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大破鬼阵(高潮来临,求支持)

    倪天被陷入阵中,无法脱,看见四周环视的无数怨灵,倪天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寒心,yīn灵这种东西他们有遇到过,他不知道yīn灵到底多厉害,但是,关于yīn灵的事迹他到听说过不少,知道这种东西可以在旦夕之间喜感人的所有jīng气神。

    倪天为了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看来只能召唤出铠甲了,倪天心中默念一遍口诀,大喊一声:“护甲。”

    只见一道金光出现在了倪天上,倪天的上也出现了火焰麒麟甲,金鳞盔,还有那万里云烟靴,全上下浑然之间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倪天已经不单单是一个人了,他还像是天界的一尊大神一般。

    倪天体发出的一道金光直冲云霄,那些盘旋在倪天头顶的yīn灵因为没有及时躲避开来,也被那道金光冲散无数,彻底灰飞烟灭了。其他的yīn灵看见这种况,都纷纷后退,不敢上前一步,倪天骑着麒麟大喊一声道:“走。”麒麟就载着倪天托出了砂石陷阱,倪天带着惊夜枪和铠甲,因为yīn灵怕他不敢靠近,所以,倪天才会恣无忌惮的观察这整个阵法。

    广宗城外的皇甫嵩和刘备等人以及站在城楼上的张梁等人都看见了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心中都无法想象,这到底是什么。尤其是张梁,心中已经有些发毛,因为他知道自己的yīn风鬼阵不可能发出如此正义的金光,所以他断定这道金光是倪天搞出来的,这个时候,他还真怕倪天会破了他的阵法。

    张梁回头对士兵说道:“来人,给我端一碗血来。”

    “将军,血来了。”

    张梁拿起一碗鲜艳的献血,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心中笑道:“倪天,就算是本领通天,我也必叫你今rì死于阵中。”想罢已经顺手向阵中投去献血。

    yīn风鬼阵之中,倪天正在盘查这此阵的奥秘,忽然,倪天有一种不想的预感,但是,倪天还没有来的及反应,已经看见一碗献血当头淋下,因为铠甲有庇护的作用,所以倪天并没有因为献血污秽自己,但是,献血却倒在了麒麟的上。

    一声震天长吼,麒麟好像是因为这一碗血而彻底愤怒了,体也发上了变化,但是,变化最大的并不是麒麟,而是那些原本不敢靠近倪天的yīn灵,它们因为这鲜血的缘故,已经像是发了疯一般冲向了倪天和麒麟,根本不管自己是不是会被消灭。

    yīn灵只要碰到惊夜枪和铠甲,都会灰飞烟灭,但是,这些yīn灵好像永无止境一般多的数都数不清,全部朝着倪天袭来。

    倪天看见这种况,心中也有些害怕,因为铠甲和惊夜枪上面的光芒已经有些变暗了,他不知道这些东西能坚持多久,但是,只怕等神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是他和麒麟的末rì了。

    麒麟已经受不了这种气氛了,愤怒的发出着吼声。倪天看见这种况,知道自己现在最好的办法就只能退出去,再说了,这个阵法倪天也已经摸得仈jiǔ不离十了。

    张梁站在城楼上看见那道金光越来越暗了,已经有些若隐若现,张梁脸上浮现出了无比欢乐的笑容,心中知道倪天就快死了。

    “吼吼吼。”三声怒号已经可以震彻天地,张梁和站在远处的皇甫嵩等人都看见了意见离奇的事发生了,之间一个穿着火红铠甲犹如天神一般的人物骑着麒麟直冲云霄,冲出了yīn风鬼阵。

    倪天落地之后,看着yīn风鬼阵正在慢慢的旋转,慢慢的停了下来,但是,那阵中好像来自地狱一般的哭嚎声还是依稀可闻。

    张梁看见倪天脱出阵法,心中无比震惊,尤其看见倪天穿铠甲,就知道那铠甲一定不是凡品,要不然也不会出现那种金光,张梁咬牙切齿的道:“倪天小儿,你不是扬言要破我的阵法吗,现在怎么了为什么夹着尾巴跑了。”

    倪天道:“张梁匹夫,你休得猖狂,今rì本将有些乏累,带我回营补充好体力,明rì一定来破了你的鸟阵,到时候你还是洗净脖子等着吧。”

    张梁道:“倪天小儿,别说大话,有本事在yīn风鬼阵之中见个高低,别在这儿给我说大话,我等着你明天来破阵。”

    倪天驾着麒麟来到了营中,皇甫嵩刘备等人请自迎接道:“将军辛苦了,今rì得见将军神通,真是三生有幸啊。”

    倪天道:“诸公过奖了,在下刚才只是凑巧躲过这一劫,根本不值一提。”

    张飞有些大嗓门的吼道:“倪将军,你刚才说你明天还要入阵,不知将军可有什么好的办法,有没有需要我等效劳的地方。”

    倪天笑道:“张将军莫急,要破次yīn风鬼阵,会有你张将军建功立业的时候的,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皇甫嵩道:“将军,不知你在阵中一行,可对这个阵法有什么看法,说出来我们听听,你还是入阵第一个平安出阵之人呢。”

    倪天道:“诸公有所不知,其实,这yīn风阵法虽然看似神奇,但是,都是因为我们自己把我们自己给害了。”

    皇甫嵩道:“哦,还有这等事,还请将军明言。替我等解决这迷惑。”

    倪天道:“诸公,其实,这yīn风鬼阵就是按照人世间的七六yù布置的,人活在这个世上,总有自己的七六yù,所以,每个人都无法避免,所以,一旦那些被陷入阵中的人,眼中就会浮现出一些自然画面,那些画面会让所有人放弃抵抗,被yīn灵杀死,然后又变成为yīn灵。”

    倪天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酒继续道:“所以,只要我么会进入阵中一次,这个阵法就会增强一分,因为进入阵中必定有人死亡,有人死亡,yīn风鬼阵就会出现更多的yīn灵,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种况。”

    皇甫嵩道:“将军,既然你对此阵了解如此详细,想必将军已经有破阵之策了,还望将军不吝赐教。”

    倪天道:“是的,我已经摸清楚了,此阵从表面上看去,阵中有五个石墩和五干大旗支撑,没错,他们就是阵眼,我们想要破阵,就必须要找到阵中之眼,因为此阵是按照人的七六yù排列的,但是,此阵没有丝毫活气,所以此阵之中没有七之中的,所以,此阵还有个别名应该叫六六yù阵,但是,正是因为把这六和六yù相互想成,才会组建成这种可怕的阵法。这个阵法之中现在的大多数yīn灵就是我们的士兵,所以所,此阵真的是非常歹毒,所以我一定要除掉张梁,也算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大家都急切的想知道倪天到底要怎么破阵。

    倪天道:“诸位将军,要破此阵,必须要砍下五根桃木,而且需要一样长短粗细,然后有我亲自雕刻,然后由刘将军率领手下张将军,关将军,还有我手中的赵将军,太史将军五人每人各持一支,大家要在一炷香之前必须赶到自己相迎的旗杆之下,推到石墩,砍到大旗,当五杆大旗都倒下了,第六杆大旗就会出现,而起会迅速出现以最快的速度捣毁它们,因为它们才是所有阵法的阵心,只有这样,才能破此阵。”

    刘备道:“将军,那我们进入会不会在阵中迷失方向啊,或者遇到不测。”

    倪天道:“玄德担心的是,记住,此阵之中不管各位看见什么东西,解释虚幻,只有眼中的yīn灵是事物,它们可以攻击人,但是,只要你们握紧手中的桃木,就可以解决掉这些yīn灵短时间攻击你们的现象,而且记住,在你们进入各自的阵门之后,脚下始终走着左三右四直二的脚步,你们就会看见自己的阵眼石墩和那杆大旗,然后用尽全力捣毁就好。”

    皇甫嵩道:“好,既然将军如此安排,我立刻派人去安排准备桃木,明rì我们一举破解掉张梁的yīn风鬼阵。”

    倪天道:“好,我就在我的营中等着东西,希望各位诸公明rì能够同心协力,共同破掉这个伤天害理的阵法。”

    倪天回到营中,等了半个时辰之中,皇甫嵩已经派人把所有东西都送来了,倪天亲自用惊夜枪在五根桃木上刻着各种符咒,这些符咒是他在震天枪法种看见的,当时他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没想到现在用上了。

    第二天早上,倪天骑着麒麟带领着大家出现在了广宗城外的yīn风鬼阵之前,摆开阵势叫阵,张梁出现之后,看着倪天道:“好你个倪天,今rì我定叫你有进无出。”

    倪天道:“张梁匹夫,今rì闯阵的并不是我,我只是观看而已,今rì闯阵的是我边的这五位,我想凭他们,就能够破解的了你的阵法。”

    张梁心中本来还有些怕倪天会真的破阵,没想到今rì破阵的不是倪天,心中立刻就放松下来。说道:“倪天小儿,不管是谁人闯关,今天注定要死于阵中。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之三国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