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金鸡破晓阵)

    第七十三章(金鸡破晓阵)

    作者:龙尊庭博

    破阵之法妙无边,群鸡齐鸣响彻天。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レ♠レ

    鬼翁中计被炸翻,乙本道人又来掺。

    时辰已到老尚拿出起阵符,一下拍在了地上,喊道:“起”。四下里没发生任何变化,只有不远处的一只公鸡,咯咯咯的叫了起来,我一阵暴汗想不到老尚这个阵一点作用都没有。那个老头哈哈大笑道:想用金鸡破晓阵法,来对付我,你的道行还太浅了,你不知道想要发挥金鸡破晓阵法,是需要把阵布在鸡头的位置吗?哈尔滨的这个地方好像不适合你布这个阵!哈哈哈哈.....恩?咯咯咯....就在此时,不远处又有一只公鸡叫了起来,紧接着又有一只公鸡也跟着叫了起来,三只,四只,五只.......这些鸡好像是在共鸣一样,不一会成百上千的鸡鸣之声响彻天际。看到如此万鸡齐鸣的场景,可真叫一个壮观呀!再看阵里面尸魂,一个个的抱着头哇哇大叫起来,上的皮一块一块的掉在地上,掉在地上的皮不是变成蜈蚣就是变成蛆虫,慢慢的这些个尸魂变成了魂魄的样子,成双成对的向着西方飘去,铜钱也随之落在了地上。阵破了,我和老尚一阵欢呼。此时那个老帮菜也傻了眼,结结巴巴的说道:怎...怎么会这样。老尚冷冷一笑说道:不是我的阵摆错了地方,把阵摆错地方的应该是你!我疑惑的对老尚问道:他的阵...摆错地方了?老尚呵呵一笑对那个老家伙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的故乡应该是云南那里的对!云南那里擅长用蛊术为人治病,蛊术有止血散淤,以毒攻毒的疗效,但是也有的一些心术不正之人用来害人,看来你的地理知识,学的也不怎么样,来黑龙江省施展这百蛊控魂术,别说是在这开发区,就是黑龙江任何的一个地方,都可以布下金鸡破晓阵,破了你的这个百蛊控魂术。我很纳闷的问老尚怎么回事,老尚呵呵一笑对我反问道:小学老师都讲过中国是一只雄鸡,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所处黑龙江的位置是哪?我草!被老尚这么一提醒我才恍然大悟,黑龙江不正是鸡头的位置吗。想不到老尚这个家伙,把一个阵法算的这么大,那个老棺材板子只按照哈尔滨的地势摆出的这个阵,但是老尚这个b,竟然按照中国的风水脉象来布阵破这个邪术阵,真他吗太畜生了。那个老帮菜冷哼了一声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着瞧。说罢转要跑,老尚随手拿出一张黄纸,咬破中指一通乱画,三秒钟的时间就画出了一张符咒,随手向那个老家伙丢了过去,那个老家伙也不一般,一挥手就把打过来的符咒抓在了手里,但是随即又发现老尚丢来的五雷破邪符的背面,翻贴了一张地火烈焰符,那个老家伙一看不好,就想把符扔出去,但是甩了好几下都没有把符丢出手,只听砰地一声,那个老家伙就被崩飞了老远,虽然没炸死,但是却也爬不起来了。我对老尚竖了一下大拇指说道:牛,想不到你的符咒被你改良的这么嚣张了,甩都甩不掉。老尚嘿嘿一笑,一脸吹牛的表对我说道:这有啥难的。说罢随即从兜里掏出一个长条绿皮的东西。我一看不大跌眼镜,草!这他吗不是一块五毛钱一卷的绿箭口香糖吗?我满头黑线的望着老尚说道:你就是用这个让那老混蛋脱不了手的呀?老尚嘿嘿一笑说道:**不**?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我此时对那个老棺材板子,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委屈,不管怎么说这个老家伙也算是一个懂得道法的高人,谁能想到居然栽在了一块口香糖上。我从老尚手里的那卷口香糖里拿出一片,老尚顿时心疼的对我说:草!嚼一片太浪费了,嚼半片就好。我一脑袋黑线的对老尚说道:哥们你啥时候变得这么抠了。老尚嘿嘿一笑对我说道:攒钱娶李梅呀!这个没出息的货,我一来气,一把抢过老尚手里那卷绿箭,然后把刚才抽出来的那片口香糖丢给了老尚说道:我不是要吃一片,而是要给你留一片,还瞅啥呀?看看那个老棺材板子咋样了。老尚拿着那一片口香糖骂道:你个不是人地玩意。我俩来到了那个老头的边,那个老头瞪着眼睛看着我俩说道:想不到,我老鬼翁居然栽在了你们两个,ru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手里。我一听不大乐道:不打自招,还没问你叫啥呢,你就自己把名字说出来了,接着说,你和拜月教还有啥联系。那个老头瞪了我一眼,之后摆出了等死一样的表。老尚嘿嘿一笑说道:不说是吗?把你交给马家掌家胡三太爷手里,就不信你还能扛得住,说罢伸手就要抓起老鬼翁。此时只听,“嗖”的一声划破空气的声音,我顺势把老尚扑向一边,就听砰地一声,我和老尚刚才站的地方,炸出了一个西瓜大的土坑。此时一个人影跑到了老鬼翁的边,一把抓起老鬼翁扛在肩上转就跑,我和老尚站起刚要追,只听嗖嗖又是两声,我和老尚一左一右的躲开了攻击,地上再次炸出了两个土坑,随之而来的就是浓浓的雾气,只听雾气里一个男人的声音喊道:贾界一,上次你破了我的五鬼运才敛魂术这笔账,我们慢慢算。四下的雾气渐渐的消失了,老鬼翁和那个人影已经不知去向,老尚问我刚才救走老鬼翁的那个人影是谁,我对老尚说到,就是拜月门的道堂堂主,乙本道人。老尚马上对我说道:草!充其量就是个拍a片的,没啥能耐。我也呵呵一笑,对老尚说道:走!和我去做善后工作。我和老尚抬起倒在地上的邢峰女朋友向着刑老爷子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我心里在想,这个乙本道人,虽然和他交过手,也多少了解他的一点实力,但是居然能两次在战败中全而退,想必其真正的实力绝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我和老尚来到了刑老爷子家里,只见所有人还都倒在地上,我和老尚用水把屋子里所有的人都泼醒之后,这些个人醒来之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向我和老尚询问,我和老尚撒了个谎就说是煤气泄漏,还好我即使把门打开了,但是刑老爷子可没这些人那么好骗,刑老爷子毕竟是在人生的道路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也没过多的询问我和老尚事的经过,只是对我微微一笑点了一下头。我和老尚离开了刑老爷子家以后,刚走了不远,我的手机就来了一条信息,我一看信息不一愣,信息提示,我的银行卡有20万元的进账,紧接着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我接起电话原来是刑老爷子,刑老爷子在电话的那面对我说,他是在白启泰白大爷那里要到我的电话号的,这20万元是为了感谢我救回了他的孙子,我在电话里一再推辞,但是刑老爷子很坚决让我收下这钱,我拗不过刑老爷子只好答应了,刑老爷子对我说到,钱不算太多希望我不要见怪,以后我的人参他全都要,还是10万一根的价格。我心想,20万还叫不多,看来有钱人还真是财大气粗呀!更让我高兴的是,以后有了发财的门路了。我扭头对老尚说道:走哥们,吃饭去。老尚兴高采烈地说道:我要吃海鲜。但是也不知道什么饭店有海鲜,随便找了一个25元海鲜自助烤,进去一顿吃。吃饱喝足我和老尚聊起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老尚一边在灵山养病一边和胡三太爷还有老参王学习道术,也没什么新鲜事,唯独新鲜的就是和李梅生米煮成熟饭了。听我给他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老尚两个眼睛都直了,但是旁边桌的人都用一种另类的眼光看着我俩,也不能怪别人毕竟我俩聊得都是一些神了鬼了的事,一个老大娘从我们边经过的时候和他的老伴念叨着:看看现在的这些孩子,玩网络游戏都玩入迷了,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议论这些。我没理会别人然后继续问老尚以后有什么打算,要不也拿点人参去卖,老尚撇了撇嘴说道:你以为谁都有你这个面子呀!老参王不是谁都给人参的,胡三太爷有的时候管他要点好人参,他都扣扣嗖嗖的。后来老尚问我有没有合适的工作给他找一个。我对老尚说让他去蓬莱阁上班,我和万叔说一下看看行不行。老尚看我答应他了马上兴匆匆对我说,选不如撞现在就去,我带着老尚来到了蓬莱阁。很远就看到蓬莱阁门口围了一群人,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了呢!等走到跟前才看清,原来是万叔和林叔又打起来了,林雪玉拽着林叔,王俊和史侯剑拽着万叔,从二人吵架的骂声中,我才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林叔头天晚上和朋友去喝酒喝多了,回来的时候走到蓬莱阁门口忍不住吐了一地,今天一早万叔开门看到门口被人吐了一地,站在门口骂了两句,正好林叔拿着扫帚出来刚要来打扫,听万叔这么一骂,就和万叔吵了起来,后来万叔让林叔把门口收拾干净,但是林叔也来了脾气,死活硬是不管了,万叔一来气把蓬莱阁里面的垃圾全都扔在了林叔的**居门上,所以两个人才吵的面红耳赤的。哎!真是两个老顽童呀,就这么点事也能吵上一架,真服了他俩了,我和老尚赶紧跑了过去,将万叔和林叔拉开,林雪玉拽着林叔向**居的方向走去,我们也把万叔往蓬莱阁的屋子里劝,我一边劝着万叔一边说道:万叔你别生气了,看看我又给你收了个新徒弟,林叔连徒弟都没有,你自己现在都有四个徒弟了。万叔斜了我一眼嚷道:你把蓬莱阁当收容所了,我说收徒弟了吗?我也知道万叔是在气头上,所以想等万叔消气以后再来说这件事,谁知道万叔这么一嚷,被正在往**居走的林叔听见了,林叔马上喊道:小伙子,上我这来我正好想收个徒弟,工资也比他那面高,看看我这装潢,有庙不进,非要往狗窝里面钻你不是傻吗?这句话差点把万叔气了个倒仰,万叔马上回头对老尚说道:我又改变主意了,他给你多少钱我都给你加100,别去他那,谁去他那谁生儿子没眼。林叔一听也不甘示弱的骂道:留在你那才能当绝户呢!小伙子我给你加200。万叔马上喊道:我加300。刚才还没人要的老尚,这会居然成了抢手货了,只听林叔喊道:我加500。万叔嘿嘿一笑说道:小伙子去他那!我这底薪才1800,他那比我工资高底薪直接开2000,加上这500,你一个月能赚上2500呢!说罢转进了蓬莱阁,想不到万叔这个老混蛋居然给林叔下,在当时来讲一个月2500已经属于高薪了,有地企业白领才能开到2000元的工资。林叔站在外面嚷道:2500有啥地,我这**居不骗人生意好,别说2500,就是3000我也开得起。万叔一下从屋子窜了出来,继续嚷道:这可是你说的3000你都开得起,到时候你给人家小伙子开不到3000,你看我不满大街埋汰死你。林叔一看又被万叔给玩了,气的冲老尚一摆手就进了**居,老尚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万叔,很是为难的样子。万叔马上笑道:小子快去呀!3000的高薪呀,比我这强多了。我又对老尚点了点头,老尚才一步一步的向着**居走去。把林叔摆了两道,万叔进屋别提有多高兴了,恬不知耻的哼哼起了夜上海的曲调。

    到了晚上,老尚那面下班了,来蓬莱阁找我和史侯建一起回家,万叔见到老尚嘿嘿的笑道:小伙子那个老瘪犊子给你开多少钱。老尚挠了挠头对万叔说,林叔给他每个月3000的工资,如果效益好还有提成,万叔一脸坏笑的点点头,很显然是林叔中了自己的计谋,所以自己才这么得意。史侯建从屋子里面一下窜了出来喊道:万叔人家那面给那么多钱,你看你多抠门,就不能给我们也长点工资吗?万叔一脸不屑的反问道:你们上个月拿的钱还少吗?史侯建一听顿时没了脾气,老尚问我和史侯建回不回家,我告诉老尚我们晚上在蓬莱阁住,因为下午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双城那面的打来的电话,最近那面的一条河已经上冻但是经常有人从上面走就会掉进冰窟窿里淹死,以前从没有发生过这种况,附近村里的人认为河里有水鬼索命,所以请万叔去做一场法事。老尚一听马上说道:是不是双城南面的拉林河分支附近的那个村子,今天他们下午也给林叔打电话了。万叔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叫道:啥?林庆权那个老瘪犊子也去。说罢万叔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然后等了一会,对面接听了电话,万叔对着电话气哄哄的说道:小兰,你们是不是除了我,还找了林庆权那个老瘪犊子了,看看你们办的这叫什么事,他要去的话就别叫我,叫了我就别叫他。万叔运了一会气,听着电话那面对自己解释着,不一会万叔对着电话继续说道:你们非要让我去也可以,但是我告诉你们,他做他的,我做我的谁也不干涉谁。然后万叔挂断了电话。老尚坐了一会离开蓬莱阁以后,我明天要和万叔去阿城就先回屋里睡觉去了,史侯建和王俊因为明天不用去,所以两个人在电脑前看着电影。第二天我和万叔整理了一下随物品,拿着行李出了蓬莱阁,一出门见到老尚大包小裹的拿了一堆东西和林叔从**居里面也正好出来,万叔自言自语的大声说道:我说今天出来咋闻到一股子怪味呢?原来碰上个随地便溺的牲口。林叔一听万叔是变着法骂自己,也不甘示弱的嚷道:哎呀!昨天还以为吐错地方了没吐在厕所里呢,今天看蛆从里面爬出来,才知道昨天吐的地方原来没错呀。万叔大骂道:你骂谁是蛆。林叔装出一脸很无辜的样子说道:谁愿意捡骂,就骂谁呗!万叔马上还嘴道:真是稀奇呀!pi眼如今都能说话了,林庆权看来你的pi眼不只是能满地喷粪,居然还可以说话。林叔大骂道:你那才是pi眼呢!万叔接着骂道:你pi眼,你pi眼,你那就是个老pi眼。两个人骂着骂着居然又要动手。我一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正好不远处过来一辆出租车,我马上一招手拦下了车,拽着万叔上了出租车,万叔把出租车窗户摇下来,还往林叔上吐,吐沫呢!我一看这到了双城以后的子可有的受了。不一会我们就到了火车站,上了火车以后一路无事,眨眼间就到了双城,我和万叔下了火车出了出站口,站在火车站外等人来接我们,但是接我们的人没等来,只见林叔和老尚拖着行李从车站里面走了出来,万叔再给对方打电话没有看到林叔和老尚,我马上挡住了万叔的视线,以免这两个老家伙再闹起来。万叔挂了电话,然后对我说到,来接我们的车在路上堵车了,还的等一会。我马上对万叔说,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一边吃一边等,其实我的目的是为了避开老尚和林叔。万叔看了看手表,然后点点头说道:也快到中午了,就按你说的先找地方吃点东西。可是在这附近看了一圈,也没见到什么饭店,一般的小吃店也是黑的要命,一盘锅包的卖价,都快赶上酒店价格了。我看附近有一家肯德基,虽然不太愿意吃那些东西,但是在怎么说也比去那些黑心小吃店要强,我和万叔进了肯德基屋里,里面的桌椅都是四人桌,我和万叔一进去只见四下里的座位全都坐满了人,看来无论是什么生意,只要靠近火车站,就绝对不会怕客源少,就在这时有一对侣吃完了起离开了桌子,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座位先占上了,万叔也把行李拿了过来,一股坐在了我旁边喊道:服务员把你家菜单拿来,我要点菜。被万叔这么一喊四下里向我和万叔抛来了无数异样的目光,我恨不得马上站起来对周围的人说,我不认识这个老精神病。我用手捅了捅万叔,然后小声对万叔说到,这个地方是自己去台点餐的,万叔哦了一声,然后给我拿了200块钱让我去点吃的,我问万叔想吃啥,万叔对我说道:点一盘鱼香丝,再来两盒大盒大米饭。我一脑袋暴汗,二话没说转向台走去,我要是再和万叔说两句,我他妈都得崩溃。我去台买来两杯饮,两个汉堡,还有两个培根炒饭和两份薯条端了回来。我把吃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和万叔吃了起来,我们对面的那两个人也吃完了,起离开了座位,随后又有俩人急急忙忙的坐了下来,我还没抬头呢!只听对面一个老头的声音叫道:服务员,给我来个宫保鸡丁,再来个猪炖粉条子,再上个锅包要酸甜口地。我刚吃了一口培根炒饭,一下喷了一地,真是怕啥来啥,我慢慢的抬起头叫了一声,林叔...........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