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迟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既然有办法了,刘禅也不准备多留了,赶紧回家去,要抢在上门告状的庞统徐庶面前,去把事用自己的话告诉刘备才行,要不然万一让庞统徐庶先告状的话,刘禅觉得自己就死定了。

    听到刘禅要回去,赵统几个都没有什么异议,毕竟现在眼下是应付庞统徐庶他们先,至于玩,要是股给打烂了,还这么玩。当然也有人不同意,那就是赵广这家伙了。

    赵广正抱着头扮可怜,站在赵统边,用眼泪汪汪的眼睛盯着赵统,让赵统不忍心继续和他算账。但是听到刘禅要回去的时候,他可怜巴巴的样子马上不见,跳到刘禅面前,伸手拦住刘禅,道:“不准走。”

    刘禅道:“干嘛?你有更好的方法?”

    赵广摇头,道:“没有。”

    刘禅没好气道:“没有就给我到一边去,我时间紧急,要抢在夫子他们告状前赶回去,没时间陪你玩。”

    赵广道:“你说好要买糖给我吃呢。”

    刘禅翻了翻白眼,又忍不住在赵广头上敲了一下,道:“糖,糖,就记得糖,我去买糖给你吃,我就死定了,下次先。”说完,刘禅绕过赵广,要回去。

    赵广扯住刘禅的衣服,道:“阿斗哥哥,不用那么急,你听我说。”

    刘禅没法子,停下子来,十分没好气地道:“好,我听你说。要是你没有给我说出个理由来,不但现在没糖吃,以后都没糖吃,而且我还请你吃板粟。”

    赵广一听板粟两字,马上松开手抱着头,害怕刘禅再敲他的脑袋。

    眯着眼睛看刘禅,发觉刘禅没有敲他脑袋的意思后,赵广才放下手来,在刘禅吓人的目光下,道:“阿斗哥哥,你不用那么急回家,夫子们告状的话,一般都是晚上才去的,现在还不到晚上呢。所以,我们去买糖吃,吃完再回家也不迟啊,要是晚了的话,买糖的伯伯就回家了,那就要等到明天了。”

    说了半天,你还是为了糖,刘禅没好气地道:“你就想着吃是吧,还惦记上我的钱袋了。”

    赵广听刘禅这样说,一膛,理直气壮地道:“是又怎么样,我帮你出的主意,而且你之前都说了要带我去买糖的,阿斗哥哥你说话不算数,哼,娘亲说说话不算数会长鸡眼。”

    刘禅怒了,你居然还敢诅咒,太可恶了。

    刘禅怒道:“哎呀,你居然还敢诅咒我。哼哼,你阿斗哥哥最不怕就是诅咒了,你这样说,我就偏偏不买糖给你。”

    赵广也怒了,居然说话不算数,阿斗哥哥太可恶了,我诅咒你长鸡眼。但是即使阿斗哥哥长了鸡眼,没糖吃,还是不合算啊。

    赵广眼珠一转,威胁道:“哼哼,阿斗哥哥,你要是不买糖给我吃,我到时候去帮夫子作证,告诉大伯,说你说假话,骗他。”赵广叉着腰,十分嚣张,一副我不怕你的样子,为了糖,他可是豁出去了。

    刘禅牙疼了,发觉自己还真的没办法收拾赵广,除了乖乖买糖给他外。打他一顿,估计到时告状的不止夫子,还有赵广这个毛孩子也一起去告状呢,小孩子一旦蛮横起来,还真的收拾不了他。

    赵广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脸上的表十分欠揍,似乎在对刘禅说,来啊,打我啊,打我,我也告状去。

    刘禅拿他没办法,咬牙道:“我要是不买糖给你吃,你是不是不给我走。”

    赵广发觉刘禅没有请他吃板粟,觉得拿住了刘禅的痛脚,得意地哼了一声,道:“没错,没有糖,你不但要长鸡眼,我还要告状。告诉大伯,你欺负我,抢我的糖。”

    刘禅一听,跳起来,怒道:“赵小广,你太可恶了,你当我怕你是吧。我宁愿长鸡眼也不买糖给你。”

    赵广不怕刘禅生气,斜着眼睛,哼哼道:“那好,我等下去找大伯告状。”

    刘禅一听,泄气了,老实说他心里还真的有点怕还没见面的刘备,自己这副体的父亲。所以一听赵广的话,刘禅心里就虚了。

    刘禅和赵广干瞪了半天眼,最后刘禅屈服了,道:“好,赵小广,你狠,张嶷,拿钱来。”

    旁边的关兴悄悄用手捅了捅张苞,低声道:“喂,怎么我觉得广弟好像某个人。”

    张苞不明白关兴说什么,也低声问道:“像谁?”

    关兴道:“你不觉广弟的无赖有你父亲的影子么?”

    张苞反驳道:“胡说,我爹怎么会无赖呢。再说了,他看上的东西用得着耍无赖么,直接抢就是了。”

    关兴鄙视张苞,道:“你爹敢抢我爹的东西么?还不是像广弟这样对待阿斗哥哥,直接耍无赖,别跟我说你没见过你爹耍无赖。”

    张苞无语,估计他见过了不少。

    关兴继续道:“不过广弟这招学得好,等下跟他一起去买糖。”

    张苞点点头,有些担心道:“不过到时他要是不给怎么办?难道要我们也耍无赖吗?估计我们耍不过他。”

    关兴嘿嘿直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道:“怕什么,要是他不给,我们就威胁他,告诉伯母去,伯母不准他吃糖的,到时候他就不得不给了。”

    张苞听了后,也jiān笑地点点头,想起等下有糖吃,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赵广接过刘禅给的钱后,小脸笑得特别灿烂,嘴巴滔滔不绝地道:“阿斗哥哥,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和蔼可亲......”嘴巴好像涂了一层蜂蜜一样,对刘禅滔滔不绝地赞叹起来,很难想象像他这样的一个小孩子居然能说出这么赞赏的词语来。

    刘禅听赵广的赞语,心里的不爽消了不少,微笑地点头,唔,不错,总算有点安慰。咦,不对,这些话这么听着这么耳熟的呢。

    刘禅越听就越感觉不对劲,这些话语太熟悉了,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再仔细想想,刘禅总算想起来了,靠啊,这不就是自己开始对庞统说的话吗?什么时候让赵广这孩给学去了,原封不动地返还给自己。

    刘禅正要骂娘的时候,赵广去见势不妙,一溜烟就跑远了。

    刘禅带着张嶷慢悠悠地往皇宫走去,既然赵广那小孩说庞统徐庶晚上才去告状,那还早,现在才是下午,所以刘禅也不像刚才那样急忙忙地往回赶,让张嶷在前面带路,而他自己则是在后面仔细看起古代的建筑风景。

    见惯了现代的高楼大厦,突然看到和前世电视里面有点类似的建筑,刘禅感到十分新奇,不断地打量着周围的建筑景物。

    “我说,少爷,”前面带路的张嶷突然回头开声道,“我们没钱了。”

    “什么?”刘禅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

    张嶷重复道:“没钱了,娘娘给你的碎用钱已经用光了。”

    刘禅总算清楚了,难以置信地道:“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没钱了?别告诉我刚才给小广的那点钱就是我最后的钱了?”

    张嶷点头,道:“没错,那是少爷你这个月最后的碎用钱了。”

    刘禅呆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责怪道:“为什么不提醒我?或者只拿一点给他啊。”

    张嶷解释道:“我想说的,我刚拿出来,你就一把就从我手里夺过去,然后全部都给了赵广小公子了。”

    张嶷这样说,刘禅也不好意思责怪他了,想了一下,问道:“你刚才说我的碎用钱是我娘给我的,对吧。”

    张嶷点点头。

    刘禅一拍手,道:“既然这样,那我再问她要就是咯。”

    张嶷迟疑地道:“可是,少爷,皇上规定娘娘每个月给你固定的碎用钱,不准多给。”

    刘禅皱眉头,这个老爹未免太吝啬了吧,问道:“我娘疼我不?”

    张嶷肯定道:“疼。”

    刘禅心里笃定,道:“既然这样那就不怕了。走吧,回去。”

    既然刘禅这样说,张嶷也不好再说什么,继续在前头带路。

    但是在到达皇宫入口的时候,张嶷突然拉住刘禅,道:“少爷,慢着。”

    “什么事?”

    “庞夫子。”

    “什么?”刘禅一听,马上紧张起来,“在哪里?”

    张嶷指着宫门口的远处的一处茶棚内,道:“庞夫子的坐骑在那里。”

    刘禅问道:“他在那里喝茶吗?既然他在那里,那我们绕路吧,皇宫这么大应该还有其他入口吧?”刘禅可不信一个皇宫只有这么一个入口,他宁愿绕远路也不想碰到庞黑脸。

    张嶷摇头,道:“那是他下人在那里等他,他人应该进宫了,不对啊,平时庞夫子很少进宫的,而且也没有那么早。”

    刘禅一听,跳了起来,道:“他肯定是来告状的,我得赶紧回去,要是晚了就来不及了。”

    说完,不顾张嶷,自己独自往皇宫里面冲。

    但是还是迟了,刘禅让张嶷带路不回自己住的地方先,而是先去找刘备。结果张嶷带着刘禅来到御书房的时候,刘禅就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吼道:“刘阿斗在哪里?给朕把他找来!”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