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张梁归天

    倪天没有说什么,只是单手一挥,刘备等五人各自站在五个阵门前,准备破阵,倪天点了点头,他们五人就以及出发了。

    张梁看见倪天果真没有来破阵心中不免放下心来,因为他知道,摆阵到现在为止,还只有倪天一人闯出过阵,所以,怕阵法被破的只有只有倪天一人,别人,他到不担心,因为当时教他阵法的人曾说过,如果有人能够从这个阵中安全出来,那他就是此阵的克星。但是,现在看见倪天没有来破阵,张梁并没有那些过多的担心。

    刘备手持着桃木走向了阵东门,可是,一入阵就看见了他正准备走向京师的皇帝龙椅,刘备非常吃惊,这是他多说年窝在心中的理想,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看见了,但是,他忽然想起了倪天的话,只能闭着眼睛按照着倪天指示的脚步移动。

    但是,那些画面并没有因为他闭上眼睛而消失不见,反而出现在了他的脑中,那些将来的宏图霸业,那汉中王的名号,还有那什么蜀汉昭烈帝,更是让他心跳加速,他知道这些都是幻觉,但是,还是有些不能自主,很想睁开眼看个仔细。

    但是,倪天那些话语有出现在他的耳中,那些一些都是幻觉,你要彻底抛开自己的yù念,然后才能走到终点。

    五人相继走入阵中,他们都有各自的思想,因为人活在世上,每个人都不能真正舍弃七六yù,所以,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心愿,但是,很多人能够懂得克制自己的yù念,所以他活的很长,有些人克制不住,所以他们就会为自己的yù念断送自己的xìng命。

    刘备还算是比较能克制之人,因为他没有因为那些天大的惑停止不前。

    忽然,本来旋转混沌的阵法一角开始震动起来,眨眼之间,已经有三个阵脚颤抖起来了,紧接着三杆大旗倒下了,张梁看见这种况,心中无比震骇,但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应该如何补救的时候,最后两杆大旗也倒下了,阵法忽然停止转动了,一股黑气冲天而起,阵法中心出现了一杆高越五丈的大黑旗,黑棋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怨字。

    倪天看见大旗之时,立刻双腿一夹,麒麟好像是知道倪天要干什么一般,飞跃到大旗面前,倪天提起惊夜枪顺势砍向大旗,只听见张梁大喊一声:“不要。。。”

    可是,一切都迟了,大旗应声而倒,yīn风鬼阵就这样破解了,一切都化为虚无,张梁看见自己的阵法被破,心中无比伤痛还有愤怒。

    只见张梁大喊一声道:“倪天小儿,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说完之后就腾空而起,用手中的拐杖砸向了倪天,倪天提起惊夜枪招架,惊夜枪碰在拐杖之上,发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叫,根本不是人所发出的声音。

    倪天跳下麒麟和张梁大面积厮杀,而皇甫嵩因为倪天破解了张梁的阵法,又看见倪天缠住张梁,一声大喊:“将士们,给我冲,拿下广宗城。”

    张梁和倪天转眼之间已经过了百招,两人无法分出胜负,倪天心中感慨,没想到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难缠的对手。

    张梁心中也同样惊骇无比,没想到倪天的手如此厉害,在他心目中,他会法术,倪天不过是一凡夫俗子,但是,今天看来,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这个倪天手中使出的招数好像就是专门为克制他而创造的。

    转眼已经接近三百招了,所有将士已经登上城楼了,眼看广宗城就要被攻破,但是,张梁不甘心,可是看见城楼上那些将士因为弩箭一个个摔下城来,这种况,张梁心中已经遇到了一种不想的预感。

    因为张梁分心之际,倪天哪里会给他机会,顺势一枪已经去了张梁的心窝,张梁一世英名就这样死去了。

    大战在持续了半个时辰之后结束了,黄巾贼军在皇甫嵩的围歼下,全军覆没,很多士兵想要投降,皇甫嵩都不许,他怕落下口实,将来这些百姓不好管理,像做贼,就做贼,打不过就投降,皇甫嵩不想给大家留下这种影响,所以能全部坑杀。

    庆功宴上,皇甫嵩对倪天道:“将军真是神人那,这次能够斩杀张梁,将军立了首功,我一定要奏明陛下,给将军多多封赏。”

    倪天道:“将军客气了卫国出贼,这本是在线的分内之事,不足挂齿。”

    刘备点了点头,心中对倪天有太多疑点,但是,他不知道怎么问倪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想问。只能笑道:“将军才能真是叫在下佩服。”

    倪天道:“将军客气了。”

    逐鹿郡,张角大帐,一士兵忽然来报:“报告主公,广宗城已经被攻破,人公将军被贼将斩杀。”

    张角听见噩耗,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惊道:“什么,梁弟竟然被杀了,他的yīn风鬼阵难道还挡不住区区贼寇。”

    这时,旁边出现以谋士道:“主公,我听军士讲,广宗是被皇甫嵩等人攻破的。”

    张角怒道:“皇甫嵩匹夫,竟然敢杀我兄弟,我定叫汝不得好死。再说了,梁弟的yīn风鬼阵不是一般凡人可以破的,他皇甫嵩怎么可以攻破的。”

    谋士道:“主公,我听逃回来的士兵讲,张梁将军并非被皇甫嵩杀死,而是死在了北海太守的手中。”

    张角奇道:“孔融?他一介书生竟然能破得了梁弟的yīn风鬼阵?”

    谋士道:“主公,非也,当今北海太守已经不是孔融了,听说叫什么倪天,因为管亥和张饶将军围攻北海,皆是这个倪天破的,所以孔融上表朝廷甘愿让位于倪天,现在的新北海太守就是倪天。”

    张角道:“什么倪天,没有听说过,匹夫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梁弟,我定叫他们下地狱。”

    谋士道:“主公,这个倪天我也听说过,只是以前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此人的名头,只是从北海围困才出现此人,而且此人出现之后,就很厉害,根本无人知道此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张角道:“三军听令,叫大家准备,三rì之后,我要亲自到广宗去会会这个倪天,我定要为梁弟报此仇恨。”

    谋士立刻拦道:“主公不可,现在广宗城已破。逐鹿就已经失去屏障,我想他们不出五rì必定来攻逐鹿,我们现在想的应该是如何据守,而不应该是去和倪天拼命。”

    张角道:“难道我弟弟的仇就不报了吗。”

    谋士劝道:“主公,现在当务之急,主公千万不要被仇恨冲昏头脑,我想他们会来攻取逐鹿的,到时候我们在为张将军报仇也不迟啊。”

    张角有些泄气的道:“好吧,你先下去吧。我要好好想想。”

    倪天的联合军大营之中,士兵报道:“报告将军,我军俘获叛军五万余人,请将军定夺。”

    皇甫嵩道:“一个不留,全部拖出去斩了。”

    倪天道:“将军,这样有所不妥吧。这样造成将来黄巾贼军不敢来降,势必会激起黄巾军的战斗力,只怕这样会多我军造成威胁。”

    皇甫嵩道:“将军不知道,如果我接纳这些降兵,势必会给那些想造反的人民造成借口,在迫之时可以造反,在战败的时候又可以投降,这种气氛养不得。”

    倪天虽然心中有些可惜那些兵士,但是,心中还是有些赞同皇甫嵩的意见,因为这也确实是一个原因。再说了,他自知暂时没有那么高的信誉,无法改变皇甫嵩的意见,只能默不作声。

    皇甫嵩道:“诸位将军,我们这次能够攻破广宗城,全靠倪天将军的功劳,所以,我们应该继续保持这种态势,明rì我们联合军就向张角的逐鹿城出发,一举击破逐鹿,为汉室驱除贼军。”

    倪天和在座的诸公都道:“遵命,为汉室讨贼。”

    皇甫嵩在倪天的帮助下,平定广宗,而且没有停歇,因为广宗距离逐鹿很近,又兼是逐鹿之屏障,所以才会带领所有人兵不卸甲,马不卸鞍向逐鹿攻去。倪天想着张梁的手段,心中已经知道张角也许更难对付,一个张梁就叫他费事如此,所以,他还真不能想象张角修习了《太平要术》到底有什么手段。

    张角大帐之中。一士兵道:“报告主公,皇甫嵩大军已经离开广宗,向我逐鹿而来,现在已经距离逐鹿城不足五十余里,请主公定夺。”

    张角道:“知道了,再探再报。”

    张角一谋士道:“主公,皇甫嵩现在带领兵士,看着是必得逐鹿而心干啊,看来我们需要想想办法了。”

    张角道:“好,来的好,只要他们来到我逐鹿城下,那逐鹿就是他们的埋骨之地,我也叫他们尝尝我张角的厉害,正好我新修习的手段还无处施展,他们倒算是送上门来了。我一定要为梁弟报仇。尔等下去快快备战,我要和皇甫嵩老匹夫一决胜负。”

    堂下将军都抱拳道:“遵命,主公。”说完下堂准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之三国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