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约定(求推荐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四十,不能再多了。要是你还不满意,那我现在就回去抄书,一点酒你也别想喝了。”刘禅斩钉截铁地说,“夫子你还不满意,那你现在就把你手上的酒还我,我拿回去。”

    “好,四十就四十,算你小子狠。”庞统把手上的酒抱紧一些,一百坛的美酒不见了一半还多,庞统心里十分不爽,怀疑如果要便宜一点的,能不能要得更多一点。

    庞统问道:“小子,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刘禅耸耸肩,道:“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还说个。马上给我回去抄书,明天检查。”庞统瞪眼怒道。

    刘禅伸出手道:“好啊,把你手上的东西还我,我现在就回去。”怕你不成,大不了一拍两散。刘禅心里十分不忿,出大血许诺你那么大的厚礼了,你居然还想得寸进尺?

    庞统挥手道:“没门,你送出的东西还想收回?赶紧的,赶紧回去抄书。”庞统也翻脸了,你小子说的天花地乱的,感是说白话啊,想忽悠老夫?开玩笑,你当你夫子是谁?反正到手的有两坛,也不差了。庞统打定注意要赖掉这两坛酒,喝掉你的酒,还不帮你,看你受罪,爽。

    “不还?”刘禅问道。

    庞统直接把封泥拍掉,咕咕地喝几口,没有说话,直接用行动告诉刘禅。

    刘禅见状,没有说什么,直接向庞统的家走去。

    “喂,小子,你干什么?”庞统对刘禅的行动有点摸不着头脑。

    “找师母。”刘禅头也不回地说道。

    庞统手一个哆嗦,捧在手上的酒坛差点就抛了出去。

    庞统连忙伸出一只手,抓住刘禅,道:“小子,你不会做得怎么绝吧。”要是让妻子知道自己在外面喝酒,还不大祸临头?

    刘禅道:“是你想赖账先,我去找师母为我出头。”

    庞统拉住刘禅,恶狠狠地道:“小子,要是你敢这样做,五十遍翻倍。”

    刘禅不怕,反正五十遍和一百遍没什么区别,道:“我告诉师母,你抢我的酒喝。”你会威胁,我也会。

    庞统冷笑两声道:“你敢威胁老夫?要是让你父皇知道,会怎么样?”

    刘禅也冷笑两声道:“夫子你敢威胁学生?师母知道了,会怎么样?”

    庞统瞪大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刘禅,刘禅也不甘示弱,也睁大眼睛死死地盯回去。

    两个人像斗鸡眼一样,相互盯了一会,最后大家都哼一声,各自把头给扭开。

    最后庞统气呼呼地狠狠地喝了几口酒,道:“那你说什么时候能给老夫四十坛桂花香?”

    刘禅摇头,道:“不清楚,但我保证会有的,不会像你一样赖账。”

    庞统怒道:“谁赖账了,老夫才不会像你。好,老夫向你保证,只要你能在半年之内给老夫送上四十坛桂花香,你的处罚就取消。”

    刘禅想了一下,点头道:“好,一言为定。”半年,刘禅觉得自己应该能凑到四十坛桂花香。

    庞统又道:“别开心得那么早,要是到时候你办不到怎么办?”

    刘禅道:“任由你处置。”

    庞统点头,道:“好,到时候你办不到的话,老夫也不处置了,只要你把抄五十遍也就算了。”

    刘禅没有迟疑,答应道:“好,到时我办不到,我就抄五十遍。”

    和刘禅达成协议后,庞统心满意足地抱着酒坛离开去办公,而刘禅也咬牙切齿地离开。

    刘禅带着张嶷离去,路上张嶷忧心忡忡地问道:“少爷,桂花香不便宜,就算一年时间也凑不齐啊。”张嶷发觉自己真的看不懂眼前的少爷了,摔了一跤后,很多事都忘记了,但是表现却和之前若判两人,感觉,感觉就好像长大了一样,做的事让他匪夷所思。就好像刚才,居然肯答应庞先生的狮子开大口,四十坛桂花酒,别说是刘禅,就是庞先生用自己的俸禄买,也要好几个月的俸禄才能买的起。

    张嶷抱怨道:“少爷,你脑袋是不是摔坏了,庞先生明明是讹诈你,你都答应,四十坛桂花酒还不如直接抄<孝经>呢。”张嶷喋喋不休,在他看来,少爷绝对是脑袋摔坏了,这么明显的亏都吃,脑袋不是摔坏了是什么?

    刘禅可没有像张嶷这样忧心,虽然四十坛桂花酒难弄,但并不是没有办法,只可惜年纪太小了,有很多事都不能做,不过半年的时间找找方法还是能买的起的。

    刘禅打住张嶷喋喋不休的嘴巴,道:“好了,好了,别说了,说得我头都晕了。不就是区区四十坛桂花香么,半年我肯定弄得来,你就放心好了。”

    张嶷脸上还是有担忧,道:“少爷,你一个月的碎用钱才五百文,全部存起来,半年根本不够,而且皇后娘娘也暂停了你的碎用钱,我们去哪里找钱去?”

    刘禅摊摊手,边走边道:“我也不知道。”

    张嶷声音提高了几度,大声道:“不知道?少爷,你在开玩笑吗?不行,少爷,我们得回去找庞先生,告诉他你半年之内凑不到四十坛桂花香,你抄<孝经>给他就是了。大不了,我替你抄。”张嶷抓住刘禅的手,想要把刘禅往回带。

    刘禅翻了翻白眼,对张嶷道:“安啦,安啦,我都说会有办法的,只不过暂时还没有想到而已。你就这样对你少爷我这么没信心吗?”

    刘禅拍拍张嶷,道:“就算到时凑不出,到那个时候再抄书也不迟。总好过现在什么都不做就抄了吧,你少爷我才不会这么笨。”

    张嶷啊了一声,然后恍然大悟地道:“少爷,你难道这是拖延时间吗?难道想拖久一点,庞先生就会忘记这件事,对吗?”

    刘禅白了一眼张嶷,没好气地道:“哪有这么简单,要是真的这么简单,我许诺的就不是四十坛而是一百坛一千坛了。如果是其他事,庞黑脸还有可能会忘记,但是看他那副好酒的样子,这件事他绝对是忘不了的。”

    张嶷又啊了一声,脸上又露出担忧之sè道:“那怎么办?得罪庞先生会让他整的好惨的,得罪徐先生或者诸葛先生也就是罚一罚就过了,但是得罪庞先生,他很记仇的,不单单抄书那么简单的,少爷,怎么办?”

    刘禅道:“凉拌呗,要不到时候你替我受罚怎么样?”

    本来是个玩笑,但是张嶷却认真的点点头,道:“好,少爷到时候如果你受罚,我来替你。”

    “切,傻子,放心好了,到时候我肯定会有办法弄倒四十坛酒的,不就是四十坛而已吗?”刘禅往前走去,扳着手道,“你少爷我可是聪明人,方法多的是呢。”

    刘禅要去找赵广他们,让他们带自己在成都城里好好逛逛才行,因为昨天的事,没有逛成,今天得逛逛。想要赚钱,得先要了解这个世界,把自己融入到这个世界里才行。

    “太子,小心。”在后面默默不出声的车斌,突然大喝一声,随即飞上去,扯着刘禅的衣领往后拉。刚刚把刘禅拉回两步,一辆马车从刘禅面前飞奔而过,刘禅和马车相隔不到一只手指的空隙。

    刘禅也被吓呆了,马车擦着他而过的时候,他脑海里一片空白,停止了思考。直到马车过后,车斌把他放到地上才回过神来。

    车斌把刘禅放到地上,让刘禅紧紧地贴着他,同时散在周围的侍卫也迅速围过来,防止有人对刘禅不利,至于张嶷,虽然被吓得脸sè有些发白,但是他也紧紧地围在刘禅边。张嶷他不单单是刘禅的贴书童,长大后更是担当起保护刘禅的责任。

    飞奔的马车也在闪避刘禅,拉车的马长嘶,跳腾不已,拉住的车架也摇摇晃晃,赶车的人在用力勒马,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马安抚下来,然后马车在远处停下,一个青年人从马上上跳下来,骂骂咧咧地走过来,边走变骂道:“那个王八蛋没长眼啊,不知道要让路吗?”

    听到这个人骂自己,刘禅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车斌张嶷他们就不同了,脸都气白了,刘禅是太子,敢骂太子是王八蛋,活腻了。

    车斌朝一个侍卫使个眼神,那个侍卫会意,走到青年人面前二话不说,抬手就啪啪几巴掌,直接就把青年人给打懵了。

    青年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抚着被打的脸,涨红脸怒道:“你敢打我?”

    侍卫冷笑道:“打你又怎么样,再出口不逊,杀了你。”

    这些侍卫可是从军里面挑选出来的,对皇家忠心耿耿,更是眼高于顶,普通的官员都不放在眼内,对于这些侮辱皇家的人更加不会客气的。

    青年人啪啪又挨了几下,侍卫道:“再敢吱吱歪歪,老子就废了你。”

    青年人火了,本来就一肚子火了,现在又无缘无故地被人扇了几巴掌,更是火上加火,怒道:“小子,你找死。”

    今天两更!!!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