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恐怖的丫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ttle 书名:二代三国
    刘禅飞快地跑到下面,看到一个空位后就赶紧坐下去,现在刘禅可是对庞统有些惧怕了,不说别的,单单是那一压力就已经让刘禅感到害怕。

    刘禅感受到压力的那时候才突然想起,眼前这个庞统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老师,而是历史上有名的牛人,如果自己的老子是刘备,那么庞统肯定是刘备倚重的人之一了。哎呀,不妙,如果这个庞黑脸跑去老子的老子面前打下小报告,那老子怎么办?

    所以刘禅不敢再在庞统面前嚣张了,乖乖滴缩起尾巴,不敢去触犯庞统的霉头,要是庞统真的去打小报告,那就真的不妙了。书上不是说过么,长坂坡那时候,为了安抚赵云,刘备可是把在襁褓里的自己往地上摔呢,哎呀,危险,危险。

    “阿斗哥哥,你好犀利。”

    刘禅这边刚刚坐落,旁边就有人稚声稚气地赞道:“居然能从庞黑脸手上逃掉,太犀利了。”

    刘禅一听,心里不有些得意了,必须的嘛,为穿越集团的一员,不能给穿越众丢脸,这些小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哈哈......

    刘禅嘴上没有说什么,不过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扭过头去想看看是谁这么有眼光,不过一看,刘禅就泄气了,心里那点小得意马上消失无影无踪,佩服自己的人居然是一个小孩,没意思啊。

    刘禅撇撇嘴,还没有说话。

    这时旁边另一个小孩也举着书本,低着头,凑近些少道:“对啊,阿斗哥哥,我们这里就只有你不怕庞黑脸了,可惜,如果我也能像阿斗哥哥你那样就好了。”这个小孩皮肤也是黑黝黝的,一脸佩服,刘禅看到的时候还差点以为他就是庞统的儿子呢。

    这是先前说话的那个小孩道:“省省吧,要是你敢学阿斗哥哥这样的话,庞黑脸绝对会打你,打完后,还会告状,回到家里,你肯定又会被三叔狠狠地揍一顿。”

    黑脸小孩道:“你还不是一样,二伯母比我爹狠多。”那个小孩听了这话,子一缩,显然是对他母亲感到害怕,当下讪讪不说话了。

    刘禅对这两个小孩的恭维没兴趣,嘴里打着呵欠,敷衍道:“行了,行了,不就是一个庞黑脸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两个小孩不说话,不过看着刘禅的眼光更加佩服了。

    “吵什么吵,刘阿斗,你给我住嘴。”突然一个女童的声音传到刘禅耳中。

    刘禅一望,一个比自己大两三岁的小女孩正从前面扭过头来,满脸不悦地盯着自己。

    哎哟,想不到这学堂里居然还有女的,谁说古代的女人不能进学堂读书的,自己眼前不就是有一个吗?

    刘禅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丫头,你是在说我吗,你是谁?”

    丫头?诸葛芸小脸上马上布满了一层寒霜,这个刘阿斗太可恶了,居然敢这样称呼本小姐,敢和本小姐开玩笑。

    “嘭!”诸葛芸一掌拍在桌子上,一声巨响在学堂里面响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包括上面的庞统。

    诸葛芸满脸寒霜,银牙紧咬,盯着刘禅,一字一音地道:“刘,阿,斗......”

    刘禅也被吓了一跳,这丫头的脸怎么说变就变了,不过刘禅可不会怕她,大大咧咧地坐在座位上,并且跷起二郎腿,用充满不屑的口气道:“怎么了,丫头,我和你很熟吗?”

    本来讲台上面的庞统站起来是准备出声的,不过看到刘禅这个样子后,他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看了一眼诸葛芸,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摸了摸下巴的胡子,想了一下重新坐了下去,抱着看戏的心看着下面。

    “刘阿斗,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诸葛芸十分生气的道。

    刘禅当然不会怕她了,道:“说就说,还怕你不成,丫头,我和你很熟吗?”

    “嘭”诸葛芸又一掌拍在桌子上,这次声音不但巨响,而且巨响中还夹杂着碎裂的声音,刘禅眼尖,看到那张桌子已经有了裂缝。

    再看看诸葛芸那只嫩白嫩白的小手,刘禅倒吸一口冷气,这算什么,内功?还是力大无穷?当下嚣张的态度马上大改,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看见诸葛芸眼睛里跳动着愤怒的火焰,一步一步走向自己,刘禅连忙跳起来道:“喂,喂,别乱动手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君子?”诸葛芸冷冷一笑,道,“你刘阿斗也好意思在我面前称君子?”

    “丫头,啊,不,小姐,不,不,大姐,你想干什么?我可没招惹你啊。”刘禅看了看自己的板,再看看那张碎裂的桌子,冷汗不冒了出来,挨不住啊。

    诸葛芸冷哼一声,双手握成拳头,杀气腾腾地道:“想干什么?当然是给你点教训,不给你点颜sè看看,你救还是这样的xìng子。”

    咦,开玩笑了,老子本来就是这样的xìng格,关你什么事,难道之前的刘阿斗也是不安分的家伙,靠,怪不得会摔死,让老子来个穿越,刘禅心里嘀咕着。

    刘禅的气势一弱再弱,道:“你是我什么人,我这样的xìng格与你何关?”

    这话一说完,刘禅惊恐地发现诸葛芸的怒气值居然嗖嗖地直飙,由黄sè变成红sè,再变成深红sè。

    擦,说错话了么,刘禅求救地望向刚才两个和自己说话的小孩,希望他们能救一救自己。

    两个小孩看到刘禅求救的目光,但是两人都是很没义气地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刘禅甚至能听到黑脸小孩低声道:“阿斗哥哥别怪我们,这是你自己惹的祸,忍忍吧,等大姐头火气过了就行了,反正你都习惯了。”

    习惯?习惯个啊,老子新来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别过来,再过来老子就不客气了。”求助无门,刘禅只能自力更生了,威胁着诸葛芸道。

    诸葛芸无视刘禅的威胁,道:“是吗?那本小姐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了。”诸葛芸双拳紧握,关节发出啪啪的声音,又是令刘禅一阵毛骨悚然。

    本来刘禅是不会怕这个在前世能当他女儿的诸葛芸,但是看到诸葛芸一掌就差点废掉一张桌子后,刘禅才害怕起来。诸葛芸的年纪不大,还是个小孩子,小孩子嘛,和她讲道理是没用的,小孩子做事可不会想后果的。万一诸葛芸头脑一发,像拍桌子一样在刘禅上拍一下,但是刘禅说不定又要玩穿越了。

    “嘭”诸葛芸走到刘禅面前,又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在刘禅惊恐的目光下,以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一条条的裂缝,咔嚓咔嚓的声音,让刘禅忍不住后退两步,要离诸葛芸远点。

    诸葛芸收回嫩白的小手,在桌面上留下一个不大的掌印,诸葛芸把小手伸到嘴边吹了吹,彷佛要吹掉上面的灰尘一样,然后对刘禅道:“说,要怎么对我不客气法?”

    刘禅yù哭无泪,说错话了不行么。

    看着步步紧诸葛芸,刘禅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刘禅敢肯定诸葛芸绝对会给自己教训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刘禅心里却有一个声音肯定地告诉自己,诸葛芸不是说笑的。

    刘禅不是没有想过反抗,但是看了看诸葛芸在桌子上留下的掌印,就泄了气,加上诸葛芸比起他还要高出一头,刘禅不敢乱动了,也许反抗的话会死得更快。

    听到诸葛芸的问话,刘禅没有回答,男子汉大丈夫,让他向一个小女孩求饶,刘禅做不出,既然反抗不了,那就接受吧。刘禅把头扭向一边,冷哼一声,不回答诸葛芸的话。

    诸葛芸看到刘禅这个样子,心里更加来气了,当下双掌张开,然后上前两步,照着刘禅那胖嘟嘟的小脸一夹,然后狠狠地上下搓动,把刘禅的脸弄得来回变形。

    “疼,疼......”刘禅的脸被诸葛芸搓得生疼,小孩子发达的泪腺一下子就让他的双眼布满了泪水,刘禅真的想哭了,形象全毁了。不是他想哭,而是小孩子的泪腺让他看起来像哭了,刘禅心里哀嚎,以后怎么见人啊。

    诸葛芸搓了一大会刘禅的小脸,才有点意犹未尽地松开手,看着满脸通红的刘禅,突然温柔一笑,伸出小手轻轻地抚摸着刘禅的脸庞,柔声道:“疼吗?”

    刘禅吓了一跳,怎么她也像庞统那黑脸一样,瞬间就转变了,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让他连忙后退两步,避开诸葛芸的纤手,强硬道:“哼,不用你管。”

    诸葛芸一听,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不悦之sè,冷哼一声,用带有寒意的声音道:“是吗?不用我管?”

    刘禅眉毛一跳,听到诸葛芸这样说,头皮发麻,他害怕诸葛芸又像刚才那样再来一次,脑海里马上在考虑着该怎么说,才不会激怒诸葛芸,同时又不显得自己害怕。

    “好了,好了,还在干什么?都坐回去,我们继续上课!”庞统的声音从上面传来,让刘禅彷佛听到天籁之音。

重要声明:小说《二代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