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五通神)

    第五十五章(五通神)

    作者:龙尊庭博

    五通本为邪之灵,所做之事皆恶行。

    如若不除愤难化,要替苍生把恨平。

    五通神,又称五郎神,是横行乡野、yín人妻女的妖鬼,因专事jiān恶,又称五猖神,来历复杂,五通神为一群作恶的野鬼,时至今rì,形象无从考证,但是相传,五通神有家奉和野祭两种,其一是一些成了气候,法术高强的五通被请回家中供奉,可以使人发财致富,但是也很容易误入歧途,如果供奉五通之人心存yín邪之念,就会被五通侵体,xingyù极强,最易做出jianyín之事。其二就是野外一些法术低微的五通,这些未成气候的五通,可以给农家带来丰收,但是此等五通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喜欢化作人形jianyín那些夜晚出门的女子和人妻,但是无人见过五通神的本相。

    我看着书上面的介绍想到,看来这次是碰上难对付得了,正好今天是本月yīn历初八可以找师父问问如何能够降伏这个妖孽。到了晚上我躺在蓬莱阁的上闭起眼睛嘴面里念道:梦鬼梦神梦周公,解梦圆梦显灵通。念完口诀之后,我只感觉眼皮越来越沉,慢慢的我就进入了梦境,四下里白白一片,烟雾缭绕,只见周公怀里抱着一个小孩从远处向我飘来,到了近前我一看原来是上次怨灵清风事件的那个林景chūn的孩子,小家伙非常的可,我再抬头看我师父周公的表,现在可真是和他的名字相对应了,一张脸都涨圆了像个鸡蛋似的,还是红皮鸡蛋。我嬉皮笑脸的说道:师父您老人家最近可真是红光满面呀!而且比我上次看到你的时候胖了不少呀,周公呲牙咧嘴的骂道:还不是拜你所赐,这个小东西整天的哭,唯一能把他逗乐的就是让他打我嘴巴子,你看给我打的........

    我靠.....想不到这个小家伙,还是个暴力儿童,我又幸灾乐祸的说道:其实让他打两下也好的,我前几次见到您的时候,你满脸都是皱纹,今天一看你的皱纹都没了,比以前年轻不少呀!周公大骂道:滚犊子,我脸都肿成这B样了,还有个皱纹呀!啪的一声,小家伙一巴掌打在了周公的脸上,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我强忍着笑说道:师父我真羡慕您能享受到这免费的脸部按摩。周公马上说道:你不用羡慕我,要不你把他带走,你不就天天也能享受到了吗!让你也年轻年轻。我一脸为难的表说道:我带走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拜月门的事您老就只能找别人去帮你查了,要不我哪有时间带孩子呀!周公咬牙切齿的说道:少在这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这次来找我是不是又有什么事了,有话快说有快放。啪的一声,又是一个五指扇,周公可能已经被这个小家伙打的麻木了,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了,也有可能是因为脸肿的看不出表了。我很严肃的说道:师父您老有没有听说过五通神。周公神sè一变问道:你遇到五通神了。我点了点头,周公继续问道:那你遇见的是野生的还是家养的。我听周公说的这句话怎么这么别扭呢,什么叫野生的和家养的,又不是养猪,但是想了想除了这么问也没有再合适的词汇了。我对周公说道:家养的。周公唉声叹气的说道:徒弟呀!你说你咋就碰上这些麻烦难对付的玩意呢!我靠.......我心想,什么叫我咋就碰上这些玩意,你以为老子想碰上它们呀!谁不想吃得好喝的好,开开心心活到老呀,这他妈又不是我能选的,尿泼尿都能浇死个黄皮子,就这倒霉命我能有啥办法。我很严肃的问道:师父这家养的五通神,有多猛呀?周公皱着眉说道:它们的拳头可以划破长空,双脚可以撕裂大地。我郁闷的问道:师父你说的是圣斗士!周公马上嬉皮笑脸的说道:呦呵,你看过这个动画片呀!嘿嘿。啪!啪!连着两声脆响,小家伙这次是两个小手一起拍在周公脸上的,然后又是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我心里这个乐呀!让你个老混蛋不着调,打得好。我虽然心里幸灾乐祸但是脸上也不能表现出来呀!我还是很严肃的问道:师父,要怎么才能除掉它呢!周公沉思了一会然后说道:人道六法之中有一个阵法叫做破形阵,你要布出此阵然后将五通引入阵内,令其现出原形,然后再用符咒里面的定形符,将其定住不要再让其施展遁术,这样他露出了实体,剩下的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他的能力就是看不到他的本相和本体,冥路开启之人可以隐约看出野生的五通呈现人的形状,但是家养的五通只能看到一团白气,而且不仔细看也是不容易看到的,像你说的这个家养的虽然算是法力高强一些的五通,但是再厉害的五通也不及当初你干掉的那个灵魔的万分之一,一旦它的遁法被破那它就任你收拾了,所以最主要的就是它显出本相。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师父你既然知道使用人道六法可以对付五通神,那为什么到了现在还不知道五通神本相。周公对我说道:那是因为你学了人道六法,而我只是看过人道六法中的内容。我很是疑惑的问道:师父那你看过人道六法为什么不学呀!周公很坚定的说道:学不会。我一脑袋黑线的说道:师父你不会那么笨!这都学不会。周公理直气壮的说道:你才笨呢!人道六法是会自己选择宿主的,当初他选了你,又没选我。我恍然大悟,当初我学人道六法的时候,也是那本书里面自己飞出了金字巨龙钻到了我的体内,我看着周公说道:不选你是你人品太差,人家人道六法都不喜欢跟着你。周公大骂道:放,我人品不知道有多好。周公嬉皮笑脸的问向自己怀里抱着的那个小家伙说道:你说,爷爷人品是不是很好啊?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周公。我郁闷的说道:师父人家那么小又不会说话,就算人家知道你人品不好,也说不出来呀!周公又笑嘻嘻的对怀里的小家伙说道:你要是感觉爷爷人品不好就这么继续看着我,你要是认为爷爷人品好就做出点举动。说完了这句话,周公把眼睛闭的紧紧的,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师父干嘛要把眼睛闭的这么紧,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只听到啪的一声,小家伙这一巴掌比前几次要用力地多,周公转过子脸上带着五个小手指头印说道:你看他回应我了,说我人品好。我一脑袋瀑布汗的看着周公想到,这老东西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宁可牺牲他那张老脸,也要和我争到底的jīng神,我简直是望尘莫及呀!由于这次小家伙用力过猛,可能是把自己的小手阵疼了,撇了撇嘴然后哇哇的哭了起来,周公马上哄着小家伙嘴里面哼哼唧唧的说道:宝贝,不哭不哭哟!我一看这老家伙哄孩子的样子太女xìng化了,越看越是搞笑,我强忍着笑说道:没什么事,徒弟我就先告辞了,那...个...师父呀!你把回去的那条路告诉我呗?周公一边哄着孩子眼睛也没看我,随即一脚踢来,由于我没有心理防备,再加上周公这一脚突然踢出,速度又是如此之快,我防不胜防结结实实的被从天上踹了下来,我在下落的时候,抬头看着周公抱着那个小家伙正在上面看我呢,周公还对小家伙说道:宝宝看,那个大傻子叔叔掉下去了,好玩不。那个小家伙,看着我往下跌落,嘴巴还张成了O型时不时的还向外流着口水。我一下从上坐了起来,开着窗户指着天大骂道:你个老不死的,老抠门,老混蛋,连条道你都不告诉我,你看我以后怎么整你。这时王俊从他自己的屋子里面走了出来,睡眼朦胧的说道:大半夜的你喊啥呀。我回头看着王俊嘿嘿一笑说道:没啥事,做恶梦了,梦到个老不死的把我从天上踹下来了。王俊懒洋洋的表说道:没事,你就直接说是万叔,我也不会去告诉他的。我勉强一笑说道:睡觉!王俊转回了自己的屋子。想不到万叔那个老不死的形象,已经在蓬莱阁根深蒂固了,我一说有个老不死的,老混蛋,老王八之类的什么话,王俊和史侯剑就会联想起万叔。我想了想万叔的形象,还真是老混蛋的模样,这么一想万叔不在的这段rì子,还真是有点想他了。我看了看表,已经是早晨6:30分了,反正也睡不着了,我就盘腿坐了起来,闭上眼睛集中jīng神,慢慢的就进入了人道六法的境界之内,只感觉自漾在青山绿水之间,我又在人道六法的境界里面搜寻着阵法篇,一个阵法映入眼帘,然后出现阵法的使用和阵法的名称,正是周公所说的那个破形阵,我熟悉了一会,又看了看符咒篇,开始搜索起了定形符,一张符头为奉天祖师敕令的符咒映入眼帘,我仔细的看着这张符,符和一般的符不同,一般的符是两个撇的像是八字一样,但是此符的符是横竖笔体,中间符胆写的是,定法如若显灵,妖邪无处遁形,急急如律令,最后符尾之处,是一些符号。我记下了这张符的画法,然后睁开眼睛,开始起,洗脸,刷牙。蓬莱阁开门了也没有几个人来,这种生意先前已经说了,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买卖,所以我没事就拿着一根粉笔在蓬莱阁的门口外面的地上画起了破形阵的图形,来来往往的行人也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一共画了五次,才算画出一个比较不错的阵图,有的读者可能会说,只要画出来是那个意思不就行了吗?阵法不比符咒术,阵法不能有相差太多的偏差,要不这个阵就不会起到效果,你想想如果这个阵是圆形的,你非要画成方形,虽然阵里面写出的字都是一样的,但是形状改变了,这个阵也就是一个不会启动的废阵了,所以布阵不能有一点的偏差,符咒就不同了,画的不好也会生效,只是威力大与小的问题。一个阵法已经完成了,我想试一下,但四下里都是人也没有个灵体出现,这个阵只对灵体才能起到效果,不会对普通人造成任何的影响,我不经意间看到远处开来了一辆救护车,车还在行驶的途中,后车厢就下来了三个人,而且还是透过车门,飘落到地上的,我仔细一看,一阵惊喜原来是鬼差锁魂,我朝他们喊道:老兄过来一下帮个忙呗!那两个鬼差互相看了一眼,缓缓地向我飘了过来,它们飘到我的面前,其中一个鬼差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不耐烦的说道:晃悠啥呀!我能看见你们仨,鬼差听我说出此话先是一楞,然后问我道:你是什么人,敢妨碍鬼差锁魂,是不是活腻了。

    我了个草....我心想,敢这么和老子我说话,我刚要和他们理论两句,就发现我边来来回回走的路人,用一种比刚才还要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是看神经病一样,我一下反应过来,普通人没有开启冥路是看不到鬼的,我马上从兜里把电话拿出来,放在耳边装作打电话的摸样,然后对那两个鬼差趾高气昂的说道:我叫贾界一。另一个鬼差说道:谁问你叫啥了,我是问你的道号是什么。我一听他俩的语气,这他妈很明显是不认识我呀!我随即说道:吼吼,我没有道号,我一直都对别人说名字来着。那个刚才用手在我眼前晃的鬼差说道:我们先把这个魂魄领回去,错过时辰我们担当不起,至于这个人,把它记录下来,回去上报看他能折损多少年阳寿。我一听这俩个鬼差说话,怎么和一些zhèng fǔ部门的公务员一样打官腔呢!我记得我以前在我家楼下的派出所,办理个换新户口本,换户口的就是在派出所帮忙的,说话那叫一个牛,吆五喝六的态度极其的恶劣,我当时就想,你一个臭帮忙的咋这么嚣张呢!这人品也太恶心了,但是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谁让人家正管此事呢,谁让咱们没有权力在手呢!想到这里我又看了看鬼差,心想你们两个打官腔的货,老子现在的权利正管你们。我向他俩摆了摆手示意他俩跟我来,那两个鬼差押着那个魂魄跟我来到蓬莱阁的后巷,其中一个鬼差对我说道:怎么了知道怕了,我们可以不减你的阳寿,但是扰乱地府鬼差办公的罚款钱是必须要交的。我这一听心想,你大爷的还敢敲诈老子,随即对他俩说道:这个魂魄先给我留下,我有事让他帮忙,帮完了忙你们再带他走。那个鬼差听我说话一点也没有买他账的意思,随即从上拿出了他的锁魂法器钱头杆,(就是一根竹子上面挂满了圆纸钱)这个鬼差张嘴骂道:我看你是找死,阻碍鬼差办公可以先斩后奏。说罢抡起钱头杆就朝我打来,我催动黑龙仙脉,体瞬间弥漫出黑气与那个鬼差斗在一起,黑龙仙脉shè出的黑龙之气,直接朝着鬼差扑了过去,那个鬼差急忙向旁边一闪躲过了黑龙之气,然后嘴里说道:原来是一个出马弟子,就凭你的份也敢阻挠鬼差锁魂........啊.......

    不待他说完,我的剑指金光已经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左肩膀上,把那个鬼差被我打的倒飞了出去。另一个鬼差马上跑过来抡起手里面的锁魂绳向我一甩,(都是小骷髅头串成的,每个骷髅头上面还有一个绿sè的符文勾魂的鬼差都是两人一组,一个拿钱头杆的一个拿锁魂绳的)我心想不让你俩见识一下老子的真本事,你俩就不知道天多高,海多蓝,你妈养你们多费钱,我手上结印嘴里面喊道:“阵”。阵字诀纳状态呈现出来,我体上面缓缓地向外涌出淡淡的清气,这个时候锁魂绳已经将我牢牢的绑住,我刚想运气挣脱,这个时候在后巷口走进来两个人,我只能暂时不动,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那两个人从我边经过看了看我,因为我被锁魂绳绑着双手夹着两条腿,普通人看不到还以为我在站军姿呢!这俩人一定很好奇,我为啥站的这么直,算了咋想咋想!谁知这两个人走到我面前,拿出一把水果刀放在我面前晃了晃说道:哥们帮个忙,借俩钱花花呗!

    我草你大爷的,我咋点这么背呢!又碰上劫道的了,我真想挣脱了这锁魂绳,好好把这两人两鬼好好地教训一番,但是真要动起手来,难免这两个人不会被那两个鬼差误伤,这要是被鬼差的锁魂绳绑住或是被钱头杆砸上一下,后果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俩人真要是被鬼差把魂勾走了,别的我不害怕,就怕这个和谐社会马上就会把我列为杀人犯的行列。我突然想到上次公交车被劫的那件事,万叔那个老东西装羊癫疯发作,骗了那群劫匪。我现在阵字诀纳状态不怕磕碰,我笔直地朝后面躺了下去,砰地一声,我倒在了地上,然后浑开始抽搐起来眼睛上翻,那两个劫道的吓了一跳,那个没拿刀的说道:看来这小子有心脏病呀!赶快翻翻他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然后马上撤,免得他死了再赖到咱俩头上。我一听心想,我草,碰上他妈吃生米的了,你说我这命呀!事到如今我也不多想,我是什么xìng格的人呀!我就是一个头可断头型不能乱,血可流皮鞋不能不打油,超级抠钱财绝对不能丢的xìng格,就我这个大抠门的xìng格还能让你俩把我的钱抢走,我一运气挣断了锁魂绳,一拳将那个手里面拿着刀的家伙打出了三米开外,那个手里面没拿刀的一看事不好转就要跑,我抬起一脚把那个没拿刀的踹出了五六米远,那两个小子起来撒腿就跑一转眼就逃出了后巷,不见了踪影。我回头看着那两个鬼差说道:赛打完了,该轮到你俩的淘汰赛了。那两个鬼差都傻了,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我,隔了一会拿钱头杆的鬼差才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南毛北马的道术你都会。我也懒得和他俩废话,随手从脖子上拿下了人王令递到他俩面前,两个鬼差看到人王令之后,说出了一句让我这辈子都难以忘怀都经典语句.......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