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行贿失败(求推荐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等到沙之秋走远后,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的庞统,马上虎躯一震,上的王八之气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一把农奴翻做主人,受气的小媳妇成为了当家主人。

    庞统坐在椅子上,双目尽显杀气,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狠狠地盯着下面的刘禅和张嶷。

    张嶷见状不妙,抱着肚子向刘禅道:“少爷,我肚子疼,可能是午饭吃错了东西,我要去茅房。”说完不等刘禅发话,一溜烟就跑到外面去了。

    好师母,好师母啊,这才是真正的好师母,刘禅感叹,今天来对了,以后要是给庞黑脸欺负了,来找师母准没错。刘禅心里歪歪着,斗不过你庞黑脸,我就来找师母告状。咦?为什么要说告状呢?唔,肯定是被赵小广那小孩给带坏了。

    歪歪的刘禅,没有注意张嶷的脸sè,以为张嶷真的吃坏了肚子,但是等到张嶷跑了出去才反应过来,他和张嶷都还没有吃午饭,是准备来庞统这里蹭饭吃的,都还没有吃呢,何来吃坏了肚子这一说。

    “啪”庞统发现刘禅居然无视他的杀气,反而坐在那里出神了,气得他一掌拍在桌子上,把刘禅拉回神来。

    “阿斗,”庞统yīn恻恻地对刘禅道,“是不是在心里想着rì后如何来找师母告我的状,对吗?”

    刘禅回过神来,一看庞统,马上想起刚才庞统那受气的样子,嘴角不住翘了翘,但是赶紧用手掐住自己的大腿不让自己笑出来。

    刘禅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

    “没有?”庞统冷笑,你这小子今天无缘无故跑上门来,还让你看到了老夫的糗事,能这么容易放过你吗?庞统继续道:“哼,一看你就知道你想什么了。小子,你给我注意点,老夫不怕你来告状,你来告一次,老子整你一次。”庞统恶狠狠地威胁着。

    刘禅吓了一跳,看庞黑脸这样,貌似还真的说得出做得到的,连忙保证道:“夫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是吗?”庞统脸上还是带着浓浓的怀疑之sè,问道:“那你说,你今天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还不是看到了你的糗事呗,还能有什么?刘禅心里嘀咕着,当然刘禅不敢实话说出来,要是实话说出来,估计也就走不出这个门了。

    刘禅作出一脸疑惑,问道:“夫子你说什么啊?我今天什么也没看到,我就想来探望下夫子,一进门,夫子就招待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啊?夫子,难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吗?”

    庞统对刘禅的这番话感到十分满意,满意地点头道:“没事,有些事小孩子不该知道。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庞统心里想,今天你这个小子上门肯定没好事,不过看在你刚才说的那番话份上,算你识相,老夫就听听你的要求,如果是小要求的话,老夫就勉为其难地帮帮你。

    刘禅jīng神一震,来了,今天的正题。刚才师母在这里,刘禅不敢当着师母沙之秋的面贿赂庞统,要是沙之秋是那种刚直不阿的人的话,那就惨了。当着沙之秋的面贿赂庞统,那可得冒很大的风险,万一沙之秋反感刘禅这样的做法,不准庞统接受贿赂,并且同时要加罚刘禅,庞统百分百会坚决认真地执行,那刘禅就不知道怎么死了。

    本来刘禅还在想用什么办法把沙之秋支开的,但沙之秋却主动回避,这令刘禅省了不少脑细胞。

    刘禅掀开脚边的篮子的盖布,从里面拿出起一坛酒,幸好听张嶷的话,用个篮子装起来,师母才没有发现里面是酒,她只以为是礼物而已。nǎinǎi的张嶷,不知道怕什么居然敢丢下老子一个人在这里,rì后得好好教训教训他才行,叫他来就是让他帮忙拿酒的,现在什么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干了。

    刘禅把酒递到庞统手上,谄笑着道:“夫子,平时看见你辛苦的,听说你喜欢喝酒,这不,学生就买了点酒来孝敬夫子你。”

    庞统一看是酒,而且闻到酒香,肚子里的馋虫马上就被勾了上来,在家里,妻子沙之秋可是管得死死的,要是发现他喝酒,准有一顿好受的。现在听到刘禅说这两坛酒是送来孝敬他的,庞统心里那个高兴啊,差点没忍住就想抱着刘禅亲上两口再说,多好的学生啊,看在这两坛酒的份上,刚才的事就不和你计较了。

    庞统一把从刘禅手里抢过酒坛,刚想拍开封泥好好地喝上几口再说,但是客厅后面突然传来两声轻微的咳嗽声,咳嗽声不大,但是庞统听得清清楚楚,那是妻子的声音。沙之秋的声音如同一盘冷水从庞统头上淋下,庞统马上清醒过来了。擦,妻子还在后面偷听呢,这酒喝不得,要是喝了,后果就不堪设想。

    “咳咳......”庞统咳嗽几下,眼里尽是不舍,明明只要一拍开封泥就能喝上的了,但是偏偏不能这样做,痛苦啊,痛苦。

    刘禅看着庞统脸sè来回变化,心里也有些忐忑,不会看不上吧,这是老子最后的财产买的,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还是嫌太少了,做人不能贪心啊,有得喝就够了。

    “阿斗啊,”庞统心里天人交战了好久,才缓缓出声道,“这酒我要不得。”

    刘禅一听,急了,你不要这酒,我等下怎么开口求你。

    刘禅道:“夫子,这酒有问题吗?”

    庞统摇头道:“没有问题,是好酒。”庞统说好酒两字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刘禅继续问道:“难道夫子嫌少了?”

    庞统摇头道:“不是。”哪怕让我喝一杯也行啊,庞统心里流着泪。

    刘禅问道:“那夫子你为什么不要?”

    庞统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夫子不能无缘无故收你的礼物。”难道要老夫告诉你,老夫家的悍妻不让老夫喝酒,而且她正躲在后面监视着老夫,你说老夫敢要吗?

    刘禅鄙视,无缘无故收我的礼物,你当老子无缘无故想来送你酒的吗?刚才开始的时候看你那猴急的样子不像装的,难道你觉得不好意思?想要装着推脱几次,再接受?刘禅没有听到沙之秋的咳嗽声,他以为庞统说这样的话应该是觉得不好意思,毕竟昨天才去刘备面前告了自己一状,换作自己也会不好意思的。唔,一定是这样了,刘禅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有道理。

    但是刘禅今天来就是来求庞统取消自己抄书的处罚,既然你喜欢装,那我也只好陪你演下去了,所以刘禅继续道:“夫子,我今天送你酒,其实是有事求你的。”

    “你说,夫子能帮得上忙的肯定帮你。”庞统也好奇刘禅今天来找自己有什么事

    刘禅摇头不肯说,他把酒塞到庞统手里后,才说道:“夫子你先要了我的酒并且答应了,我才说,你不要的话,我不说。”刘禅怕说了庞统不肯答应,到时就悲剧了。

    庞统犯愁了,捧在手里的酒坛,酒香冒出来,闻着庞统都想流口水了,算算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喝酒了,肚子里的馋虫简直快要饿死了。

    但是,庞统无奈的看了客厅后面一眼,妻子沙之秋的眼睛可是一直在那里呢,要是敢接受了,那怕还没有喝,估计也得好几天不给自己上睡觉。

    庞统咬咬牙,重新把酒塞回给刘禅,大义凛然地说道:“你说,老夫不是那种收礼才办事的人。而且你是老夫的学生,老夫不帮你帮谁?”

    刘禅鄙视,装,装得还像的。

    刘禅把酒再次塞给庞统道:“夫子,你不收,我不说。”

    庞统不接,道:“我不收,既然你不说那就不要说了。”

    啊?刘禅傻眼了,这么狠?你不是应该推脱几次,然后就装着实在是受不了我的,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收下,然后听了我的要求后,大方地拍着脯,一口答应,然后大家就皆大欢喜,各回各家的吗?怎么会这样?

    刘禅呆住了,这次又和自己心里描述的剧本不一样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禅看了庞统一眼,看见庞统脸上有些愤怒并且还有些不舍,心里浮现一个念头,庞黑脸不见兔子不撒鹰吧,靠啊,这也太jiān诈了吧。

    万一你听了我的要求不肯答应,我岂不是亏了?但是看庞统那脸sè似乎不像在说笑的,刘禅试探地道:“夫子,你真的不要这酒?”

    庞统眼里尽是不舍之sè,虽然很想说要,但是嘴上不得不说道:“不要,不要,赶紧拿走。”

    刘禅有些糊涂了,庞统看起来不像在玩什么yù擒故纵的把戏,反倒像真的,于是刘禅继续问道:“那夫子能不能帮我个忙?”

    “不帮了,赶紧走......”庞统不知道怎么突然生起气来了,语气中十分不耐烦。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