这次可没有忍住了,说来说去,还是把他当小孩子看,把我当开心物?刘禅不能忍了。刘禅怒道:“车斌,去给我把他给抓过来,老子不好好教训教训他,老子就把名字给倒过来写。”

    刘禅一出声,在他旁边的侍卫马上有人窜了出去,朝着金老三扑去,是吕达。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