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杯酒借兵权

    黄易已经算是反应很快了,但是,倪天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手中的镔铁棍已经打向黄易,黄易勉强提起大刀招架,可是,他没有想到倪天的力气会如此之大,他的大刀不仅没有挡住铁棍的攻势,反而被铁棍打断刀头,棍势丝毫不减,当头落下。

    黄易的头颅就这样被倪天敲碎了,倪天提起长棍指向天空喊道:“大家听着,你们的主将已经被我们杀了,你们就不要再说无谓的抵抗了,各自逃命去吧。”

    所有黄巾军一哄而散,作鸟兽散,倪天和赵云仰天大笑着,赵云道:“大哥真是厉害,小弟佩服。”

    倪天摇摇头道:“三弟过奖了,其实三弟的手,大哥也很佩服。好了,我们还是和二弟快速进城吧。”赵云点点头。

    倪天,赵云,太史慈,三人首次出征大捷,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所以,三人骑马领兵来到了南城门下。其实城外的所有事城上的士兵都已经看见了,而且快速报告了孔融,孔融正好现在来到城门上,他想看看是谁夜半劫营。解他之围。

    倪天等人来到吊桥之前,城楼上的士兵已经喊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太史慈答道:“城上的人听着,我们是义勇军,得知北海郡被围,特此来此解围,好不快快报告孔融大人,打开城门放我们进来。”

    孔融听见是义勇军,而且是来帮他解围的,立刻说道:“快,快开城门,请他们进来,我要重重赏他们。”

    “且慢,主公,这活儿义勇军不知是不是正真的义勇军,要是这样就放他们进城,他们要是黄巾贼,那不是祸害了全城百姓吗。”孔融边一个谋士说道。

    孔融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随即问道:“那么,依卿之言,我们当则么办呢。”

    谋士道:“我切问问。”

    谋士看着倪天等人喊道:“城下的人员听着,你们说自己是义勇军,你们如何证明?”

    太史慈是个急xìng子喊道:“我们刚才劫下黄易的大营,杀了黄易,难道这不能证明我们吗?”说完之后就把黄易的人头扔在了吊桥之上。

    谋士还想说什么,已经被孔融拦下了道:“卿不要在怀疑了,我看他们劫营这件事是真的,而且他们还杀了黄易,拿下了他的头颅,应该不是黄巾贼,听着,速速开城,迎接义勇军进城。”

    吊桥徐徐放下,但是,倪天心中却已经有了另外的想法,没想到孔融边还有这样心细如发的人员,倪天早就猜到了,只是没想到这种事还是发生了,在他的思想之中,孔融手中好像没有这样的谋士。倪天心中那份感觉又出现了。看见了这个谋士的欣喜,倪天心中对自己原来的想法又有了新的打算。心中想到,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些三国人手,他们的思想并不比现代人差多少。

    倪天带领赵云太史慈拿着黄易人头和一千多义勇军来到了城门口,孔融已经在那儿等他了,倪天三人下马抱拳道:“孔郡守,别来无恙啊。在下倪天,这两位分别是在下的结拜兄弟,赵云赵子龙,太史慈,字字义,我们三人就是这一千多义勇军的军长。昨rì听见孔郡守北海郡被黄巾贼围堵,特此带领他们来为孔郡守解燃眉之急。”

    孔融抱拳笑道:“欢迎各位,三位有所不知,被海军被黄巾军张饶二十万大军围困,在下已经没有解决办法了,可惜手下没有得力干将,无法冲出重围求救,所幸天降各位来解我北海之围。”

    “只是,只是。。。这。。。”孔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倪天打断孔融的话说道:“孔郡守是在担心我们这区区一千五百义勇军能付解决掉被围的北海郡吧。”

    孔融很惊奇倪天是如何看出来的,但是又不好意思直说,道:“不瞒三位,这黄巾军有二十万之众,只怕。。。”

    倪天笑道:“孔郡守尽管放心,退敌之策在下心中已有良策,区区二十万黄巾军,在在下看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尔,根本不值一提,我保证为孔郡守退去这二十万之众。”

    孔融听见这话,心中自然高兴的道:“好,好,这样最好了,三位英雄快请,我们还是到府上再续吧。”

    倪天和孔融并排走进了北海城郡守府。

    来到大厅之中,孔融已经让人摆好了美酒和佳肴,两旁站立着十位名士,倪天因为是客人,客为先,被孔融安排在了左手第一座,接着是太史慈赵云。

    当大家坐定之后,孔融看着倪天说道:“三位英雄,我来为三位介绍一下在座的各位吧,这位是王修,邴原,是仪,王子法,刘孔慈,左丞祖,刘义逊,祢衡,孙邵,武安国。这十位都是我的得力干将。”

    倪天细心的听着这十个人员,很多他都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像,看来这个历史和现实很像,既然这样,夏天就放心多了,毕竟他知道很多人的xìng格,这让他对这个社会的将来更能够做出一些正确的做法。

    倪天笑着抱拳道:“就问各位大名,今rì得以见到,真是在下的荣幸。”

    孔融点点头有向大家介绍了倪天说道:“这三位英雄就是义勇军的头领,这位叫倪天,另外两个分别是太史慈,赵云,是倪天的兄弟。”

    孔融介绍完毕,端起酒杯道:“首先,我代表北海郡全部人民谢谢三位英雄仗义出手,解我北海之围。我代表大家烈欢迎各位。”说完之后喝完一碗酒。

    这是倪天来三国之后第一次喝酒,而且这里还是用碗喝酒,但是,倪天还是一口喝完,但是,心中却没有那种浓烈的酒味,只是淡淡的酒香,而且跟现代的白酒根本没法比,这种酒就算是现代白酒掺水都不能达到。看来,这也是三国时期酿酒技术的问题,倪天心中也就放下了,要是三国时期的就都跟现代白酒一个样,那这样喝酒还不把他喝醉死啊。

    孔融笑着说道:“倪天头领,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们说说你们的具体退兵之策,需要我最什么?”

    倪天道:“孔郡守有些过滤了,首先,黄巾军数量是多,足足二十万,但是,他们没有什么实际的武力值,多数都是农民出,根本不懂打仗,其次,黄巾军组建时间太急促,根本就没有什么装备,连盔甲都没有,还有,他们的兵器不足,还有些甚至拿着农具就上战场了,这种乌合之众,我们有什么好怕的呢。这也是黄巾军必败的原因,何况二十万,就算是二百万,也无法拿下北海郡吧。”

    武安国听见倪天话,哼哼笑了一声,心中已经在讥讽倪天吹牛了。

    倪天端起一碗酒说道:“孔郡守,我没有别的要求,你也看见了,我手下兵太少,这是最大的问题,首先,我需要借孔郡守手下全部兵士,让他们归我统一调遣,等我退了黄巾军再还给孔郡守,不知道孔郡守意下如何啊。”

    孔融听见倪天张口就要借兵权,心中有些不甘,在当时那个乱世,手中有兵权,就代表实力,现在要把自己的兵权交出去,他真的不甘心。就连另外十个人听见倪天这句话,脸上都露出了愤怒的表,但是碍于孔融的面子,没有发泄而已。

    倪天看见了这种表现说道:“孔郡守有所不知,在下虽然有退敌之策,但是,手下无兵还是无法实施,我知道孔郡守担心自己的兵权交出去,收不回来,在座的各位也有同样的担心,但是,我保证,只要退了黄巾军,我一定会归还兵权的。眼下,只怕孔郡守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了吧。”

    倪天想了想继续说道:“孔郡守,在座的各位先生将军,虽然黄巾军没有什么实战能力,但是,他们有二十万之众,难道你们会认为我能靠我区区一千五百义勇军能退得了的?而且,我想就算孔郡守手中握着那些为数不多的士兵,但是,现在没有退敌良策,只怕将来还是落得个城破流亡的结果吧,这种结果只怕不是在座的各位希望看到的吧。”

    孔融想了想,在座的听见倪天这种话,心中也在权衡利弊,虽然认为交出兵权不好,但是和城破亡命相比,他们还是选择了默认。

    孔融考虑了一下说道:“倪壮士,你说的不错,我手下现在有弓兵骑兵步兵共七万有余,现在都交给你统领,还有,自即rì起,在座的各位都归倪壮士调遣,我们应该以退敌为第一要务,退却黄巾之后我在论功行赏。”说完,孔融从怀中拿出一个虎符交给倪天。

    倪天结果虎符,说道:“孔郡守请放心,在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帮你退掉黄巾贼,还北海郡一个安享太平。”

    倪天拿着虎符,心中万分高兴,没想到孔融手下有七万之众,这是他以前没有想到的,心中同样鄙视了一下在坐的人员,手中有七万虎狼之师,却被区区黄巾军的数量下坡了各自的胆子。握着手中沉甸甸的虎符,想着这七万虎狼之师就是他打下自己江山的第一只有生力量,倪天很激动。但是,他不会表现出来,想想宋太祖杯酒释兵权,现在他也做到了杯酒借兵权了。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之三国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