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师母(求推荐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花了九十文(1两黄金=10两白银=1000文钱)钱买了两坛酒,刘禅在张嶷的带路下,直奔庞统家里,现在是中午时间,庞统这个时候在家里吃饭,所以刘禅打算直接找上门去,贿赂嘛,当然要越少人看到就越好,家里一般都是贿赂的好地方好地点。

    庞统的家不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门口也没有看门的人,显得十分冷清,根本不像一位重臣所居住的地方。

    张嶷上前拍门,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

    一个年级差不多六十岁的老伯,皱着眉头问道:“你们找谁?”口气并不是十分友好,显得有些不耐烦。

    不过刘禅并没有在意,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下人,看庞黑脸那样子就知道了。

    刘禅对老伯道:“老伯,我是来找庞夫子的。”

    老伯听了后,脸sè好看不少,问道:“你是我家老爷的学生?来找他有什么事?”

    刘禅道:“只是来探望探望夫子罢了。”刘禅当然不会直接说是来贿赂庞统的,估计一说出这话,老伯马上就关门了。

    老伯有些迟疑道:“按理说本该让你进去的,但是我家老爷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让人打扰,所以......”

    刘禅没所谓地道:“我可以等他吃完饭了再去见他。”

    “福伯,是谁在外面啊?”这时候刘禅听到里面有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老伯回过头去,看见后的来人,行礼道:“回夫人,是老爷的学生,说要来探望老爷。”

    夫人?刘禅一听,马上反应过来,那就是师母了。

    “既然是老爷的学生,那还不赶紧请人家进来,堵在门外,不觉得失礼吗?”里面的女声道。

    “是。”庞福应了一声,然后头朝里面一歪,对刘禅道:“进来吧,我家夫人让你们进去。”

    一进入门口,隔着一个不大的院子,刘禅就看到一个少数民族打扮的成熟庄重美丽大方的妇女站在台阶上,脸上带着温馨的笑容看着刘禅。少数民族?刘禅愣住了,他不是没有见过少数民族,但是在古代还是第一次见,更令他惊讶的是,这个少数民族的妇女应该就是庞统的妻子,自己的师母。刘禅在进来之前在脑海里勾画了无数个师母的形象,凶神恶煞,矮冬瓜,丑陋无比等等,在刘禅看来,庞统那形象娶的妻子也漂亮不到哪里去。

    但现实偏偏和刘禅想象的不一样,师母不但不丑,而且还很漂亮的那种,虽然不算祸国殃民,但也是一等一的美人了。看到这么漂亮的师母后,刘禅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幅景象,一朵鲜艳美丽的鲜花插在某种动物的排泄物上。

    “原来是太子下,妾见过太子下。”庞统的妻子,沙芝秋微微一笑,对着刘禅行礼,声音十分动听,让人舒心不已,师母不但长得漂亮,就连声音也动听得很。

    “啊?啊?”刘禅反应过来,连忙作揖回礼道,“见,见过师母。”刘禅心里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在感叹师母漂亮的同时,刘禅不羡慕庞统的狗屎运,能娶到以为这样漂亮贤淑的女子为妻子,自己这位夫子到底踩了多少堆狗屎。声音也那么动听,人肯定是温柔贤淑,刘禅越想就越嫉妒,比起庞统,刘禅他未来的妻子已经定了,漂不漂亮还不知道,但是xìng可是十分凶狠,完全是一个河东狮吼般的存在。

    “师母,你好漂亮啊。”刘禅看着美丽师母,嘴上赞叹着。

    沙芝秋一听,脸上的笑容更加盛了,带着嗔怪的语气道:“太子下真会说笑了,几年不见,当年尿的你嘴巴都这么甜了。”

    刘禅脸上一红,擦,以前的自己还有这样的糗事,丢大发了,刘禅红着脸道:“师母你还是叫我阿斗吧,这样好听多,别太子太子的。我是说真的,师母真的很漂亮!”

    “嘭”左侧的闭紧的房门突然被暴力推开,庞统的声音从房间里面穿了出来:“谁在调戏我妻子?”跟接着庞统那矮小的形跳出到门口,眼睛四处张望,像在寻找谁一样。

    庞统问自己的妻子道:“夫人,那个调戏你的yín贼在哪里?”然后又对福伯道:“福伯,关门,搞死他。”

    擦,刘禅看看周围,除了庞统一家三口之外,就剩下自己和张嶷了,车斌他们都没有跟进来,庞黑脸说的就是自己?

    但是鉴于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刘禅不好发作,只好忍了,刘禅黑着脸,向庞统行礼道:“阿斗见过夫子。”

    庞统看见是刘禅后,恢复正常,冷冷地哼了一声:“原来是太子下啊,大驾光临有何指教?是你调戏我夫人?”

    刘禅脸更黑了,不过还没有等他说话,沙芝秋已经叉着腰对着庞统大喝道:“说什么话呢?人家太子有心上门来探望你,你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滚过来。”那样子,那动作,那语气,让刘禅不想起自己那位没过门的诸葛芸,自己的母后孙尚香。

    刘禅额头冒出冷汗,貌似判断错误了,自己这位师母也不是什么善茬,也是家里霸王般的存在呢,幸好没有说错话。

    本来在刘禅面前摆出一副严师的样子的庞统马上就萎了,在刘禅惊愕的眼光下灰溜溜地走到沙芝秋边,一副受气媳妇的样子。

    沙芝秋伸出纤纤玉指不断地点着庞统的额头,把手上的银圈摇得叮叮作响,沙之秋不满地道:“能有太子这么孝顺的学生,你就该感到高兴才对,人家上门来,你居然还敢黑着脸给人家看,你诚心的是不是?”沙之秋比起庞统高出半个子,用手点着庞统的额头十分顺手,根本不用弯腰或者抬高手什么的,十分自然。

    沙之秋继续道:“太子有眼光,赞美一下你的妻子,你居然说是调戏你妻子。是不是你觉得我长得丑,不该赞啊?”刘禅听得清清楚楚,师母最后一句话是咬着牙说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寒气。

    本来庞统是低着头不说话的,但是听了妻子沙之秋最后一句话后,吓了一跳,连连摆手摇头出声道:“不是,绝对不是,夫人你这是说什么话呢,你在我心中是最美的。我这样紧张,不是怕你吃亏吗?怕你听了某些甜言蜜语会上当。”

    “师母我不会说谎的,师母是一个大美人,谁看到了都会给迷住的。”刘禅在旁边插嘴,为自己澄清,把沙之秋说得脸上笑开了花一般。

    沙之秋没有理会庞统,而是拉起刘禅的手,把刘禅往屋子里带,道:“都是阿斗会说话,有孝心,来进屋里说话。”

    而庞统则是乖乖地跟着进来,沙之秋在中间的主人椅上坐下,庞统则是挨着旁边坐下,就好像刘禅之前看到刘备坐在孙尚香旁边一样,一声不响,不敢乱说话。

    沙之秋让福伯拿一些糖果枣果之列的东西给刘禅,如果是赵广在这里的话,估计会乐坏了,不过估计赵广要不是迫不得已的话是不会来庞统家里的,刘禅也是。

    刘禅对眼前的零食之类不敢兴趣,他现在来找庞统是有正事的,可不是来吃东西的。

    沙之秋对刘禅道:“来来,阿斗,别客气,想吃什么就和师母说,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就行了。”

    在旁边的庞统突然出声问道:“阿斗,你今天来这里干什么?”庞统这个疑问可是在心里憋了好久,他可是明白像刘禅这些小臭要不是迫不得已的话是不会来找他的,除了上课,平时对他是有多远就躲多远的,今天平白无故地上门,肯定有蹊跷。

    现在看到自己的妻子居然对刘禅这么,庞统心里可是嫉妒得很,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但是一开口后,就知道不妙了。

    果然,沙之秋眉头皱了皱,转过来再次用手指点着庞统的额头,不悦地道:“庞士元,你这话什么意思,学生上门来探望你,你居然还怀疑人家有什么企图,你是怎么当人家的夫子的。”

    刘禅看着就觉得好笑,心里也舒畅得很,就算今天达不到目的,看到这些已经值了,庞黑脸你也有今天啊,爽!

    庞统看到刘禅脸上的笑容,黑脸上浮现出一丝红sè,低声道:“夫人,在外人面前给点面子。”

    沙之秋大声道:“什么外人不外人的,阿斗是你学生,也就是一家人,还用得着给你面子吗?”

    刘禅听了这话,忍得更加痛苦了,脸上憋得红红的,而庞统的脸也红红的。

    过了一会儿,沙之秋才停下来,不过看庞统额头并没有什么异样,不是沙之秋下手轻了就是庞统已经习惯了,额头被点得皮糙厚。

    沙之秋对刘禅道:“阿斗,你来找你夫子有什么事吗?”

    刘禅点点头道:“嗯,今天是有点事来找夫子。”

    沙之秋站起来,道:“那好,既然有事我也不就在这里搀和了,我先回房间,你和你夫子慢慢谈吧。”

    同时瞪了一眼庞统jǐng告道:“对人客气点!”然后对刘禅道:“阿斗不用怕他,要是他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说完后,轻移莲步地离开了客厅。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