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请仙神打)

    第四十五章(请仙神打)

    作者:龙尊庭博

    看着夜景正出神,只听有人来敲门。

    女孩深夜来求救,流氓正在欺负人。

    史侯建一甩胳膊,啪啦一下一个东西从袖子里面掉了出来,我马上看到掉出的就是我们三个藏在史侯建那里的30万银行卡。我们三个全都愣在那里,还是人家万叔年龄大经验多,遇事不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银行卡,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然后大叫一声:你们还敢骗我。我们三个动作一致,转就跑全都逃出了蓬莱阁。万叔在我们后面大骂:你们三个小崽子,连我都敢骗,我把你们都炒了,全都炒了。我和史侯建还有王俊来到一个网,开了三台机器一边玩一边研究万叔是不是真的会把我们炒了。王俊比我和史侯建大上两三岁,想的也比我们多得多,一脸严肃的说道:放心!万叔是刀子嘴豆腐心,再说了把我们三个都炒了,他上哪找像咱们三个这么有经验的。听了王俊的话我想了想,我虽然刚来蓬莱阁几天,但是我和万叔合作起来骗那些土大款却很有默契,所以万叔也很欣赏我,当然不会炒了我,史侯建了解蓬莱阁所有的物品,用具,佛像都放在哪里所以工作起来得心应手,万叔也一定不会炒了史侯建,王俊从小就和万叔在一起,就像是万叔的亲儿子,万叔更不会炒了王俊,所以仔细想一想,我们三个就把心放到肚子里面了。王俊一直都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从来都没有惹万叔生气过,可能是从小就没有和他一样大的孩子在一起玩耍,所以xìng格有些孤僻。自从我和史侯建来到蓬莱阁以后王俊也和我俩打成了一片,每天都非常的开心。也可能是我和史侯建把王俊一个乖宝宝变成了一个淘小子,这次是头一回跑出蓬莱阁,到了现在王俊有点害怕的说:晚上怎么回蓬莱阁呀?我们怎么和万叔道歉呀?史侯建一肚子坏水,眼珠子一转说道:与其被万叔牵着走,我们不如起义,和万叔来把硬碰硬看看万叔怎么做。我们三个制定了计划,转就向蓬莱阁走去,我们三个进了屋子万叔正在茶几上喝着茶看着电视,看到我们三个回来也没有理我们,我和史侯建回到屋子里面,王俊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我们三人一起出了屋子,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行李卷走到万叔面前,王俊第一个说道:师父对不起我们不应该骗您老人家,如果我们三个辞职您能好受一些,我们三个不用您老炒鱿鱼,我们自己这就走,万叔瞥了一眼王俊也没有说话,我心里想,老东西看你能忍多久,于是我上前一步说道:万叔对不起惹您老生气了,我们这就离开蓬莱阁,史侯建也说:是呀!万叔我们临走之前给您道个歉,希望您老别生我们三个的气。说罢我们转就往外走,万叔明显是真有点忍耐不住了,但是还要装上一装,眼睛没有离开电视冷冷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们留下了,想继续干,以后就好好干我万叔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小气。我第一个转过,对万叔说道:万叔我知道您老,大人有大量,但是我内心过意不去呀!你虽然原谅了我,但是我自己不能原谅我自己呀!史侯建也添油加醋的说道:可不是吗!您老都这么大岁数了,我们还骗您,我们现在哪还有脸留在蓬莱阁呀!王俊可能真的是动了,鼻滴一把泪一把的说道:师父以后徒弟不在您老边,您老自己多保重体,天冷了多穿点衣服,有什么衣服不愿意用手洗,就扔到洗衣机里,晚上睡觉把窗户关上,要不您老睡觉的时候喜欢蹬被子。我和史侯建拽了拽王俊,王俊恋恋不舍的转过和我俩一起走出了蓬莱阁,万叔实在是忍不住,泪奔着追了出来说道:你们三个都给我回来,不就是想要那每人500块的奖金吗?我给你们每人1000还不行吗,你们是不是想把我老头子死呀!要走就走呗,还弄得那么煽呀!我和史侯建还有王俊一听到每个人给1000块,马上转过头。史侯建第一个说道:万叔我知道您喜欢和我们开玩笑,什么五百一千的我们其实也没想要这个钱,您老到了现在还和我们开这个玩笑干嘛?万叔马上从兜里拿出一沓钱,应该是事先准备好的,只见三份已经分好了,然后给我们每个人都塞到了兜里。我又说道:万叔我们其实真的不是为了这个钱,我们拿您老的银行卡,就是想和您老开个玩笑,本以为您老不会生我们的气,没想到您还真生气了。既然您老已经不生气了,那我们就不走了。史侯建已经走到蓬莱阁的门口对我和王俊招手喊道:王哥老贾,万叔今天锅里面煮螃蟹了,快点进来吃呀!我和王俊飞奔进屋。万叔站在原地愣了有三秒钟,然后哇哇大叫道:你们居然敢欺骗我的感,别都吃了给我留几只。我们几人说说笑笑的吃了这顿晚饭,到了晚上史侯建,王俊还有万叔都喝多了,在沙发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我酒量一直都不怎么地属于不喝正好一喝就倒的类型,两瓶大哈啤就能吐半个小时的战斗力,所以就一直喝着汽水。看着他们三个呼呼大睡鼾声震天,我一个来到窗前看着窗外天上的月亮想到,几个月之前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校园小混混,自从学了三才十八法人道六法,我就一直不断的在于鬼神打着交道,其实很多人从小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怀异术,斩妖除魔而且边美女成群的一个济世为怀风流倜傥的大侠,可我现在真的有了道法,我却渴望正常人平凡的生活,每天都那么平凡的度过,找一个普通的工作,每个月拿着自己的工资,慢慢的找一个不算漂亮也不算难看的女友,然后结婚生子,到我年岁大的时候,每天在楼下与邻居老头下下象棋,提着鸟笼溜溜鸟,回到家里妻子做好了饭菜,这种平凡的rì子看似平凡,试问又有几人可以得到。社会的显示与残酷,让我们这些人每天为着那一个月可怜巴巴的一两千块钱而起早贪黑没rì没夜的忙碌着,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我们只有以我们那少之又少的工资,以不变应万变的运筹帷幄着,而在这个人们思想一rì千里的年代,很多的拜金女又为这个年代增添了一抹yīn暗,我们80后的未来究竟还要面对多少困难与考验,现在还无从得知只能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过着今rì不问明rì事的生活。看到报纸上,新闻上每天都有骗婚,虐童,野蛮拆迁,城管打伤卖茶蛋老太太的报道,我就想到,自己曾经去地府的时候,看到那些在阳间道德沦丧,损事做尽之人死了以后所受到的种种刑法,这些刑法都只是在酆都地府以外的刑罚,真要是进到酆都鬼城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少的刑罚在等待着这些坏事做尽之人的到来。我点着一棵烟,愣愣的看着天空出神,一个敲门的声音突然想起,我走到门旁边,把门打开一看,一个满脸泥土头发湿湿的小女孩站在我的面前,我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小女孩,这个女孩最多只有五六岁的年纪。小女孩缓缓的抬起头哭道:叔叔快去救救我姐姐,有几个坏人要欺负她。小女孩说完转,向大道跑去,我紧跟其后在一个很偏僻的楼区拐角,小女孩的影不见了,我正在四下寻找小女孩影的时候,就听到黑暗的拐角处有个男人的声音说道:臭娘们老子让你把衣服脱了,你听到没有,妈的还是不脱是不是,那就别怪我兄弟三个对你动粗了嘿嘿!刀疤,老四给我扒了她。这个声音说罢,拐角处就传来嘶嘶的撕衣服的声音,只听一个女孩的声音哭叫道:求求你们饶了我!我把钱都给你们。那个声音又继续的说道:臭娘们老子们今天钱也要人也要,你现在知道害怕了,这就是你们两个骗我的后果,今天遇到你算你的福气,看你的那个没用的男朋友遇到这种事他自己跑的比兔子都快,这样的男人在上肯定也是满足不了你的,一会我们哥三个一定把你弄的舒舒服服,yù仙yù死的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男人哈哈哈哈。

    我一个箭步窜出了拐角处,看到三个兽xìng大发的禽兽正扑在一个女孩的上疯狂的撕扯着衣服,那个女孩还在拼命的挣扎着,但是一个瘦弱的女孩子怎么能抵抗住三个膀大腰圆五大三粗,而且还是兽xìng大发的大汉,女孩挣扎了一会就被两个大汉按住了手脚动弹不得,一个大汉在女孩的面前正在解裤腰带。我模仿那个女孩呼叫的声音大叫道:强jian呀,救命呀!由于我的模仿力有限,模仿出的声音好像是宫廷戏里面太监们说话时的语调,那几个大汉一听到我的声音,三人齐齐的向我看来,我嘿嘿一笑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那个为首的大汉冲我吼道:小B崽子,看J8毛赶紧滚。我眼睛直直盯着那个为首的大汉说道:我看J8毛还没看够呢!那个大汉一听我这是钻他的话空子骂他,从兜里飞快的拿出一把弹簧刀怒吼一声向我冲来,一看这个家伙一定不是什么善茬,以前打架肯定也是一个不要命的主,我手中运起了剑指手印,手指轻轻一挥,一道金光shè向大汉手腕,大汉受到剑指金光的攻击,手腕一扬那把弹簧刀直接飞了出去,我又勾动一下手指,一道金光shè到大汉的肚子,大汉闷哼一声趴在了地上,蜷缩着两条腿侧躺在地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大汉后一个脸上有一条长长疤痕的男人喊道:大哥你咋地了,肚子疼?看来这个男人就是大汉口中的刀疤,一脸横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我非善类,生人勿进的感觉。我很是鄙视的用眼角瞟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大汉说道:看看这就是骂我的后果,伤天了,遭报应了!那个刀疤男一听我还在编排着骂他也从兜里掏出一把甩刀,在手里甩了两下,刀疤男低头一看那把甩刀就剩下刀把了,刀不知道什么时候甩飞了。我的剑指金光现在属于指哪打哪,区区一个小甩刀还能打不中,我微微又是勾动了一下手指剑指金光又shè向刀疤男的肚子,刀疤男一声惨叫也趴在了地上,这时那个为首大汉慢慢站了起来,看他的样子肚子一定还是很疼,为首大汉由于肚子疼痛眉头皱成了川字,站在原地眼睛不离开的盯着我然后说道:这小子很邪门,老四给我拿把香。那个叫老四的一听到大哥发话了,马上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把供香递给了为首大汉。为首大汉手持供香举到面前,闭上眼睛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道:弟子王川龙,御请二叔公,上传我法,神打显灵通。翻来覆去的念着这几句,右脚还不停的踩踏着地面。只见王川龙念了几遍之后,忽然抬起头眼睛瞪得向铃铛一样,嘴里大叫一声黄满财黄二爷到此。我靠原来这个家伙会请仙神打。其实这个请仙神打的起源是来自于清朝年间萨满一派,大家记不记得还珠格格里面的蒙丹为了见香妃混进皇宫里面跳的那个萨满舞,早期萨满就是用这种舞蹈请仙家上帮忙解决一些问题的,萨满舞经过一代一代的传承到了后期就演变成了请仙神打和跳大神两种。为首大汉用一种又细又长的调门和我说道:小子你胆子不小居然敢欺负我黄满才的人。我用眼睛瞟了一下眼前这个被上的王川龙不屑的说道:你是拜月门的还是东北马家老,黄家的仙家。王川龙一副很吊的样子说道:拜月门算他吗啥,你二叔公我可是地地道道的马家一脉,老黄家的第十排副排主。我嘿嘿一笑说道:原来是黄家仙家驾到呀!真是失敬失敬。这个叫黄满才的仙家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道:小辈看你也是一修道之人,见到你二叔公还不速速报上你的法名或是道号。我双手抱拳做了个团揖然后鞠了一躬说道:晚辈无法名无道号,晚辈姓贾名界一。我此话一出口对面的那个黄满才噗通一声,一下子跪倒在地,他的这个举动着实把我和刀疤男还有那个叫老四的吓了一跳,只见黄满才颤抖着声音说道:小仙黄家十排副排主见过人王大人。黄满才此话一出刀疤男和老四大张着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睛看着我一眨不眨的站在原地,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石化了一样。这个时候只见王川龙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就问后的那个刀疤男说道:刀疤事解决了吗?刀疤男一个大嘴巴子,把这个叫忘川龙的男人抽的原地转了一大圈才站住,王川龙大骂道:草你吗的刀疤,你疯了我你也敢打。刀疤男此时的语调也变得又细又长的说道:去你吗地,王川龙你他吗好好看看,连我你都认不出来了。王川龙一听到这个语调,浑打了一个激灵马上说道:您是二叔公,您老怎么上了刀疤的了。我一看原来黄满才上了刀疤的,来教训王川龙了,所以就站在原地等着看戏。只见刀疤男向我一指对王川龙说道:王川龙你知道你得罪的这个人是谁。王川龙一听黄满才这么问他就知道,一定是自己惹的这个主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哆哆嗦嗦的说道:二叔公我不知道这位活爹是哪路的神仙呀!黄满才嗤的一笑指着我对王川龙说道:神仙?哼!满天神佛都得给他面子这回你知道他是谁了!王川龙脸sè大变紧张的说道:大...师...兄....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