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生死簿)

    第六十二章(生死簿)

    作者:龙尊庭博

    人道鬼间生死簿,辗转轮回皆命数。

    心存善念结善果,莫要荒yín和无度。

    医院里面一股消毒水外加福尔马林的味道,配合上暗暗的夜sè,秋风吹过发出野兽一样的咆哮声听上去十分瘆人,值班室里聚集了人,鬼,神三种生物,想一想这个景都让人头皮发麻。两个鬼差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说道:不...不知上仙就是人王大人,还...还望人王大人恕罪。我又对他们说:现在李淑云可不可以给那个姑娘托梦。两个鬼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那个手拿钱头杆的鬼差对我说道:当然可以,但是人王大人要在我的yīn司本上面用你的人王令盖个章,还请人王大人不要为难我们。然后那个手拿钱头杆的鬼差从上拿出了一个笔记本递到了我的面前,我挥挥手说道:这个没问题,说罢拿起人王令就盖在了上面。鬼差接过rì记本又写了两笔,我问道:你在写什么。那个鬼差回道:哦,就是扣除您的一些阳寿。啥......妈了个呀盖人王令是要扣阳寿的呀!当初谢必安也没和我说过呀!我急忙问道:怎么还要扣阳寿呢?那个鬼差对我说道:人王大人您虽然是掌管阳间的人王,但是擅自更改人鬼簿也是属于逆行天道(人鬼簿,又叫生死簿),想要窥视或者逆改天道,是会受到天道的惩罚或是付出一些代价的。我草,我就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嘛,要是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能随便更改生死簿,那这天底下不大乱了。那个鬼差又对我说道:人王大人你要让她给这个女孩托梦多久,现在起每走一秒都是燃烧着人王大人的阳寿,时间越久您所折损的阳寿也就越多。我去你大爷的!还他妈有时间限制呀?我转头对李阿姨说道:李阿姨你赶快给刘晓娜托梦!要再耽误一会可能咱俩就得一起上路了。李阿姨刚才听到两个鬼差管我叫人王大人,惊讶的愣在了那里,被我这么一叫,才反应过来,急忙回道:哦哦哦,我马上就托梦。说罢灵魂就钻到了刘晓娜的体里面,我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终于体会到了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大概能有五分钟,李阿姨从刘晓娜的体里面飘了出来,那个鬼差急忙用手里的笔在yīn本上打了一个钩,然后对我说道:人王大人这次消耗了您三天的寿命。我靠,短短的五分钟居然废了我三天的阳寿,我问道:怎么这么多,你是不是搞错了。那个手那锁魂绳的鬼差对我说:人王大人有所不知灵体道行越高,你所费的阳寿也就越多越快。我听了这个鬼差的话,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想想xī zàngyín魔那次事件的小女孩,想想怨灵清风的那次,我靠不能再想了,越想越闹心与其这么瞎琢磨不如直接问问这两个鬼差我被扣过多少阳寿,我又对他俩问道:鬼差大哥,你们能不能帮我看看,我之前扣了多少阳寿。两个鬼差又是一头的雾水对我说道:人王大人您以前也用过人王令吗?我心想,不能和这两个鬼差说我以前用过,要是他们算漏了也许我还可以多活两年,于是便说:没...没有,就是麻烦二位能不能帮忙查一下。那两个鬼差翻起了yīn本,然后拿钱头杆的鬼差对我说道:没有扣过。我草,难道真被我言中了?他们真的算漏了?于是我对他们两个说道:哦哦,谢谢二位了,没扣过就好。这时候一个闷雷一样的声音说道:想不到堂堂的人王,做了事还不敢承认。我随着声音望去,只见走廊里飘进来一个一红袍,手中拿着一根很粗的大毛笔,一张脸红的和猴股都有的一拼,一脸的大胡子。不是陆判官还会是谁,我看着陆判官说道:陆判爷是什么风把您给刮来了。陆判以为我这么说话是因为忌他三分故意讨好,一脸得意的缕着胡子,眼神斜视四十五度角看着天花板,这幅表真的难以形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装十三。我一看他这个表就气不打一处来,马上又说道:陆判大老爷,是不是喝西北风来的呀?陆判一听我这话明显是在编排着骂他,马上怒道:放,你个鸟人才喝西北风呢!那两个鬼差憋不住笑,但是又不太敢笑只好捂着嘴低着头,体微微的颤抖,时不时还发出两句吭吭声。这个陆判明显是死的太早,而且不像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还有一些锁魂的鬼差们可以穿梭于yīn阳两界,所以对阳间的事物非常的了解,但是陆判就不一样了,因为常年处于地府,所以对阳间的事物一点也不了解,所以想要发火骂人也就是骂点那些古代的用语,什么鸟人了,你这斯之类的老话。我又继续对陆判说道:哦,我知道了,陆判大老爷一定是被雷给劈来的。陆判没明白什么意思,就对我说道:我们是地府的鬼仙,雷震子是天界的神仙,我们没有来往,怎么会被雷劈来。我装出一副很疑惑的样子说道:那陆判大老爷,怎么走起路来牛带闪电的呢?两个鬼差终于憋不住笑了,捂着肚子乐的前仰后合的,陆判知道这次又被我给算计了,气的捶顿足胡子都立起来了,陆判知道这场口水仗再和我这么打下去自己也绝对讨不到一丝的便宜,最后只能以惨败而收场,所以陆判也就不在多废话了,转对那两个鬼差怒道:笑个,你们两个没笑过吗?还不快点把李淑云的鬼魂押赴血污池,耽误了时辰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吗?两个鬼差吓的马上过来就要将李淑云的鬼魂带走,我上前一步将他们两个拦下,然后对陆判说:陆判爷,李淑云可不可以从轻发落,不要让她经历血污池的刑罚,她已经很可怜了。陆判看了看我然后说道:办法不是没有,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继续用你的人王令帮她赦免了血污池的刑罚呀!只不过这次可不是只减几天的阳寿那么简单了。我问道:那要减多少。陆判一副很无所谓的表对我说道:十年。我去你大爷的,一下减我十年命,你是不是和我开玩乐呢?陆判一脸鄙视的对我说道:不盖上人王令,谁也不可以免掉她的刑罚,就连十阎君也不能。李淑云看了看我,然后安慰我道:小一,不要为了我一个没用的老太婆,折损你那么多年的阳寿,你要长命百岁,才可以为阳间多做一些善事,用你的道法去帮助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人间的许许多多不平事,还需要你来做主,所以你要珍惜你的生命。陆判又对两个鬼差说道:把她押走。我大喊了一声:站住,不就是十年吗!老子要是能活一百岁,区区十年又算个呀,我盖。说罢我拿着人王令走了过去,来到陆判的面前说道:盖在哪里?陆判随手从上拿出两个大本子。一个是红sè的一个是绿sè的,而与此同时鬼差的yīn司本也自动打开了,只见鬼差的yīn司本向这两个大本子的绿本里面飞着字,就像是灌水一样。陆判拿着那个绿本走到我面前说道:就是盖在这上面,我看到本子上面写着两个大字《鬼簿》而这两个大字的下面有一个括号,括号里面写着“死簿”两个大字。只见陆判打开了死簿翻了翻然后说道:就盖在这里!我拿起人王令按在了上面,上面的字体马上变成了流水的状态我在看了看内容是,陆判撇了撇嘴笑道:你以为你那几次盖人王令,没有被减寿是你运气好呀,我告诉你,要不是老谢愿意受油锅之刑,你的小命早就没了。听陆判说出此话,我体一震,原来是白无常,谢老爷子自愿受刑来替我延长寿命,我心里面一阵酸楚,我又对陆判说道:如今谢老爷子怎么样了。陆判哼了一声说道:舌头变短了。我长长的松了口气说道:还好,还好。陆判马上怒道:这他妈还好呢!你知不知道,老谢的舌头是随着道法增长的,你知道他费了多少年的道法,我告诉你,他费了800年的道行,现如今还要按上一个假舌头。啥....800...年....我一下子愣住了,想不到白无常谢老爷子的舌头是因我而变短的。我一脸的愧疚低着头,此时我只感觉一阵心痛,陆判看到我这个样子,叹了口气说道:你也不用太自责,其实老谢和我说过你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去完成,帮你延长阳寿也是他的宿命。我疑惑的问道:宿命?什么宿命。陆判回道:我哪知道,他就是这么和我说的,让我转达给你,还有这本书也给你。说罢陆判把自己手里的另一本红sè的本子扔给了我,可是本子到了我的手里居然变成了白sè。这个本子上面也有两个大字《人簿》括号里面写着“生簿”。我靠这就是老百姓常说的生死簿呀!原来生死簿是两本书。我又对陆判说道:这个本子怎么变sè了。陆判不屑的说道:生死簿在yīn间的时候,或是在yīn人的手里就是红绿二sè,所谓红男绿女,男属阳女属yīn,这个生死簿就是红sè和绿sè,但是到了阳间之人的手里就会变成黑白二sè,也就是乾坤两仪之sè,乾为阳坤为yīn,所以你的那本阳簿就变成了白sè。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呀!我打开了阳簿想看看里面记了些什么,但是里面却是一张一张的白纸,我又对陆判问道:这个阳簿怎么什么都没有呀?陆判眯着眼睛说道:这就说明你还不配做人王,等到这本书真正承认你的时候,你才有资格看它。我草这是什么逻辑,还要这本书来承认我配不配做人王。我随手把这本书揣在了怀里,然后对陆判说道:陆判爷,我能不能去yīn间看看谢老爷子。陆判瞪了我一眼说道:你以为yīn间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别说你现在还不配做人王,就算是真的人王现如今也要得到地府十阎君的同意才可以进入酆都,就像我们地府除了锁魂的鬼差以外,任何鬼魂和鬼仙还有鬼差都不可以踏足阳间一步。我很疑惑的问道:那你为啥能来?陆判随手从上拿出了一个白sè的令牌说道:你应该见过这个!我仔细一看原来是谢必安当初怨灵清风事件召唤陆判时拿的那个令牌。陆判又说道:只有拿着这个鬼差游阳令才可以随便的活动与阳间,还有就是受到这个令牌的召唤也是可以来到阳间的,但是被召唤上来的在哪个点上来就不可以离开原地的百米之外。陆判回头又对两个鬼差挥了挥手怒道:押着这个鬼魂先去和他的老公儿子团聚然后把他们一家三口送到秦广王的第一接受审判,如果没有造孽,就送到楚江王的第二。说罢两个鬼差将李淑云的手用锁魂绳绑了起来,陆判在前面走,两个鬼差在后面押着李淑云向值班室的门口飘去,李淑云回头冲我笑了笑说道:好好照顾娜娜。我点了点头,然后他们四个穿过了值班室的门,消失在走廊的黑暗之中。

    我把刘晓娜抱了起来,放在了上,然后又拿过一个医院用的医用被给她盖上,我给她盖被的时候,刘晓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我对她说:刘晓娜你醒了,没事了!刘晓娜一下扑到了我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直接愣在了那里,我拍了拍刘晓娜的肩膀说道:刘晓娜你别哭了,没事了,那个坏蛋没对你怎么样,还好我及时赶到。刘晓娜还是不肯松开手抱着我又哭了一会,然后才抽涕着说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李阿姨,她说让我不用怕,有个男孩子会保护我的想不到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你了。我对她笑了一下说道:刘晓娜,你可能是被吓坏了!所以才会梦到有个男孩子来保护你。刘晓娜抽涕的说道:可是那个梦很真实呀!我对她又说道:没事了,别再想了你躺下休息一会。刘晓娜躺在值班室的上,但是手还是紧紧的攥着我的手不肯松开,然后对我说道:你陪陪我好吗?我...我害怕....我看刘晓娜一定是被吓坏了所以想要安慰她一下对她说道:没事我不走,我今天晚上就当一回护花使者。刘晓娜闭上眼睛然后又结结巴巴的说道:贾界一,你...你以后不要叫我刘晓娜了...就...就直接叫我娜娜!我一头雾水的答道:哦,哦,知道了。我想问她口渴不要不要喝杯水,我刚开口说道:刘晓娜你口渴不...刘晓娜一下从上坐了起来对我说道:我不是让你叫我娜娜吗?我呵呵一笑说道:一时没改....我想说,一时没改过来,但是那个过来两字还没有说出口,刘晓娜就一下子搂住了我的脖子,然后用她那樱桃般的小嘴堵住了我的嘴巴,我只感觉大脑瞬间短路,一股甜橙般的香气传入了我的嘴里。哈哈老子的chūn天终于来了,我和刘晓娜抱着一起倒在了上,我们两个越吻越烈,**的吻着,我伸手去脱她的护士服想要和她来点下文什么的,谁知我刚解开她两个扣子,刘晓娜一下子从上坐了起来说道:我忘了一件事,刚才李阿姨在梦里对我说,她给我留了点东西,在她躺过的那个病的枕头下面。我心想,这个李阿姨也真是的,干嘛给刘晓娜托梦的时候告诉她这件事,这件事我过后也会告诉她的啊!您老这不是棒打鸳鸯吗?我马上对刘晓娜说道:那只是个梦又不是真的,来我们继续,这么好的气氛别破坏了。刘晓娜马上跳到地上说道:不行,我一定要验证一下,看看李阿姨的枕头下面是不是真的给我留了东西。

    行......你说咋地就咋地,我郁闷的想到,本来一个大蛋糕摆在面前,可是就他妈只让吃两口蛋糕,nǎi油一点没尝到你说真多悲催。但是又想了想,吃蛋糕也是吃到了,总比那个禽兽厂长,啥也没吃到还让鬼吓个半死要好太多了,再说了照这么发展下去,以后老子天天都能吃到nǎi油还是活xìngrǔ的哈哈....我陪着刘晓娜走出了值班室门,向着李淑云生前的病房走去.....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