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胡晓婷)

    第三十一章(胡晓婷)

    作者:龙尊庭博

    辛狐本是好仙家,为救百姓被妖抓。

    报仇饶恕两难断,宽容能见圆满花。

    就在我刚走到山体前就听到后一个声音喊道:人王大人手下留......

    我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原来是白无常谢必安,而白无常后还站着数以万计的人一时之间荒山上下人山人海。白无常快步走到我的边对我说道:人王大人请你放过里面的那只蓝狐。

    我当然知道谢必安嘴里所说的蓝狐就是被我打成重伤的辛狐,我用眼睛扫了谢必安一眼没有理他,还是往山洞的方向走去,谢必安上前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后说道:贾老弟你听谢大哥把话说完,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挥胳膊将谢必安的手甩开,然后大吼着喊道:你知不知道你口中的蓝狐杀了老尚,你现在让我放过她做梦,我恨不得食其剥其皮,将她挫骨扬灰才能解我心头之恨,还有我告诉你既然你叫我人王,那么阳间的事就由我来决定,轮不到你yīn界鬼差来管。谢必安也向我大声说道:之所以你是人王我才不想看到你做错事。

    我大怒的冲他喊道:做错事!拜月教徒杀我兄弟,我现在要为我的兄弟报仇,杀一个拜月教徒你说我是对是错。

    谢必安继续大声的说道:那你知不知道蓝狐也是受害者。我愣了一下回头看向白无常。白无常看到我带着疑惑望着他,就继续的说道:蓝狐本是东北马家胡三太爷的掌上明珠名叫胡晓婷,在一次回自己道场修炼的途中,遇到了修炼拜月教邪术的墨狐也就是拜月教的十大堂主之一辛狐,墨狐修炼邪术需要喝人血来增强法力正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屠杀村民,而墨狐正要吸一个五岁小女孩的血来炼邪术的时候,被胡晓婷出手制止,墨狐和胡晓婷打了起来,墨狐不敌胡晓婷就出手打向村民胡晓婷刚要将墨狐置于死地,谁知墨狐随手抓起了刚才他要吸血的那个小女孩来要挟胡晓婷献出蓝狐的体,要看狐狸的法力高低从他们的毛sè就可以看出,百年为黑千年为红,万年为白,但是蓝狐的体天生就是修仙的体质,所以百万年难得一遇所以墨狐万万没想到今天居然能让他遇上一只蓝狐,所以才以此为条件。胡晓婷为了阻止墨狐再乱杀村民就与墨狐达成协议,将自己蓝狐的体献给墨狐做容器,谁知墨狐得到了胡晓婷的体却没有信守承诺,将全村的百姓一个不留的尽数杀光。今天马家得知此消息所有的仙家全部出动只为了让你绕过胡晓婷一命,毕竟胡晓婷也是不由己呀!

    谢必安说完这些话,人群之中走出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头发花白一白袍的老头,还有一个也是一白袍但是头发却没有全白还带有为数不多的红发老太太,二人走到我的面前同时跪下说道:小仙胡家掌家胡三太(狐狸)带着我的妻子胡三娘恳求人王大人绕过我家小女一命,她也是不由己呀!

    这时只见后面又站出两个人,其中一个长得鹰钩鼻吊梢眼一头过肩的长发从上到下一黑袍装束,双手抱拳单膝跪地向我说道:小仙常家掌家常久峰(蛇)求人王大人绕过胡晓婷。而另一个则是一头红sè齐肩发双眼如铃铛般大小一张快咧到耳根子的大嘴穿一红底白纹衣裤的男人,也同时双手抱拳单膝跪地朝我说道:小仙常家副掌家常百足(蜈蚣)求人王大人绕过王晓婷。

    再之后一个穿黄唐装的和一个穿黑棉袄的两个马家仙也是双手抱拳单膝跪地,穿黄唐装的先开口对我说道:小仙黄家掌家黄万全(黄鼠狼)。穿黑棉袄的也对我说道:小仙黑家掌家黑大庆(黑熊)。然后两人同时说道:恳请人王大人绕胡晓婷一命。

    我有又看了看最后站在那里的一个仙家,这个仙家一灰sè的中华立领服饰两个小豆眼嘴巴向前微微撅起。那个仙家一看我看向他,也马上做出了和其他仙家一样的姿势,双手抱拳单膝跪地对我说道:小仙灰家掌家灰景福(老鼠)恳请人王绕胡晓婷一命。

    白无常谢必安走到我面前对我说道:这些仙家不是来向你示威而是他们当初都得过胡晓婷的恩惠。

    只见这时队伍里面,呼呼啦啦飘出五十多个yīn魂一齐向我双膝跪地,为首的一个老者对我说道:我们这些鬼就是当年被墨狐屠杀的村民,我们本来早就有机会投胎但是一天没有得到恩人胡晓婷脱困的消息,我们就在地府多等一天,只盼望胡晓婷早rì摆脱墨狐的控制,希望人王大人大慈大悲放了胡晓婷。此时漫山遍野的仙家全部跪倒在地喊道:求人王大人开恩绕过胡晓婷.........

    就在这时鬼群里面飘出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不用说我也知道这个女孩就是当年要被墨狐吸血练邪术的那个孩子。只见这个孩子站在我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我小嘴一撅对我说道:你要是敢伤害胡姐姐,我就打死你。队伍里马上有一个女人对孩子喊道:小花不可以这样和人王大人说话快回来。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家伙然后弯腰将她抱起,满脸的泪水失去了控制,我流泪的原因是因为我明知道这件事根本不怪胡晓婷如果老尚没事的话,就冲白无常对我说出那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就会放了她。但是现在老尚死了虽然胡晓婷的体是在墨狐控制下杀了老尚,但是我一看到胡晓婷的那个体,恨不得把它撕个稀巴烂。那个小女孩看到我泪如雨下,伸出了一只小手一边给我擦着眼泪,一边安慰我说道:人王哥哥你不要哭了,我给你好吃的,说罢从兜里掏出了很多的碎香(人吃饭鬼吃香)递到了我的面前。我抽啼了两下,对小女孩说道:哥哥不吃,你留着吃吧。然后弯腰将女孩放在了地上。转向山洞走去,漫山遍野的马家仙和这五十多个yīn魂,默默地看着我的背影,只为了等待我的一个答复。谢必安一看我再一次向山洞走去,迅速的跑到我的面前对我说道:贾兄弟事到如今你为什么还是如此固执。我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一跳,因为紫气纳状态我这纵一跃以双脚已离地二十多米高,然后落在了洞口,我转头看了一眼山洞下面的仙家和鬼魂还有白无常谢必安,然后转走进了山洞,只见那个蓝狐还在墙壁里面嵌着一动不动,我伸手将她的体抱了出来走向洞口之外。

    当我来到洞口外面的时候,漫山遍野的仙家和鬼魂齐声欢呼,然后又一起的跪倒在地喊道:人王大人大慈大悲........人王大人万岁.......

    这个场面简直有种古代帝王的感觉,但是不管现在有多少的人对我叩拜,都消除不了我心头的一抹悲伤,我从山洞跳下然后走到胡三太爷的面前将蓝狐放在了地上,转呆呆撞撞的走到老尚尸体前蹲下抱起老尚的尸体放声痛哭。所有的仙家鬼魂都向我这里围了过来,我体的紫气渐渐散去,我也因为悲伤过度昏了过去。

    这次在梦里我没有梦见周公,四下一片白sè但是没有云彩,只见一个人影向我走来,走到近前我才看清此人的样貌,一张很普通的脸普通的无法用语言形容,但是这么普通的脸却好像是刻在你的心里一般,一银白sè衣裤,右手手腕上面带了一个类似镯子但又和镯子不同的银环。我对他的这装束怎么这么的熟悉,我忽然想到红衣女鬼柳月仙当初对我说到过此人,然后直直的盯着他问道:你是什么人,你和拜月门有什么关系。

    那个人不慌不忙的说道:我不光和拜月门有关系,我和三界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至于我是什么人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白衣人继续说道:自从上一任人王伏羲重归涅槃,人间就没有了驾驭邪魔外道的力量,所以才会有拜月门为祸人间,如果现在给你消灭拜月门的这个能力,你想马上就把它们消灭吗?我想了想老尚就是被拜月门害死的,所以咬牙切齿的说道:想,当然想,拜月门害死我朋友,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白衣人继续对我说道:那如果拜月门把你的朋友救活,然后从今以后再也不来找你的麻烦,而且还可以满足你今后的所有需求,这样你还会想将他们全数消灭吗?白衣人此话一出我就陷入了沉默,一想到老尚可以复活,而且还附带今后衣食无忧享受齐人之福的这个条件,我不心里一阵激动,但是我一想到了刚才那个给我擦眼泪的小女孩鬼魂,激动的心又平静了下来,想到我今后享受的yù望和需求就是来自拜月门危害苍生得来的,这样和我亲手杀人又有什么区别。所以我咬着牙对白衣人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拜月教的人,也不知道你来见我的目地是什么,我只知道你所说的这个条件我是无法接受的,就算是我接受了你的这个条件,老尚复活也不会再和我做朋友,老尚虽然不在了但是我们却留有一份谊,如果我接受了你的条件老尚复活我也拥有了财富权利女人。但是我却永远的失去了这份谊,所以我不能答应你的条件。

    白衣人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向远处走去,走了几步停在原地回头对我说了一句:回去继续和你的朋友延续你们的谊吧!然后白衣人消失在空间的白sè之中。我感到眼前越来越亮,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见天空映出了鱼肚白,再看四下里全都是仙家,谢必安抱着我说道:你醒了。我又把目光转向了老尚尸体的方向,但却没有看到老尚,我激动的刚想起,但是全的酸痛感让我使不出一丝的力气,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谢必安知道我现在关心老尚体的事,所以马上对我说道:你放心吧!老尚死不了。我一听老尚没有事就用带有疑惑的眼神看向谢必安。

    谢必安又说道:这次多亏了马家的各位仙家掌家,他们每个人耗损三百年的道法来把老尚的魂魄定住,我都没有想到被蓝狐体伤到的人不单单是rou受伤,就连灵魂也会受到损害。如果不是马家的各位仙家出手相助,就连我们地府鬼差都没有办法阻止老尚魂飞魄散。

    我看了一下眼前的几个马家仙的掌家,用虚弱的声音说了一句谢谢......

    胡三太爷第一站出来说道:感谢人王大人绕过小女,今后人王大人有用的上小仙的地方我胡家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后面的几位掌家也单膝跪在我面前说道:我黄家,我常家,我黑家,我灰家今后愿听人王差遣。后面上万的马家仙也都同时跪倒喊道:愿听人王差遣。我终于体会到了当王的感觉那可真叫一个过瘾,但是我也知道,我现在的道法还不能随心所yù的发挥,又哪有这个能力号令这么多的马家仙众,再说了我只想做个平平常常的人,不求飞黄腾达只求衣食无忧就可以了。我微微一笑虚弱的说道:感谢各位仙家太爷太nǎi的盛,我没有那个能力,我也不想当什么人王。很明显这个胡三太爷是马家众仙的首脑人物,所以这次又是他站出来说道:无论您想当还是不想当您都是我们心中的人王,请人王大人放心我们已经将你的好朋友送到我们道场调理体去了,但是现在拜月教十大堂主两死一伤只怕拜月教很快就会来找您的麻烦,您的家人朋友我已经派出了马家弟子去边保护,您自己这段时间要勤练法术,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些个邪魔外道不会和我们讲道义,您万事小心。胡三太爷说罢随手递到我面前一个木板,木板前面花了一个地火敕令符而背面是很多的人名,排在最上面的一个就是胡三太爷,然后依次是各家的掌家副掌家的名字,再往下看就是两个字“教众”。胡三太爷继续说道:您有事只要手持令牌想着上面的哪个名字,然后嘴里喊一声手持地火令牌某某速速前来。那个被喊到名字的掌家就会来到你这里,下面教众二字可以召唤您所在地附近的马家仙赶来支援。我接过了令牌又说了一声谢谢。胡三太爷说道:人王大人还想知道些什么。我低头想了一会说道:拜月教实力到底有多大,你们清楚吗?还有拜月教里有没有一个穿着一银白sè服饰右手上戴着一个银环的男人。胡三太爷想了一会说道:很早以前马家一脉和拜月门发生过一次激战,他们的那个教主以前是马家仙里面的一个普通教众,后来背叛马家改投拜月教,没过多久这个家伙居然当上了拜月教的教主,我和他的道法旗鼓相当斗了个平手,想不到拜月门的邪法修炼起来能让实力进步这么快,后来我们双方罢斗各自回去休养生息,但是你说的那个穿银白衣服右手上带有手环的男人却没有看到。胡三太爷看了看我又说道:人王大人还有什么事吗?我对胡三太爷说道:没有了,我朋友老尚就麻烦你们照顾了。胡三太爷对我说道:人王大人严重小仙先行告辞。胡三太爷率领众人转向山下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就消失不见了。这时老孙和老赵从山下跑上来,看到我倒在地上边还有谢必安和一群yīn魂在这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带着疑惑的向谢必安询问着,谢必安把事经过给他们二人讲了一遍,二人听到老尚没有危险也松了口气,然后他们几人把我扶进了那两个拜月教徒的屋子里,屋子里面只有那个昏倒的女孩还没有醒过来。谢必安让那些村民的鬼魂先回了地府,我向老孙老赵问道:你们二人是怎么知道我和老尚来了荒山的。老赵说道:是一个小黄皮子野仙告诉他俩的。我对谢必安又问道:老尚这一段时间不能回家,我们要怎么瞒过他的家里人。

    谢必安对我说道:这个你就不用费心了胡三太爷已经派了一个野仙化作老尚的容貌去和他家里人说要和朋友上外地找工作,等找到工作稳定了就给家里打电话。我又问道:那这两个拜月教徒死了jǐng察会不会找上门来。谢必安继续说道:这个胡三太爷也安排好了,找了两个野仙化作二人的摸样,演一出死亡事件,一个在高层上跳楼亡,另一个则是在江边溺水亡,所以zhèng fǔ是不会知道的。我又松了一口气,这时感到上也恢复了一些体力,我刚要起谁知我的手向边一按的时候,地面上的一块地板咯噔一声打开了一条小缝。

    想不到这个房间居然有暗道........

    (yù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