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逛街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rì子很快就过了,不知不觉刘禅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个多月了,半个多月来,刘禅每天天没亮就被张嶷从温暖的被窝里叫起来,睡眼朦胧地去上学。犹如前世的小学生一样,一边不愿去上课,一边诅骂着老师,拖拖拉拉地走向课堂。

    刘禅十分讨厌上课,因为他们学的刘禅都懂,毕竟前世所学的知识还是有的,到但刘禅不能说出来,因为他一说出来,首先夫子会收拾他,然后刘备也会收拾他。理由很简单,小小年纪就敢这样大言不惭,说谎话,不收拾你收拾谁?刘禅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刘禅不得不郁闷地和关兴张苞他们一起在摇头晃脑地读着之乎者也。

    上庞统的课,刘禅过得还好一点,自从许诺半年内会送庞统四十坛桂花酒后,庞统对刘禅的态度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顶多许刘禅在课堂上打打瞌睡,只要完成他布置的作业就行了。要是刘禅敢捣蛋其他什么的,庞统马上翻脸,威胁不马上送上桂花酒,就让刘禅好看。

    至于另一位夫子,徐庶。刘禅在他面前,犹如老鼠见到猫一般,根本不敢起什么心思。上课认认真真老老实实地听着,态度十分好,完全可以拿一个三好学生的奖状。刘禅在庞统的课上还敢打打瞌睡什么的,但在徐庶的课上,那怕借刘禅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做。

    因为自从刘禅那次在徐庶面前嚣张地秀自己是太子的份后,刘禅就发觉徐庶看着他的眼光就像和前世的老师想要揍学生的眼光完全一样。刘禅在前世早就吃够了这样苦头,对这样的目光早就熟悉无比,所以看到徐庶这样的目光口后,刘禅很识趣的装起了孙子。每次上徐庶的课,都是装出一副认真刻苦的样子,那怕徐庶每次都提问他,故意让他回答问题,不过幸好刘禅还能回答得出来,让徐庶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每次下课,刘禅总是能发现徐庶看着他的目光里充满了遗憾,让刘禅拍着口庆幸不已。

    “呼!”刘禅目送着充满遗憾的徐庶走出课堂后,不由长呼一口气,整个人像没了骨头一样,趴在桌子上。太辛苦了,上徐庶的课,不但要做的端端正正,还要集中jīng神来听徐庶的课,因为刘禅不知道徐庶会什么时候会叫他的名字,刘禅不敢让自己走神,万一走了神,回答不了徐庶的提问,那徐庶就有借口收拾自己了。刘禅敢肯定,每次徐庶叫他,他马上应答的时候,刘禅看得清清楚楚的,徐庶眼里依旧闪过遗憾之sè,不用想也知道徐庶是希望他走神的。

    刘禅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呻吟着,左一声“唉”,右一声“哎”,就像一个怨妇一样。

    “嘭!”突然一声巨响,刘禅感觉到自己趴的桌子似乎弹了起来,然后重重地落了下去。趴在桌子上的他可倒霉了,贴在桌上的左脸似乎被让狠狠地抽了一巴掌,疼得刘禅“嗷”的一声叫了起来。

    刘禅捂着脸抬起头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首先映入眼的是一张带着冷笑的脸,擦,刘禅一呆,忘记了还有这个姑nǎinǎi。

    刘禅十分不喜欢来上课,不单止课堂上的夫子对他虎视眈眈,从上课开始到下课结束走出课堂的那一段时间,睁大着眼睛全方位地盯着刘禅,等待着刘禅犯错,那怕犯个小小的错也好,只要犯错就有借口收拾刘禅。所以刘禅上课不得不认认真真,集中jīng神来听课,每次下课后,刘禅都觉得十分累,比围着皇宫跑十圈还要累的那种。

    本来下完课就可以放松休息休息的,但是刘禅不能,因为他还有一个强势的未来妻子,诸葛芸。诸葛芸一早就当自己已经嫁给了刘禅一样,学起她母亲管教父亲一样来管着刘禅。

    刚开始的时候,刘禅上完徐庶的课后,整个人都松了下来,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勾着张苞关兴的肩膀,准备出去好好玩玩下。

    诸葛芸出手了,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走上前,拦住刘禅,扬起手来,啪啪一连三下,把刘禅旁边的一张桌子拍成碎片。从那以后,关兴张苞再也不敢让刘禅搭他们的肩膀了,而刘禅在下完课后,不敢放松下来,一副低眉顺眼地跟着诸葛芸,完全听从诸葛芸的吩咐,诸葛芸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绝无二话。当然,以刘禅的xìng格,肯定会拉上关兴张苞几个小鬼头的,有罪大家一起受嘛。

    现在刘禅看到诸葛芸嘴角露出冷笑,脸sè一白,暗道,不好。平时一下课刘禅第一时间就凑到诸葛芸旁边,时间准得就像上班族打卡一样。可惜今天因为上课让徐庶连续提问找茬折磨得刘禅yù仙yù死的,一下课整个人就没了力气一样,完全忘记了这回事。

    诸葛芸心里气极了,母亲说过,男人要严加管教才能听话的,谁知道自己最近对刘禅温柔了不少后,今天居然反了,平时一下课就向自己报到的。今天居然敢趴在那里唉声叹气?

    诸葛芸脸上布满寒霜,冷笑地道:“哟,阿斗哥哥,貌似有什么烦心事吗?”

    刘禅心里暗暗叫苦,每当诸葛芸叫他阿斗哥哥的时候,就已经说明诸葛芸很生气,十分生气的了。刘禅惹谁生气也不敢惹诸葛芸生气啊,天知道诸葛芸会不会心血来cháo学着给桌子那样,给他来一下,刘禅敢肯定,以他那小小的子,挨了一下,绝对会四分五裂的。

    刘禅连忙赔笑道:“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有烦心事呢。”

    诸葛芸哼道:“那我听见你在唉声叹气的,都不把我说的放在心里了。”娘亲说过,男人不把你说的话放在心里,就说明这个男人不把你放在心里。诸葛芸语气酸酸的,继续道:“是不是没有把我放在心里?”

    刘禅听了,差点要崩溃了,妹妹哦,你才几岁啊,你懂这些吗?是啊,我是没有把你放心上啊。刘禅很想大声说出来,但是他不敢。所以刘禅不得不捂住良心,撒谎道:“你这是说什么傻话呢?”

    诸葛芸听完后,脸上马上yīn转晴天,这和父亲对娘亲说的差不多一个样子,娘亲听完后,都会高兴起来的,看来阿斗说的也是真的。于是诸葛芸露出笑容,学着她娘亲的口气,淡淡道:“是吗?我就信你一次。”

    原来她吃这一,刘禅眼前一亮,连忙拍起马来,什么你说的,我绝对听,你叫我向东,我就向西,啊,不,绝不向西;你叫我杀鸡,我绝不宰鸭,上刀山下火海绝不二话等等,一连串麻的马

    拍得不单止刘禅自己浑起鸡皮疙瘩,就连旁边的几个小鬼头也浑打冷颤。赵广双手抱着臂,道:“好冷啊。”

    张苞关兴心有戚戚焉地点点头,关兴道:“为什么阿斗哥哥拍马会这么厉害了?以前怎么没见过他拍马啊,每次都是让大姐头整治得死来活去的,这一次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张苞道:“你们看看大姐头那样子就知道为什么了,大姐头明显是一副很享受阿斗哥哥拍的马。”

    赵广问道:“你怎么知道大姐头很享受阿斗哥哥的马?可能是反感也不一定呢?”

    关兴也附和鄙视道:“就是,就是,肯定是看错了。”

    被两人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张苞涨红了脸,道:“你们这是什么眼光,不信我?”

    关兴赵广双双点头。

    张苞怒道:“哼,你们没见过,我是见过。我爹拍我娘亲的马的时候,我娘亲就是露出这样的表来的。每次我爹犯错,娘亲十分生气的时候,我爹马上就学阿斗哥哥这样拍马,拍完后,娘亲就原谅了我爹。娘亲那时候的表和大姐头现在的表十分相似。”

    张苞说完后,得意地看了一下两人,看到两人脸上还是带着不信之sè,问道:“你们没见过你们娘亲露出过这样的表吗?”

    两人同时摇头,赵广道:“我爹不会拍马,我爹也不会犯错的。”赵广对自己父亲崇拜得很。

    关兴道:“我爹犯错了,也不用道歉,我娘亲也不会让我爹道歉的。”

    张苞无言。

    而另一边,刘禅说到口水都干了,诸葛芸才放过他,诸葛芸道:“好啦,好啦,这次就不追究你了,要是再有下次......”

    刘禅连忙举手保证道:“绝对没有下次。”

    诸葛芸满意地点点头,同时眼睛狡黠地一转,声音变得轻柔起来,问道:“你刚才说,我说什么你都听的吗?”眼睛直直望着刘禅,眼里还带着希冀。

    刘禅闻到一股不详的味道,硬着头皮道:“没错。”同时心里暗暗祈祷,希望不是坏事

    诸葛芸听了,脸上的笑容更加盛了,雀跃道:“好,陪我去逛街!”

    刘禅想也不想,直接道:“不去,没钱!”

    “嘭”

    “去,去,马上就去!”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