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晴天霹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张苞的皮肤黑黝黝,如果额头上面再印上一个弯弯的月亮,刘禅估计包青天也和他一样玩穿越了呢。估计把他老爸张飞的都给遗传了,张苞说话的声音也很大声,远远不像一个小孩说话的声音,他道:“阿斗哥哥,那是大姐头和你的事,我们不好参与。”

    刘禅小眼睛一瞪眼,道:“什么不好参与,我问你,那丫头是不是很可恶。”

    张苞把手指伸入嘴里咬着,想了一下,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刘禅气坏了,道:“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么,笨死了,果然是和你老爸一个样子。小兴,你来说。”刘禅向在旁边同样傻乎乎地咬着手的关兴说道。

    关兴的皮肤倒也正常,白白嫩嫩的,没有像他老爸关羽那样,整天都是脸充血,不过眼睛就像极关羽了,也是长着卧蚕眉,眉尾向上高扬,眉呈现两段微弯,眉sè乌亮富光泽,小小年纪看起来就显得十分可

    关兴听到也摇摇头,道:“我不觉得大姐头很可恶啊,我见过三婶都是这样对三叔的,三婶人很好啊,经常给我糖吃,很甜,连娘亲都很少给我吃。”关兴说起糖来,双眼闪亮闪亮的,嘴角也开始挂着闪亮闪亮的垂涎了。

    张苞在旁边用酸酸的语气道:“哼,娘亲太偏心了,为什么我吃一块,你能吃两块,你还欠我一块没还呢。”

    刘禅伸手拍在自己额头上,仰天无语,蜀国的未来,蜀国的支柱就是这个样子,刘禅忽然感觉到天空是灰sè的,前途一片渺茫啊。

    刘禅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口气道:“吃吃,你们两个就知道吃,是吃货么。小统,你给我说,那个诸葛丫头是不是一个可恶的女人。”刘禅这次没有问年纪和张苞关兴差不多的赵广,看赵广鼻子哧溜哧溜的,刘禅就知道赵广和张苞他们一样靠不住,所以刘禅直接问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赵统。

    赵统赵广两人不愧是帅哥赵云的儿子,轩昂的眉宇,明朗的双目,直的鼻梁,小小年纪已经是一副正太的样子了,长大后绝对是偶像级别的人,刘禅看到他们两个也不由得嫉妒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刘禅暗暗舒了口气,至少脸上的他们多点,应该,应该不比他们差吧,唉,rì后带着这么英俊的小弟出街,会有很大压力的。

    赵统笑了笑,没有和张苞他们那样脱节,道:“我觉得大姐头好的。”

    靠,刘禅怒了,这个样子还好?你们睁眼说瞎话吗?刘禅气呼呼地道:“好?那臭丫头哪里好了?霸王龙,母夜叉,河东狮吼,要淑女没淑女,就会暴力,就会欺负弱小。你有看多一个正常的女孩能一巴掌拍碎一掌桌子的吗?你们居然还说她好?她没欺负过你们吗?我就不信了。”

    刘禅这话一说完,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摇摇头,道:“没有,大姐头对我们很好。”

    刘禅吐血了,感觉到自己弱小的心灵受到了狠狠的冲击,感只有自己一个人被欺负,欺负得死死的。

    “好,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说别的。”刘禅深深地呼吸几下,把内心里的悲愤给压下去,咬着牙道,“那你们刚才为什么不出来帮我,任由我给她欺负。”

    这次是赵广说话了,他估计是听了关兴张苞两人说糖的事,流口水了,也把手指给塞进嘴里咬着,有些含糊不清地道:“阿的哥哥你不是习惯了吗?”

    噗嗤,刘禅再一口血喷出,刘禅悲愤地道:“你们没看到我求救的目光吗?”

    四个人摇摇头,张苞道:“你以前给欺负也差不多是这样的眼神。”得,原来以前也是做这样的没用功。

    关兴点头赞同,道:“我以为阿斗哥哥你是叫我们不要多管闲事呢,原来那目光是求救的目光吗?我还不知道耶。”

    赵统站在旁边不说话,看来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而他弟弟赵广就不同了。

    赵广的一双眼睛闪亮闪亮的,听到关兴的话后,也争着说,举起沾着口水的小手道:“对啊,对啊,我也不知道耶,原来那就是爹爹说的求救目光吗?好好看呢,闪闪发光的,好漂亮。”

    刘禅真的要吐血了,感我的表白费了,还漂亮,还闪闪发光,难道要我告诉你那是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吗?

    刘禅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炸了,看着张苞关兴问道:“那刚才我看着你们两个的时候,你们干吗摇头,小苞,小兴,你们是不是知道我目光的意思,故意见死不救。”

    张苞关兴连忙摇头,关兴道:“阿斗哥哥,我是想叫你不要反抗,因为你一天之内连续招惹庞黑脸和大姐头,如果敢反抗的话,会死得更惨。”

    张苞也连连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想你妹啊,刘禅咬着牙,用手按住快口,很受伤地问道:“难道你们真的就这样对我?见死不救?你们还当不当我是你们的哥哥。”

    赵广又把手指塞进嘴里,好奇地道:“咦,阿斗哥哥你说什么啊,你本来就是我们的哥哥,这是爹爹和娘亲说的。”

    “对啊,对啊,阿斗哥哥这么厉害,你不是我们的哥哥,谁是啊。”看不出张苞还会拍马的,刘禅很怀疑这个是不是也遗传张飞的。

    刘禅深吸一口气,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别和这些小孩一般见识,我是大人,经历过大风大浪,连穿越都试过了,心要宽阔,要学会包容。

    刘禅深吸几口气候,对张苞几人道:“这件事我就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了,但是,以后如果我再有这样的目光的话,你们一定要过来帮我,揍跑那臭丫头。”

    想不到这次四个人再次同时摇头,道:“我们不敢?”

    刘禅眼睛都红了,怒问道:“为什么不敢?”

    四个人很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们打不过她。”

    刘禅哑然。

    张苞用手拍着口,拍得砰砰响,道:“阿斗哥哥,大姐头实在太犀利了,而且她还跟我爹学武,她可以一掌就把一扇门给打烂。”

    关兴也点头道:“是啊,是啊,我爹爹也经常骂我,说如果我有大姐头一半犀利就好了。”

    赵统也道:“我爹爹也教过大姐头武功。”

    得,刘禅一听,不由泄气了,那臭丫头真的有那么厉害?唉,难道要我以后躲着她走吗?

    刘禅不死心地问一句道:“那臭丫头真的这么犀利?”

    赵广也不甘落后,抢着回答道:“这个我知道,我知道。有次在街上有个大人想欺负我,结果被大姐头一掌就拍飞了,飞得好远好远,然后‘啪’地落在地上,可惜那时候我被大姐头给拉走了,没看到那人是不是死了。”

    刘禅听了后,不由得再次都吸一口冷气,不愧是古代,连一个小丫头也能这么厉害。考虑到赵广是个小孩,而且还是小孩,是那种能把小事说成天大的事的小孩,但是把他的话压缩再压缩也依然让刘禅感到害怕,算了,然后遇到这个小丫头远远地绕路走吧,别惹她就好了,刘禅心里对自己说。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万一以后不小心碰到那臭丫头,不小心惹到她了,那还得要眼前这几个小孩来搭救,刘禅决定应该和他们商量好才行。

    想了想,刘禅道:“那好,这样,如果以后我再被那臭丫头欺负了,你们就上来帮我。”

    张苞几人很统一地摇头,道:“打不过。”

    刘禅摇头道:“当然不是让你们和她打架,我们都是好孩子,这么能打架呢,你们应该上来劝她,让她把我给放了,这样好不好?”

    张苞几人还是不约而同地摇头道:“不好。”

    “为什么?你们不当我是哥哥,不听话是吧?”刘禅脸sè又开始不好看起来了,小孩太可恶了。

    关兴道:“娘亲说,做人不能干扰别人的家事。”

    张苞也点头道:“对,我娘亲也说过。”

    “你们呢?”刘禅望向赵统赵广,两人也是点点头。

    哎呀,这算什么家事,刘禅怒了,我是太子,她欺负太子,这不是家事,我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欺负我,这是国家大事了。

    刘禅决定得好好给这帮臭孩上上课,让他们分清楚什么叫家事,什么叫国家大事。

    刘禅突然发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衣服,扭头一看原来是站在旁边的张嶷,张嶷附近刘禅耳边,低声道:“少爷,我刚才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

    “什么事?赶紧说,我忙得很。”刘禅不耐烦地道。

    张嶷道:“少爷,诸葛芸小姐是你的未来妻子。”

    “什么?”刘禅一天,犹如脚下生针一样,跳了起来,手指哆嗦地指着张嶷,道:“你,你再说一遍。”

    张嶷道:“诸葛小姐是你的未来妻子,你一出生就和她定了亲。”

    刘禅这次总算听清楚了,整个人都呆住了。

    晴天个霹雳哦,这算是玩我吗?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