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还是小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在张飞瞪着眼睛,杀气腾腾地威胁下,刘禅赶紧吧他对柳仁说过的那番话对张飞说了出来了。

    张飞开始听到刘禅对茶楼的名字和降价表示鄙视的时候,三爷怒火中烧,额头青筋直冒,差点忍不住再狠狠教训刘禅一顿了。

    不过听了刘禅的分析后,张飞的怒火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所有所思的样子。

    刘禅说完后看到张飞没有说话,站在原地沉思。刘禅心里觉得自己已经说服了张飞,于是露出得意的样子,问张飞道:“怎样?我没有说错吧?”

    张飞没有回答刘禅这个问题,而是反问刘禅道:“你不是说你有方法解决的吗?那你说的那个方法是什么?”

    刘禅得意扬扬地说道:“那当然。”然后,他就把他和柳仁说过的方法说了出来。

    张飞听了,依旧还是没有什么表示,反而带着似笑非笑的表看着刘禅,问道:“这是你自己想的还是别人教你说的?”

    刘禅一膛,臭地道:“当然是我自己想的,除了我还有谁会那么聪明?”

    张飞受不了刘禅那臭的样子,一巴掌让刘禅老老实实把头给缩了回去,骂道:“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那么臭呢?好啦,你说的方法我知道了,我看着办吧。现在哪里凉快那里去吧。”张飞挥手要刘禅赶紧从他眼前消失,他心里的郁闷还没有消失,得在练练武消一消才行。

    刘禅傻眼了,然后急了,我好心来给你支招,你听了什么表示都没有还要赶人走?太不厚道了。刘禅急道:“三叔,你不能过河拆桥啊,办法是我想出来了,你不能一声不响就把我的方法给窃取了。”

    张飞一听,又怒了,刘阿斗,你这张什么嘴巴?居然这样说老子,当老子是什么人?堂堂的张三爷会做这样的事

    张飞怒道:“小子,你乱说什么?”

    刘禅急了起来,也不考虑张飞会不会揍他,反问道:“难道不是吗?”斜着眼盯着张飞继续道:“三叔,你太不厚道了,我给你想办法,你居然什么表示都没有,这令侄儿我太伤心了,侄儿一伤心,嘴巴就管不住了,到时候包不准我会不会在外面说些什么的哦。”

    张飞气极而笑,道:“小子,你不会以为三叔会用的你办法吧?”

    刘禅惊讶了,问道:“难道不是?我说的方法没有用?”刘禅不相信了,自己好歹也是穿越过来了,这些方法在前世都很好用呢,更不用在古代。

    张飞看到刘禅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笑着摇头道:“当然没有用,如果是正当的竞争的话,你这些方法还有用......”张飞的话没有说完,不过刘禅已经明白张飞的意思了。

    刘禅问道:“三叔,他们不会是用了其他什么卑鄙的手段吧?”

    张飞点点头,道:“你还小,很多事不是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的。”

    又把我当小孩,刘禅不忿,道:“他们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说出来,我想办法。”刘禅想要问清楚,问清楚了,找出方法来,让张飞不把自己当小孩子看才行。

    张飞摇摇头,怒道:“你当你是谁啊?想办法,口气还真大,如果有好的办法,老子早就搞定了,用得着像现在这样受气吗?小孩一个,毛都没长齐,就嚣张成这个样子了。”然后又嘀咕着道:“要是可以话,三爷我早就带人把那间渣渣给拆了。”

    刘禅还想要问清楚原因,看自己有没有办法,想要办好这件事给张飞看,甚至是给其他人看,他不是小孩子了,让别人不再把他当小孩子看待。打着这个主意,刘禅不想走的,但是当张飞威胁着他再不走,就揍他,刘禅很没骨气地一溜烟从练武场里逃了出去。

    刘禅闷闷不乐地来到大厅,大厅里,三婶夏侯涓正在拿着好吃的招呼关兴他们三个小孩。张苞也许是在母亲面不敢吃得那么猖狂,但是关兴赵广就不同了,一手一个蜜枣往嘴里塞,把嘴巴塞得鼓鼓的,嘴边设置脸上都沾面了蜜糖。

    夏侯涓看到刘禅,一股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十足一副大人的模样,不觉得有些好笑,道:“阿斗,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啊?是不是三叔欺负你了?”

    刘禅没有趁机告状的打算,摇摇头,道:“没有。”

    夏侯涓好奇问道:“那你为什么闷闷不乐的样子,对了,你刚才不是说要和你三叔商量事吗?商量好了没有?”还会用商量的,这小子还当他自己是大人了,夏侯涓嘴角含笑地拿起一个蜜枣递给刘禅。

    刘禅摇头,示意自己不要吃蜜枣,他可不像关兴几个,还是嘴巴馋馋的小孩子。

    夏侯涓把蜜枣递给赵广,然后问刘禅道:“你刚才要和三叔商量什么事啊?能说给三婶听听吗?”

    刘禅叹了一口气,然后把刚才的事向夏侯涓说了一遍。

    夏侯涓听完后,脸sè有些古怪地盯着刘禅看,问道:“你说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没人教你?”夏侯涓听完后,也像张飞一样,觉得刘禅说这些根本不似一个小孩子能说出来的。

    刘禅肯定点点头,道:“当然啦,这些都是我自己想到的。”

    夏侯涓看到刘禅不像说谎的样子,道:“还真看不出来呢,平时调皮捣蛋的阿斗原来已经长大了。”

    刘禅听了,心里不一跳,脸上不敢露出意思异样的表,连忙问道:“三婶,我说的方法不好吗?为什么三叔说我的方法没有用?”

    夏侯涓摇头道:“你还是个小孩子,能想到这些办法已经不错了,不过,大人的世界,你们小孩子还不懂,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听到夏侯涓这样说,刘禅又郁闷了,刚刚还说我长大了,转眼又说我是个小孩子,擦擦,大人的世界还真难弄明白呢。

    好吧,既然三叔三婶都不肯说,那肯定有他们的理由,刘禅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一个小孩子如果继续追问下去,那就显得十分出奇,会引人怀疑。刘禅相信自己rì后会慢慢知道原因的,到时候想办法解决就好了,至于现在,没办法,只好继续当小孩子咯。

    从张飞的家里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刘禅和关兴赵广两人在门口告别后,带着张嶷往皇宫方向走去。

    回到皇宫,刘禅带着张嶷就往自己住所的方向走去,张嶷提醒道:“少爷,得先去向皇上皇后请安。”

    吓,要请安?刘禅吓了一跳,母后孙尚香那高大的影不浮现在刘禅眼前,刘禅头皮就阵阵发麻,来到三国,要说到最怕的人,无疑是孙尚香了,那怕是庞统徐庶,刘禅都没有怕多少,毕竟他们不会动手打人。但是孙尚香就不同了,惹到了她,二话不说就打了再说,连为皇帝的刘备都害怕,更不用说为她儿子的刘禅了。

    刘禅头皮发麻,低声对张嶷道:“能不能不去?”刘禅现在地孙尚香有yīn影,能不见最好不见。

    张嶷摇摇头,道:“要是让先生们知道了......”张嶷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很明显,到时让徐庶庞统他们知道了,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庞统还好说,还能收买,但是徐庶呢,刘禅可不知道怎么收买他。

    刘禅唉声叹气地道:“好吧,死就死。”咬咬牙,带着张嶷就去.....向刘备请安。

    向刘备请完安后,接下来该去孙尚香那儿的,但是刘禅来到孙尚香寝宫外就不敢进去了,躲躲闪闪地在门外不敢进去。

    “参见下。”刘禅见过的紫兰突然出现在刘禅面前,把刘禅吓了一跳。

    “原来是紫兰姐姐啊,找我有事吗?”刘禅讪讪地问道,同时还不时朝门里看几眼,害怕孙尚香会突然出现一样。

    紫兰脸上忍着笑容,道:“娘娘吩咐,太子你不必进去请安了,在门外请安就可以了。”

    “真的?”刘禅脸上露出惊喜,让紫兰疑惑起来,怎么太子居然看起来十分高兴的样子。

    而这边刘禅已经在大喊了起来,对着里面行礼大声道:“孩儿给母后请安!”说完,也不等里面有什么反应,一溜烟就跑远了。

    紫兰回到房间里,孙尚香问道:“阿斗走了?”

    紫兰点头。

    孙尚香看到紫兰脸上有疑惑,便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不让阿斗进来请安,对吧?”

    不等紫兰说话,孙尚香道:“哼,这臭小子居然敢说我老了,不给他点颜sè看看是不行的。不让他进来是jǐng告他,下次说话小心点。”

    紫兰道:“可是,娘娘,你不让太子下进来,太子下看起来十分高兴的样子的。开始的时候还苦着脸在门口外,听到奴婢说你不用他进来请安后,他马上变得高兴起来了,在外面高高兴兴地请安。”

    孙尚香一呆,然后咬牙切齿地道:“他真的是这样?他没有感到伤心或者眼泪汪汪的?”

    紫兰摇头表示没有。

    孙尚香怒道:“传令下去,阿斗的碎用钱再延迟三个月!”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