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冲突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砰砰砰......”刘禅满头黑线,忍不住伸出手关兴头上敲了一下,刘禅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太令我失望了,居然就想着去玩,就算去玩也要找点有意义的事来玩。噢,捉迷藏,小兴,你还真的敢提出来。”说着,刘禅又忍不住在关兴的脑袋上再敲多一下,把关兴敲得眼泪汪汪的,嘴巴扁扁,随时都要哭给刘禅看。

    关兴不服气,扁着嘴巴向刘禅嚷道:“就要捉迷藏,捉迷藏好玩。”

    刘禅没好气地拒绝道:“不行。”开玩笑,我外表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是内心比你大多了,怎么还能和你玩捉迷藏,传了出去,我羞都羞死人了。

    张苞看见关兴的提议被拒绝后,他以为刘禅会同意自己的提议,举手赞同刘禅道:“就是,就是,捉迷藏太幼稚了,没意思,阿斗哥哥我们去抓鱼去,抓鱼好玩。”

    刘禅一视同仁,同样地在张苞头上敲多一次,道:“也不行。”开玩笑,抓鱼,我前世钓鱼都没钓过几条,更别说抓鱼了,到时候一条都抓不到岂不是很丢脸?而且这些都是小孩子的活动,我才不会参加呢。

    至于赵广在看到关兴张苞两个人的提议都遭到残酷的镇压后,马上把高举的小手放下来,同时双眼四处张望,扮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做过。看见刘禅看着他后,赵广小脸上连忙挤出可同时带有讨好的的笑容,道:“阿斗哥哥,我不要买糖了。”

    刘禅狐疑了,道:“为什么?”

    赵广道:“阿斗哥哥应该不喜欢吃糖的,所以我也不要去买糖了。”说起糖,赵广咽了咽喉咙,语气十分不舍,不过为了脑袋的安全,坚决地放弃了去买糖的机会。他心里想着:“大不了,等阿斗哥哥走了,我再自己去买。”

    就在赵广考虑着什么时候去买糖吃,刘禅却突然一笑,道:“不,我也很喜欢吃糖,我们现在就去买糖吧。”

    “什么?”赵广一时间没有听清楚,以为自己听错了,道:“阿斗哥哥你说要去买糖?”

    刘禅点点头,道:“对啊,要不要?不要的话就算了。”吃糖只是顺带的,刘禅的目的是打算在成都城里好好转一转,看看古代的成都城。

    赵广一听,不欢呼起来,不单是赵广欢呼,就连刚才还是扁着嘴巴的关兴张苞也欢呼起来。他们两个也喜欢糖,但更喜欢是捉迷藏或者抓鱼,不过能有糖吃,他们也高兴得很,一下子就忘记了刚才刘禅的镇压。

    刘禅满意点点头,刚要开口的时候,赵统突然出声道:“阿斗哥哥,我们没有钱。”

    张苞关兴也是一起点头道:“我们也是。”

    我叉,没钱买什么糖。刘禅问赵广道:“小广,没钱那你还叫买糖叫得那么起劲干嘛?”

    赵广嘿嘿笑道:“阿斗哥哥可以带我去问我娘亲要钱去买糖啊,我问她不肯,不过阿斗哥哥的话她就肯。”

    说完这话后,赵广脑袋马上被刘禅敲了一下,得到了张苞关兴两人同样的待遇。

    刘禅不理会赵广的眼泪汪汪,转而问张嶷道:“张嶷,我有没有钱?”刘禅摸遍了上,没有找到一毛钱,想起在古代都是下人或者侍卫带钱的,于是就问起张嶷来。

    张嶷点点头,道:“少爷你的钱我带着,不过......”

    刘禅一听,有钱就行了,不等张嶷把话说完,刘禅很豪气地一挥手道:“我请你们吃糖。”让赵广几个人又一阵欢呼。

    张嶷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不过张了张嘴,最后摇摇头,没有说什么,直接跟上去。

    听到有糖吃,年纪最小的赵广兴奋得脸都红了,兴冲冲地走在最前面带路,他惦记着王老汉那儿的糖可有一段时间了,今天就要把阿斗哥哥带到王老汉那儿,他那儿的糖最好吃的了。

    赵广在前面带路,个子不高,走路可不慢,把刘禅落了一大截。赵广兴冲冲地小跑着经过一个拐角后,刘禅几个人已经被摔在后面了,不过赵广并没有打算停下来等人,而是继续往前冲。跑着,跑着,赵广突然被人狠狠地撞在上,整个人摔在地上,好不生疼。还没有等他喊出声来,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黑,紧接着就被一个人压在上了。

    “疼疼......”赵广因为猝不及防地摔在地上,双手被地上的碎石蹭破了皮,点点滴滴地渗出鲜血来。这次赵广双眼真的是布满了泪水,刚才在刘禅面前泪水花花是故意扮可怜的,但这次是真的疼得他流泪了。

    “小弟弟,你没事吧?对不起啊。”赵广眼前一亮,压在他上的人连忙爬起来,伸手把赵广拉起来,问道。

    赵广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责问眼前这个人道:“你是谁?干嘛要撞我?”

    撞倒赵广的人也是一个孩子,年纪和赵广的哥哥赵统差不多大,这个孩子的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眼角有淤血,嘴角也破肿了起来,说话的时候扯动了下,让他忍不住低低地吸冷气。

    赵广到底是个小孩子,看到眼前这个大哥哥摔得比自己还惨,反而不好意思责怪别人了,赵广道:“大哥哥,你没事吧?是我害你摔跤了吗?”

    那孩子摇摇头道:“不关你的事,小弟弟你快走吧。”

    “走?为什么?”赵广不明白。

    “哟,张树成,你旁边那个是谁啊?”

    “难道是他找来的帮手吗......”

    “哈哈,这样的帮手再找一百个来我们都不怕......”

    赵广循声望去,在右手边,同样是一间书院,牌匾上面写着“蜀人书院”,门口处有几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孩站在那儿,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赵广和他旁边的那个小孩。

    赵广数了数,一共是五个小孩,个个都目光不善。

    张树成,也就是撞倒赵广的那个孩子,他不理会书院门口那几个小孩,而是再推了一下赵广,低声道:“小弟弟,快走吧,要不然他们会打你的。”

    “打我?”赵广惊讶了,赵广虽然年纪小,才六岁,但是已经明白很多事了。自己和那些大哥哥无冤无仇,他们为什么要打人,而且自己又没有糖可以让他们抢。

    张树成没有和赵广作过多的解释,看见赵广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恐吓道:“他们很凶的,打人很疼很疼的,快走吧,快回家去。”

    赵广听到张树成这样说,他才不怕呢,再看张树成脸上的伤和台阶上面那几个小孩子,赵广便明白了,道:“大哥哥,是他们打你的吗?”

    张树成为了让赵广早点离开这里,免得招惹上那几个人,点点头,道:“没错是他们打的,他们还把我从上面推下来。”为了让赵广害怕离开这里,张树成实话实说,不过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赵广就生气了。

    赵广气鼓鼓地道:“他们太可恶了,都是坏人,居然敢推大哥哥你来撞我,难道他们是为了抢我的糖吗?”现在在赵广心目中,那几个孩子已经全部都是坏人了。

    赵广拉着张树成的手道:“大哥哥不用怕,我的哥哥们也在后面,要是他们敢打你,我就叫哥哥们打他们。”

    张树成摇摇头,他已经看到台阶上的那几个孩子已经走了下来,围住了自己和赵广,不让人走了。

    为首的一个小孩,也是五个小孩之中最大的一个,冷笑地道:“哼,打我们?谁家的孩子口气那么大啊,张树成,这个不会是你的弟弟吧?”

    张树成冷冷地道:“黄邕,你管好你的臭嘴,你们要打的人是我,和这个小弟弟没有关系,让他走。”

    旁边的另一个小孩怪声怪气地道:“哟,好伟大哦,不是你什么人,你这么维护他干什么?”

    “就是就是,不是你张树成的亲人,你张树成会这么紧张?不要忘记了,你的父亲可是直接出卖整个益州的小人,你张树成也好不到哪里去。”第三个小孩接口道,语气里充满了鄙视。

    张树成听到小孩的话后,脸马上就涨红了,直直地一拳朝着这个小孩脸上打去,怒吼道:“我父亲不是小人,不准你污蔑我的父亲。”

    这个小孩一时间没有防备,猝不及防地被张树成一拳打在脸颊上,不住地往后退,同时口水飞溅出来,可见张树成下手之狠。

    这个小孩被张树成一拳砸了出去,虽然疼得眼泪直流,不过并没有哭出声来,而是咬着牙挥拳回敬张树成,两人很快就缠打在一起。

    其余几个小孩看见自己的同伴给打了,当然要去帮忙。除了为首的那个叫黄邕的小孩外,剩下的三个小孩纷纷叫嚷起来:“还敢动手打人,你活腻了。”年纪虽小,但是这几个小孩口中的话却嚣张无比。

    被张树成打了一拳的小孩在同伴的帮忙下把张树成按到在地上狠狠地揍了起来,张树成除了开始能反击几下,之后就一直处于挨打状态,不过虽然被四个小孩围住打,但张树成吭都没有吭一声,只是紧紧地咬着牙忍受。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