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张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阿斗哥哥,你自己去找我娘亲吧。”张苞指着不远处自己家的大门,对刘禅道,“我就带你到这里了。”

    刘禅目光不善地看着张苞:“你不回家?”刚才是谁拍着膛,说要带路的,要带我直接找到三婶的,现在在家门口就想把我给扔下?

    张苞摇头,道:“不回。”

    刘禅问道:“为什么不回?你干什么去?”

    张苞道:“玩去,这么早回家不是给娘亲抓住学习就是给爹抓去练武,没意思。”

    刘禅才不管他,直接挥手道:“我不管你,刚才是你拍着膛说要给我带路的,你带到这里就想把我丢下?”

    张苞死活不肯带刘禅进去,他道:“阿斗哥哥,你自己进去就行啦,你又不是不认识我娘亲,有什么事找她说,我一进入就出不来了。”

    刘禅哼哼道:“不行,不带我进去,我等下告诉三婶,说你跑去玩了。”你们跑去玩,让我自己做正事?这不公平。

    “过河拆桥!”赵广在旁边为张苞抱打不平。

    “霸道!”关兴也出声。

    刘禅抱着手哼哼道:“你们管我。”

    刘禅露出的笑容,对张苞道:“你带不带?不带的话,我自己去了哦。”

    张苞很郁闷,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阿斗哥哥会这么的呢,现在居然会威胁人了。但是张苞真心不想那么早回去,不是被娘亲抓去学习,去看那些会让人头晕的书本就是让爹抓去练武,现在有时间可以玩,傻子才会那么早回去呢。

    “你这几个兔崽子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突然一声爆喝在刘禅一行人后响起,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刘禅被吓了一大跳,那声爆喝犹如打雷一般,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刘禅恶狠狠地回过头去,他倒要看看是谁敢在后面制造噪音,来污染蜀国未来的花朵。而且居然还敢骂人是兔崽子,活腻了,不知道我是太子吗?刘禅决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后那个人才行,太子也是你能惹的,你当你是庞统还是徐庶?

    刘禅回过头,一看来人,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一个铁塔般的男人,皮肤黝黑,虎背熊腰,体魁梧强壮,浑上下散发出一股彪悍的气息,就这样随便地站在那里,一股令人窒息的的气息扑面而来。刘禅看到这个人体形后,心里要教训的念头马上熄灭,别的不说,就那对比自己大腿还要粗的胳膊,刘禅就看得心惊胆颤,这要是挨上一下,还能活吗?更别说这个人后还跟着几个穿军服的侍卫,个个体形魁梧,眼中jīng光闪闪,一看就知道是百战jīng兵。

    车斌呢?跑哪去了?少爷我正遭受到威胁,还不赶紧出来?刘禅心里呼唤着车斌,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面对着他,就如面对着一头要择人而噬的暴龙一样。

    但是无论刘禅在心里怎么呼唤,车斌就是不过来,车斌如普通行人一样在远处游着,看都不看这里,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这里突然出现一个彪形大汉,又或者他觉得这个大汉对刘禅根本没有威胁。

    刘禅喉咙滚了滚,眼前这个大汉给他的压力很大,张了张嘴巴,正要开口问问这个大汉想干什么的时候,张苞出声了。

    张苞道:“爹爹,你怎么会在这里?”张苞声音里有些忐忑,这时儿子遇见老爹的正常表现。

    听到张苞的话后,刘禅明白眼前这个人的份了,张飞,张三爷。

    明白眼前这个人的份后,刘禅突然发现,张飞开始给他的压力居然消失了。

    张飞道:“你们几个鬼鬼祟祟地在家门口想干什么?”眼前这几个都算是张飞的小辈,根本不用客气什么,那怕刘禅是太子,张飞也不会客气。

    张苞支支吾吾地道:“没,没什么。”

    张飞心似乎不是很好,瞪大他那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对张苞道:“没什么,那还不赶紧给我进去练武?”然后有对刘禅几个道:“阿斗你们几个不用回家吗?”

    赵广见到张飞后,显得十分高兴,出声道:“不啊,我们是来找三叔玩的。”赵广的眼睛闪亮闪亮的,似乎对张飞十分崇拜。

    张飞脸上没有什么表,要是往时还会和这几个小鬼头开开玩笑,但是他心十分不爽,刚好这几个小鬼头落在他手上了,张飞决定要把不爽和这几个小鬼头分享分享。

    张飞道:“不用回去是吧,好,你们几个一起,三叔今天要好好和你们玩玩。”

    听到张飞这样说,刘禅发现,张苞关兴赵广三个人的脸sè唰的一声,白了。

    赵广最先出声道:“三叔,我突然想起我要回家了,三叔再见。”赵广急急忙忙说完,摆腿就想跑,但是话刚落,就被张飞一手提了起来,张飞冷笑道:“落到三叔手里,你还想跑?”

    而旁边的关兴,干脆不说话,缩着子,踮起脚想悄悄地溜走,刚走两步,也被一只手给提起来,张飞道:“关小子,你还来这一手?”关兴哭丧着脸,道:“三叔,我娘亲叫我早点回家。”

    张飞道:“没事,我派人去和你娘亲说你晚点回去,或者住我这里也行。”

    张飞一手提着一个,然后把目光投向刘禅,发现刘禅居然站在原地不走,有些惊愕,问道:“阿斗,你为什么不跑?”

    刘禅好奇地道:“我为什么要跑?”

    张飞点头,道:“不错,学聪明了,知道跑不出三叔的手掌心。”

    刘禅有些不明白张飞话里的意思,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吗?为什么张苞他们听到三叔说要和他们玩的时候,个个脸sè都白了呢?

    张飞一手提着一个,往张府门口走去,边走边道:“走,三叔陪你们玩去。”

    张飞把提着赵广关兴,带着刘禅张苞到他家的练武场去,一人发一把木枪,当然这些木枪是合适小孩子用的,并且枪头都是用布包着的。

    张飞提着一把用布包着枪头的木枪,对刘禅几个勾勾手道:“来,你们四个攻我,只要碰到我一点点,我就认输,你们要什么都行。”

    这似乎没有什么啊,对练而已,看是为什么旁边这三个小孩脸sè还是白白的呢?刘禅心里嘀咕着,这一定有古怪。

    张飞示意开始,但是张苞关兴赵广三个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张飞怒道:“怎么了,都没有胆子了吗?阿斗,你先来。”

    “哦。”刘禅应了一声,提起木枪直直地刺向张飞。

    “啪”张飞的木枪如闪电般点了一下刘禅的手背,一股钻心的疼痛的从手背上传来,刘禅犹如被毒蛇咬了一口,手中的木枪抓不住,掉落在地上。

    刘禅捂着手背,眼中泪水点点,抬起头来正要问张飞为什么。

    张飞喝道:“阿斗,你搞什么,没吃饭吗?像个娘们似的,你下面那虫子是不是没了?扭扭捏捏,毫无力度,捡起来,继续!”同时有对张苞三人道:“你们一起来,今天不好好练习,我天天找你们来练。”张飞似乎变了一个人似乎,暴喝如雷,上杀气腾腾。

    “喝!”张苞三人大喝一声,提着木枪,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刺向张飞。

    这时刘禅才明白,三叔和你玩的意思,原来是这样玩,怪不得他们听了脸sè会发白。

    看见张苞他们刺向张飞,刘禅咬咬牙,也捡起木枪,一同刺向张飞。

    但是张飞一见刘禅居然这样刺来,严重jīng光一闪,又一枪敲在刘禅手上,又一阵钻心疼传来,刘禅手上的木枪再一次飞出去。

    张飞怒喝道:“阿斗,你在搞什么?有你这样的枪法吗?教过你的都忘记了吗?配合,你有配合吗?”

    刘禅呆呆地看着张飞和张苞三人,张苞一枪刺向张飞下盘,张飞横枪挡开,同时顺势敲开关兴从背后刺来的一枪,正准备刺回的时候,赵广的一枪已经到达面前,虽然赵广年纪很小,但是手上的力度却不小,令张飞不得不磕开这一枪,放过关兴。

    刘禅呆呆地看着,虽然张苞三人时不时抵挡不住张飞,被张飞狠狠地敲在上,疼得他们眼泪直流,但是他们没有叫出声来,咬着牙,手中的木枪却没有停下,依然配合地刺向张飞。

    刘禅看着,心里震撼不已,他一直都把张苞他们当小孩子来看,但是现在才发现这几个贪吃贪玩的小孩居然能这样,手背,手背,大腿都受到张飞的攻击,每次被打着,都会发出清脆的响声,但是他们都没有哭出声来,而是咬着牙一次又一次地配合着向张飞发起攻击。

    刘禅看着看着,突然脑海里似乎有些东西浮现,他看着张苞他们的攻击,觉得自己如果攻击上去的话,应该在那个位置,应该怎么样攻击。越看下去,刘禅心里的这些念头就越发强烈。

    这时张飞发现刘禅居然傻傻地站在旁边,喝道:“阿斗,你还在看什么?”

    刘禅抓起木枪,抖擞jīng神道:“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