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们来生再见

    琴乡,今天的景象已经和往rì不同,几乎家家闭户,而且村子的路上有马蹄驶过,很多家庭还能听家乡民的哭喊声,倪天和太史慈刚走进村子,就被一伙儿抬丧事的人员撞上了,而且领头的人员倪天还认识。

    这才多长时间啊,倪天心中疑惑不解,村子好像被洗劫了一样。

    倪天和太史慈双双下马,迎着双手抱着排位的李强说道:“李大哥,怎么回事,今天村子里出什么事了吗?你们这是?”

    李强哭着说道:“你有所不知,今天早上,一伙儿山贼经过我们村子,我们村子就被洗劫了。而且还杀了很多人。大部分粮食和金钱都被他们拿去了。”

    倪天和吃惊,没想到他才离开没多少时间,村子竟然被土匪给洗劫了,倪天二话不说,直接骑马奔向了王媛家中。

    当倪天和太史慈到家门口时,却发现,王继已经倒在了大门前,呼吸全无,家中被洗劫一空,而且王媛不知所踪。

    “倪天,你总算回来了,不过,你这个时候回来,也算是你命好,躲过了一劫,今天我们村被九里山的土匪洗劫了。”隔壁的李大婶哭着说道。

    倪天红着眼睛说道:“李大婶,你能给我说说详细况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王媛到哪儿去了。”

    倪天心中,不管怎么样,王媛绝对不能死,现在王继已经死了,这个来到这个陌生世界之后对他好的两个人,他不希望他们就这样死了,所以,倪天很生气,但是,现在很多事还都不知道,倪天无法作出决定。

    李大婶哭丧着脸说道:“倪天,你有所不知,在这里五十里外有一座九里山,哪里有一伙儿山贼,他们每过半年就会向附近的村子和县城征集粮食,这已经有几年了,所以,今天早上他们又一次下山征粮,但是,到了王老头这儿,那伙儿家伙发现王媛长得漂亮,就合谋要绑架上山做压寨夫人,王继不同意,就和那伙儿山贼厮打,被那伙儿山贼杀死了,王媛也被他们绑架了。”

    当倪天听见之后,已经下定决心要铲除这个山寨,救出王媛。

    “弟弟,走,我们去九里山,我今天要把这个山寨夷为平地。”倪天看着太史慈说道。

    太史慈点了点头,两人上马准备走,却被李大婶喊住了说道:“倪天,别傻了,你们两个根本不可能打败那些山贼,九里山的山贼很厉害的,就连都阳县的军队都不能把它们怎么样,而且还要每月给他们上供。你们两个去不是白白送死吗?”

    倪天说道:“李大婶放心,我自有办法。”

    倪天和太史慈双双驾马离开,路上,倪天说道:“慈弟,你说说我们该怎么进攻呢。”

    太史慈道:“大哥,首先,这伙山贼我听说过,在方圆百里之内很有名气,山上有大小三位寨主,手下大小喽啰五百余人。声势也算是方圆百里最大的一只土匪了。这三个寨主,老大叫高宇,老二叫高强,老三叫高明,是三兄弟,而且三人都算是有一本事之人,所以方圆百里没有人愿意去惹这伙儿家伙。现在,我们两个人要想将山寨灭了,根本不现实。所以,我们只能等到天黑之后,悄悄摸进山寨,杀了高氏三兄弟,我们才能有胜算。”

    倪天点了点头,这也是他的想法,只是,他想看看三国时期太史慈思维到底如何,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是个将才,倪天心中很开心。

    九里山,九里山每座山头随物象形,自西向东依次象山、宝峰山等,支麓有大孤山、小孤山、沙孤山、虎山、龟山、看花山、杨家山、江家山和琵琶山等,山山相连,山峰陡峭,九里山就坐落在这些群山环绕的中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这种地方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九里山高家寨大厅之中,正厅挂着一个牛头骨架,骨架之下摆着一把虎皮大椅,大厅的两旁摆着两行木椅,每排三个,正厅的门外挂着一个牌板,上面写着龙虎堂三个大字,名字好不气派。

    现在,大厅之上,虎皮大椅上坐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光头,两个像老虎一样的大眼睛已经有些发光,而且是yín光,双眼正等着堂下一个被绑着的水灵灵的姑娘。旁边还站着两个男人,一个尖嘴猴腮,材魁梧,一个红脸胡须,穿虎皮大衣。

    这四个人正好就是高家寨的三位当家,那个坐在虎皮大椅上的光头大汉就是高宇,两旁带着的两个壮汉就是高强和高明,堂下被绑着的姑娘正是被高强绑架回来的王媛,王媛现在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心中很希望倪天在他边,却又不希望倪天出现在这里,怕他受伤。

    高宇看着王媛yín笑着说道:“二弟,今天真是干得漂亮,老子还从来没有尝过这么新鲜水灵的姑娘呢,好,干得好,哥哥我要好好奖赏你。”

    堂下的尖嘴猴腮的高强也jiān笑着说:“大哥过奖了,这都是小弟应该做的,谢谢大哥。”

    高宇说道:“二弟,这个姑娘是哪儿绑来的,方圆百里我怎么没有见过这样水灵的姑娘呢,哈哈,今天真是有艳福啊。”

    高强笑道:“大哥,说真的,我也没见过,其实这是琴村王继王老头家的闺女以前收粮食的时候还真没见过。今天算是见到了。所以,顺便给大哥带回来做压寨夫人。哈哈哈哈。。。”

    高宇也大笑道:“好,好,这件事办得真是正和我的胃口,娘的,后面那几个娘们老子早就玩腻了,今天就拿着小妞尝尝鲜。好,老子今晚就洞房。”

    高氏三兄弟说的越凶,王媛哭的越悲伤,王媛知道,今天自己真的是无法避免了,但是,因为自己心中有倪天,所以,她不愿意就这样被糟蹋了。

    高家寨,今rì迎来了大喜之事,整个山寨张灯结彩,倪天和太史慈已经在高家寨门外的树丛里呆了两个时辰了,天已经黑下来了,整个山寨被照得灯火通明,山寨之中今rì格外闹,因为今天是高宇第四次大婚。

    高家寨全寨都活跃在一种喜庆的气氛之中,就连站岗的小喽啰都能喝到他们老大的喜酒,所以,所有人都很高兴,但是,三个人除外,就是作为新娘子的王媛和倪天太史慈。山寨的后堂里,王媛已经被强迫穿上了新娘服,头上蒙着盖头坐在上,双手还被绑着。这张就是高宇今晚的洞房。门外有两个魁梧的大汉守着。

    倪天抬头看了看天,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天空并不晴朗,偶尔有几朵白云飘过,倪天看着明月淘气的正要钻进一朵乌云之中,倪天向太史慈招了招手,太史慈拿起边的长弓,看准了两个正在哨楼上放哨的喽啰,一箭shè去。两个喽啰应声而到。

    其实,哨楼上的两个喽啰正在来回巡逻,当他们在相互交叉的那一瞬间,太史慈的羽箭已经穿过了他们的喉咙,倪天看见太史慈的神shè术,心中已经有一种叹服,这种技术他做不到,心中为自己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大将而高兴,看来历史真的没有夸大,不愧是三国时期赫赫有名的上将。

    倪天一个箭步飞上捎台,拔下那两个喽啰的衣服,然后把哨兵的尸体忍下去。太史慈接过扔进树丛之中,太史慈和倪天两个换上了哨兵的衣服,悄悄摸进了山寨之中,也许是因为高宇的大婚之rì,今rì的哨兵根本就没有在乎过他们两个的份,而且还有几个哨兵喊他们过来喝酒呢。

    王媛在新房之中,已经是泣不成声了,忽然,房门吱嘎一声开了,王媛透过红sè的面纱看见高宇摇摇摆摆的向她走来,王媛心中已经紧张的无以复加,可是,她喊不了,也动不了,她的手脚被绑,口中还塞着布。

    高宇摇摇晃晃的走到王媛边说道:“呵呵,小娘子,我来了。”说完之后直接接起盖头,去掉王媛的口塞,就这样直接扑了上去。王媛总算是可以喊出来。

    但是,因为手脚被绑,她不能作出别的反抗动作,只能喊着不要,可是,老天岂会怜悯她,高宇连亲带摸的准备脱掉衣服,却发现王媛手脚还在捆绑之中。所以立刻帮王媛松绑,然后去解衣服。

    王媛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有一万个呼喊,双手双脚得以活动的王媛一脚踹向了高宇,也许是因为高宇高兴,喝醉酒了,王媛一脚竟然让高宇摔在了地上,王媛快速爬起来,企图跑出去。可是,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门被锁了,她只能围着,桌子打转,和高宇玩捉迷藏,一边喊着不要。可是,高宇却因为她这样反而更加高兴,更加兴奋,高声喊着向她扑去。

    “天哥,对不起,媛妹只能先走一步了,希望下辈子可以陪你,我们来生再见。。。。。。”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之三国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