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一员战将加入

    倪天告别王媛一家,准备到距离这儿最近的北海城看看,他知道。马上面临的就是黄巾起义,既然老天让他活下来,而且还穿越到三国时期,那他就必须要干点什么,他不想就这样虚度自己。所以,他想到北海孔融哪儿去看看,看能不能给自己一点机会。因为他知道。三国时期的北海太守孔融,实力并不好。所以才会找这儿下手。

    想到这些,倪天就有些可笑,想想自己在现代,好像只会做杀手,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什么别的出路,现在忽然来到古代,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在养病这一段时间以来,倪天想过很多事,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想到,自己将来该怎么办,自己除了会杀人以外,好像别的都不会干,最然当时适逢乱世,武力是最好的手艺,可是,倪天却不想把这武艺卖给任何一方霸主。因为他不习惯那种被束缚的生活,他想自己zì yóu自在的,可是,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他又能做什么呢。

    “站住。你给我站住。。。”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和人的呼喊声打乱了倪天的思维,没过几分钟,一匹黄鬃马出现在倪天的视线之中,黄鬃马上还载着一个人,据倪天目测,此人高最起码过一米八五了,而且体彪悍,背插一双短戟,手提一把长枪,上沾满鲜血,衣服也已经破烂。

    当这匹马快冲到倪天面前的时候,马上之人忽然大喊到:“前面之人快快闪开。”

    倪天根本就没有闪躲的意思。马上之人好像也有些正义感,看见前面之人没有多开的意思,只能用力拉住冲前的战马。马蹄就在倪天面前一寸的地方停下来。

    但是,倪天始终都没有过一丝恐惧,脸上还是露出那最常见的笑容,双手背在后,好像根本不知道刚才自己险些命丧马蹄之下。

    接着,因为倪天的影响,倪天和这个大汉就被后面三十几个穿黄衣,骑着战马,手提大刀的家伙给围起来了,而且,一个穿铠甲的大汉拿刀指着倪天边的大汉说道:“好你个太史慈,我看你今天能跑到哪儿去,还不快快下马受降。”

    直到这时,倪天才知道,自己面前这个彪形大汉就是大名鼎鼎的太史慈,倪天心中非常高兴,心中还在想着,看来老天对他还是不薄,以第一次出门,竟然让他遇见了太史慈这样的高手。心中那个高兴啊。

    倪天看了看大汉说道:“你就是太史慈?”

    太史慈也看了看倪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中却把倪天跟面前这些家伙想到一块儿去了,因为要不是因为倪天挡路,他也不会被这些家伙缠住。所以,太史慈现在根本就懒得搭理倪天。

    战场之内,根本就没有人把倪天注意到,那伙儿头蒙黄巾的家伙眼中只有太史慈,夏天那单薄的板,在众人眼中根本就构不成威胁。

    穿着盔甲的那个家伙一声令下说道:“大家听令,谁看下太史慈的头,我重重有赏。”听完这句话。大家好像都疯了一般提着大刀冲向了太史慈。

    这个时候,倪天总算是直到正真的战场了,那种感觉根本就无可形容,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们可以用出任何办法。

    太史慈也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大战,手提长枪早就准备大战一场,那些头蒙黄巾的大汉挥着刀就砍了下来,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刀砍下去能不能砍刀人,也不会在乎这一刀砍下去会砍到谁的上。

    倪天侧避过旁边的一刀,顺势滑到太史慈的后,一纵而起。双手向太史慈背后的双戟抓去,太史慈也感觉到倪天的动作,由于倪天的动作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做出过多的判断,只能回枪刺向倪天。

    倪天看见太史慈长枪袭来,空中一个旋转,顺着长枪就摸到了双戟之上。太史慈感觉到自己的双戟已经被倪天得手,心中凉了半截,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体瘦弱的年轻人手会如此敏捷,在当时,能够夺得自己的兵器,也就意味着自己的xìng命将不会长久,太史慈也疯了似的长枪画出一朵枪花直刺倪天,倪天用短戟顺势磕回长枪,借着太史慈的臂力滑向了那个穿盔甲的家伙。

    可是,那个穿盔甲的家伙却躲在所有兵卒之后,而且倪天面前已经有两把长刀砍了下来,不容闪躲,倪天用足内力提起双戟磕向双刀,咣当一声,两把长刀已经被双戟磕飞。倪天从来不会给敌人有任何可乘之机,直接用双戟打在了两个头蒙黄巾的大汉的头上,两人就被打的脑浆并裂,双落马下。

    倪天并没有停下他的攻势,提着双戟左甩右打,而且戟戟要命,太史慈看的心中有些发慌,倪天双手拿着的是他的双戟,可是,双手使出的却是棍法,根本就不是戟法,而且这种棍法真是霸道,几乎是一招毙命。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人,竟然有这样的实力就连那个穿铠甲的大汉都有些心慌了,看着一个个士兵倒在马下,就当最后一个士兵也被倪天一戟拍死之后,盔甲大汉提起双刀催马向倪天而来,可是,倪天根本就不给他交手的机会,一把短戟已经飞向了大汉的喉咙,大汉直惨落马下。

    倪天慢悠悠的从尸体上拔下短戟,朝太史慈走去,双手把双戟递给太史慈说道:“多谢兄台的武器,不知兄台为何被他们追杀。”

    太史慈连忙说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你客气了,路见不平,本该如此。我姓倪名天。”倪天慢悠悠的说道。

    太史慈道:“兄台有所不知,这件事说来话长,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们还是边上路边说吧。”

    逆天点了点头,拉过那个被自己杀死的军官的战马,和太史慈并肩而行。

    太史慈道:“小弟姓太史名慈,字字义,东莱黄县人,因我常年习武在外,家中老母无人照顾,有幸得到本村大户黄老爷接济,半年之前,因为学成归来,为报黄员外之恩,在黄员外家做护院,可是,谁曾想到,黄金暴乱,到处抓壮丁,抢粮食,昨天他们进入黄员外庄院,因为人员实在太多,小弟实在无法护其周全,导致黄员外被杀,粮食被抢。就连我不是兄台相救,只怕也已是刀下亡魂了。想想真是愧对黄员外啊。”

    倪天安慰了一下太史慈说道:“兄台不必自责,现在,适逢乱世,你已经尽力了,我想黄员外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怪你的。”

    “哦,对了,那不知道兄台的高堂现在何处啊。要不我们去接他老人家出来吧。”倪天说道。

    太史慈怒目说道:“家母也已经被那些贼子给杀了。我一定要杀了他们,为家母报仇雪恨。”

    倪天说道:“兄台还请节哀啊,家母之仇我会帮助兄台的。”

    太史慈满面泪水说道:“那就多谢兄台了。”

    倪天道:“其实,小弟有个请求,不知兄台能否答应。”

    太史慈说道:“兄台请说,兄台有命,小弟一定竭尽所能。”

    倪天道:“述小弟冒昧,小弟见到兄台起,心中就有股莫名的亲近,所以,想和兄台结拜为异xìng兄弟,不知兄台能否答应。”

    太史慈喜道:“其实,小弟早有此意,只是怕兄台嫌弃,所以迟迟未说。既然兄台如此说,小弟乐于有你这样一个兄弟。”

    倪天和太史慈双双下马,倪天从太史慈后取出双戟,插于地面,双膝跪地说道:“黄天在上,我倪天和太史慈今天在此立誓,愿结为异xìng兄弟,不求同生,但求同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太史慈也和倪天一样,共同立誓,因为倪天比太史慈年长两岁为兄,太史慈为弟。

    倪天和太史慈相认完毕,倪天说道:“兄弟,不知你今后有何打算啊。”

    太史慈道:“大哥,兄弟现在无家可归,有心去参军,不知哥哥有何打算啊。”

    倪天道:“兄弟,其实,现在天下,黄巾暴乱,民不聊生,天下诸侯必定兴兵讨伐,当黄巾平定之后,各地将会出现诸侯称霸现象,那个时候,这大汉天下是谁的还不知道呢,我想兴起一支义军,将来也好有一番作为啊。”

    太史慈道:“那好,小弟就作为兄台手下第一号战将,跟随哥哥征战天下,为哥哥完成宏图霸业。”

    倪天抱住太史慈说道:“好,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我们兄弟同心,共同为万民实现一个大同天下。”

    倪天道:“好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回去吧,我就在前面不远的村子里。”太史慈点了点头催马和倪天同去。

    倪天的三国之路就此展开,他的第一员战将也正式加入,太史慈也为倪天将来的天下立下了赫赫战功。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之三国红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