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拜月教徒)

    第二十九章(拜月教徒)

    作者:龙尊庭博

    拜月教徒真可恶,掳走少女修邪术。

    为救女孩脱险处,我和老尚出手助。

    老尚缓缓的走了出来,对戊蛇冷冷的说道:你知道你的体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吗?就是你装B装大了.........

    戊蛇看着老尚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怎么可能。

    老尚对着戊蛇幽幽的说道:冤孽血的收集非常的麻烦,魔xìng也相当之大,但是冤孽血有一个弊病就是,每使用一次都要聚集魔xìng,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才可以再次使用,就在你刚才放出无数条黑蛇之气而被我符咒打散的时候,我就将符咒之中的道法,融入到了你那黑气之内,当你将冤孽血喷在黑气之中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还会将冤孽血吸回本体,这样你的体之内就布满了我那五雷破邪符的符法。

    戊蛇很惊讶的说道:你怎么会提前知道我上存有着冤孽血!

    老尚还是冷冷的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你装B装大了的原因,第一眼看到你,你的嘴角边就留有一滴冤孽血,可能是你根本没有留意到这一点,所以就让我提前发现了你上存有冤孽血这个秘密,现在你应该瞑目了吧。随着老尚的声音结束,戊蛇从体内向外冒出了很多的雷电,最后整个体都燃烧了起来,戊蛇在火中凄惨的叫着,最后变成了漫天的飞灰。

    我望着眼前这些飞灰,感到无论是人还是妖,生命都是如此的脆弱,其实不管是人是妖或者是花草树木都离不开生老病死花开花谢枯萎枝断的命运,那为什么我们不珍惜这短暂的时光,却要为一时的利益互相厮杀,为什么总有像拜月门这样惟恐天下不乱家伙。越想越感到这些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管别人的家伙可怜,因为这些家伙已经失去了本我。

    老尚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走了别看了,我看这件事拜月门还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所以我们现在要做些准备。我点了一下头,然后我们四人一起走回了病房。

    三天之后我出院了,林雪婷,孙单人,尚凯峰,赵志强和史侯建五人来医院接我,帮我拿行李,其实行李倒不多但是这份谊着实的把我感动了一把,但是他们五人一说出下面的话,我的感动之然无存了。只见孙单人拿着个暖水瓶说道:老贾呀!你看看我们不远万步来接你,还帮你拿这拿那的,你是不是得意思意思请我们吃点啥呀?老赵手里拿着我的两件换洗衣服第一个喊道:我想吃鱼香丝。林雪婷手里拿着个不锈钢饭盒一脸兴奋的说道:这个菜我也喜欢吃。老尚手里拿个空脸盆边敲边接口说道:那我就来一盘焦烧条吧!林雪婷再次兴奋地说道:你俩点的这俩菜都是我平时最喜欢吃的。我默不作声的看着他仨,老孙说道:那我就来个铁板牛柳就OK了。我这汗哗哗的往下流,这就是纯粹的敲诈呀!这时我后的史侯建拿着一个比他都高的拖布囔囔的说道:我平时也不太会点菜,就随便来盘排骨就行了。我去你大爷的吧!这还叫不会点菜,你的这一盘排骨都快赶上他们三个的菜价了,还有就是你咋把人家医院的拖把也拿走了呢?那也不是我的东西呀,你感觉人家有东西你没有东西你可以别跟来呀?我心里这个恨呀!你们这几个家伙就是趁我出院以帮我拿东西为借口想来狠宰我一顿饭。我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什么也没说,上去就把他们手里拿的脸盆,暖壶,饭盒和换洗衣服都抢了过来,然后说道:不麻烦你们了,我自己能拿。然后转撒腿就要跑。谁知道我的这个举动被他们提早识破了,我刚跑出一步,就被他们五个一下子抓到了,然后连拖带拽的把我拥进了一个叫利民小吃的小饭店,硬生生的宰掉我280块钱,大家评评理我一个学生本来就没什么钱,这280块人民币还是攒了两个多星期才攒出来的呢!看着一盘盘的美味被端上来,我这个心疼呀!但是都已经这样了,莫不如多吃点,能吃回多少是多少,于是我也不和他们五个客气,甩起腮帮子不住的往嘴里送着菜,他们和我说话我也是“恩”“啊”的敷衍了事。心想可不能耽误我往回吃本钱呀!

    就在这时邻桌有两个三十多岁年龄的男人,一边闲聊一边用余光偷偷的瞄着我们,老孙,老赵他们五人因为一直在那里嘻嘻哈哈的根本没有留意到,而我是一直低着头吃东西的,所以不经意间也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这两个男人的可疑的举动,但是二人的目光不是盯着我们所有的人,而是只盯着林雪婷一个人,时不时就会偷偷的瞄林雪婷一眼。我心里想,难道是碰到sè狼了,看着两人的目光那样的猥琐,而林雪婷今天穿的又是如此的xìng感,黑sè吊带小T恤,下穿着一条黑sè短裤,腿上穿着黑sè丝袜脚上穿了一说黑sè高跟小凉鞋,一的黑sè服饰穿在她雪白的玉体之上,反差如此的鲜明,回头率那可真是120%呀!难怪这两个猥琐大叔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她上了。

    我心里叹道:哎!人家看哪里是人家的人zì yóu,虽然表比较讨人厌,但是我们也没有全力阻止人家看东西的权力呀!看就看吧反正女人把自己打扮的那么漂亮,不就是想吸引别人的目光吗?

    但是这两个猥琐大叔接下来的举动,就让我大吃一惊了。只见其中一个卡尺头型的大叔从裤兜里拿出了一张符,符纸是绿sè的上面有很多黑sè红sè的邪字,然后瞬间在这个卡尺大叔手中燃烧起来,转眼间符咒变成了纸灰,随着一股怪风纸灰向着我们的方向飘来,就快要吹到我们面前的时候,老尚将一张借风符像扔废纸一样的动作丢到了地上,借风符落地之后,平地刮起了一阵微风,把纸灰吹了回去,其实老尚从进门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这两个人有点邪门,所以右手插在裤兜里摸着符咒以防不测,想不到这两个家伙果真动手了。

    这些纸灰被老尚的借风符吹开,那二人的表明显一怔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向我们的方向看来,看到我和老尚都在看着他俩,那个卡尺男带着鄙视的表微微一笑然后就把头转了回去,而他对面的那个方寸头型,脸上还有一道疤的男人则狠狠地瞪了我和老尚一眼拿起一瓶啤酒咕嘟的喝了一口,然后叫道:服务员买单。

    走过来的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长的没有林雪婷和刘晓娜一样的超凡脱俗,却也是一个美人**,细细的腰肢穿着一件带有蕾丝边的白sèT恤衫,下面穿了一条红sè的小红裙子,两条雪白的美腿,直直的站在了那两个男人面前。只见卡尺男在兜里拿钱的时候,顺便带出了一张和刚才偷袭我们一样的符咒,符咒瞬间变成了纸灰刮到了女服务员的脸上,女服务员表一僵然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眼呆呆的看着一点,两个男人起向门外走去,此时女服务员向后厨喊了一声:爷爷,我先出去买点东西。转随着两个男人走出了饭店,后厨一个苍老的声音答道:快去快回呀。

    我和老尚感觉不对小声对孙单人和赵志强说道,让他俩照顾好史侯建和林雪婷,然后转追出了饭店,见到那两个男人打开了一辆黑sè捷达车的车门转上了车,那个女服务员也紧随其后打开了车后门上了车。车子发动开走了,我和老尚马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转眼间车子开出了市区向着哈尔滨边上的郊区东风镇开去,最后那辆黑sè捷达车停在了一座山下。这座山叫荒山也叫黄山,山上除了一些简简单单的丁香花小树就是一些坟包,什么山鸡,野兔之类的动物都没有,但是这里却有着一个哈尔滨人都知道建筑,火葬场。谁家有白事都得来这里,所以这里在大家的口中由荒山慢慢的转成了黄山。

    我和老尚下了车,偷偷的跟了上去,那两个男人在前面走着那个女服务员在后跟着表还是痴痴的望着一点,三人向山上走去。因为来火葬场的人都是在火葬场的大厅或是院里等着办事的。谁也不会没事往山上跑,再说了山上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花草树木就是一些坟,没事来这里的纯属有病,所以山西火葬场人山人海,但是山上却安静的渗人。转眼间那两个男人绕过了一个高坡,高坡后面呈现出一个很漂亮的平房,平房四外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内有凉亭,有假山还有一个座人工桥,桥下有一个人工的小水道,水道里面游着各种颜sè的金鱼。看起来很是典雅。两个男人带着那个女服务员走进了房子,因为院墙不高,我和老尚翻墙跳进了院子找到那两个人和女服务员所处房间的后窗户向里面看去,由于是夏天窗户都是开着的,里面说的话外面听的清清楚楚,只见那个卡尺男用他那沙哑的嗓音说道:那个超美的小娘们没有搞到手真是可惜了,想不到那几个小子里面居然有懂符咒术的,看来也不是普通人。这时那个方寸男瓮声瓮气的说道:还好这个小娘们长的也不错,晚上咱哥俩又有xìng玩物了,你说加入拜月教练这些道法的确有用,就是练完了特想找女人发泄自己的xìngyu。我一听原来是拜月教的杂碎,就要跳进去教训他俩,老尚伸手把我按住然后用食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小声的对我说:再听听他们说什么。我们两个继续屏住呼吸倾听着他二人的聊天,只听那个卡尺男又说道:你就偷着乐吧,用道法迷惑来的女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她也不会知道,等到咱哥俩玩腻了就把她献给拜月神当祭品,哈哈多少人想得到咱俩这样的齐人之福还得不来呢,你可倒好还抱怨上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又有道法在,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女人,想想都兴奋。那个方寸男又说道:好是好,但是蜜吃多了也会腻,每次**女人的时候,她们都是躺在上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点都不刺激。不如这样吧!反正她早晚也会给拜月神当祭品,不如就把她的**术解除,然后再来玩她这样多刺激呀!那个卡尺男眼睛转了一下说道:好是好但是可千万不能让她逃了,要不我们这里就会被jǐng察发现的。那个方寸男一脸的yín笑说道:怕啥?最好来点女jǐng花,让老子一起jiān了。

    我和老尚在窗外听了二人无耻之话以后,后槽牙都快咬崩了,倒不是因为他们说的话太无耻,而是我俩现在本来就处在青chūn期jīng力旺盛的阶段,老尚虽然也交过女友但是充其量也就是亲个嘴,拉个手什么的。但这两个王八蛋把玩女人说的那么轻松而且玩女jǐng那么刺激的语言也爆了出来,着实让我两感到血沸腾,不下体也出了反应.........

    那两个人说罢手里又捏出了一张符,符咒燃成灰烬后又向女孩的脸上一扬,那个女孩一下子坐了起来,紧张的说道:这是哪里,你们....你们是谁。那两个男人一脸的yín笑,然后一步一步的像女孩近,女孩坐在上一点一点的向后挪动着体,最后靠在了墙上,无路可退,眼看着二人就要对自己做出兽行,期待最后一丝的希望喊道:救命,不要,你们....啊....不要.....啊.....

    卡尺男和方寸男被女孩求救的呼叫声激发了体内的兽xìng,两人同时扑到了女孩的上疯狂撕扯起了女孩的衣服和裙子,女孩奋力的挣扎着,但是很快就被二人将外衣服撕碎,露出了里面的小裤裤和小罩罩。

    就在这时我双手一按窗台向上一跳本来是想站到窗台上喝住他两让他俩住手的,但是没等我开口,老尚就在我后愤愤的喊道:住手,你俩为啥不等我一起玩呀。

    ............

    我听了老尚喊出的那句话,窜了一半的体一下没扶稳窗台,从窗台上以脸朝下的姿势直接摔进了屋里,这把我卡地呀!一脸的土一的灰。等我站起来的时候那两个拜月教徒看了我这造型,明显吓了一跳,以为见鬼了呢!,而老尚因为刚才受到他俩那刺激人的语言,而正在YY的幻想中,看我向窗台上一窜,他本来是想站起让他们放开那个女孩的,但是由于走神的缘故,居然把YY的想法喊了出来...........

    丢...人...呀.......

    我看着老尚一脸尴尬的表,深深地体会到了他的感受,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同是天涯沦落人呀!没碰过女人却看着真人版的强bao场景,放到哪个处男上忍得了。

    这时那个卡尺男叫道:想不到你们居然跟踪我们,我们没再去惹你们,你们却来坏我二人的好事。

    老尚目不转睛的盯着上那个只剩下小罩罩和小裤裤的女孩喊道:女孩放开那禽兽。

    ...............

    这老尚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老尚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红着脸对那两个拜月教徒说道:放马过来,今天让你俩知道进拜月教要承担的代价。说罢一张天雷斩煞符捏在手中。

    那个卡尺男也拿出了一张符咒,这次他拿出的这张符咒是黑sè的。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念到最后突然叫了一声:“煞”。然后将符咒向我二人扔来,符咒飞在半空,变成了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扑了过来,那个女孩看到此等场景吓得,啊...一声晕了过去。

    老尚也不甘示弱,将手里的天雷斩煞符也丢了出去,我记得上次和怨灵清风决斗的时候老尚也是拿出了这张符,但是没有使用就摔倒了,这张符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呢?但是我的疑惑马上就得到了解答。只见老尚扔出天雷斩煞符和那个卡尺男放出的厉鬼撞到一起,四下发出了刺眼的光芒,然后老尚的天雷斩煞符穿过了厉鬼的体直接打入了墙里,厉鬼浑闪着雷电发出惨厉的嚎叫声,之后瞬间变成了刚才的那张黑sè的符咒在空中燃烧了起来。

    太牛B了,想不到这符咒居然这么强,这时只见那个方寸男也从怀里掏出了两张黑sè的符咒,与之前卡尺男符咒有所不同的是,这张黑sè的符咒上面的字是浅绿sè的。只见那个方寸男递给了卡尺男一张,然后两个人将符咒放在嘴里吞了进去。

    我对老尚说道:这两个家伙是不是被你打傻了,怎么吃上纸了。

    老尚皱着眉对我说道:他们这是,请邪纳法.............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掌管阳间我是人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