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五鬼运财敛魂术)

    第四十八章(五鬼运财敛魂术)

    作者:龙尊庭博

    五鬼运财来锁魂,施此道法必高人。

    如若应付不留神,xìng命不保入鬼门。

    万叔一脸不屑的说道:收走?切,要是真像他说的,那他现在还会坐在外面,应该早就被收了魂魄了。再说了我们从出生以来,谁见过鬼,谁见过神,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嘛!瞧你还当真了。

    草......老子天天他吗见神见鬼的能不信吗?我心里这个气呀!你说你个老神棍,你倒是不信有鬼,那你为啥他吗相信纸能帮你发财呀。好的你就信不好你就不信,这他吗是什么逻辑,还有人能比你更无耻的嘛。我心里不停地骂道。万叔继续说道:准备一下我们这就动。我拽住万叔说:如果陈克军说的都是真的,那张纸真的邪门怎么办。万叔不屑的说道:我把那张纸拿回来,就算是邪门,我们蓬莱阁满屋子佛像,还怕镇不住它。我心想,这个老帮菜,原来也怕碰上邪门的事呀!想借着满屋子佛像克制邪灵,难怪这老帮菜有恃无恐,但是真正的邪灵不是那么容易用几座佛像就能阵得住的。万叔转回自己的房间准备去了,我拿起电话给老尚打了一个电话,老尚接起电话问道:喂!你好哪位。我着急地说:好个呀!我遇到点麻烦想问问你。老尚也激动的说道:我草,猴子你咋这么长时间不给我打电话呢!我在仙山都快闷死了,你也不来看看我,就算不看我,你也得看看你老婆胡晓婷呀!一听到胡晓婷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胡晓婷那曼妙的姿,俏丽的五官,真是美得好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想到这里我拼命甩了甩头,因为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我对老尚把陈克军的事叙述了一遍,老尚听后语气明显紧张了起来,对我说道: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高人,居然会使用,五鬼运财敛魂术。我带有疑惑的问道:五鬼运财敛魂术?这是什么道术。老上继续说道:就是运用自己的道术,将两个阳年阳月阳rì阳时死去人的魂魄,和两个yīn年yīn月yīnrìyīn时死去人的魂魄,外加一个yīn年yīn月阳rì阳时惨死之人的魂魄,用道法牢牢地锢住,不让yīn界鬼差找到,然后再用邪术将这五个冤魂练成五鬼,所需时rì是七七四十九天,这五个冤魂会给人带来财富,但是条件就是用享受这财富之人的灵魂交换,然后将这人的灵魂交给炼制出它的主人,也就是这个放出五鬼的人。我问老尚道:这五鬼难对付吗?老尚回道:以咱们的道法,除掉五鬼不难,难的是放出五鬼的那个人,道法究竟达到一个什么程度我们还不清楚,但是我敢肯定的说这个人的道法绝对不在你我之下,这段时间我在胡三太爷和老参王那里了解到很多关于人王的事,你现在虽然得到了人王令和三才十八法,但是这只是对你能否做人王的一个试炼阶段,你要提高道法,不能认为你有了人王令,所有的神人鬼就要屈服于你之下,真正可以让人臣服于你,不是威信而是要如何将道法的jīng髓全面了解,由心而发的道法才会让人折服。你现在道法对付灵魔怨灵清风那样的邪灵我不担心,但是如果对方不是灵体,而是和你一样有着道法异术之人,你就要注意了,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有着妖魔鬼怪之心的人。我又对老尚问道:你说的意思,这次的事件,背后是有人暗中捣鬼了。老尚继续说道:我听胡三太爷说,最近有很多的邪魔外道,来到了黑龙江省与拜月教勾结,可能要有什么动作了,所以老贾你要小心一些,老赵和老孙我已经通知完他们了,他们上次漂流的时候遇到个灵异事件,都被他俩解决了,那面为了感谢他俩邀请他俩多玩一阵子,所以迟迟没有回哈尔滨,他俩知道你在这面遇到麻烦了,所以这再往回赶,你现在自己一定要多注意点。我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想到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从一泼尿浇死了一个黄皮子以后,我的人生观就此改变,一件一件诡异离奇的经历,让我懂得了善恶皆有报,早晚会来到的道理。所以我坚信我只要自己做的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一定不会得到恶报。万叔在门外叫我道:还没收拾好吗,快点。我走出了屋子,跟着万叔还有陈克军出了蓬莱阁,陈克军开着一辆黑sè的奔驰S320,我们三人都上了车,陈克军发动了车子,向着江北的方向开去,在当时江北这面还没有规划成为现在的开发区,也就是现在的哈尔滨群立新区,那个时候这里就是一片农耕地,在就是大片大片的坟地,但是我们当我们车子停下的那一刻,我和万叔全都愣在了原地,因为我们面前是一栋非常具有欧式风格的小型别墅,在当时谁家要是有个复式楼就算很牛B的人家了,但是要说住别墅的那可真是连听都没听过,陈克军拿出钥匙哆哆嗦嗦的去开门,我看了一下这个房子的构建,这栋别墅是有三个楼层,棕蓝相间的颜sè,蓝sè上面还有很多的星星状的白点,看上去很让人有一种置于夜空中的舒心感觉。我和万叔走进屋子里面,别墅里面的构建,也相当的欧式风格,酒柜酒台酒具一应俱全,沙发也是欧式版沙发又宽又大,如果不放在别墅这样的大房子里而是一个平民老百姓的住房内,任谁看了都会以为是而不是沙发,可能是欧洲人本来长得就人高马大像大牲口一样,所以做出来的家具,也是比正常规格大了一号,哎.....什么欧式,我看就他妈是欧洲人手大做不出小巧玲珑的东西,所以就做一些简单的大东西,运到咱们这面,被我们国内一些的黑心商人,换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欧式风格,其实也不是说欧式风格的东西不好,最起码人家的质量,照国内比起来那简直就是,珠穆朗玛和四川盆地的对比了,出了质量以外再也没有,让我感觉到可取之处了,要说样子那就是一个字“蠢”。沙发的上面挂着一幅画也没看出有什么好看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小学生用蜡笔画出来的画一样,房子和树什么的都是歪歪扭扭的,其实我知道,这画叫做油画,按陈克军这个别墅的规模来看,这幅画也绝对不会便宜,我在看了看四周,离沙发能有七八米的地方是个楼梯可以直接上到二楼和三楼。屋子里面的窗户全都是立地窗,阳光照进屋子更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万叔对陈克军问道:你的那张发财纸呢!放在哪里了,陈克军哆哆嗦嗦的伸手指了指楼上然后说道:就在三楼从左面数第三个房间。万叔对我说道:小一你在这里看着,别让让任何一个小鬼跑下来,说完之后对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又对陈克军说道:有我在你还怕啥,你该去干嘛干嘛去。陈克军哦了一声,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由于紧张陈克军此时也不知道要做什么,随手打开了电视机,电视机里面正是一个售楼大厅,大厅里面人满为患,记者还拿着话筒进行解说和采访,只听记者说道:今天是克军地产的星辉花园楼盘公售的第一天,想不到场面如此宏大。记者随后采访一个50多岁的秃顶男,采访道:这位先生您好,请问您怎么称呼。秃顶男回到:我姓曹,单名一个闯。女记者继续说道:哦,原来是曹闯曹先生,您能否对电视机前的观众说一下你今天来买房子的想法呢!秃顶男曹闯接过女主持人的话筒,然后眼睛sè眯眯的看了一下主持人的,愣了有一回,只听摄像师喊道:曹先生看这里看这里。秃顶男听到摄像师的话,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失态,很不愿的将他那黄豆粒一样的眼睛,从女主持人的上移开,看着镜头说道:我今天来买房,就是看好这里以后会发展成黄金地段,而且现在买房经济实惠,以后这里的房子具有一定的升值潜力。女主持人接过话筒,对秃顶男说道:谢谢,谢谢您曹先生。我心想这个好sè的秃顶男的名字还真是可笑,叫什么不好非要叫cao。就在这时陈克军的手机突然响起,陈克军接起电话,因为我就在陈克军的边,而且陈克军的手机声音又特别的大,只听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兴奋的说道:陈总我们的楼盘业绩非常的好,现在8个高层已经成功卖出232住房了,B座的一层商服也有人出了3000万的高价购入。陈克军听完之后,脸sè明显变成了死灰一样的颜sè,哆哆嗦嗦的挂断了电话。然后看着我说道:纸灵来要我的命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看到陈克军的jīng神明显出现了问题,刚想劝劝他,只见万叔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说道:陈先生你家里原来有人呀!你咋不先说一声呢!我冒冒失失的一进屋,就看到有5个人在那个房间里,你说让我多尴尬呀!陈克军听道万叔说的有五个人,脸sè大变,喊道:我这个房子只有我一个人住,它们真的要把我带走了.....啊........

    陈克军大叫着向门口跑去,谁知道刚一出门一块立地窗的大玻璃从三楼竖着掉下,陈克军躲闪不及直接被玻璃从头顶劈下,切成了两半,血模糊的倒在了地上,用赵本山形容赵四他爹的那句话就是,死地老惨了。万叔哇的一声,吓得坐在了地上,过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然后拿起陈克军放在沙发上的手机报jǐng,不一会jǐng察就到了事发现场,给我和万叔取完了笔录,楼上楼下的检查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把陈克军死亡定为意外伤亡。但是我却清楚的知道,这一定是那五鬼做的,jǐng察给陈克军的家人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就来到了事发现场,看到陈克军被砸的血模糊,尖叫了一声当场晕了过去,jǐng察们处理完了事发现场,将陈克军的尸体装进了一个装尸体的拉链袋里面,一个带队的jǐng员吩咐边的一个小jǐng员说道:你和这两位当事人留在这里等这个女人醒来,让他两把今天的事和死者的家属说一遍。小jǐng员点了点头,小jǐng员向我和万叔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两个跟我把这个女人抬到屋里去,万叔,我还有那个小jǐng员,将这个晕倒的女人抬到了屋子里面,放在了沙发上,然后我们就做着各自的事了,我和万叔坐在两个单人沙发上看着电视,小jǐng员找来一个茶壶,把随的茶叶倒了进去,然后又烧了些开水在那里一边沏茶一边也和我们,无聊地看着电视。那个小jǐng员无聊和我还有万叔闲聊了起来,小jǐng员对万叔说道:师傅我可真羡慕你们,一天无忧无虑的,现在信神信鬼的人越来越多,你们的生意也不错!万叔笑了笑说道: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哪能和你们比呀!自古以来有几个人不希望能吃皇粮呀!到老了退休了最起码还有个保障,向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不趁现在能动的时候,多赚点钱到老了可咋整呀!小jǐng员笑了笑说道:师傅您太谦虚了,其实我还真羡慕你们的,最起码赚的都是良心钱,哪像我们呀!有的时候处理一个打架的案件,明知道打人一方是欺负老实人,但是打人的却有着很多的关系背景,就像上次我处理的一个案件,一个怀孕的女人在早市摆摊卖包子,因为早市没有固定摊位,这个女人家里没什么钱老公也是一个在工地出苦力的,这个女人看自己老公太累了所以就想减轻一下她老公的负担出来卖包子,因为是第一天出来卖包子,不知道规矩,站了一个附近有点名气的流氓他家亲戚的位置,他家的亲戚狗仗人势,直接就把这个怀孕妇女的摊子给掀了,包子掉了一地,女人上前和他们理论,那家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打,结果女人被打晕了过去,周围出早市的人把这个女人送到了医院,女人流产了,后来老公晚上回家得知此事,向我们报了案,我们把两家都找到了局里,但是打人一方有背景直接给我们局长打了一个电话,局长那面接到电话以后,就告诉我们下面的小jǐng员说:把事能压多低就压多低。因为接到了上级命令,我们这些小jǐng员就算一百个不愿意,也不敢和领导顶着干呀!到了最后打人一方只给那个流产的妇女包赔了一万元钱,有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职业没有给我带来光荣,让我感觉更多的却是耻辱。小jǐng员讲完,我看着他,其实我对jǐng察的印象从来都不好,但是今天听了这个小jǐng员的话,也让我深有体会,其实他们有的时候也确确实实的是不由己,因为我们这些弱小的群体,为了生计只能默默地忍受着道德的强jian,却无力扭转这个局面,万叔叹了一口气,说道:是非曲直其由人定,做到问心无愧就好。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一白sè僧袍的老和尚,左手拿着一个钵盂,右手拿着一个禅杖,看上去很像是唐僧的范,老和尚念了一句佛号说道:阿弥陀佛,善恶到头终有报,今世未报来世到,是非曲直似微妙,心如止水人欢笑,施主贫僧只是一名云游僧人,化缘路经此处希望施主可以打开方便之门,一结善缘。万叔听了之后第一时间冲到卫生间门前,伸手一拉把卫生间的门拽开,然后说道:大师请进。我和小jǐng员都是一头的暴汗,那个白衣僧人微微一笑说道:施主还真是幽默。我上前一步把万叔拽了回来,免得他再丢人现眼。小jǐng员走了过去掏出几十块钱塞在了和尚的手里对白衣和尚说:大师不介意的话,进来坐!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然后又将手里的钱塞还给了小jǐng员,然后说道:贫僧只想化些斋饭,绝非贪金敛财之人。可以得施主施舍一些斋菜,贫僧就以感激不尽了。小jǐng员看看了和尚,然后将和尚让进屋子里,从冰箱里面找了一些素食的食物拿到了老和尚的面前,老和尚点了点头然后有双手合十的念了一句佛号,拿起食物转向门外走去,万叔看着小jǐng员说道:想不到你为jǐng察还信这些。小jǐng员叹了口气说道:还不是上级总是给我们施压,让我们偏向有实力的一方,做了不少的缺德事,我这么做也是像积一些功德,死了之后少受点罪。这个时候老和尚走到门前,回头看了看我,然后又转向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念道:五鬼运财乃邪术,施法之人屋以入,乐善好施掩不住,心灵丑恶真面目。我听了这四句话,只感觉这个老和尚是在提点我什么,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听后的小jǐng员幽幽的说道:你是什么人,敢来坏我的好事。我一下就明白了老和尚话里面的意思,马上转头看向小jǐng员。只见小jǐng员两只眼睛血红血红,头发根根竖起,上还在向外冒着黑气,再看万叔已经在沙发上睡了过去,不用想也知道,就是眼前这位小jǐng员对万叔做了手脚,小jǐng员面sè铁青用一种及其可怕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和尚。老和尚也是不紧不慢的伸出右手,而同一时间左手的钵盂变成了一个银白sè的手环,手环飘向了右手,牢牢地在了老和尚右手的手腕之上,老和尚用一种及其平淡的语气说道:我只是一个看戏者,你们才是戏里的角sè。我看到银白手环的那一刻,便知道了这个和尚是谁,这个和尚正是那个神秘的白衣人,但是此人是敌是友还不知道,我在看了一眼小jǐng员,小jǐng员明显也不认识这个和尚,和尚嘴上微微一笑,化作点点星光飘入天际,我回头看着小jǐng员说道:想不到你就是,五鬼运财敛魂术的幕后控制者。小jǐng员微微一笑说道:人王贾界一,你处处与拜月门为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只感觉后有一股力量向我袭来,想要躲开已然不及,随手打出一个手印,嘴里面喊道:“皆”。一股气体传遍周上下,我回手向着自己的前打了一拳,周上下瞬间,涌出了一个像是保护罩一样的结界,与此同时那个力量也扑到近前,想要攻击我却还是晚了一步,只听结界上面,叮叮咚咚的几声响动,我回头看去只见我后站了五个面目狰狞恐怖,而且上不断向外溺出鲜血的家伙,聋拉着脑袋,眼眶成青黑sè。不用说也知道,这五个正是五鬼,我慢慢将结界收起,然后催动剑指手印,看着小jǐng员问道:你是拜月门的什么人。小jǐng员露出一丝yīn森的笑容,缓缓的说道:我是拜月门,本道堂堂主,乙本道人.........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