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冲突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四个小孩被揍了一顿后,个个哭着跑进书院里面,连黄邕也顾不上了,跑进去把门大力一关,似乎害怕刘禅他们会追进去似的。本来他们带来的下人想冲书院里面冲出来救他们的主子,但是被车斌一伙人截住,一番下手把他们揍得鬼哭狼嚎,连爬带滚地回到书院里面,不敢露头。

    于是场中只剩下黄邕还在被赵统修理着,黄邕在赵统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被揍得那个叫凄惨啊,不过黄邕也有骨气的,没有发出一声求饶,也没有像小孩子那样哭起来,反而一边被揍一边叫嚣道:“你知道我是谁的儿子吗?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你敢打我?你死定了......”

    而赵统呢,则不声不响,黄邕越是叫嚣,他下手就越重,看得刘禅都有点惨不目睹了,特别是黄邕的眼睛,刘禅一度以为看到了大熊猫。

    “给我住手!”蜀人书院紧闭的大门不知道何时打开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站在门口,大喝一声。

    刘禅望去,那四个被揍的小孩正闪闪缩缩地躲在老人后,刘禅心中大为鄙视,打不过就找家长,鄙视啊。

    赵统听到老人的喊声后,也就乘机停下手来,不过停不停都没有关系了,刘禅看着黄邕的样子,心里肯定着黄邕他妈都认不出他来了。

    黄邕一脱离赵统的毒手,马上就挣扎着爬起来,往老人那儿跑去,而他居然还回头威胁赵统道:“你死定了。”

    看到赵统扬扬拳头,吓了一跳,脚下不较快了几分。

    黄邕跑到老人前,半个子就软了下去,老人赶紧扶住他,黄邕用凄惨的声音地叫了一声:“夫子,你要为我做主啊。”

    老人打量起怀里的黄邕,差点就脱口一句:“你是谁啊?”不过幸好他还能认出黄邕来,看着肿成猪头般模样的黄邕,老人被气得浑发抖,他把黄邕放下,哆嗦地伸出手指指着赵统,气极地道:“你,你,你......”老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看来他是气坏了。

    老人用手抚,好一会儿才把气给抚顺过来,他张口就质问道:“你们是谁家的孩子?谁让你们在这里撒野了?”

    靠,刘禅本来就不爽,听到老人这样说后,心中更加不爽了,道:“老头,你说谁在这里撒野?”

    “你,”老人显然是被刘禅的称呼给气到了,用手指着刘禅骂道:“不知礼貌的竖子。”

    刘禅当然不会客气,反骂道:“不知礼貌的老头。”

    “你,你,你叫你家大人来,老夫不和你这种没礼貌的小子吵,我要找你家大人讨个说法。”老人气坏了,他想不到刘禅居然敢反骂。

    刘禅哼哼道:“我家大人不会和你这种没礼貌的老头打交道。”

    “竖子,你......气煞老夫了!”刘禅左一口有一口没礼貌的老头,把老人气得捶顿足。

    老人被气得没话说,黄邕也不管自己说话走音,站出来指责刘禅道:“喂,你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样对夫子,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要尊师重道,孝敬师长的吗?真是没教养。”

    没等刘禅说话,赵统已经冷冷回道:“有没有教养不是你说了算,能对一个六岁的小孩子下这样的毒手,我看你才是最没有教养的一个。”赵统说话的口气十分之冷,依然有许多的怨气,看来只是打黄邕一顿他还没有消气。

    黄邕看见赵统说话,脸上闪过一丝害怕,子也不自地抖了下,不过仗着有夫子在边,胆气大了不少,回道:“哼,偷袭算什么好汉。”他也知道自己打错了人,但是现在想要他认错是不可能的,只有死撑到底。

    刘禅一听,抓住黄邕话里的漏洞,马上道:“小子,你这样说,是不是不偷袭你就能赢?”

    黄邕硬着头皮道:“当然,偷袭这么下流卑鄙的招数我是不会用的。”

    刘禅把手叫好道:“好,果然是一条汉子,”然后用带责备的语气对赵统道:“小统,你看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赵广一听刘禅怪自己的哥哥,马上跳出来叫道:“阿斗哥哥,你这个叛徒......哎哟.....”

    刘禅慢条斯理地从赵广的脑袋上收回手,转而对黄邕道:“小子,我有个提议,你看怎么样?”

    黄邕见到刘禅居然责备赵统,并且敲赵广的脑袋,以为刘禅害怕夫子,想宁事息人,脸上路出笑容,出声问道:“什么提议?”

    刘禅脸上也路出笑容,道:“你和小统光明正大地再打过一次,怎么样?我们输了,我们赔礼道歉,马上走人。”

    赵统他们露出了笑容,而黄邕的笑容则是凝在脸上,并且脸都变青了,再和赵统打多次?打多十次都没有用,黄邕知道自己和赵统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看看自己上的伤势就知道了。

    赵广也嚷着,嚣张地道:“对,来,再和我哥哥打一次,我哥哥让你一只手。”看来赵广对黄邕的怨念很深。

    张苞关兴也是唯恐天下不乱,也在旁边推波助澜,着小膛,用力拍得砰砰响,道:“对,不敢跟赵统哥哥打,那就我们来,谁输谁学小狗叫。”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黄邕不敢说话了,而这时候夫子把气再次理顺过来,用手指着刘禅一行人道:“光天化rì之下,口口声声要打架,小小年纪就如此,长大还得了?”

    刘禅道:“我们长大如何,不关你的事,至少不会像你这样。”

    夫子听了刘禅的话,差点就背过气去,气得浑发抖,老夫很差吗?不会像老夫这样,老夫好歹也是有点名气的人,在你口中就变成一文不值了,气煞老夫了。

    刘禅继续道:“要是我们长大以后像你这样,为老不尊,不讲事理,当众欺负小孩子的话,我们的爹娘早就把我们给掐死了,绝对不会让我们像你这样来欺负小孩子的......”

    夫子越听就越愤怒,到最后忍不住怒道:“气死老夫了,你这个黄毛雏儿,居然敢胡言乱语,看老夫不替你父母教训教训你。”

    夫子直接从台阶上面跳下来,很难想象他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居然能一下子就跳下三四阶台阶,夫子一落地也不顾得上站稳,直接就伸手往刘禅抓去。

    夫子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说过了,不说别的就单单以他的年龄都能够压过许多人一头了,即使再不喜欢他的人,看在他的年龄份上也不会说什么过分的话,但今天却偏偏撞上了一个黄毛雏儿,满口胡言,乱说一通。要是不教训教训他,rì后如何在后这些小子面前提起头来。

    夫子平时和人争论都是之乎者也,引用古言文来反驳对方,什么时候听过像刘禅这样骂人的话了,既然说不过,那就动手吧,老夫就不信你这个黄毛雏儿还敢躲了。

    刘禅不但躲了,而且还喊出声来了:“夫子欺负小孩了,夫子欺负小孩了......”刘禅带着赵统他们一边后退,一边大喊。

    夫子的手一下子就僵住在空中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这抓还是不抓?抓,能抓到的话,还好,抓不到任由刘禅这样喊的话,夫子担心自己第二天就出名了。虽然街上没有什么人,但是到底还是有人,要是过往的人回去把这一幕和别人一说,那就是笑话了。

    夫子这时候心里隐隐后悔了,干嘛要这么冲动呢,现在好了,进退两难。夫子狠狠地瞪了两眼刘禅,都怪这个黄毛雏儿。

    就在夫子左右为难,进退不得,刘禅大呼小叫的时候,响起了一个声音。

    “阿斗,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刘禅后面响起。

    阿斗几人回头一看,一个葛巾布袍,皂绦乌履,如神仙般飘逸的中年文士站在后面,正一脸不悦地看着刘禅。

    谁啊?这是?刘禅正要出声质问,老头自己都不礼貌对待了,更何况一个中年人。

    赵统他们一看见文士,马上恭敬地行礼道:“见过夫子。”

    又是夫子?刘禅不屑了,一个老夫子不行,难道来一个年纪的就可以吓得住老子么。

    “少爷,这是徐夫子,教你的。”张嶷看见刘禅没有行礼,而是带着不屑的神sè,马上明白自家少爷肯定记不起眼前这位了,马上凑近提醒。

    靠,你早说啊。刘禅一听,是自己的老师,这下不敢乱来了,先前那个老头不是自己的老师,刘禅还敢和他叫板,但对着自己的老师,刘禅就不敢了。

    刘禅马上学着赵统他们行礼道:“夫子好。”

    中年文士“嗯”了一声,出声问刘禅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值得你大呼小叫的,平时教你的都忘记了吗?”

    刘禅心里嘀咕,早就忘记了。正想向他解释事的经过的时候,蜀人书院的老夫子却先出声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