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报仇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把众人的绪都调动了起来,大家都同仇敌忾,纷纷要求要给敌人还以颜sè。留下两个人照顾受伤的熊彪和其他受伤的同伴,刘禅和小鬼头们在二苟和大力的带路下,要去找回场子。

    一路上,二苟和大力一人一句,让刘禅明白为什么熊彪他们会受伤而回。

    熊彪昨天按照刘禅的吩咐,虽然熊彪对刘禅这个便宜老大不服气,但是愿赌服输,刘禅的吩咐,他还是执行。熊彪把萧子臣带来的喽啰进行收编,品xìng不好的直接踢开,让他们回去,甚至还教训了几个恶名远扬的小喽喽,只留下一些熟悉和品xìng比较好的人来,大概有十来个,都是熟悉的街坊邻里,融入熊彪他们很轻易。

    收编完喽啰们,熊彪就带着他们前去萧子臣控制的地盘,准备接收,去的时候大家都十分轻松,因为萧子臣已经被打败了,甚至连他本人也落在受过他毒害的人们手中,死定的了。而熊彪作为打败萧子臣的人,来接收他的地盘是天经地义,没有人会反抗,也反抗不了,就连萧子臣带去的人都全军覆灭了,留守在家里的人还能如何抵挡呢。所以熊彪一伙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十分轻松,只要把萧子臣的大本营接收过来,就可以宣布萧子臣的地盘正式易手,归于熊彪掌控的了。

    熊彪他们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件轻松无比的事,但是事的发展偏偏和他们想象的相反。熊彪他们来到萧子臣的大本营,一座残旧古老的府邸,看起来有些年头,据说这间府邸原本是某一位富商的,在刘备入主成都时候,遭遇兵灾,全家遇害,后来的人们觉得这座房子不吉利,没有人敢住,一直空了下来,破旧成了这个样子,被萧子臣占领,当作自己的大本营。

    熊彪一伙人来到这里后,府邸前空无一人,安静得可怕,要是平时大家肯定觉得这是不正常的景,但是现在他们没有多想,觉得这很正常,一定是里面的人都跑光了。

    熊彪走在前头,率先走进门口,但是刚踏入门口,异变突生。

    一声爆喝:“打!”把刚刚踏入门口的熊彪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几根棍子就落在他上了。上传来的痛楚让熊彪明白自己遭到偷袭了,一声大喝,正要反抗的时候,一块半截的砖头出现在他的眼前,狠狠地与他的脑袋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挥舞砖头的人力度十分之大,速度十分快,连续两下就让熊彪头昏眼花,分不清南北了。

    在后面的二苟和大力见状不妙,和大家奋力把前面受到袭击的熊彪和几个兄弟抢救了出来,受到袭击的几个人都纷纷带伤,最严重的是熊彪,脑袋上面鲜血直流,整个人已经晕迷过去。

    而且同一时间两边街道杀出了无数埋伏,二苟和大力见状,迅速让人把受伤的兄弟抬着离开,他们两人亲自断后,幸好敌人没有趁机追赶,让二苟他们得以逃脱。

    大力一边愤愤地叫骂着敌人的卑鄙,一边把后背的伤口露出来给刘禅看,他和二苟亲自断后,受了不少的棍棒敲打,上青一处紫一处的,赵广好奇伸出手去按了按,把大力痛的叫起来。

    刘禅一锤子让赵广安分下来,对大力关心道:“你没事吧?要不要回去休息?报仇由我们来就可以了。”

    大力马上停止叫痛,拍着口道:“少爷,你别小看我,我挨打惯了,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不要我去报仇,那比要了我的命还要痛苦。我后面虽然痛,但是有仇报的话,马上会好的。”

    刘禅点点头,道:“好吧,我不拦你,不过等下你们都要小心点,免得再受伤了。”这话不单止对大力说,还有起二苟和其他的人。

    大力和二苟重重点了一下头,道:“少爷你放心吧,到时候是他们倒霉的,绝对不会是我们。”

    “老,老大,”一个小喽啰从外面冲进来,慌慌忙忙地叫喊着,“来,来了!”

    柴伦皱着眉头,对着手下不满地喝道:“慌张什么,什么来了?说清楚!”同时对前任老大萧子臣十分不屑,看看,这就是他留下的人,一点规矩都没有。

    柴伦是萧子臣的副手,萧子臣折在熊彪的手里后,有小喽啰逃了回来,听清楚事经过后,柴伦没有带剩下的人去救援萧子臣,而是第一时间去见了一个人,就是这个人扶持萧子臣的,萧子臣他们只不过是这个人放在前台的狗而已。

    柴伦见到这个人后,把事经过说了出来,当然其中许多经过他的润sè修改,大意就是萧子臣骄傲自大被人打败,不但令带去的兄弟受了伤,就连萧子臣他自己也折了进去,生死不明。

    柴伦这样做,目的就是为了夺权,眼下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机会,因为主人是不需要一条没用的狗了,而他则可以代替萧子臣成为一条好狗。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个人听了他的话后,根本没有在意萧子臣的死活,似乎对他来说这只是小事而已,直接点头让拆里接替萧子臣的位置,替他办事。同时柴伦还乘机向那个人要些高手来坐镇,那个人也同意,派了一个人跟在他边。

    柴伦正坐在大厅里,闭着眼,做着美梦,但是却被手下大呼小叫给吵醒了,心里十分恼火。喝住了失礼的手下,转过头去对旁边冷冷地坐着的一个中年男人抱歉道:“对不起,让宫泽先生见笑了,手下不懂礼貌。”

    坐在旁边的中年男人,名叫宫泽,是那个人派来的,平时摆着臭臭的脸孔,像谁欠了他钱一样,鼻子四十五度角,样子十分嚣张。不过柴伦没有在意,早就在昨晚请他去了一次青楼后,不但让宫泽对他的态度大为改善,还知道了宫泽的不少信息。比如宫泽本来是一个人级游侠,游侠相当于进阶版的混混,在柴伦他们这些混混看来是很厉害的,宫泽是因为犯了事,被迫投在那个人门下,不过并不受重用。不过宫泽本人却没有这个感觉,他十分自负,觉得自己是一个高高手,现在被派来当一个小混混的保镖,心十分不爽,不过去一次青楼后,心里的不爽总算减少了一些。

    宫泽刚才也是闭目养神,在脑海里回想昨晚的事,心里就不阵阵火,多久没有试过这样了。宫泽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样才能柴伦今天晚上再带他去爽多一次,结果让一个小喽啰冲进来大呼小叫的,把他给吓了一跳,宫泽表示大大的不爽。

    听到柴伦的道歉,因为今天晚上还想要柴伦带他去爽,所以宫泽强忍着心里的不爽,冷哼一声,不打算和喽啰一般见识。

    柴伦对小喽啰喝道:“慌张什么,出了什么事?”

    小喽啰道:“老大,熊彪他们找上门来了。”

    “熊彪?”柴伦眉头一皱,自言自语地道,“昨天不是说已经伤了重伤的吗?怎么还能找上门来?”虽然是自言自语,但是目光却是望向旁边的宫泽。

    宫泽冷哼一声,对柴伦怀疑的目光,表示十分愤怒,道:“我敢肯定昨天那两下,绝对能让他昏迷不醒的。”你大爷的,居然敢怀疑我?大爷我堂堂一个人级游侠,在江湖上好歹有一点名气,帮你们用砖头敲人,打闷棍已经丢大脸了,现在居然还敢怀疑我?怀疑我?怀疑我?妈的,今晚我要多叫三个,不,五个姑娘才行。

    看着宫泽咬牙切齿,柴伦吓了一跳,不能得罪这位大爷,连忙赔笑道:“没有,没有,我当然是相信宫泽先生的。”

    说完,站起来对着小喽啰一脚踹去,骂道:“报告也不看清楚,滚出去。”

    柴伦又对宫泽道:“呵呵,先生,不如我们出去看看吧,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宫泽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站起来。就得该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宫泽对自己前天那两下可是十分有信心的,别说一个毫无武力的混混,就是同等级的人来,也吃不消。当然要是那个混混真的什么事都没有的话,那么宫泽大爷不介意再给他来多几下,看他还能不能撑得住。

    柴伦和宫泽在一群小喽啰的簇拥着出到门口,而刘禅也带着人来到门口处。

    柴伦在人群中搜索了一下,没有发现熊彪的影,出声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昨天的丧家之犬,怎么?二苟,今天带这么多人来是想向我投降吗?”

    二苟用愤怒的目光盯着柴伦,不屑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道:“阿呸!柴伦,你少得意,今天就让你后悔昨天所做的事。”

    柴伦呵呵笑着,没有生气,道:“就凭你们这些丧家之犬?可以吗?赶紧滚,滚回去,告诉熊彪,叫他把地盘准备好,老子过几天过去接手,识相点的,老子还能让你们给我当条狗。”

    “哎呀,哎呀,好大的口气!”刘禅这时候出声了。

    柴伦一早就看到刘禅这些小鬼了,但是他没有理会,现在听到刘禅居然敢插嘴,怒道:“哪来的小鬼,滚!”

    “靠,骂我?车斌上,给我把他擒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