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失败原因(求推荐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庞统能不生气吗?肚子的里馋虫快馋死了,但是眼前的酒偏偏不能喝,学生来找夫子办点事,收收礼很正常。特别像刘阿斗这样的坏学生,一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来求自己办事,收他的礼物心安理得。别的东西还好,收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偏偏这小子拿来的是酒,如果在外面,先喝了再说,可是他居然找上门来,就在这客厅里光明正大地说要送酒给自己,母老虎就躲在后面,杀气腾腾的盯着,谁敢要这酒?

    强忍着肚子里的馋虫作怪,庞统决定大方一点看看刘阿斗会提什么要求,如果是简单的马上帮他解决,然后让他马上滚得远远的,免得拿着酒在自己眼前逛来逛去的,折磨人。可这臭小子居然不懂事,非要自己收了这酒才肯说要求,他不知道他拿着酒在这里多一刻,自己就多痛苦一刻。

    庞统怒了,本来想好心大方点的,谁知道你居然不领,不领,好,马上拿着酒给我滚。反正这酒我也喝不上了,那我也不用对你客气了。庞统挥手道:“走,走,拿着酒赶紧给老夫离开这里。”

    刘禅不知道庞统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心里也怒了,太可恶了,为了讨好你,老子不惜拉下面子去找小弟要回给出去的钱,就是为了买点酒来哄你,让你开心,好取消对我的处罚,你现在居然连敬酒都不喝。要不是老子年纪小,老子就请你喝罚酒。

    哼,刘禅也发狠了,虽然老子不能让你喝罚酒,但有个人能让你喝罚酒的。

    刘禅扯开喉咙喊道:“师母,师母......”声音很响亮,直穿透客厅,往客厅后面飘去。

    没错,刘禅就是要找师母沙之秋,nǎinǎi的,找你庞黑脸帮忙,居然不肯,那老子只能找师母来帮忙了,让师母来治治你,不信你不就范。

    庞统被吓了一跳,顿时想起沙之秋刚才离开说过的话,一时间吓了一跳。本来庞统因为沙之秋喜欢刘禅的,离开时也说过要庞统对刘禅客气点,庞统一直谨记着,不敢对刘禅大呼小喝的,哪怕对刘禅十分不爽,也不敢太过分。

    不过后来被刘禅烦得没法子了,又不能直接明了地对刘禅说,我家老婆不准我喝酒的,你送酒给我就等于推我进火坑里。要是这样说,庞统觉得自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被学生看见自己怕老婆已经算丢脸了,再这样说的话,还不如死了算。而且庞统不敢相信刘禅的嘴巴,今天说了,下午就能让全成都的人知道自己怕老婆的事了,那自己还用不用出门?

    沙之秋很快就来到了客厅,她先是满意地看了一眼庞统,对庞统不肯收刘禅的酒很是满意。如果刘禅带来的是其它礼物的话,沙之秋不会理会庞统收不收,但是酒的话,沙之秋就不能不理会了。

    刘禅看到师母出来,兴奋了,丫的,让你只想收礼不办事,老子肯定要好好告你一状才行。

    刘禅刚想张嘴说话,沙之秋抬手阻止他,道:“不用说了,我知道。”刘禅马上就糊涂了,师母知道我要说什么?难道她都听见了?还是师母的房间就挨着客厅,能听清楚我们刚才说的话?

    刘禅还没有弄明白,就听到沙之秋语气不满地责问庞统道:“为什么不帮阿斗?是不是想收了那两坛酒才肯帮?”

    庞统摇头,老夫老妻的,当然能听出沙之秋语气里面的满意,解释道:“夫人你都听见了,不是我不帮,而是他不肯说。”

    沙之秋对刘禅道:“阿斗,你看,你夫子都这样说了,有什么要求不妨现在就说出来,让你夫子帮你解决就是了,不必要送什么礼物的。夫子帮他的学生是天经地义,那还用得着送他礼物吗?”沙之秋把“礼物”这两个字咬得很重,道,“既然夫子不收你的礼物,你救拿回去吧,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让你夫子给你解决,不用给他什么礼物的,特别是这些害人的猫尿。”

    刘禅本来还在为沙之秋为什么会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的而不解,现在听到沙之秋说害人的猫尿,刘禅一个激灵,马上明白了过来。

    沙之秋肯定是不喜欢庞统喝酒的,看到自己拿着两坛酒上门,当然有所怀疑,说是离开,其实是躲在后面偷听,偷听自己是不是把这两坛酒送给庞统的,看看庞统是不是敢收。怪不得刚才好像有听到咳嗽声音,本以为是幻觉,谁知道原来是真的。是师母在后面咳嗽提醒庞统不要犯错误。怪不得庞统一开始听到自己要送他两坛酒,那样子开心得要死,过了一会儿马上就变脸了,不是他故作清高yù擒故纵,而是真的不敢要。

    想明白的刘禅不打了个冷颤,在人家老婆的眼底下想做这样的事,不砍死自己已经算不错了,怪不得师母没有像刚才那样用手点庞统了,嘴上对庞统说话不客气,其实心里对他可是十分满意,可笑自己还想师母给庞统喝喝罚酒呢,师母不给自己喝已经算好了。

    刘禅在心里责怪自己,还说穿越呢,前世看了那么多电视,家有河东狮的,大部分是不给男主人喝酒上青楼的,自己还忘记了,幸好,幸好。

    现在沙之秋叫刘禅说出他要庞统帮忙的事,但是刘禅哪敢说啊,万一师母不爽,不肯让庞统点头,而是让庞统认真监督的话,刘禅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了。

    刘禅脑筋急转,道:“原来夫子不喝酒的啊,怪不得夫子不肯要我的酒。”

    庞统在旁边,心里哀嚎道:“老夫十分想喝啊。”

    刘禅继续道:“我来这里是探望夫子的,平时夫子教育我们太辛苦了,我以为大人都喜欢喝酒的,所以就带了点酒来给夫子,想感谢感谢夫子。唉,原来夫子不喝酒的,早知道我带别的东西来好了。”刘禅一边说,一边摇头,装出一副带错东西的样子来。

    沙之秋疑惑问道:“阿斗你来这里就是为这样一点事?”

    刘禅点头,脸不红心不跳,嘴上满是大话,道:“没错,夫子是我最敬佩的人,带酒来,是想让他接受后,然后感谢夫子,提出让夫子好好注意自己体的这点要求。谁知道夫子不喜欢喝酒的,我带错了礼物呢。”

    沙之秋心里有点狐疑,道:“可是我听你夫子说你经常和他作对,可是十分讨厌他呢。”

    靠,刘禅瞪了庞统一眼,连忙道:“怎么会呢,不信你问夫子。虽然我平时比较调皮,但是那都是小玩笑而已,我可是十分尊敬夫子的,不信你问问他。”

    庞统在旁边撇撇嘴,尊敬老夫?啊呸,太阳从西边出都没有这回事,不过看到妻子投来的目光,庞统不得不点头,道:“对,阿斗是一个十分尊敬长者的学生。”

    沙之秋还是有疑惑,不过看到刘禅才九岁多,就一个小孩,哪会撒谎撒得这么漂亮呢,沙之秋这样一想后,心里的狐疑也就消散了,路出笑容,抚摸着刘禅的脑袋道:“阿斗可这是有孝心,你夫子能有你这样的学生倒是他的福分了。”

    刘禅打蛇随棍上道:“我能跟随这样的夫子才是我的福分呢,长大后也要想夫子一样,娶一个像师母你这样漂亮的妻子。”

    旁边的庞统惊讶极了,这个还是以前的刘阿斗吗?不但会送礼求办事,还会说谎拍马把自己妻子哄得团团转。庞统当然明白刘禅来送礼可不是感谢自己的,肯定是有事相求,绝对不是求自己注意体,他不诅咒自己就好。不过刘禅没有说,庞统也没有揭穿,万一是对自己不利的事让妻子知道了,那就有得好受了,先看看刘阿斗想玩什么花样。

    沙之秋被刘禅这一记马拍得脸上笑开了花,眼睛里尽是笑意,不断地摸着刘禅的脑袋,道:“哎哟,你这孩子,嘴巴真会说话,太甜了。”

    刘禅不得不继续装,摇头道:“没有啊,母后说我太笨了,就会说实话,不会哄人。”这句话没有赞沙之秋,但是让沙之秋听了却更加开心,脸上的笑容更加盛了。

    沙之秋现在可是越看刘禅就越喜欢了,对刘禅道:“阿斗,以后要多点来师母这里玩啊,你夫子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告诉师母,师母帮你教训他。”

    庞统的脸绿,但刘禅心里乐坏了。看来拍马好用的嘛,这样就能拍出个免死金牌。刘禅领悟了一个道理,对待女人,特别是河东狮,只能拍马,拍得越好自己的好处也就越大。

    沙之秋问道:“阿斗你吃饭了没有?”刘禅眼睛一亮,来了,今天来这里的第二个目的就是蹭饭,出来还没有吃饭呢。

    庞统瞪眼,小子你居然还想蹭饭?

    沙之秋道:“好,今天就让你尝尝师母的手艺。”

    刘禅无视庞统的瞪眼jǐng告,点头道:“好啊,师母人这么漂亮,做饭肯定很好吃!”

    新的一周,祝大家有好心的心!!!同时求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