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阴风鬼阵(高潮来临,求支持)

    刘备看着倪天那种自信,心中无比难过,因为这是每一个没有见过张梁手段的人的所有表现,所以,他有些惋惜,刘备叹了一口气说道:“将军,实不相瞒,张梁此人真的有些手段的,你有所不知,他在广宗城门下摆了一个yīn风鬼阵,已经屠杀了我们几万将士了,这个阵法几乎在我们在座的之中算是无法破解,不知将军能不能破解得了这个yīn风鬼阵,要想那些广宗,诛杀张梁,必须先破解他的yīn风鬼阵。”

    倪天道:“哦,还有这种事。“倪天心中有些迷茫,他不是三国时期的人,他是从现代穿越而来,所以他比一般人都能多知道一些东西,但是,刘备说的这个yīn风鬼阵他还真没有听说过,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张梁只有自己一人能够战胜了,因为这正好应验了麒麟尊者的那句话了,张梁张角已经修炼了太平天书。

    倪天道:“玄德公请放心,我明rì就亲自一人进入阵内,我倒想看看这个yīn风鬼阵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刘备和皇甫嵩急道:“将军千万不能鲁莽行事,这种事还是大家商量着来,因为,毕竟是妖术,这妖术不是人所能匹敌的。再说了,先前已经有十几位将军因为想破解yīn风鬼阵而命丧阵中。所以还请将军三思啊。”

    倪天道:“诸公还请放心,我只一人进阵,先了解一下这个阵法,然后寻求破解之法,为了不牵连无辜,我一人还好进好出。”

    赵云和太史慈立刻道:“主公,千万不可,明rì我们二人也随你去创阵。”

    倪天道:“二弟三弟不可多言,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大家不需要在争端了,为了能够早rì破解阵法,杀入广宗城,我必须要冒这一次险。”

    皇甫嵩和刘备道:“既然将军如此决定,那我能只能希望将军明rì多珍重,进入阵中如有什么难为,立刻撤出来,我们好共同商讨。”

    倪天道:“多谢诸公关心,在下会注意好自己的。好了,为了能够jīng神充沛进入战斗,在下只能现在就告别各位,下去休息了。”

    皇甫嵩和刘备以及在座的都抱拳道:“将军请便,多多休息。”

    倪天带领大家出了帅帐,回到了自己的营寨之中,王修首先撑不住气道:“主公,在下还是想劝劝主公,因为,这个yīn风鬼阵真的不是主公一人能够破解的了的,还望主公三思,想想别的办法吧。”

    倪天道:“王先生啊,首先,黄巾贼军现在据守广宗,而且摆下阵法需要我等破解,我等就只能顺应天意,你说呢,再说了,我已经在诸公面前撂下话了,明rì单骑独闯yīn风鬼阵,难道你要我在诸公面前丢失颜面吗?最后,我给你们说了,我只是进入阵中看看,了解一下况,我会安全出来的。”

    王修还有站在一边的赵云太史慈等都想说些什么,可是,他们只能叹一口气道:“我等还望主公三思?”

    倪天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一下道:“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吧,我心中自有主意,你等还是准备好兵马,准备明rì的战事吧。”

    赵云太史慈王修应声退下。倪天拿出了震天枪法翻来覆去,心中也有些担心,在他的印象之中,三国时期张梁是会些法术,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张梁不会些法术,而且还实力雄厚啊,那按照历史来说,这个张角张梁不是被刘关张三兄弟破了吗,为什么会出现现在这种况,难道历史有什么变故?

    倪天无法想明白,只能认命,既然到了这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而且他从来都没有害怕过什么,即便是死,他也没有恐惧过,何况现在他还有麒麟尊者赠给他的几件宝物,想必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广宗城中,一个头上扎着一条黄巾,头顶戴着一顶莲花道士帽,手中正握着一杆看起来像是拐杖一样的木棍,但是,棍头却有一颗红sè的珠子,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而且此人材虽然不高,但是还颇有些仙风道骨,只是脸上已经出现一些黑气,一看就是走火入魔的症状。

    此人正是张梁,张角的弟弟,自称‘地公将军’,张梁随手端起面前一杯烈酒一饮而尽看着各位道:“诸位,皇甫嵩已经围了我们差不多半个月了,可是,他们有能耐我何,我看他们能够过得了我的yīn风鬼阵否,再说了,我看他们的粮草还能坚持多长时间,我想,再过不了几rì,他们就会不攻自破了。”

    在座了全部是头蒙黄巾的黄巾大将,他们也高兴的喝着酒道:“将军之能已经不是那些凡夫俗子能够抵挡的,将军厉害,在不就的将来,我们黄巾军一定会占据京师,称霸天下的,到时候将军也是开国元勋啊。”

    张梁看着各位高兴的道:“主簿,起草一封书信报告天公将军,就说我们已经在广宗城中连胜十五rì了,而且斩杀敌军大将十几员,剿灭贼军无数。”

    主簿喜道:“遵命,在下这就去写。”

    忽然,堂下报进一名士兵道:“报,报告将军,城下有贼将挑战。”

    张梁和大家都有些奇怪,没想到这些家伙几天都没有胆子来挑战了,今天却来了,张梁道:“说,贼将是谁,来了多少人。”

    士兵道:“将军,城下只有一人挑战,不过此人骑着一头麒麟,不知姓名。所有大军都在百步之外等候。”

    张梁道:“哦,还有这么一人,我怎么不知道,想必能够得到麒麟为坐骑的家伙,想必有些实力。”

    忽然堂下闪出一员大将道:“将军,我听说过此人,好像管亥将军就是被一个骑着麒麟的家伙杀死的,想必就是此人。”

    张梁怒道:“好个匹夫,竟然敢杀我将,我今rì一定要他不得好死,以为管亥将军在天之灵。左右,随我出战。我倒想看看此人有什么本事。”

    广宗城楼下,倪天骑着麒麟站在距离吊桥两百对米的地方,看着这个所谓的yīn风鬼阵,其实,这个阵法真的很简单,只能用眼睛看到的只有五个用红sè石头堆起来的石柱,大约有两米多高,每个石柱前面都插着一面牙角旗,旗杆是黑sè的,旗面是用红sè的布做的,每个旗面都有一个可怕的骷髅头,而且五个骷髅头表不一,有的开怀大笑,有些痛苦无比,有些愤怒冲天,有些悲哀怜悯等等,倪天能够站在距离阵法十几米远,都能闻到那种冲天的血腥气味,倪天自问也是见惯血腥场面之人,但是,这种血腥味加上腐臭味也几乎让他恶心想吐。

    这时,城楼上出现了张梁的影,倪天总算是见到实际之中的张梁,而且跟他心中的张梁差别很大。但是,倪天没有因为这些而小看张梁。

    城楼上张梁用手中拐杖指着倪天道:“城下挑战者何人,快快报上名来,我的yīn风鬼阵之下不死无名之将。”

    倪天看着张梁道:“张梁匹夫,我就是你家爷爷倪天,今天代表上天来收拾你这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尔等还不快快献关投降,更待何时。”

    张梁道:“倪天匹夫,别耍口舌之利,要想拿下广宗城,就先破了爷爷的yīn风鬼阵再说大话不迟,汝若有胆量挑战,我还敬你是位英雄,要是汝没有胆量进入,就快快回城逃命去吧。哈哈哈哈。。。”

    倪天怒道:“张梁匹夫,修得猖狂,你倪天爷爷今rì就单骑计入你的阵中闯闯,看你能奈我何。”

    张梁道:“倪天小儿,别说大话,要想先死,我成全你,进入阵法,我定叫你粉碎骨于此阵之中。”

    倪天笑道:“张梁匹夫,你看清楚了,看你爷爷我如何闯出你的破阵。”

    倪天说完提着惊夜枪,骑着麒麟从中门进入阵中,站在外围的所有人员都心急如焚,尤其是赵云太史慈和王修三人,站在城头上的张梁看见倪天大步跨进阵中,心中已经笑开花了,对旁边的大将道:“我看他倪天可以长着翅膀不成,能从我的阵中飞出来。”

    倪天进阵之时,所有旗帜都是静止的,可是,当他和麒麟全部进入阵中之时,忽然阵中刮起了阵阵yīn风,yīn风刺骨,让倪天全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紧接着,从倪天四面八方刮起了飞天石头,倪天只能使起惊夜枪用尽全力抵挡,不知多少时间过去,飞沙走石停下了,但是,倪天和麒麟几乎被飞沙走石被掩埋了一半,无法前进半寸。

    倪天看见这种况,正与叫麒麟飞升的时候,却忽然四面八方飘来了大批yīn灵,而且那些yīn灵的表和旗帜上面的一模一样,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及时攻击倪天,只是围着倪天体打转,好像很忌讳倪天一样,但是,倪天知道,这些yīn灵之所以不及时攻击他,并不是忌惮他,而是忌惮他手中的惊夜枪,他知道手中这杆枪已经算是神器了,这小小yīn灵,自然不敢近。但是他们也没有离去,围在他们边,好像在等待着自己久违的午餐一般,倪天也知道它们不会就此离去,但是也不敢主动攻击,心中不由的放心很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之三国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